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70 无极之心(4)

2018-06-27 11:18:5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70  无极之心(4)

    孟扶摇揉揉鼻子,大声道,“我看见一只臭虫溜隔壁去了,我帮你找一下。”

    “是吗?”某人笑意如故,突然轻轻哎哟一声,声音极为诱惑的道,“真的有臭虫,好痒,扶摇,来给我挠挠背。”

    “……”

    稍顷。

    一枚散发着古怪气味的东西自缝隙闪电般弹出,直射向隔壁的澡盆。

    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某人杀气腾腾的大喝。

    “杀虫丸,买一送一,保证药效,一杀就死!居家聚会旅游洗澡之必备良品!”

    “哎,元宝大人,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堵在缝隙口的,你看,你身材这么差,体重这么重,堵在那里,你累不累啊?”

    元宝大人慢条斯理的转了个身,屁股对着孟扶摇以示不合作,孟扶摇立即伸手把它转过来。

    “我觉得吧,咱们之间有误会,而误会这东西,沟通王道,来吧,不要藏着掖着了,把你对你主子的luan伦之恋暗恋不伦之恋跨物种之恋的所有情感,统统向我发泄吧!”

    元宝大人伸出爪子,痛苦地遮住了脸,为孟扶摇的不懂含蓄而感到羞耻,啊啊啊主子为啥会看上这么个活宝啊……

    “你不和我说,那我就先和你说了?”孟扶摇今晚嘴碎得要命,顺手走床板下摸出一壶酒,重重往桌上一墩。

    “我心烦,想说话,可是又不知道对谁说,咱哥俩关系比较好,我不怕你泄露出去,来,感情深啊,一口闷啊……”

    元宝大人愤怒的失控之下,险些拔掉自己的一根绝世奇毛——丫的谁跟你哥俩啊,我一百年才出一个,你丫十个月就搞定了,好比么?

    “……我苦闷啊……”孟扶摇砰砰砰的拍胸膛,咕嘟咕嘟的灌酒,“我矛盾啊……”砰砰砰又拍,又灌,“我不知道怎么办哇……”砰砰砰……

    元宝大人张大嘴,瞪着面前那个酒疯子——这是咋了?孟扶摇这蟑螂,不是一向比正品蟑螂还打不垮揍不扁吗?今晚这是咋了,没看见主子洗澡,有这么伤心欲绝吗?

    善良的元宝大人有点不忍了,开始慎重思考是不是恩准孟扶摇去缝隙那里看一眼。

    嗯……就一眼……也许可以?反正主子应该洗完了。

    孟扶摇哪里知道这只白耗子根本和她不搭线的思维,她纯粹是为自己郁闷,来姚城之后一直过得很紧张,胡老汉一家被杀的愤怒和自责让她自觉担下了保护这个城的责任,忙碌之下她也没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而元昭诩突然出现,却如巨石突然投入勉强恢复平静的波心,她先是尴尬,随即有隐约的欢喜与安心,然而欢喜过后,她突然便觉得自己被郁闷的大潮给淹没了。

    她头晕,发昏,手脚发热,烦躁不安,内心里涌动着喜与忧交织的矛盾浪潮,放纵自己的呐喊和劝诫自己的理智交互而来,剪不断,理还乱。

    哎,不会毒发了吧?孟扶摇拍拍自己的脸,喃喃道。一转眼看见元宝大人好奇的盯着她,乌亮的黑眼珠湿润晶莹,像一对上好的玛瑙珠子。

    “哎,我知道你听得懂人话,但是,你不可能还会认字吧?”孟扶摇狡黠的笑,伸手去抚摸元宝大人,后者立即嫌弃的一让,孟扶摇也不介意,她心神恍惚的趴在桌上,一遍遍蘸了茶水在桌上写字。

    元宝大人扭扭屁股,原本准备走路,脑袋一低看见桌子上的字,爪子突然一顿,想了想,对着孟扶摇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兜兜里掏出一小块果子,有滋有味的慢慢啃。

    孟扶摇看见元宝大人居然做出一副准备听她倾诉的姿势,不由哑然失笑,转念又想耗子毕竟只是耗子,不能把它想得智商太高,也许这丫就是贪图这里风凉呢?不过,不管怎样,哪怕就是只耗子坐在对面,孟扶摇也憋不住了。

    今夜月色清凉,花香浮动,今夜长风如许,人在天涯。

    宜将心事尽诉。

    “幸亏你是只耗子,不然我还真不敢说。”孟扶摇笑眯眯的看着元宝大人,“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写的字都翻译成吱吱吱吱说给你家主子听。”

    元宝大人咔嚓咔嚓的啃果子,头也不抬。

    “你家主子,哎……”孟扶摇愁眉苦脸的盯着隔壁缝隙里透出的微光,那神情好像看见宝藏却不能进去拿一样,她慢慢在桌子上划字,“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怎么办?”

