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86 苦痛抉择(3)

2018-06-27 11:18:5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86  苦痛抉择(3)

    兀哈按照惯例在城下喊战,戎族好斗,攻城前喊战是必经程序,孟扶摇根本不理,等高台搭好,孟扶摇众目睽睽下,爬上高台,手臂一挥。

    两队打扮利落的足球队员夹球上场,踢球。

    不会吧……足球守城?

    前来协助守城的汉民百姓仰头看着这另类的守城方式,全都惊出了口水。

    城楼上哨声阵阵,你争我夺,城楼下,喊战的兀哈看呆了,这是个什么阵势?那城楼上飞的圆圆的是什么东西?巫术?

    足球此起彼伏,队员喊声震天,三千戎军看呆了眼,兀哈看得忘记自己站在什么地方,一开始还防备着那球是什么新式武器,可是看了半天,那球只在对方城楼上飞来飞去,带兵出战的兀哈晾在那里没人理,骂阵嘛好像没人睬他,退回去又折了军心,没办法只好继续呆着,看球。

    那球突然被铁成抢去,一个假动作身子一躬,抬脚便欲射门,对方却缠战过来,足下一勾铁成啪的倒地,足球不受控制的飞出了城墙。

    铁成跳起来大骂,“犯规!犯规!”

    兀哈已经隐约看出些门道和好处,看见这招忍不住哈哈一笑,大笑道,“那傻小子,忒没防人之心咧!”看着那足球旋转着直落城下,便觉得脚痒,大叫,“看爷爷给你们踢个漂亮的!”

    他跳起来,半空中一个利落的翻身,抬腿一踢正迎上那球,看得入迷的戎兵一起喝彩。

    “好!”

    “轰!”

    一条腿突然飞了出去。

    那球,阴险的爆了。

    兀哈的腿连根炸断,鲜血泉水般咕嘟咕嘟涌出来,黄土地都被湿透,地上一滩惊心的血迹,兀哈哼都没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远处观战的戎军哄然大乱,一着未攻折损主将,他们以前从未遇见过这等情形,赶紧鸣金收兵,一边怒骂着一边将兀哈抬了下去。

    城楼上足球队哈哈大笑,铁成大叫,“爷爷这招偷梁换柱玩得怎样?”他身后步出男装的孟扶摇,黛色衣衫,飞扬的眉下目光剔透,她一脚跨上城墙,大笑着拍打着城墙上的砖,对着戎军做了个极其轻蔑的手势。

    风吹起她的黑发,少女的眼睛黑如玛瑙,毫无怯色。

    那样的目光对上远处戎军将领迎上来的目光,明亮无畏的眼波看进凶横阴冷的眼睛,一分一毫也不退让。

    孟扶摇噙一抹冷笑,居高临下。

    她研究过戎人的性子,既凶悍好斗暴烈蛮横,也欺软怕硬心思无定,她这里先声夺人,抢尽上风再大加羞辱,换别人的军队定然怒极下令攻城,但是戎人未必,他们会思量会掂量,会犹豫着要不要看清楚你的实力再说。

    何况戎军主帅,孟扶摇打听过了,正是当年潜伏入北戎,协助北戎王弟弟篡夺王位的那位南戎奸细,这些年因攻升迁地位尊荣,这种做过奸细的人,行事会越发谨慎。

    果然,当日戎军没有继续进攻。

    姚城内一片欢腾,拎着一颗心的百姓见居然用玩足球的这样的方式便神奇的杀掉对方将领抗过第一波攻击,轻易令戎军退兵,不禁欢欣鼓舞,已经躲进家里的人们重新走上街头茶馆酒肆,口沫横飞大谈“城楼一球退万军”的新编故事。

    “哎!铁少爷那一脚,着实漂亮!只是那足球不是一直在踢着吗?先前怎么没爆炸?”

    “哎,说你笨你还真笨,没见铁少爷有个弯身动作?球就是那个时候换掉了,要不然戎军将领怎么会放松警惕动脚去踢嘛。”

    “这下好了,只要抗过今日首攻,咱们便可保安全无虞了,白亭军就在附近,德王大军也不远,一日之内尽可赶来,等到明天,也许就能看见德王殿下的旗帜啦,哈哈……”

    满街都是兴奋的人群,灯火一盏盏次第亮开,点缀满城的繁华,满街的人们从各个场所中进进出出,再奔向各自该去的地方,直到夜色深沉,那些各色的灯盏,又被人一盏盏吹灭,小心的收了回去。

