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87 苦痛抉择(4)

2018-06-27 11:18:5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87  苦痛抉择(4)

    她却不知道,关于她的打算,有一批人曾经仔仔细细争执过,那是元昭诩留下的他的专用暗卫,元昭诩带走了一半留下了一半,他走时唯一的指令便是:保护她!

    护卫们的意见分成两派,一派要快马驰援飞报主子,一派不同意,认为此时两方军力悬殊,戎军随时有可能攻破姚城,到时要想在五万大军中保护好孟扶摇便是他们的责任,所以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再分散力量,后一种意见最终占了上风,那些隐身在孟扶摇左右的黑衣人,继续沉默的隐身下去,等待某些惊涛骇浪的时刻。

    姚城百姓等了这许多天,早已丧失了援军到来的期望,他们每日排队到县衙前,沉默的领取食物,再麻木的分吃掉,街头巷角,却渐渐有抢夺食物寻衅打架的人,有走在路上突然不堪压力砰砰砰拍自己脑袋的人,绝望的、被抛弃的阴郁气氛,像一场来去无声的粘湿的雨,无声无息在姚城蔓延。

    孟扶摇将自己关在县衙里,什么人都不见,除了例行上城指挥守城安排守卫之类的事,她几乎足不出户,她眉宇间浮躁不安之气渐去,取而代之是破釜沉舟的决然与沉静,第九天,她突然叫姚迅送食物来,姚迅送上清水馒头,孟扶摇手一挥。

    “肉,老娘要吃肉!“

    姚迅瞪大眼看着她,不明白这个最近像苦行僧的家伙怎么突然转性了,孟扶摇也不解释,风卷残云吃了,嘴巴一抹起身就走。

    走到一半突然回身,道,“姚迅,你最近神色不对,有什么心事吗?”

    姚迅正在出神,冷不防她问这一句,吓了一跳,期期艾艾答,“……没,没有……”

    “跟着我,委屈了你,”孟扶摇不看他,自顾自道,“你好歹也是个‘神掌帮’帮主,盗窃是你的主业,跟着我做个管家实在浪费你的人才,现在姚城岌岌可危,没必要绑着你一起,你想走,便走吧。”

    她说完,不待张口结舌的姚迅回答,大步走了出去。

    清晨的阳光从天际无遮无拦的射下来,烂漫而直接,孟扶摇举起手挡住阳光,眨眨眼,笑了。

    她伸出手,薄薄的掌心被淡白的光线照得一片透明,她慢慢握起拳,像是握住了那一片阳光。

    今日之后,她也许便不能再见到这般美好而纯粹的日色了。

    那些即将要做的事,那个即将要去的地方,也许会如黑洞般吞噬掉她所有的未来,而在到达那里的路途上,也许还有更艰难的事等待着她。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在世,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在独属于自己的坚持和寂寞中顶风前行,那一样是痛快而潇洒的吧?

    虽千万人,吾往矣。

    “啪!”孟扶摇一脚踢开县衙大门,大步走出。

    门外聚集着很多汉人百姓,扶老携幼,眼巴巴的看着她。

    城中粮草已经快要告罄,百姓们等着她拿出新主意,在他们心中,这个带来足球、华尔兹、俱乐部和各种新奇娱乐的城主,是个行事新鲜而不拘常规的聪明人儿,他们相信她会想出巧妙而又有力的抗敌妙计。

    孟扶摇看着这些殷切的眼光,看着那些饥饿而又惶恐的眼神,突然心中一堵,张了张嘴,原本想好的话,突然说不出口来了。

    她闭了闭眼,仰起头,向天。

    淡淡的风掠过来,风里有细微的清甜气息,春天快要到了……

    不论春天来得多迟,那些开在田野上的花朵,总是会生长出来的……

    孟扶摇低下头,睁开眼,目光清亮而坚决。

    “父老乡亲们,姚城危殆,难以支撑,城破只在须臾之间,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若顽抗到底,城破之日,便是姚城生灵涂炭之时,本县不欲以数万父老性命,一意孤行葬送戎军之手,这城……不守了!”

    一语出而石破天惊,如霹雳炸进人群,足足炸得百姓们齐齐失声。

    赶过来的姚迅和铁成都震惊的看着孟扶摇,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然出自她口,孟扶摇谁也不看,紧紧抿着唇,默然不语。

    半晌,突有尖利的嚎啕响起,钢刀般戳得惊呆的人群齐齐颤了一颤。

    “你这自私无耻,卑鄙恶毒的女人!你要卖了姚城!”

