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84 苦痛抉择(1)

2018-06-27 11:18:5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84  苦痛抉择(1)

    如云黑发,用式样简单却贵气的玛瑙簪优雅挽起,只在额前微垂卷翘发丝一缕,更衬出洁白如玉的光洁前额。

    孟扶摇微微笑着,一身的艳光,压下了这满室的水晶璀璨华光缭乱,神秘、高贵、优雅、而华丽万方。

    她那般适合火红那种热烈的颜色,无论是她象牙白的肌肤,纯黑的长发和眼睛,还是她血液中与生俱来的鲜明亮烈气质,都让这一切相得益彰趋近完美。

    元昭诩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座被纱幕长久遮掩而突然尘尽光华生的女神像。

    他轻轻吸气,半晌才极低的道,“扶摇……”

    “嗯?”

    “这衣服……”

    孟扶摇紧张的看着他,他是不是嫌这衣服太古怪太丑?

    元昭诩的目光稍稍一抬,从她露出一片雪色的颈项掠过,才道,“可不可以只穿给我看?”

    孟扶摇挑眉,笑了。

    “见鬼,你以为我很喜欢穿这个?不就是为了跳舞嘛,哎,穿这个累死人,我晚饭都没敢吃,我是不会没事找罪受的。”

    她眨眨眼睛,优雅的倾身,递出手,“尊敬的先生,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话音刚落,隔间丝竹管弦声起,优雅诗意的旋律,曲调却是熟悉音律的元昭诩陌生的。

    “《蓝色多瑙河》,”孟扶摇仰起头,带点怀念的迷离之色轻轻道,“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经典,虽然有点走样,可是我没听见这曲调已经很多年……”

    元昭诩看着她神情,这一刻的她看起来忧伤而遥远,眼神里的东西像是隔着一层远山,朦胧不清,他目中掠过一层晦暗之色,却只是微笑的执起她的手,“女王陛下,我等着你的教导。”

    孟扶摇回过神,一笑,凝神听着音乐,细细一步步教元昭诩,前进、后退、横移、并脚、反身、摆荡、倾斜……

    时间静静流过,元昭诩学什么都快得惊人,小半个时辰后,他放开孟扶摇,轻轻笑着,按着先前孟扶摇教他的华尔兹礼仪,彬彬有礼的微微弯腰,一手背后,一手伸向孟扶摇: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邀您共舞吗?”

    孟扶摇微笑,轻轻抬起自己的手放进他的掌心,“我的荣幸。”

    月色如银,越过重重屋脊,越过那些珠光重辉,照见万重光芒中的艳色照人的男女,照见那些相执的手指,轻扶的腰身,漂移的舞步,和相视的微笑。

    音乐温柔如水,丝带般在室内游移,在如水的韵律中轻柔相拥,感受身体的曲线之美,感受这沉静而烂漫的一刻彼此舒缓又激越的心跳,感受那些轻快翻飞的裙裾,翩跹回旋,起伏连绵,每一起落摆荡,都是一幅华光眩影的画。

    元昭诩的手掌轻轻落在孟扶摇的腰,掌下的肌肤随着飘移像一尾游动的鱼,这个精灵般神奇的女子,也像鱼一般游进他生命的江河,她如此灵动跳脱,倏忽不见,他用全部的自己来包容,不想放她完全走出自己的疆域。

    遇见她之前,他以为这一生万事都将无趣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如同高楼独望,江山一览无余。

    然而她给他惊喜,纵然穷尽他此生智慧也不能再得的惊喜。

    人间天上,风华一现,今夜共此沉醉。

    便醉了也罢,他从来就不想在那些牵萦内心的细微心情中解脱。

    元昭诩醉了,二十五年来他清醒如一日,却在这个永生难忘的生日里找到了醺然的感觉,二十五年来他第一次完全关闭了自己的五识,不想让任何不相干的人和事打扰这一刻的奢侈的温馨。

    正因为如此,他没有发现,外间花园里起了纷扰,没有发现胡桑姑娘冲进了花园,没有发现她因为礼服臃肿绊倒了自己,正好将遮挡住这间静室的花丛推倒,于是,趴在地上的她,连同全花园歌舞正酣的宾客,都看见了窗户半掩的静室的一幕。

