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88 险厄相逼(1)

2018-06-27 11:18:5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88   险厄相逼(1)

    有人冷笑,“你不是说要娶她?你们明铺暗盖早就在一起了是不?那么,可恶的戎人,你就和你那个贱人一起吧!”

    那人手一挥,一块石头呼啸而来,准确的砸中他的额头,鲜血飞溅,铁成抹一把血,怔怔看那个砸石头的青年——前几天他们还在一起踢足球,是最亲密的队友。

    他低头看着自己满手的血,突然明白了这一刻孟扶摇的心情。

    这一瞬间他忽然又想起这段日子所看见的孟扶摇,那个鲜明、亮烈、敢作敢为不惜一切坚定如磐石的女子,她黑白分明的眼神常常带着忧思看向睢水的方向,或是午夜灯火不灭间她默默沉思,想起她喃喃自语,“置之死地而后生……”电光火石间他突然读懂了她。

    她是要诈降!这姚城百姓的愤怒和攻击,就是她用来向敌营表示自己诚意的投名状!她诈降之后要做什么?一人对五万军,她能干什么——

    铁成怔在那里,忽然浑身打了个寒颤,他返身就去追孟扶摇,然而人们的愤怒已经被他挑起,此刻为孟扶摇辩白的人,便也是他们的仇人,注定要一同绑上耻辱柱,被怒火吞噬!

    他们扑上去,用手撕用牙咬用头撞,孟扶摇他们无法靠近,但是铁成他们能够!铁成很快便被人群淹没,他挣扎着,不顾那些明拳暗揍死命踢打,在那些飞石烂泥当中拼命挣扎向孟扶摇的方向,“她不是!她不是她不是她真的不是!孟扶摇,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啊——”

    最后一声他拖得极长,声音长长的带着滴血的余音穿越人群,声音里满是绝望和无奈,那是眼看尊敬崇拜的人走向绝路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绝望和无奈;那是眼看着自愿走上祭坛的人却被不知真相的世人噬咬仇恨自己却不能说明的绝望和无奈;那一声凄厉绝伦,像是被族人抛弃而独立高崖对月长嘶的狼嚎。

    那一声越过喧闹的人群,清晰的传进孟扶摇的耳中,她头也不回,一步步向既定方向迈出,最后她停在城门前,手一挥,示意戎人开门。

    关闭了多日的城门轰然开启,城楼之上,忽有飞箭射下来,愤怒的汉人守军,终于将他们的箭,对准了他们的主官。

    孟扶摇一抬手,接下了所有的箭,随手折断就地一掷,长箭入地一尺,在地上凿出深长的印痕。

    她昂头,日光射过来,被深阔的门洞分割,一半亮白一半深黑,孟扶摇就站在这黑白的交界之地。

    她昂起头,抬脚,轻轻迈出,这一步迈出,便永不可收回,这一步迈出,也许她将永远回不了姚城,甚至,回不了原先她流连过的所有地方,而那些承诺要等候她的人,注定将再也等待不到一个结果。

    她抿紧了唇,以一种近乎自虐的力度,那样的力度令唇间生起火辣的痛,但是和心底的感觉比起来,微不足道。

    然后她抬脚,轻盈而又毫不犹豫的迈出。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扶摇——”

    那一声极具洞穿七札力度的嘶吼,如沾了血色饰了铁叶的撞车,呼啸而来,狠狠撞向她这一路来早已摇摇欲坠的忍耐坚持。

    她终于,泪流满面。

    高大的城门,缓缓走出单薄的人影,在那些深青色的巍巍城墙映衬下,黛色的少年薄得像一枚风一吹便可以扬起的柳叶,然而没有人可以知道,那样的纤细里,蕴含着风刀霜剑人心世事都不可摧折的无双坚硬。

    孟扶摇抬起头,在阳光下微微眯起了眼。

    她始终没有眨过眼,只让冬日的暖阳晒干自己的泪水,如果她带着一双红肿的眼去戎人军营,她会立即被砍成肉泥。

    铁成最后那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她听懂了,知道铁成懂得了她的用意,这让她多少有些安慰——那样千夫所指的路走过来,坚刚如她,也不能不心生苍凉,还好,这样滔滔的敌意和仇恨里,还有一个人的真心懂得,来温暖她。

    孟扶摇提着那一包代表姚城行政权力的东西,走向了戎军的军营。

    那是五万人的营帐,连绵的帐篷如深灰色的海浪一**起伏,一眼看过去没有边际,和这庞然大物比起来,孟扶摇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水,瞬间便可以被淹没。

    她毫无惧色的走过去,对着瞬间竖起的刀枪之林,对着戎人士兵戒备和敌意的目光,扬了扬手中的包袱。

    “姚城城主,前来献城。”

    刀枪嚓的一声往地下一顿,戎人士兵愣愣看了她半晌,回去通报,过了一会儿一员将领出来,隔着辕门目光隼利的注视着孟扶摇,尤其在她狼狈的全身上下扫了扫,粗声道,“既然投诚,为什么不大开城门相迎?反倒是你自己跑来?”

