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93 绝处逢生(2)

2018-06-27 11:18:5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93  绝处逢生(2)

    他就那样举着手栽下去,栽在了千军万马中,和那些用生命护卫了孟扶摇的黑衣人们一样,瞬间被踏成肉泥。

    孟扶摇伏在马上,眼含热泪看着,心底不住盘桓着四个字:报应不爽,报应不爽……

    就算战北野不出手,只要她留得命在,有些帐,都会一笔笔索回的!

    老哈一死,戎兵无主,顿时乱成一团,原本就不是对手,这下更成为了黑风骑掠夺生命的杀戮场,黑风骑赶猪猡似的将没头苍蝇般四处乱撞的戎兵驱赶在一起,然后不温不火却又毫不迟疑的,杀。

    惨叫连同奔跑声肌骨断裂声马嘶声刀枪撞击声交杂在一起,一阵阵撞向姚城,城墙上的士兵早已看呆了,他们原本认定了孟扶摇无耻卖城,勾引了戎兵前来破城杀人,如今看这血淋淋活生生的大战,摆明了不是一回事,不由都呆了。

    孟扶摇拢在战北野的大氅里,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过他们的表情,那些混乱的喊杀声里她只觉得无比疲倦,疲倦得什么都不愿意想。

    然而身后却突然传来轻微的“嗒”的一声。

    那声音在这杀声隆隆的战场中如此清晰的传入她耳中,她霍然回首,便看见先前死也叫不开,她差点溅血其上的姚城城门,开了。

    厚重的镶铁巨门缓缓开启,拉开一道亮白的弯弧,弧度正中,站着满面血汗歪歪倒倒的铁成,站着神情羞愧,手中抓着一把简易钥匙,脚边还有个小包袱的姚迅。

    孟扶摇只这一眼,便明白了。

    姚迅原本是准备再一次背弃她的吧?不知道为何却留了下来,而赶制出一个简易钥匙,打开城门,除了天下第一偷儿姚迅,这姚城之中还有谁能做到?

    她淡淡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

    先前拼死奔去的方向,先前铁成苦苦哀求都没能叫开的门,先前身边卫士一个个死去,陷入绝境被逼自刎的她如此惨状都依然没能为她开启的门,如今却在这尘埃落定万事已矣的时刻打开,真是个颇为讽刺的笑话。

    这个笑话,她现在不想面对。

    前方,一场局部战事已近尾声,孟扶摇从大氅中探出手,抓住缰绳,狠狠一抖。

    马儿放蹄奔去,扬起的灰尘洒在姚城的城门上。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反正我现在不想看见姚城。”

    “你到底打算在这山里住多久?”战北野双手枕头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我的黑风骑还需要进城补给呢。”

    “你让他们进城就是,”孟扶摇闭着眼睛,漫天星光洒下来,照见她苍白的脸乌黑的眉,“姚城没粮草了,你们可以顺便到戎军大营里去补养一番,这时候一定混乱得很。”

    “你说得很对,”战北野笑得牙齿比月色还白,“我已经派他们去了。”

    他坐起来,抱着膝,有点可惜的道,“哎,要是我高兴,把戎军夺下来的平城和黄县也抢过去,无极国不就有块地盘是我的了?”

    想了想又道,“算了,昭诩那家伙没这么容易给我割地的,可惜现在还不是我趁人之危揍他的时辰。”

    孟扶摇突然睁开眼,“昭诩?”

    战北野奇怪的看着她,道,“干嘛?”

    “你一个大男人,叫得这么亲热做什么?”孟扶摇古怪的看着他,“不会是断背吧?”

    “什么叫断背?”战北野皱眉,“你自杀过一次怎么就不正常了?说话古古怪怪的听不懂,我叫长孙无极的尊号,有什么不对?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昭诩是什么。”

    孟扶摇呆了呆,半天才道,“啊?”

    “啊什么?”战北野又好气又好笑,伸手要来摸她发烧没,被孟扶摇打开。

    她有点混乱,坐起来,抱膝咬唇不语。

    原来,昭诩是他的尊号。

    怀疑他的身份,是早就有的事,当初问过云痕,云痕的答案一度让她打消了疑虑,毕竟一国太子跑到别人国家里生事,这胆子也实在太大了些,可是当来到无极国后,行宫里的邂逅开始让她生出疑虑。

    她可不认为仅仅一个太子幕僚便可以那么随意的使用行宫里的事物,好歹她是学考古和历史出身,古代社会等级之森严,岂是随意可以僭越的?

