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97 一夜“春光”(4)

2018-06-27 11:18:4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97  一夜“春光”(4)

    胡桑霍然转身,腿一软又要跌下去。

    “但是可以慢慢还,一年还不了十年,十年还不了一辈子,”恶劣的战王爷慢吞吞道,“得给你找点事做,省得你太清闲再想什么坏点子来害人。”

    ……

    看着胡桑踉跄而去,孟扶摇摇头,“唉,狠,狠。”

    那账单数目……啧啧,胡桑不会去卖身吧?

    “你说谁狠?”战北野一把抓起元宝先赶出门去,随即很危险的靠过来,牙齿白得像某些猛兽,“你好像太不知好歹了吧?”

    孟扶摇手掌一劈,大喝,“游人止步!葵花点穴手伺候!”

    “我还龙虎风云爪呢!”战北野手一挥便打掉了孟扶摇虚弱无力的爪子,“做这个样儿干嘛,我的王妃?”

    “妃妃妃你个头啊!”孟扶摇愤怒,“你爱娶谁娶谁去,老娘不伺候!”

    “我不会让你伺候我的。”战北野微笑,自顾自道,“我会拨一百个婢女来伺候你,你可以每天换一个……”

    孟扶摇打了个寒战,喃喃道,“多么俗气的王府人生啊……”随即便见战北野开始脱靴。

    “你干嘛!”孟扶摇又是一声大吼惊天动地,“这是我的床!”

    “你的床迟早要分我一半,我先习惯一下。”战北野两脚一蹬把靴子蹬掉,舒舒服服的躺下来,“哎,就是比山洞舒服多了。”

    孟扶摇用被子三把两把裹住自己,捏住鼻子,嗡声嗡气道,“你想熏死我?香港脚!”

    “你是说我脚香吗?还好吧?”战北野拎起靴子,“你闻闻?”

    靴子被孟扶摇恶狠狠打出去,战北野无所谓的躺回去,双手枕头,道,“你迟早得适应我睡在你身边,你也该先习惯一下。”

    孟扶摇裹着被子,盯着他,道,“战王爷要强人所难?”

    “接受我是强你所难?”战北野皱眉,“扶摇,你不会真的看上长孙无极了吧?”

    “老娘谁都看不上!”孟扶摇咬牙切齿,“老娘很明确的告诉你们,俺的目标就是周游七国,做自己该做的事,你们这些莺莺燕燕花花草草,老娘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哎,我就喜欢你这点,”战北野不生气,很满意的笑看她,“看,堂堂天煞亲王和无极太子,到你嘴里就成了莺莺燕燕,多霸气啊,很配我。”

    孟扶摇盯着他,发觉战王爷和长孙太子其实是一样的人——你无论说什么,他都有办法解决掉你,和他们无论是斗嘴还是斗智还是斗武都是十分不智的,最应该做的事,就是当他们不存在。

    于是她就当他不存在了,孟扶摇睡下去,背对他,把所有被子全部裹在自己身上。

    战北野也没动她,四仰八叉的躺着,感叹道,“还是睡在你身边好啊……安心,这许多年,我几乎都没能好好睡个觉过。”

    孟扶摇扒着墙壁,坚决阻止自己因为好奇转身询问。

    “小时候在宫里,我天天睡在我娘的宫门口,她有时半夜会惊起来,赤脚就奔出去,那时候不能惊醒她,会要了她的命,我便自己守着睡在门槛上,她梦里走路抬脚抬得低,每次都会踩到我,然后绊倒下来正好跌在我身上,那样我就可以醒过来把她抱回去,她也不会受伤。”

    孟扶摇瞪着油灯照过来的战北野的身影,那个坚实高大的影子不知何时化为小小的孩童身影,睡在冰冷而空旷的宫殿内,门槛咯着他的腰,他不敢睡沉,等着母亲每晚梦游的踩踏。

    这是怎样的一种无言的凄凉?

