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15 欺男霸女(3)

2018-06-27 11:18:4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15  欺男霸女(3)

    孟扶摇默然,感动之余也觉得自己不知道到底运气是好还是不好,自己是会惹祸,但是招惹的祸事常常也和这几个人有关,保不准没有他们,她就是个最清净最与人无尤的乖宝宝,但是这个问题已经和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般,早已无解,也就只好捏着鼻子,继续被三大帅哥每日采取不同方式操练。

    那三人互相看不顺眼,明里暗里斗个不休,唯独对她的事一向有共识,逼迫她提升实力的同时,也不忘记摧残她的手下,宗越派出手下的一流探子,去教姚迅刺探、潜伏、信息通联之术,姚迅兴致勃勃给孟扶摇汇报自己的计划,打算将他的“神掌帮”汇合起来,利用三只手天生的灵活敏捷,训练成长孙太子“暗隐二卫”那样的组织,孟扶摇从鼻子里笑一声,挥挥手,由得他去折腾。

    战北野的黑风骑一直在姚城休整,首领却跟到了华州,在铁成被揍的间歇,负责教他战阵骑术兵法等等,孟扶摇现在的身份,已经可以开府,在节制姚城睢水原有的五千白亭军的同时并享有自己的护军,战北野就是把铁成作为将来孟扶摇的护军首领来培养,可以想见,将来孟扶摇麾下第一支护军,脱胎自百战强军黑风骑,又是何等的威风。

    孟扶摇并没有注意到那些靠着自己个人能力和性格魅力获得的零散势力,在几大强者颇有远见的培养下,已经初具雏形,她的心思并不在五洲大陆,一直以来的目标也只是为了离开而已,一个迟早要离开的人,搞那么大摊子做什么?挣点钱做路费比较要紧,于是鼠目寸光的孟姑娘,有一点空闲,心思都放在了挣钱上,她的俱乐部舞厅生意在战争结束后开始继续推广,现今她身份不同了,发展起来更是便利,下一步她的目标是将舞厅分出等级,推广到百姓中,只有百姓才是广大的受众群体,而因此带动的布业、制衣业、纺织、棉麻等,她都有所涉入,孟财迷闲着没事算账,一想着日后财源滚滚的未来,便笑得十分猥琐。

    这日是华州第一家俱乐部开业的日子,孟扶摇作为老板自然要出席,她一直被关在华州这座别业里摧残,几乎没出过门,也想好好玩玩,泡泡妞啊钓钓凯子换换胃口什么的,尤其听说华州有家盛名在外的“菊花道”象姑馆,里面的小倌儿个个绝色,这对于前世算个半个腐女,爱看bl小说的孟扶摇实在是个莫大吸引,所以,菊花是一定要去实地观摩的,但这个宏伟计划自然不能让太多人跟着,尤其那几只彪悍的——所以她打算一个都不邀请,他们有本事知道就自己去。

    一大早,孟扶摇起来穿衣服,最近跟她形影不离的元宝大人蹲在它自己衣箱前,寻思自己该穿哪件才配得上这个隆重的日子,元宝大人认为,作为永恒的主角,它不打扮得完美风骚,就实在对不起观众的膜拜。

    孟扶摇笑眯眯的看着它翻了半天没个决断,才从口袋里摸出一件……裙子。

    元宝大人愤怒,严重抗议孟扶摇对其性别的侮辱。

    孟扶摇微笑凑近它道,“知道不?你家主子唯一一次称赞我美,就是我穿这种裙子那次,我告诉你,他对那裙子最没抵抗力了,你要想抱得主子归,有些必要的牺牲是要有的,再说合格的小受,穿女装也是情调嘛,对不?”

    元宝大人目光闪烁意有所动,孟扶摇继续昧着良心道,“这种裙子最适合你的身材——细腰丰臀,水波一般的曲线,**,**……”

    于是元宝大人**的穿上舞裙,孟扶摇叹,“着实‘细腰’丰臀,水桶一般的曲线……”

    她把元宝大人揣袖囊里,鬼鬼祟祟的一路出门来,门外……没人,院子外……没人,花园里,宗越在观察自己培植的药草,白袍白便鞋,一身家常打扮,一团云似的飘在自己深紫淡绿的药圃里,看见她,很随意的打个招呼,“这么早?”