    真正确认,却是小刀事件。

    南戎和北戎内战,十岁的长孙无极千里驱驰深入草原,一番说合,斗得正凶的南北戎从此一个头磕下来,成了兄弟,这段姚迅说给她听的故事,她可记得清楚。

    而小刀要杀“说合南北戎,害父亲被放逐”的元昭诩,这个时候再不知道他是谁,孟扶摇就不是孟扶摇,是孟猪头了。

    不是没有郁闷的,觉得元昭诩不够坦诚,好在孟扶摇不算个钻牛角尖的人,自己咬着被子想了很久,想起当初相遇,长孙无极实在也不方便透露真实身份,何况,自己不也有许多事瞒着他?

    何必要计较那么多呢,一个时刻打算要离开的人,实在是没有资格要求别人那么多的。

    舞会之后,他离开之前,终于比较明确了坦白了他的身份,孟扶摇自己觉得,足够了。

    如今在战北野口中,正式证实了元昭诩的身份,孟扶摇虽然心中已经明白,还是忍不住怔了半晌,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长孙无极的母后,姓什么?”

    “元皇后嘛。”战北野毫不犹豫的答,“挺厉害的一个女人,长孙无极八成像她,肚子里全是弯弯绕。”

    随母姓,尊号昭诩,孟扶摇低头想了想,忍不住释然的笑笑,哎,长孙无极没有隐瞒过她啊,这么明显的化名,等于告诉她自己是谁了,是她这个小白,潜心练武,对五洲大陆孤陋寡闻,才会很久都没想过他的身份。

    看着她有点恍惚的神情,战北野脸色有点不好看,他转开话题,伸手去掀孟扶摇身上大氅,“你死死裹着这个干嘛,脱了,我给你治伤。”

    孟扶摇刷的一让,裹着他的大氅爬起来,伸手推战北野,“边去,我要去洗澡。你走远点,不许偷看。”

    “你洗什么澡!”战北野跳起来,“这寒冬腊月的你满身的伤,洗澡!洗澡!”

    他竖眉怒目,气得语无伦次,孟扶摇根本不理他,拖着他长可及地的大氅,走到一条小溪边,二话不说,“噗通”一跳。

    “哎,你穿着大氅不怕被淹死!”战北野冲过来,孟扶摇手一甩,大氅洒着水珠飞出,砸到战北野身上,等他放好大氅,孟扶摇已经脱完衣服潜了下去。

    她水性很好,和鱼差不多档次,在水中可以闭气很久。

    月色沉静的升上来,将这山谷里的一泊池水照得碎银万点,水下的世界依旧是静谧的,一些水草无声飘摇,银色的小鱼从脚底游过,簌簌的痒。

    这是个宁静的、无人打扰的世界,是孟扶摇现在想要的世界。

    她浮在水中,长发散开,丝丝缕缕水草般飘荡,身上的伤口被水冲刷着,一些凝结的血块被冲开,淡淡的血色洇开来,将身周的水微微染红。

    那些早已麻木的细碎的疼痛,被这般森冷而巨大的刺激唤醒,孟扶摇全身都痉挛起来,缩成一团。

    这是一个自我保护的姿势,如同在娘胎里的胎儿,用原始的姿势护住自己的要害,护住自己的心,孟扶摇深深蜷缩,手按在心口的位置。

    那里,今日遭受了最大的戕害,那巨大的疼痛,超过今日身体上所有疼痛的总和。

    可是她不准备记住它——带着疼痛的记忆上路,以后的每一步都会带着记忆新鲜的血痕,如同走在刀尖之上,步步疼痛,步步退缩,最终走歪了原本笔直的道路。

    孟扶摇捂住心口,仰起头,在透明的水中,一个看不见泪水的哭泣姿势。

    哭吧,她允许自己软弱的哭一次,将那些长街受辱,城门被拒,被逼自刎的种种委屈和苦楚,都化作泪水,和这里的千滴万滴水珠,永远融合在一起。

    今夜,只有昊阳山谷中这一泊池水,会记取她这一次流泪,而她,亦会记住这一刻水波激起的浑身伤痛,记住那些在背后翻云覆雨,赐予她这般疼痛的始作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