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74 以吻封緘(1)

2018-06-27 11:18:5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74  以吻封緘(1)

    “我得娶你!”

    哄然声里孟扶摇恶狠狠转头,叉腰大骂,“娘地你长眼睛没?老子是男人,男人!”

    “他们说你是个……袖断!”

    ……呃,断袖?这是从哪个世界冒出来的八卦?还有,小说中被折服的豪杰,不都是愿意成为永远的忠心属下的吗。为什么这个人这么特别?

    “老子就是袖子断了也不找你!”孟扶摇大吼,“手下败将只配做属下!”

    “不做你属下!”铁成吼声更大,“我一看你就喜欢你,你能赢我,当然更值得我要,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

    “老子不是东西!”吼!

    “不是东西我也要!”吼回来。

    “等你赢我再说这话!”继续吼。

    “我会赢你,在这之前,你要答应我!”

    “呸!”

    “不许呸!”

    ……

    一场严肃的比箭,最后落得对骂收场,告白的和被告白的都形如斗鸡,两眼充血张牙舞爪,就差没扑上去咬喉咙。

    孟扶摇最终败阵——她吼不动了。

    捂着充血的喉咙她一溜烟奔回高台,一边奔一边挥手,“拦住!给我拦住!”

    衙役和卫军长枪一搭,阻止铁成追过来,铁成也不硬冲,找了个最靠近她的位置席地坐下,死死的盯着她。

    孟扶摇满腔哀怨无处诉,想了半天好像自己带怒下场和元昭诩有关系,忍不住恨恨看他,元昭诩还在慢条斯理喝茶,微笑道,“城主大人桃花真多。”

    “你就不能安慰我两句吗?”孟扶摇没好气道,“又不是我要的桃花。”

    元昭诩挑眉,“其实我觉得他有句话说得挺好。”

    “哦?”

    “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

    孟扶摇立刻又默了,清清喉咙老老实实坐回位置,等着底下的最美姑娘评选。

    那选得倒不像比箭那么没争议,各花入各眼,拿着花儿准备投票的百姓们争执讨论不休,一直到孟扶摇等到昏昏欲睡,才有人上来报说已经选出了最美丽的姑娘。

    孟扶摇立时兴致盎然的看过去,果然是个标致女子,秾纤合度,眼波如晕,行走间天生有种妩媚的风致,偏生容貌里还有几分少女的青涩和羞涩,傍晚的晚霞照上她的脸,一片娇嫩明艳的粉色,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

    这个选出来的姑娘,会是今夜篝火盛会中的女神,四面八方的优秀男儿齐聚,等着她玉手相牵,成就一段最美丽的姻缘。

    孟扶摇笑眯眯的看着她,听说历届敬神节庆典中选出的最优秀射手和最美丽女子成婚的比例很高,也是,英雄配美人,千古不移的惯例嘛,哎,这位胡桑姑娘肯定会看上铁成那个傻小子的,这么绝顶的美色,铁成那小子血气方刚的,也不可能拒绝的,到时候,哈哈哈,粘人的家伙便打发喽。

    孟扶摇打着如意算盘想得开心,没留意到胡桑姑娘含羞带怯的眼神,一直似有若无的往台上瞟。

    夜幕降临,篝火在广场上燃起,跳跃的深红的火光映出狂欢者泛着油光的脸,火堆上滋滋烤着猎来的各色野味,不时有大颗油脂滴落,哧的一响。

    穿着最繁复花裙子的少女和裸着胸的披着彩袍的少年们结成圈跳舞,舞步简单却欢快,歌颂着神的恩慈和赐予,祈祷着来年的继续护佑。

    孟扶摇席地坐在火堆旁,轻轻的打着拍子,陶醉的笑道,“少数民族的歌舞,总是纯朴诚挚的,正因为如此,才分外动人。”

    元昭诩抱膝看着歌舞,淡淡问,“什么是少数民族?”

