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05 三人之争(4)

2018-06-27 11:18:4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05  三人之争(4)

    她这里如丧考妣的心中哀嚎,那厢宗越一不做二不休,已经过来牵起了她的手,“今天的诊病时辰到了,我研制了新药,你试试。”

    只要还关心着孟扶摇,大夫的话没人敢不听,那两个也不例外,战北野瞪了长孙无极一眼,当先跟进门去,长孙无极扬扬眉,看着孟扶摇被宗越牵走,无声的笑了笑。

    孟扶摇甩不掉宗越的手——这家伙其实是第一次碰她呢,他的洁癖到哪去了?孟扶摇十分希望他此刻洁癖复发,把她嫌弃的扔出去,也好让她在背后两道意味难明的目光中解脱出来。

    哎,真是想不到,三王初斗,竟然是宗越胜出,孟扶摇咧咧嘴,觉得果然当医生就是好,占据了健康的制高点,没人敢得罪。

    内室里刚刚坐下,满心不豫的战王爷第二轮炮弹就砸了出来。

    他冷笑斜睨着长孙无极,问,“听说太子殿下是带着东线大军迎战杨密的,这就奇怪了,东线战事不是没结束吗?大军如何能开拔到内陆呢?还是所谓的高罗国作乱,根本就是殿下您的一个烟幕,只是为了假做离开,诈得德王作乱?”

    孟扶摇听得心跳一跳,这也正是她的疑惑,当初长孙无极因为东线高罗作乱匆匆离开,直到她城门自刎事件那里,都没听说高罗国已经平叛,但是德王一起事,明明应该在东线的大军就出现在内陆,实在让人不得不想到,这整件长孙无极“高罗作乱,两线作战,疲于奔命”,导致德王认为有机可乘乘虚而入的事件,是否都只是长孙无极为引蛇出洞的诈称?

    长孙无极端起侍女送上来的茶,慢条斯理的吹了吹,“烈王又是从哪里听得消息,说东线战事没有结束呢?”

    战北野怔了怔——他是没听说东线战事结束,但确实也没听说东线没有结束,长孙无极这样一问,他反倒不好回答,想了想,冷笑道,“那是,战事有或无,结束不结束,说到底都由太子一张嘴翻覆,只是可怜了一些被蒙在鼓里,险些丢命的可怜人儿罢了。”

    长孙无极放下茶盏,笑吟吟的看着他,道,“烈王殿下以急公好义,耿直勇锐著称,不想今日一见,真令在下惊讶。”

    “殿下是在说本王拐弯抹角吗?”战北野大马金刀的坐着,“本王却觉得殿下更擅此道——不过你既说我迂回,我便直接给你看——我说的是扶摇,长孙无极,你看看扶摇,你看看她!你看看她成了什么样子!”

    他突然暴怒起来,抬手啪的将手中杯子掷了出去,杯子在窗棂上撞碎,四面溅开碧绿的茶汁,再淋漓落了一地。

    “长孙无极,我懒得和你斗嘴皮子!我就问你,你既不肯对她放手,你便当担起男人的责任!你让她经历了什么?我来迟一步这世上就不存在孟扶摇你知不知?那时你在哪里?你借我的兵我认了,反正也不是借给你的,是借给扶摇的,但是你凭什么就认定这样就万事大吉,你就可以抛下她一跑千万里,丢她一人面对那生死之境?”

    孟扶摇目瞪口呆的坐在一边,怎么也想不到一场阴来阴去的嘴皮大战怎么突然就上升到责骂阶段,还直接扯到了她身上,她有点寒的看看自己,小声咕哝道,“看我什么?我觉得我挺好的嘛……”正给她把脉的宗越眉毛一轩,冷然道,“是很好,体虚气弱经脉混乱,好得不能再好,所以我们都在自寻烦恼。”

    孟扶摇立即闭嘴,不敢说话。

    室内的气氛沉默下来,隐约间空气一分冷似一分,长孙无极放下茶杯,默然不语,半晌缓缓道,“这确实是我需要向扶摇解释的事,但是,烈王,好像我没有必要向你交代。”

    “你是不用向我交代,我也没打算听你这种整天玩阴谋诡计,连喜欢的人都可以拿来借用的人交代。”战北野冷然站起,一指孟扶摇道,“这些日子,我看着她,我也算是多少明白她的心思,战北野不是死缠烂打的江湖无赖汉,战北野的自尊没有贱到一文不值的地步,我想过退出,只要孟扶摇自己开心就成,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他从腰上解下自己的玉佩,啪的一下搁在桌上,气势凛然的道,“孟扶摇,这是我的聘礼!”