    孟扶摇心虚,还没想好出门的托词,宗越已经道,“清晨天地之间浊气上升清气下降,这个时辰出门散散挺好,吸吸天地灵气,也省得你越活越笨。”

    孟扶摇无语,对于宗医圣开头温暖后面毒舌的语言风格早已习惯,今天她不想和他斗嘴,只嘿嘿笑道,“是,是,难怪宗兄你越活越抽象,敢情天地灵气吸多了。”

    宗越瞟她一眼,不理她,孟扶摇快步蹿过花园,二进院子里遇见战北野,战王爷正抓着铁成操练,看见她目光一亮,招手道,“来,来,来挨揍。”

    孟扶摇心想这也是个不知情的,不由心情大好,脚一划在地上画个圈,道,“今天我们玩个新鲜的。”

    战北野偏头笑看她,道,“什么?”

    “咱们比挨打,”孟扶摇嘻嘻笑,“站在这个圈子里,躲避的范围不能超过这圈子,谁出圈谁就输。”

    “好。”

    “按照性别优势,你先挨打。”

    “好。”

    战王爷乖乖站到圈子里,孟扶摇微笑,“不许出圈哦,出圈就是输哦,输了三天之内不许说话哦。”

    战北野目光睥睨,“我会输吗?”

    孟扶摇挥拳,“接着!”

    一拳击出虎虎生风,战北野漫不经心斜睨,那拳击到一半突然拐了个弯,捂到了肚子上,孟扶摇挤眉弄眼,“哎哟,怎么突然肚子痛?俺要出恭……”一溜烟跑了,一边跑还一边挥手,“别出圈,等我回来……”

    战北野摇摇头,骂,“这粗俗的女人……”一边老老实实等在圈子里。

    孟扶摇奔到茅厕,腿一抬从茅厕后墙翻出去,一边哀悼战王爷实在太实心眼,尿遁这一招自己都用第二次了,怎么丫还上当呢?

    从围墙翻出来,第一进院子大门在望,孟扶摇欢欣鼓舞,照壁后忽然转出一个人来,该人露出闲淡从容的微笑,道,“扶摇,早。”

    孟扶摇满腔的兴奋立时被这一声和煦的道早灭了了干净,伸出爪子,怏怏挥了挥,道,“早——”

    “今天穿得漂亮。”长孙无极笑看她,“深紫的袍子大黄花,着实配得好。”

    孟扶摇讪笑,“是啊是啊……你穿得也漂亮……好漂亮的颜色哦……”

    长孙无极微笑,“这种颜色我穿了很久,难得你终于发现它漂亮。”他探头向里张了张,道,“宗先生起来没?我有点医术上的问题要请教他。”

    “啊?”孟扶摇目光一亮喜出望外,连声道,“在,在,在花园种草呢,”她殷勤的牵着长孙无极的衣袖指给他看,“喏,最后一进院子里,你知道的。”

    “好。”长孙无极二话不说抬步就走,孟扶摇呼一声便要蹿出去,腿刚抬起便见长孙无极突然回身,问,“还没问你呢,这一大早去哪?”

    “啊?”孟扶摇高抬着腿,小心翼翼的放下来,转了转眼珠答,“天天吃庄园里的早饭吃腻了,听说外面的冰糖豆腐脑做得又香又嫩,我买回来请你们吃。”

    “难得你愿意请客,我记得好像是认识你来的第一次。”长孙无极不动声色的讽刺了一下某人的小气,继续前行,道,“那快去快回。”

    孟扶摇心中一喜,也不计较他的讽刺了,脆脆的答应一声,得意洋洋的一溜烟跑了。

    终于顺利的跨过大门,孟扶摇舒坦的吐一口长气,奶奶的日日被苦大仇深的压迫,这下终于解放了,老娘今天要好好的玩!

    她看时辰还早,决定先到“菊花道”那里品菊花,得意洋洋跨上马,突然对袖子里道,“元宝啊,那边一棵串串红,花是甜的哦,要不要吃?”

    一听见有吃的,元宝大人立即探出头来,孟扶摇一指,元宝大人便扑了过去。

    “喵!”

    花丛下突然钻出一只猫来。

    元宝大人攀在串串红上的身子立即僵住,它扒着花,慢慢的向下看,那只猫满眼好奇和思索的打量它,严肃思考着这只打扮都奇形怪状的东西到底是死敌耗子还是亲戚兔子。

    孟扶摇坐在马上笑得开心。

    今天出门是要做坏事的,可不能给元宝这丫跟着,问题是这丫十分灵敏,和它主子之间又有心灵互通,自己带着它肯定不成,不带它万一它有什么办法招呼下它主子,它那只主子赶过来自己便什么都玩不成了,干脆找点事给它做,让它没空串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