    孟扶摇“呃”了一声,转了转眼珠道,“就是人数较少的民族。”

    “扶摇,你时常冒出些奇怪的话来,”元昭诩转头看她,“听起来不像这五洲大陆的语言。”

    “我自创的啊,”孟扶摇大言不惭的道,“我比较智慧,比较与众不同。”

    “你从来都这样……”元昭诩这句话声音很轻,孟扶摇没听见,突然来了兴致,道,“想不想学我自创的舞蹈,很优雅的哦,我觉得特符合你的气质……”话没说完,忽然听见欢呼声响,随即看见那美丽少女胡桑,攥着一块锦帕,含着羞喜的笑走近来。

    孟扶摇盯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突然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胡桑姑娘却不看任何人,带着满脸梦幻般的神色,在众人含笑期待的眼神里,走向孟扶摇……身侧。

    她羞涩的笑着,轻轻躬下身,将锦帕扔进了元昭诩怀里。

    欢呼声起,刹那间连喧腾的火光都抖了抖,胡桑姑娘含着羞怯而又幸福的笑意,伸手去牵元昭诩。

    她的手指伸在元昭诩面前,根根晶莹如玉。

    孟扶摇盯着那手指,只觉得嗓子干得冒烟,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

    她下意识的目光扫上元昭诩的脸,面具外露出的眉目依然是平静的,并没有意外或震惊,甚至带着微微的笑意。

    火堆前,月色星光下,交视的美丽男女,真的是一幅很美的画面,四面的欢呼声渐渐静了下来,人们有点着迷的注视着这对漂亮人儿。

    孟扶摇却将眼光错了开去,不去看元昭诩也不去看那锦帕,她知道,只要此刻元昭诩收下这锦帕,就着佳人玉手起身翩翩起舞,这门亲事就成了。

    这样……也挺好的吧?

    孟扶摇坐在那里,似热似冷,手指都在颤抖,她满脑的混乱思绪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而疯狂的念头,这个念头她隐隐抗拒,却又如魔鬼般始终蛊惑缠绕着不去。

    如果他接受……如果他接受……

    身侧,元昭诩慢慢扫过少女的指尖,那手指伸出的时间好像已经过长,却依旧羞涩却坚定的维持着那个姿势,仿佛只要元昭诩不回应,便会一直等待下去。

    少女已经露出了些微的尴尬神色,脸色不知是被火光映红还是怎么的,酡红醉人,她微微垂着眼,眼中有些光芒,晶莹闪烁,那是因为长时间等待而充盈的泪意,她在这样水晕般的视线里,近乎痴迷的看着元昭诩,这个天神般风华绝俗的男子,气质尊贵而优雅,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元昭诩终于动了动,却不是去接那手,而是慢慢拈起了那锦帕,所有人都紧张的盯着他的手,猜测着他到底是收下锦帕还是扔开它。

    却有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

    一人朗朗脆脆的道:

    “哎,真美丽的姑娘啊,我大哥一定会喜欢,哥哥,不要害羞,兄弟我知道你的意思,来,收了。”

    说话的自然是孟扶摇,她大大咧咧一把抓过那锦帕,看也不看便往元昭诩怀里一塞。

    欢声雷动,胡桑姑娘眼底立即射出狂喜的光。

    元昭诩的身子颤了颤,这个一直静水深流的男子终于有了认识以来的第一次不算镇静的举动——他霍然扭头,直视孟扶摇。

    他的眼眸这一刻比天色还黑,沉沉压着乌云闪着青色电光,电光下是涛飞浪卷的无垠大海,激浪横飞,扑面而来。

    孟扶摇第一次看见他这样几欲吞没人的眼神,记忆中的元昭诩,雍容淡定,八风不动,泰山崩于前顺脚就把泰山给踢了,她以为她这辈子,永远不会有机会看见他变色。

    然而这一刻对着这样的眼神,孟扶摇的心刹那间便沉了沉,她窒了窒呼吸,目光垂了垂,下意识转开头,手指抠紧了地面的草皮,转眼又吸了口气,昂起头直视着元昭诩。

    恨我吧,讨厌我吧……我逃不开你的势力笼罩,那么只好逼你自己抽身离开……

    元昭诩只是盯着她,没有动作,没有表情,甚至连一开始眼神里的波浪滔天,也没了。

    他就这么凝定在火堆前,火光将他侧脸的弧线细细勾勒,长睫微垂,静如处子。

    然而所有人却觉得,四周的气息突然变了。

    仿佛有人突然在空气中泼了一盆浆糊,瞬间胶粘了原本爽朗洁净的冬夜,层云有所感应的更沉的压了下来,而原本毕剥作响的火光,都似弱了许多,燃烧得悄无声息。

    欢呼声渐渐弱下去,胡桑姑娘的狂喜变成了惶惑,她失措的僵在那里,一会看看元昭诩,一会看看被元昭诩盯住的孟扶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