    长孙无极眉毛跳了跳,宗越脸色白了白,孟扶摇直接就跳起来了。

    聘聘聘聘聘礼……这这这这这怎么越吵越升级了……

    “扶摇,我曾觉得,你若是喜欢他,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现在觉得,长孙无极不适合你!他会害了你!他长孙家,家国不分,做她的女人就是嫁给政治,一生里都难免和阴谋风雨相伴,他永远不会为你放弃他的国人和他的天下,而你,你这样的人,独立坚韧,你也不会愿意委曲求全,寄托于别人的庇护,跟着他你会活得很累,甚至会丢命,我不愿意看着我喜欢的女人走上那样的路,所以,今天我的聘礼,就撂在这里!你孟扶摇不要也没关系,你长孙无极拿出去扔了我就佩服你够小气,总之,我告诉你们,我永不放弃!”

    ……

    有这么气势汹汹的告白吗?有这么……字字皆情的告白吗……

    孟扶摇垂着眼睫,刚才那一霎,她真的为战北野感动,这个看似霸气坚刚的黑眸男子,内心里竟然有如此丰富细腻的情感,炽烈如火而又细致入微,他看得见她的心,看得见关乎于她的所有利弊,他是真的认认真真为她的未来思考谋算过,并因为那个他觉得不如意的结论才不肯放弃他的追逐。

    孟扶摇讨厌过他的霸道直接,然而今日方知,战北野的霸道,为的还是她,他的起点和出发点,竟然只是她的幸福。

    孟扶摇有点茫然,她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得战北野一心如此,更不明白战北野和她相处时日不多,何以就认定了自己,她却不知道,此时战北野盯着她,心底却一直盘桓着一句话。

    那是他的母妃,在很多年前还没疯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和他一遍遍说过的话。

    “皇儿,永远不要错过你第一眼就喜欢的人,那是上天给你的缘分,如果错过,便会痛悔终生。”

    母妃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淡淡笑意,眼底却浓浓忧伤,那一脸恍惚而凄凉的笑影,催落了玉彤宫满宫的紫薇花。

    而此刻,他看着孟扶摇,像看着母妃宫中那开得正好的花,那当是被人呵护珍爱的美丽,而不是在这政治博弈风烟血火中沾风染血,逐渐开败。

    气氛有些尴尬,空气中流荡着不安的因子,长孙无极一直不变的笑意已去,盯着那玉佩不语,战北野一脸愤怒立于当地,孟扶摇低着头像在受刑,随即便听见宗越一声叹息。

    孟扶摇受惊的抬起头来,张大嘴看着宗越——不会吧洁癖大哥,你对我还没至于到那个地步吧?求求你千万不要凑这个热闹——

    “我没兴趣凑这个热闹。”宗越好像也会读心术,平静温和的开口,孟扶摇刚松口气,便见他从怀里取出那条腰带,放在了玉佩的旁边。

    孟扶摇的脑袋轰的一下炸了——他什么时候拿到这腰带的?啊啊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啊啊悔不该当初贪财啊……

    “别担心,不是聘礼,我还没打算娶你,你这么丑。”宗越对黑着脸的孟扶摇一笑,指了指那腰带,“我只是告诉你,我赞同战王爷的一些话,所以,今天我把这腰带名正言顺的送你,将来你若遇上难处,有人欺负你了什么的,你拿着这腰带去任何一家名字叫广德的药堂,会有人帮你。”

    孟扶摇颓然往后一靠,欲哭无泪的道,“宗先生好意,我心领了……”

    “我送出的东西从不收回。”宗越站起身走了出去,临到门边,回眸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和窗外开得那支浅粉的早樱一般模样。

    “我想你终有一日会用得到。”

    孟扶摇看着他笔直的身影消失在一树浅樱中,不知道是叹息好还是蒙头跑路好,她咬着嘴唇看长孙无极,战北野和宗越因为她,用不同的方式同时对他责备发难,她不知道长孙无极此刻是什么心情。

    长孙无极依旧没有发作,只是脸色有点白,他神色复杂,眼眸里有些奇怪的情绪在翻动,却并不看战北野悍然挑衅的冷笑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