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96 一夜“春光”(3)

2018-06-27 11:18:5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96  一夜“春光”(3)

    就这还没完,对方道,“张老爷只帮你还一半债,还有一半,城北刘老爷说了,你去做洗衣妇人抵了。”

    胡桑又昏了——刘老爷家的洗衣妇都是“脱衣妇”,刘老爷是个人体艺术超级发烧友,他家的洗衣妇,个个脸盘子一般,身材却是一等一的妖娆。

    黑风骑扔下账单扬长而去,扬言每日必来催债,直到两位老爷平分掉胡桑姑娘的白天和晚上为止,胡桑捧着一叠账单日夜哭泣,左邻右舍无人相助——胡桑咎由自取,再说这些当初也曾死守城门不给开的百姓自己也心虚,连求情都没敢开口。

    哭肿了眼睛的胡桑,半夜里扯了根细溜溜的绳子凄凄惨惨要上吊,换了三个地方吊了三次,终于给挨揍回来的铁成遇见,铁成默然半晌,给胡桑指点了条路——你自己去求孟城主,除了她,没有人有权利原谅你。

    胡桑感激的跪在铁成脚下砰砰砰磕头——把那天铁成磕给她的加倍还了回来。

    所以现在,就换胡桑姑娘在墙外哭了,她也真是精明,知道大门前哭未必有人给通传,干脆打听好了孟扶摇的住处,在最靠近她屋舍的那处围墙外哭,孟扶摇想装听不见都不行。

    孟扶摇皱着眉托着腮想了半晌,想自己不过就是一时发昏代收了个帕子,怎么就惹出这么多事来呢?果然长孙无极那个人是招惹不得的,传说中的真命天子啊,得罪一点点都有老天代罚的,瞧,这下好了,这下不是她惩罚胡桑,是胡桑惩罚她来了,她咋这么能哭呢?看样子自己一日不给她进门,就一日别想好好睡觉养伤了。

    “妈的,谁欠了谁的啊。”孟扶摇挥挥手,道,“我不想见她,我也不会假惺惺的和她说我原谅她,叫她滚蛋,理想有多远,她就滚多远,最好自己去死,不要杵我面前来,小心我一个心情不爽,刀子捅上她肚子。”

    姚迅翻翻白眼,“孟姑娘你没打算真捅?你太好说话了吧,她险些害死你咧。”

    孟扶摇瞅他一眼,“我一向都好说话,有人背叛过我两次我都没计较。”

    姚迅不说话了,悻悻的摸着鼻子去传话,半晌回来道,“胡桑求你接见呢,说一定要当面向你道歉。”

    “妈的得寸进尺啊,”孟扶摇心火上涌一脚踹翻了凳子,“好啊,既然存心找虐,姑娘我肯定成全。”

    胡桑畏畏怯怯进来时,孟扶摇以为自己看错人了。

    这才几天,怎么好生生一个美艳女子就成了鬼似的?瞧那薄的,白的,演鬼片都不用化妆。

    她这里嫌弃人家,却没想起来自己也不比胡桑好哪去,比人家还要薄还要苍白,纸人似的坐在床上,让人看见都觉得会不会给被子压死。

    胡桑怯怯的抬起头,瞄她一眼,又急忙溜开眼光,腿却已经软了下去。

    “孟城主……是我不好……是我起了妒心鬼迷了心窍……求你饶过我……”

    她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在孟扶摇脚下砰砰砰磕头,孟扶摇冷然盯着她,没觉得可怜,就觉得可厌。

    这世上总有这么一些女子,自认为聪明美艳,世人皆应俯首裙下,一有不如意,便燃烧起腾腾的报复怒火,却没想过自己有什么立场和理由,去“报复”?

    这种人可鄙可恶,实在是浪费人间粮食,孟扶摇很乐意看见她畏罪自杀什么的,可惜胡桑姑娘不肯死,她也不好送她去死——不是心疼她,也不是想感化她,这种人感化她个屁咧,只是说到底她自己是始作俑者,是她孟扶摇任性在先,一方锦帕惹的祸,如果当时长孙无极拒绝了那帕子,胡桑的爱情被及时扼杀,这后来的事便不会有,是她头脑发昏给了胡桑希望再打击她失望,受挫的女人才走上邪路。

    因此,杀胡桑这事,她放弃了,毕竟自己有错在先,何况为爱所伤的女子向来都不是正常人群,什么事都做得出,她孟扶摇恩怨分明,帐算得清楚,真正她该好好追究、必杀而后快的可不是这个小人物胡桑,而是整个姚城被围事件的幕后黑手,德王啊德王,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哈。