    有人在怒骂:

    “疯了!你疯了!你是要拿姚城汉人百姓的性命去保你自己一条命!”

    有人拣起石头就砸,“砸死你这贱人!”

    更多人开始嚎啕大哭,冲上来苦苦哀求。

    “我们能战!我们一起去守城!我们扒了房子上城楼!城主,不要献城……德王殿下会来的!”

    那些还未长成的孩子,哭泣着爬过来,从人缝里死死攥住孟扶摇的衣角,抱住她的腿哭泣,眼泪一点点的落在她的靴子上。

    “城主……城主……不能……不能啊……你一降,他们会都杀了我们……求求你,求求你……”

    那些老人伸出枯瘦得毫无血色的手,颤巍巍的在人群中跌下爬起爬起又跌下,老泪纵横的抖手望着她,“城主……

    人群慌乱失措的涌上来,如被暴烈的风卷起的漩涡,翻腾着,喧嚷着,拥挤着纠缠着,而孟扶摇就在这漩涡的中心,那些一**的前冲都冲在她身上,那些撕心裂肺的哀求和哭泣的眼泪都洒在她身上,她清瘦的身影裹在其中,像波涛怒卷的大海中的一叶随时将要淹没的小舟。

    孟扶摇始终立得笔直,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泪痕,甚至连眼睛里的表情都没有了,她一直微微抬着头,看向极远的方向,半晌,她缓缓的,伸出一直背在背后的右手。

    那手上提着一个包袱,孟扶摇慢慢打开。

    哭声喧闹疯狂戛然而止,人群里一片死寂的沉默。

    包袱里,是姚城城主的官印、姚城户薄、姚城刑司案卷……是姚城县衙里,所有代表统治权力的证明。

    孟扶摇提着那包东西,面无表情的对着人群慢慢晃了一圈。

    决心已定,不容更改。

    看见这包东西,汉民百姓最后一丝希冀被打击得烟销灰灭,他们怔怔瞪着那个包袱,就像瞪着自己的被人砍下的头颅。

    孟扶摇不再理会他们,对赶来的姚城大头人们道,“诸位都听见我的话了?我今日要去投降献城,诸位陪我去吧。”

    大头人们看着她的眼神,都觉得心里颤了颤,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孟扶摇没有笑意的笑了笑,提着包袱缓缓行下台阶。

    她全身的真气都已放出,寒锐逼人有如刀锋,一些想要冲上来的汉民,远远的便被撞跌开去,孟扶摇每前进一步,百姓都不得不退后一步,路,慢慢被让了出来。

    更多的汉民赶了来,在长街之上排成左右两行长长的人龙,所有人都沉默而死寂的看着她在戎人护卫下走来,握紧拳头,目光狰狞而狠毒,那些恨意如箭根根射出,每根都将她射个透心穿,血肉淋漓的穿过这日疏凉的风。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一条耻辱的路。

    几乎孟扶摇每走过一步,她身后的汉民都会爆发出一句辱骂,就着手边的东西狠狠扔向她背影——那也许是根烂菜,也许是半个梆硬的馒头,也许是块淤泥沟里的石头……

    孟扶摇腰背挺直,头也不回,她的束发乱了,被无数石头砸歪,有点滑稽的挂在那儿,她的袍子很快溅满了污秽,还沾上许多孩子跑过来快速吐的口水擤的鼻涕,那些黄黄白白的东西挂在她衣襟上,她看也不看。

    路再长,总会走完的……

    “不!”

    身后突然爆发出一声嘶喊。

    是铁成。

    他再也无法忍耐这一刻的压迫和窒息,无法忍耐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孟扶摇在那样一条万夫所指的道路上走下去,看着她满身的污垢和稀脏,看着她一步步离去的单薄削瘦的背影,他便觉得这世界都混乱了都颠倒了,那些呼啸而去的脏石头烂菜叶,都似一点点砸在他心上,轻轻一砸,四分五裂。

    他狂吼出声。

    “不!她不会!不是!不是!”

    他语无伦次的吼着,拼命奔上去阻拦那些愤怒的人群,“她不是这种人,她不是她不是她不是!”

    “你被美色迷昏了头!”有人大声讥笑,“你瞎了眼睛,没看见那官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