    “我若大开城门相迎,敢问各位一定敢进去么?不怕我有埋伏?”孟扶摇挑起眉毛,“还有什么比本城主孤身一人入你大营,还更有诚意?”

    那将领窒了一窒,他们这些日子来,和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城主多次交手,是领教了孟扶摇的手段的,以区区八百兵力对抗五万大军,不仅没有在第一波攻击中崩溃,还先后杀了他们三位将领,这样的人开门相迎,他们确实不敢进去。

    但是如今人家自己来了,区区一人,能在五万大军中玩出什么手段?那是绝无可能的。

    “跟我来!”他思量了半晌,粗声道。

    孟扶摇见到戎军主帅图贴睦尔时,已经前后经过了三道盘查。

    最后一关,图贴睦尔的亲卫将孟扶摇上上下下都摸了一遍,摸完了他无声退开,孟扶摇很安静的等他摸完,转首很客气的问他,“完了?”

    那人怔了怔,一抬眼遇上她目光,只觉得心底寒了寒,孟扶摇却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从光线猛烈的外面走进暗沉沉的内帐,孟扶摇有点不适应的眯起眼睛,随即便觉得角落里有针刺一般的目光,戳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转头,那坐在角落里的人却偏过头去。

    她目光一阵环扫,满帐高高低低坐着彩袍将领,除了正襟危坐的主将图贴睦尔,其他人都在或吃肉或喝水或大大咧咧抠脚丫子,满帐里飘荡着油茶牛肉羊毛和男人汗臭混杂的怪味。

    在主帐中抠脚丫?全天下没有谁会这样治军,这是故意给她下马威,表示轻鄙来了。

    她还没看完,正面坐在主帐里的人却语气轻藐的发话了,“你是姚城城主?”

    随着他的语气,众将都目光寒冷的看过来,满帐杀气腾腾,无形的压力逼来,如嗜血之兽,鼻息咻咻。

    孟扶摇转过头,不说话,慢慢摊开手中的包袱。

    黄澄澄的铜印灼亮了满帐将领的眼,他们的目光睁大了,一片低低窃语声中孟扶摇清晰的道,“我,姚城城主孟扶摇,特来献城,以城主之印,替诸位铺平进入姚城,乃至进入无极国腹地的道路。”

    “好大的口气!”面色姜黄双目深陷的主帅图贴睦尔盯着孟扶摇,语气和神色都阴沉窒怖,“姚城小小一城,探而取之如囊中之物,何须你献?又何来铺平道路之说?”

    “好大的口气,”孟扶摇笑得讥诮,“姚城小小一城,八百守卫,十天粮草,无高墙利炮,无百炼之军,却将阁下这五万虎贲生生阻隔近半月之久,这个探囊取物,也实在探得太久点,取得太难了点。”

    “你!”

    “废话少说!”孟扶摇将手中包袱一晃,竖眉厉目,“老子是来献城的,姚城久攻不下,你这三路大军之一的平姚大帅如何向南戎北戎两王交代?你又有何面目去见其他几路连战连克的元帅?你又如何挽回你已经逐渐溃散沮丧的军心,令他们在接下来的战争中,继续为你拼死冲锋?而姚城的主动献上,是重塑你的军心的最好办法——老子是来帮你的,你,明白?”

    最后二字舌绽春雷,霹雳也似的一声大喝,震得满帐故做轻慢的将领齐齐一跳,丢了牛肉油茶放了脚丫子盯着孟扶摇看,孟扶摇却突然把包袱捆捆扎扎向背上一甩,转身就走。

    “老子是英雄,从没输给了你!要不是有人作祟,老子会和你们的尸首说话!来献城,不过心灰意冷另寻明主,也好给我麾下子民们谋个出路,你们这些只长肥肉不长脑袋的戎蛮子,轻慢我?老子不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