    可是不整治一下她也不甘心,她又不是善男信女,被人害了还要散发圣母光辉抚慰之,原本有心送胡桑到牢狱里蹲上几天,让她亲眼见识下国家机器中那些很具有代表性的刑具,杀杀她的戾气,现在看来也没必要了。

    因为在她还没想好怎么对胡桑十大酷刑伺候的时候,战北野一掀帘走了进来。

    他直统统的进来,目不斜视,好像根本没看见路当中跪着个胡桑,龙行虎步,大步向前,然后……踩到了胡桑的手。

    胡桑“啊”的一声惨叫,抖着瞬间被踩废的手涕泪交流,战王爷却突然“聋了”,好像什么都没听见继续向前,因为姿态太旁若无人,步子太虎虎生风,卷起的风直接将胡桑扫到了一边。

    那边,不知何时元宝大人突然蹿了出来,捋着胡子目光亮亮的等着,看见胡桑飞了过去,立刻将身边一个袋子解开了封口。

    一堆驴粪蛋骨碌碌滚了出来。

    然后沾了胡桑满脸。

    元宝大人吱吱的笑,奔到尖叫不休的胡桑肩头,小袍子一撩就撒尿,尿得极高极具穿透力,哧溜溜激起一小泡水花,正好将驴粪蛋稀释,黄黄绿绿流了胡桑满脸。

    孟扶摇哭笑不得,大骂,“丫的元宝你要整人拜托换个地方,脏死了!”又瞪战北野,“没出息,和耗子玩把戏。”

    “不关我的事,”战北野在她身边大马金刀的坐了,“别将本王和耗子相提并论。”

    他这才“看见”胡桑,突然沉下脸来,盯了她一眼。

    他这一沉脸一盯人,室内空气立即便似森冷下来,寒瑟瑟的冻人,本来在尖叫哭泣的胡桑不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往墙角里缩了缩。

    孟扶摇有点不认识的盯着战北野看,哎,看不出这家伙沉着脸的时候还挺威严的,可惜就是那个青眼圈有点影响形象。

    战北野不理她,只盯着胡桑,他不说话四周便生了杀气和压力,带冰的利齿一般对着目标大砍大杀,胡桑给盯得连驴粪都不敢抹了,一个劲的呜咽着往墙角里缩。

    孟扶摇沉默的看着,有点怀疑这样盯上半个时辰,这孩子是不是从此就疯了。

    大概就在胡桑将崩溃而未崩溃的临界点,把握时机十分精准的战王爷开口了,他声音很平静,说话却像拔刀。

    “害孟扶摇者,我必杀。”

    胡桑哭都不会哭了。

    “不要以为你是个没有武功的普通妇孺,我便会放过你,为她,我可以放弃我的原则。”

    他看着胡桑,沉默的,没有表情的,压力无声的。

    胡桑开始发抖,像要把自己挤进墙角里,拼命缩成一团,她只觉得窒息而惊怖,明明眼前这男子声音平静,她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像被他的目光之刀给割了一遍,连心都不会跳了。

    看她面色青白,牙齿打抖,三魂六魄已经给自己的杀气吓去一半,战北野满意了,突然露齿一笑,明朗而坦荡的道,“只是我知道,扶摇不会杀你,不是不忍,而是你的死活根本不配她费心,一味执着于私人情爱恩怨的,只会是你这个活在自己狭窄生活里的下贱女人。”

    “我尊重她的意见,虽然我有点不甘。”战北野目光灼灼,看着孟扶摇,“哎,遇见你我总是吃亏。”

    胡桑此时才觉得压力一松,无声舒出口气,泪眼盈盈的抬起头,看着孟扶摇身边的战北野,英风朗烈,气势凌人,又是一个风采不凡的奇男子,为什么这样的男子,都只会出现在她身侧?

    为什么她无论如何狼狈,都像站在了高处俯视众生的神,光彩难掩,众星捧月,而自己,注定了缩于她脚下,带着尘世里一身的污浊和泥泞,抬头仰望她?

    她不明白何谓人性的制高点,却知道自己这一生都输得一败涂地。

    慢慢用衣袖擦干脸上的污秽,有些东西,她知道,却已永远擦不干净了。

    战北野已经不愿意再看她,“滚吧。”

    胡桑咬着嘴唇,施礼退开,将到门边时,才听见战北野好像忽然想起般凉凉的道,“哦,忘记告诉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饶,那些账单不能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