    姚城牛角巷里杏花茶馆的王老板正在灭灯,忽然看见灯光暗处有个影子,他吓了一跳,举着灯凑过去看,才看见居然是孟城主,立在墙角望天出神。

    “孟城主……你怎么会在这里?”王老板疑惑的看着孟扶摇的神情,城主……看起来有点不对啊……

    “哦,没事,出来逛逛。”孟扶摇如梦初醒的回头,对他一笑走了开去。

    她掌心里一封军报,粗粝的纸张磨着细嫩的肌肤,她捏得很紧。

    而她自从收到这军报,已经在街上茫然无目的的游逛了很久,直到被这人惊醒。

    白亭军已经在数天前,被德王抽调至睢水,编入虎贲营,而虎贲营,在睢水之外的镇州驻扎,据说是为了对戎军形成全面包围之势。

    这是向白亭军求援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而德王那里……孟扶摇隐隐觉得,她大概是等不到援军了。

    这满城的繁华,还可以看见多久?这些蒙在鼓里的兴奋的百姓,又要怎样面对接下来一日甚于一日的失望?

    这个没有月的夜晚,孟扶摇在暗影里站了很久,直到夜露湿遍全身,才缓缓松开手。

    一些破碎的纸屑,从她掌间如蝴蝶般翩翩飞去。

    援军果然没有来。

    自那日开始,姚城陷入了苦守。

    不得不说孟扶摇已经算是极为谨慎的城主——换成别的城主,在大军就在旁侧,临近还有护军的情形下,必然因有恃无恐而防备松懈,可孟扶摇没有,她始终居安思危,不曾放松过姚城的军备防御,在短暂的城主期内,甚至还加固过了姚城的城墙和瓮城。

    作为戎族和内陆之间一个过渡性的城池,姚城很少见的拥有瓮城,这使孟扶摇有了用武之地,她在相隔三十米的城墙与瓮城之间,足足设置了六道城防,铁蒺藜、鹿角木、陷马坑、拒马墙、护城壕、最后才是城墙。

    戎军因为条件所限,骑兵本就宝贵,第二次进攻时,孟扶摇直接放戎军入瓮城,两边门一关,上有瓮城上女墙四侧弩台不停歇的攒射,下有六道城防步步凶危,三千骑兵进去,出来的时候只剩得两千不到,遭此重创,戎军安稳了几天,第三次进攻时,戎军看准风向,准备火攻,孟扶摇啪啪啪砸下无数个简易版足球,吓得点火的戎军连连后退,却不料那是猪尿泡假冒版足球,里面全是水,掼裂了以后打湿柴火,火攻计划夭折,第四次进攻,一员猛将身先士卒,悍然带领士兵以勾索飞梯强行攀城,被孟扶摇三十米外一箭生生射穿,钉死在城墙上,戎军再次哗然败退。

    连克戎军,本因为援军迟迟不来的戎城百姓又恢复了几分士气,铁成悄悄问孟扶摇,戎军会不会退兵。

    彼时孟扶摇抬起头,遥望着天边某个方向,半晌,淡淡道,“不,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我们最艰苦的时刻,终于要来了。”

    事实再次被她不幸料中,当戎军发现姚城是块啃不动的硬骨头之后,便猥琐的采取了正常军队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采取的战术,围城。

    姚城的粮草不多——本来应该多的,但是前几天德王来信,负责运送军粮的华州等地,因为今冬干旱河道干涸,运粮船无法航行,至今未将补给送到,前锋营不可一日无粮,德王从姚城抽调粮草,答应等华州粮草一到便即送还——现在看来,等还回来也没有肚子去吃了。

    粮草还可以支撑十天左右,但是现在最危险的不是粮草,而是这个戎汉杂居的城,就如一个时刻怀揣着火星的火药桶,稍不注意便有可能被内里的人给爆了,而仅仅靠八百卫士,要外抗强敌不时的骚扰已经疲于奔命筋疲力尽,还要怎么防备这内里的重重阴火?

    向元昭诩求援?他此时应该已经远赴海岸东线,穿越几乎整个无极国就需要大半个月时间,一来一回等得到吗?何况他那里何尝没有战事?孟扶摇不想不切实际的依赖他,她的姚城,她自己保护。

    孟扶摇瘦了,瘦得颧骨都微微突了出来,面色也有点憔悴,唯有一双眼睛依旧亮得像凌晨的启明星,她下令姚城的粮食进行配给制,并首先克扣了自己的口粮,每天只吃两个馍馍,并严词拒绝铁成送来的食物,不过各类果子蜜饯什么还是会收下——元宝大人失恋被甩已经挺倒霉的了,不能让它再强制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