    他们看见那里满室灯火荧荧,丝幔垂落欲飞,鲜花盛开于洁白的瓶,水晶璀璨于壁,这一切都很美,却还不是真正夺人眼目的那一幕。

    他们看见眉目如画的男子怀中清丽娇艳的女子,看见他英姿挺秀的流畅舞步,看见火红的舞裙舞出连绵的旋影,那重重叠叠散发着香氛的精美的群裾间华丽的花纹涛走云飞,看见那些如波叠浪无休无止的轻盈的旋转和摆荡,看见那些仿佛汲取了月光精华和日光神采的各种造型,看见划出优美弧度的玉色的手臂,载着满室星子辉光,飞扬如诗。

    看见男子微微俯首凝视,而女子含笑扬起精致的下颌,看见交视的目光澎湃,看见她在他怀中不停的旋转飞跃,像一尾在碧海中飞跃的鱼,看见他们彼此曲线契合的身体,和彼此在这一刻都无人可以超越的绝代风华。

    胡桑姑娘始终保持着那样狼狈的姿势趴着,她已经忘记了起身,她一直痴痴的看着窗中的那两人,在那样的不停的旋舞中她的自尊和自信也被全数绞扭粉碎,这个姚城最美丽的姑娘,过去很多年享尽了族人的追捧,她以为她配得起这世间所有的人,然而今日,她终于明白,有些人她永远无法追及,之间的距离就像深谷到苍穹那般遥远,如他,还有她。

    她就那样趴着,突然开始哭泣,为自己尚未开始便已注定夭折的爱情。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哭泣,甚至没有人记得拉起她,所有人都维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定定的注视着那扇长窗,看着那相拥的绝艳男女,看着这夜惊涛骇浪般的重重新奇,看着这长风里,月色下,辉光中,

    惊世一舞。

    这一刻,时光凝定,万物无声,无人知道,数里外,一骑卷过漫漫黄土道,蹄声嗒嗒,踏碎关山冷月,飞驰而来。

    向着,姚城。

    永远的圆舞曲。

    一舞惊世,一舞摄心。

    遥望着窗内那一舞的姚城少年少女,从此将那震魂摄魄的一幕永恒记取。

    以至于后来,当足球和华尔兹风靡五洲大陆,成为五洲大陆贵族最为追捧的高雅运动和娱乐,几乎人人都会,几乎每年都举办盛大华尔兹比赛并选出舞王舞后的时候,姚城人也始终认为,这世间最美的舞蹈,空前绝后,发生于无极政宁十六年的正月,一个雪后鲜花不败的夜晚,从此后再无人可以超越。

    然而仿佛世间所有的绝艳之美都注定不能长久一般,这场惊世之舞,竟然没能跳完。

    那夜,丝竹管弦版本的《蓝色多瑙河》一直在静静流淌,隔了一个时空和数个世纪的经典音乐,将其不变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满园寂静,经过控制的呼吸,轻得像午夜游荡的风。

    却有快马飞蹄惊破这夜的寂静。

    马上骑士闷声不吭,行到县衙前勒马,墙头上立即人影一闪,闪出黑衣精悍的卫士,马上骑士将一封书信双手递上,立即拨马返回。

    黑衣人注视着信封上特殊标记的火漆,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返身入了县衙花园。

    他的身影极快的从屋檐上掠过,最终伏到了那间静室的屋顶,伸指叩叩叩微弹三响。

    元昭诩突然轻轻一震。

    他抬起眼,这一霎飘荡迷离的眼神变得清醒而锐利。

    三声叩响,紧急军报。

    孟扶摇发觉了他的异常,下意识身子一滞,乱了脚步。

    啪的一声,隔间突然有丝弦断裂声传出。

    一直出神入迷注视着这场旋舞的琴师们,因那眩惑舞姿分外投入,孟扶摇这一乱,他们呼吸与手指也一乱,彷如正在潺潺奔流的泉水,忽然为飞石溅入,打断了一路向前的顺遂与流畅。

    孟扶摇叹一口气,缓缓放开了手,退后一步,示意琴师停奏。

    她抬眼,微笑看着元昭诩,道,“国人崇尚中庸之道,所谓强极则辱,太完美的东西总是不能长久,这曲《蓝色多瑙河》,停在这里,也挺好。”

    元昭诩静静看着她,半晌道,“扶摇,我希望终有一日我能和你跳完它。”

    孟扶摇笑而不答,世事如水奔流,变化万千,谁敢于给明天一个承诺呢?

    就如这平静美好的夜晚,照样有十万火急的军情来破坏这一刻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