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73 诉情之夜(3)

2018-06-27 11:18:5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73  诉情之夜(3)

    “阿史那”城主在先前,已经由姚迅扶出来和民众见了一面,他“突患重疾,又被削职”,精神极为不佳,孟扶摇很谦恭客气的迎接了,在姚城百姓面前上演了一出前后城主友好和睦的戏文。

    一边演一边暗赞,元某人就是个牛人啊,一个人皮面具都做得真得不能再真,只可惜本人却不怎么真。

    “前城主”精神欠佳,六头人正忙着消化喜讯盘算接下来如何争取自己的利益,谁也没有仔细注意台上的人,这事儿便这么轻描淡写的混了过去。

    孟扶摇心情大好,自己觉得运气不错,元昭诩同学实在是个免费的送上门的好用品,居家旅游篡位夺权之必备良品,她眯着眼,色迷迷的看着元昭诩,屁股却往外挪了又挪。

    元昭诩懒懒倚着椅子,很有兴味的看着她,道,“城主大人。”

    孟扶摇眉开眼笑的看他,“元大人。”

    “为什么我觉得你最近有意无意的都想避开我?”元昭诩用极其散漫的语气单刀直入,也不看孟扶摇脸上神情,“你移情别恋了吗?”

    “呃……”孟扶摇张口结舌,一时对这个答案有点混乱,想了半天狠狠心道,“你猜对了,姑娘我最近遇见了个好男人,想嫁人了。”

    “哦?”元昭诩脸上神情看不出喜怒,凑近了看她,长睫如羽,几乎要扫上她光洁的脸颊,“谁?战北野?宗越?云痕?”

    孟扶摇瞪着他,这个人不要这么可怕好不好,这世上还有他不知道的事么?前两个他认识也罢了,后一个,太渊国某个世家的一个养子,他凭什么也知道?

    不过这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现在在问的这个问题。

    “是啊……“孟扶摇转过眼来,春情荡漾的对着元昭诩笑,“这三个都不错哦,姑娘我正在犹豫该选谁,哎,元大人,给参考一下?”

    “是不错。”元昭诩一眨不眨的看进她的眼睛,“烈王勇武,一代英杰,宗先生是个大夫,很适合你这个毛病特别多的女人,云家那个小子嘛,复杂了点,但对你不错,总之,都是好的。”

    孟扶摇抬眼看着他,一时竟看不出他深邃如常的眼眸里到底是什么表情,她张张口,突然觉得嗓子有点涩,那点涩味泛进口腔里,比回过来的酒味还苦几分。

    面上却更加灿烂的笑了,干脆凑近来,亲亲热热的搭了元昭诩胳臂,“看不出,你还真的挺为我打算的啊?”

    “如果你心不在我这里,我苦苦哀求又有什么用?”元昭诩淡定喝茶,看不出有“苦苦哀求”的迹象,“如果我跨越半个无极国,从中州赶到姚城来,却只得到你这非人的几句话,我不死心收手又能怎样?”

    孟扶摇说不出话来了,瞪着眼像个死鱼,他……他这是在生气了吗?

    她怔在那里,元昭诩也不说话,两人之间沉默下来,生出一种淡淡的窒息感。

    元昭诩手指轻轻在扶手上弹动,仔细听来那节奏竟像一首曲子,他微微扬起下颌,看着天际微金淡红的浮云,想着很多很多年前,自己弹奏过的一首曲子,一生里那首曲子就弹过那么一次,却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弹给人听。

    他微微的笑着,眼神却一点点冷了下来,那眼神玉石般的质感,坚定里生出淡淡的凉意。

    那眼神让孟扶摇又有点心虚,讪讪的别开头去,突然听得底下一阵欢呼,随即看见一道黑影立于马上,风驰电掣般绕场而驰,马上骑士操弓搭箭,不停做出各般花样速射,正射侧射倒射翻下马腹射跳上马头射……花样众多技巧娴熟,无论从怎样刁钻古怪的角度去射,箭箭都正中靶心,引得众人一阵阵欢呼。

    十箭全出,那骑士傲然驻马,一转脸眉目英气身躯魁梧,是个刚猛少年,他扬起手中的弓,突然对着孟扶摇一晃。

    孟扶摇以为人家在对她致敬,很大人物的笑嘻嘻挥了挥手。

    对方又是一扬。

    孟扶摇再挥手,这回挥得有点诧异,哎,太殷勤了吧?还有,底下的眼光怎么这么奇怪?