    元宝大人咔嚓一声,啃得越发凶猛,一口下去,果子就见了核。

    “不要这么愤怒,”孟扶摇微笑看它,道:“跨物种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元宝,我奉劝你,你还是把你荡漾的春心收起来吧,你家主子就算不是我的,也不会是你的,你整天忙着替他挡桃花,累不累啊。”

    元宝大人立即一扬爪,爪子中果子核很精准的射进孟扶摇大笑的嘴里,孟扶摇不防这家伙报复得这么快,差点被卡死,恨恨将核吐出来,大骂,“你这精虫上脑的耗子!”

    骂了一阵,突然又泄下气来,孟扶摇下巴搁在桌子上,半死不活划字,“哎,不会是我的……所以我不能喜欢他,不能。”

    元宝大人鄙视的盯了孟扶摇一眼,大有“你真是个懦夫”之意。

    “你懂什么。”孟扶摇懒洋洋挥挥手,写:“你以为我是那种想爱不敢爱的矫情女人?我只是不想害他而已,既然我注定要离开,那么我为什么要惹上一堆情债,害他们一生?”

    她痴痴看了天边月半晌,忽然一拍桌子,抓过桌子上酒壶就拼命灌。

    万千心事,一怀愁绪,这些不应该属于豪放潇洒的孟扶摇的东西,她不喜欢,一定要用烈酒给冲下去。

    她仰头咕噜咕噜的喝酒,清冽的酒液顺着下巴流下,将衣襟染湿。

    连干三壶,孟扶摇终于醉了。

    “元宝……元宝……”孟扶摇打着酒嗝,醉眼迷离的找那只耗子,“听我说……咦,你去哪里了?咦……”

    隔壁灯火荧荧,元昭诩梳洗完毕正在灯下看书,忽听声音细碎,缝隙里有东西挤啊挤,元宝大人慢吞吞的爬了进来。

    它直奔元昭诩面前,老远元昭诩就闻见一点淡淡酒气,不由放下书,笑道,“你又偷喝酒了?”

    “吱吱!”

    “不是你?”元昭诩扬眉,“她?”

    元宝大人直立而起,晃了晃短尾。

    “你有话告诉我?”元昭诩盯着元宝大人,手一伸那只肥鼠乖乖爬上他掌心,“你要说什么?”

    元宝大人搔了搔头,觉得将看见的孟扶摇画出的东西表达给元昭诩好像有点困难,他认得那字的形状,却没办法将之翻译成元宝语。急得在元昭诩掌心乱转。

    元昭诩看着它,若有所思,半晌笑道,“我记得有段时间,我们曾经玩认字游戏来着。”

    他拍了拍手,立即有个黑衣人出现在窗外,元昭诩道,“元宝的玩具”。

    黑衣人从袖囊里掏出个盒子递过,随即消失在夜色里。

    元宝大人大喜,立即爬上去翻,小盒子装满小纸片,仔细看却不是纸片,而是精心制作的茯苓薄饼,上面印了字,这是当初元昭诩一时兴起教元宝认字的玩具,为了引发那只馋嘴的兴趣,特意用食物制成,认一个字,啃一块饼。

    元宝跳进盒子里,一阵好翻,好像没找到需要的字,急得团团转,元昭诩微笑,道,“不用找,这里没有孟字,这个字不常用,我没打算给你学。”

    元宝大人哀怨的回首,元昭诩轻笑道,“孟扶摇三个字都不必找,我知道你这么急跑来一定是关于她的事,她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吱吱!”元宝大人转过身去,一阵乱翻,半晌叼出一个“离”字,过一会儿又翻出一个“开”字。

    元昭诩眼底的笑意散去,他注视着那两字,默然不语。

    元宝大人继续翻,这个其实它能表达,但就是不想表达,过一会儿它翻出了“喜”“欢”两个字。

    元昭诩目中幽光一闪,元宝大人却不再翻,它双爪抱出个“你”字,气鼓鼓的看了半天,愣是不想拿给元昭诩看,想了半晌,一口口恨恨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