    孟扶摇鼻子有点发酸,她想起姚迅说过,战北野身世特殊,母亲是前朝皇后,当朝疯妃,战北野多年被兄长排挤,一点一点才挣扎出今日,他的黑风骑名动天下,却始终只能有三千人,那是王爷护卫的标准,是他的大哥所允许的最大限度,孟扶摇相信,只要条件允许,战北野那位皇帝大哥,更希望的是宰了自己这个极具威胁力的弟弟。

    经历了那样黑暗的皇族生活,在那样的排挤的夹缝里生存至今,战北野居然还能拥有这般明朗豪烈的性子,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后来我有了封地……居然是见鬼的葛雅沙漠,那地方当时不仅穷,还一分三块,沙漠风盗一块,摩罗一块,然后最小的一块是我的,我大哥可真大方……受封那天我问他,葛雅沙漠是不是都是我的?他说是,哈哈,说是就好办了,我狠狠的揍那群盗贼,宰掉摩罗的游骑兵,统统脱光了埋在沙堆里,制成人干后放风筝……后来他们就乖了,葛雅全部是我的了……可是那些年,我也没有好好睡过。”

    孟扶摇鼻子又酸了……我靠,今晚这家伙在干嘛?诉苦大会吗?

    他想要让那个用酷厉手段扩充自己的力量却夜夜不能好睡的青年的凄凉,来软化她孟城主邦邦硬的心吗?

    她孟城主决不动容……孟扶摇竖着耳朵,戒备森严的等待战北野下一波“苦情攻击”,身后却没了声音,只有低而均匀的呼吸声传来。

    孟扶摇忍不住好奇的转头,一点淡淡的月光从半掩的窗缝透进来,洒在身后战北野脸上,俊朗刚硬男子的脸部轮廓因此被勾勒得宁谧柔和,肌肤微微的霜白,越发显得眉和睫毛黑得夺人眼目,有种对比鲜明的惊心的美,他微垂眼睫,呼吸平静,眉宇间有种深眠的放松和欣喜。

    战北野睡熟了。

    孟扶摇半侧着身看着他,看着他难得的孩童似的睡颜,月光同样照上她的脸,她病容未去的脸上,有温柔和怜惜的神情。

    算了……不踢他下床了。

    孟扶摇打了个呵欠,懒懒的翻个身,背对着战北野,眼皮沉重的耷下来。

    她也睡着了。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又高又脆的女子高音突兀的传入孟扶摇耳中,她咕哝着揉了揉眼睛,掀了掀身上特别重的被子,翻个身继续睡,嘟囔,“胡桑,你他妈的敢再说一句,老娘立刻宰了你……”

    “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隐约有人在尖叫,似乎还在又踢又打的挣扎,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清晨的凉风一阵阵扑进来,舒爽而催人清醒。

    孟扶摇打个呵欠,懒懒的伸了个世纪最长的懒腰,胡乱揉了揉睡糊的眼睛,正在考虑用哪种酷刑来整治这个扰人清梦的恶客,忽听得有人清清凉凉道,“孟姑娘既然能一夜大战,大抵这身子是好了,看来我来是多余了。”

    听见这声音,孟扶摇僵住,小心翼翼睁开一只眼一看……果然,毒舌男回来了。

    白衣洁净的宗越立在窗前,深红九重葛的背景下像一抔晶莹的高山深雪,手里却拎着一团花花绿绿的……雅兰珠。

    孟扶摇张口结舌的看着那两人,心说这是咋回事,这两人怎么会凑一起去,又怎么这么凑巧一起出现?

    这一看她睡得迟钝的脑袋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研究了半天发现雅兰珠和宗越的眼光不对劲,前者愤怒如一只野猫,后者冰凉,还带点讥诮。

    讥诮?

    孟扶摇后知后觉的顺着两人眼光看回来,看到自己床上,然后……

    “啊!”

    “辣块妈妈个战北野,你他妈的睡觉就睡觉,干嘛还脱衣服!”孟扶摇怒火蹭蹭上冒,抓起被子就对着战北野劈头盖脸的砸,“你个暴露狂!”

    软缎面被子闪着光,落在战北野身上——该王爷浑身上下只穿了件犊鼻裤,裸着肌肉分明肌肤润泽呈漂亮的倒三角状的上身,两条长腿毫不客气的架在孟扶摇身上——刚才孟扶摇觉得被子特别重,盖因那是某王爷的腿也。

    换句话说,就在刚才,一幕“春光”落入了战北野的女性追逐者和孟扶摇的男性朋友眼中——孟扶摇和战北野同卧一床,衣衫不整,大面积裸露。

    啊啊啊啊英名不保啊,啊啊啊啊做人就是不能心软啊,孟扶摇悲愤得催心肝,操起被褥在那两人异样的目光中大力的砸。

    孟扶摇的被子砸下来,酣然高卧的战北野才懒懒的睁开眼,他刚睡醒的眼眸晶亮如琉璃,漂亮得惊人,斜着眼睛对那两人瞟了瞟,一把抓住疯狂砸人的孟扶摇,战北野毫不意外的打招呼,“两位,来得真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