    那少年眉毛竖起,重重哼了一声,将手中弓高高举起,对着孟扶摇第三次有力一挥。

    孟扶摇手举到一半终于发觉不对劲……这不像致敬啊……

    身侧元昭诩突然懒懒道,“这是戎人挑战的意思。”

    孟扶摇瞪了元昭诩一眼,心情很不爽的站起来,怒道,“靠,什么歪瓜裂枣都敢来挑衅!”

    她大步下台,看也不看那傲气十足的少年一眼,直入广场正中,百姓顿时都兴奋起来,这少年铁成是姚城第一神射手,号称射遍天下无敌手,很得姚城戎人敬重,戎人们用挑剔并鄙视的目光看着清瘦的孟扶摇——这么个瘦弱的小白脸,靠朝廷王爷才做上的城主,也敢不自量力,接下他们神射手的挑战!

    想着这小白脸城主即将在他们的神射手面前弃弓认输颜面大失,戎人们都兴奋起来,拼命上前挤,好在第一时间近距离侮辱孟扶摇。

    铁成盯着孟扶摇,丝毫不掩饰目光中的兴趣和轻蔑,大声道,“尊敬的城主大人,我铁成参加敬神节庆典以来,从没输过,你要是能让我输一次,这辈子我的生命和灵魂,就输给你了!”

    呀呀个呸的,谁稀罕你的生命和灵魂咧!,满脸郁卒的孟扶摇丝毫不理会,停也不停直入人群中心,台上元昭诩俯身看着,挥手示意,立时有一些普通装扮的汉子混入人群,随时保护。

    孟扶摇大步行到那少年面前,二话不说,抬手就抢过他手中的弓,箭囊里还有最后一支箭,孟扶摇将那箭搭上弓,站在地上,中规中矩的瞄准。

    立即有人大声开始窃笑——铁成可是马上移动射箭,难度比原地射箭难上百倍,这个汉民文弱城主仅仅一个姿势,便已输了。

    孟扶摇充耳不闻,她此刻心中郁郁,莫名烦躁,那些雍塞的悒郁之气,似乎也化成了一柄利箭,堵在了她的心口,她冷笑着,慢慢拉弓,在一片窃笑吵嚷中,对准靶心。

    镶铁的箭头在前方视野里成一直线,微小的靶心在不断放大,直线尽头孟扶摇目光凝聚,心神却突然微微散开。

    人生亦如长空一箭,射得穿风刀霜剑,射得穿流言攻击,却射不穿横亘于道路前方的命运的山石。

    天意何其玩弄人如此?

    那么,射吧!射掉犹疑射掉彷徨射掉生命里所有的无奈射掉这一刻堵在胸口的大石,有些事她不允许改变,有个人她不允许软弱,那就是,孟扶摇!

    “咻!”

    箭出!

    那是极其凶猛的一箭,一箭射出带动四周气流都在咝咝作响,靠得近的百姓头发飞扬直直扯起,一柄细长的箭,竟然卷出猛烈的大风!

    箭如最快的流光,目光无法追及的电射向靶心,那巴掌大的靶心已经被先前的十支箭挤得满满,根本无法再插得下任何箭矢,只在最正中的地方有半个小指甲盖的地方,大概婴儿的手指可以伸进去。

    孟扶摇的箭,却已经在刹那间到了这个位置。

    “啪”!

    极其轻微的声响,那箭已经射入那细微之地,所有人都张开嘴,一声惊呼将出未出,却见那箭突然弹了出来。

    失手了?

    原以为能够看见神奇箭术的铁成露出了失望并鄙弃的神色。

    在众人不知是失望还是放心的啊哦声中,孟扶摇那一箭进入中心后突然弹出,却并没有如众人所想的掉落,而是突然闪电般一退,随即,“夺”的一声。

    原先插在靶心的一支箭,立即被孟扶摇那只箭撞到裂开,颓然落地。

    “夺夺夺夺夺……”

    那箭彷如有生命般在靶心箭丛中忽进忽出,铁成的箭纷纷落地,转眼间十支箭便在靶心消失,孟扶摇那只箭最后一弹,直入靶心!

    “破九霄”功法第三层,回旋!

    广场上一片死寂的沉默,孟扶摇在那片震惊的沉默里将弓一扔,大踏步走回去。

    身后却有大喝响起。

    “好!”

    孟扶摇头也不回。

    “我喜欢!”

    孟扶摇僵了僵,随即安慰自己,对于这个一看就是个粗人的家伙来讲,这大概是个不具有任何其他意义的中性表达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