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16 欺男霸女(4)

2018-06-27 11:18:4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16  欺男霸女(4)

    前几天看见这串串红下有个猫洞,里面有只幼猫,正好,可以实地论证下这世上有没有不怕猫的耗子。

    元宝大人终于确认了下面这团黄色的东西是那种叫做猫的动物,立即一声尖叫,啪的从花上跳下来就想跑,可惜它忘记了它穿的是孟扶摇坏心献上的舞裙,那东西拖拖拉拉,曳着长长的裙幅,元宝大人跑没几步,骨碌一滚,爬起来再跑,又是一滚。

    无奈之下,它抓起地上一根细细的断枝,后腿一撤,前爪一扬,摆出长孙无极第一次遇见孟扶摇,牛叉破阵的剑势。

    那只幼猫被“武林高手元宝大人”牛叉闪闪的起手式吓了一跳,有点畏缩的退后一步,元宝大人立即横枝一指,第二式平沙落雁,姿势着实潇傻。

    可惜它屁股后面,雪白的毛渐渐滴滴答答湿了一片。

    孟扶摇哈哈一笑,没良心的一扬鞭绝尘而去,丢下可怜的元宝大人拖着粉红的裙子继续和猫对峙。

    转过一个弯,再转过一个弯,意气风发的孟扶摇,渐渐看见了前方一个巷子里挑出的一幅绣帘。

    那帘子着实别致,绣一朵金黄的菊花,千丝万叶,风中摇曳。孟扶摇目光发亮的看着,高呼,“菊花,我来了!”一踢马肚,飞快的冲了进去。

    一分钟后。

    孟扶摇拼命打马,“掉头,给我掉头!”

    巷子窄,马转不过来,在原地团团乱转,孟扶摇没奈何,蹲在马上对堵在巷子里那俩帅哥打招呼,“幸会,幸会。”

    宗越平静的看着巷子里一朵形状少见的花,头也不抬,“这巷子里的天地灵气确实要多些,难怪你散步散过了大半个城,真不容易。”

    战北野抱着胸,斜着眼睛看她,他脚下居然画着一个圈,看孟扶摇一脸黑线的看过来,他指指脚下的圈,狡黠的道,“我没出圈。”

    又道,“过来,还没揍完呢,你方便的路途和时辰可真长。”

    孟扶摇崩溃,干脆丢掉缰绳,腾的向后便窜。

    “既然来了,何必走呢?”

    有人微笑着,将炮弹般弹出来的她接个正着,顺手捏了捏她的脸,道,“这豆腐脑确实又香又嫩。”

    孟扶摇讨好的笑,点头如捣蒜,“还行,还行。”

    有见过帅哥陪着逛男妓院的吗?

    有见过带着美人玩美人的吗?

    孟扶摇自认为自己是空前绝后创纪录的一个,而且相陪的帅哥不是一个,还是三个。

    这真是人生莫大的……悲惨。

    她本来都已打算打道回府,结果那三个混蛋居然说来了就来了,大家一起见识一下,看看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男人,能这么吸引孟姑娘,不惜撒谎骗人的也要赶来,如果实在值得学习,他们也不介意拜个师学个艺什么的。

    孟扶摇被挟持在正中,跑也跑不掉,骂也骂不成,干脆也死猪不怕开水烫,伸手左一捏长孙无极,右一捏宗越,色迷迷笑道,“两位小倌着实美貌,来给大爷我香一个。”

    她斜瞟着那尊贵又彪悍的两只,等着他们发作打道回府,结果长孙无极微微一笑,道,“大爷,一捏三千两,谢谢惠顾。”

    宗越则淡淡道,“大爷,我脸上有毒,你的手今天要痒一天。”

    ……

    一路挟持进了院子,男老鸨迎了出来,眼光一瞟便露出诧异和兴奋之色,就像老鸨看见美人便想骗入窑子赚钱一样,长孙无极三人的美色也顿时震住了老鸨,连同孟扶摇——她男装易容,轮廓也是清秀的,也是个好兔子料儿。

    孟扶摇剔着牙齿,看着老鸨的目光顿时大怒,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妈妈桑,要你院子里最美的清倌儿,要四个,哥们儿今儿个要开苞。”她又指战北野,“不用客气,用力宰,这位付账。”

    老鸨看着战北野,他阅人多矣,一看就知道这几个人根本不是来逛象姑馆的,战北野却哼了一声,摆摆手,“去,找最好的,本……我也想见识下她的眼光。”

    孟扶摇郁卒的望天……兄弟们,你们永远也不能理解腐女的澎湃而纯洁滴内心……

    “美人……哥哥见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呕……”孟扶摇深情的拉着小倌的手,念到一半台词没能念下去,奔一边吐去了,吐完了大骂,“丫的这是受么?这也配做受?那腰也就比大象细一点!”

    战北野挥挥手,道,“换!”

    那两位悠然在下棋,偶尔抬头看看,长孙无极道,“我看还行嘛,比刚才那个一脸白麻子的好,你就将就了吧。”

    宗越啪的放下一个棋子,淡淡道,“我倒觉得这个干净些,刚才那个耳后有一点泥垢。”

    孟扶摇奄奄一息的道,“我玩够了,可不可以回家?”

    “不成。”回答的是战北野,“我还没见着你喜欢的类型。”

    被解救的元宝大人从长孙无极袖子里爬出来,幸灾乐祸的看着主子替它报仇,孟扶摇恶狠狠的“喵!”,元宝大人立即缩回去。

    “美人……哥哥见到你真是……呕……”

    “美人……哥哥见到你……呕……”

    “美人……哥哥……呕……”

    “妈的!不玩了!”孟扶摇吐光胆汁后终于拍案而起,“要菊花没有,要命一条!要杀要剐,随便!反正老子死也不——”

    “风陌见过公子。”

    门口处传来的语声,清雅、宁静、微带点颤颤的尾音,使听的人想起星光自天际曳着一抹尾羽流过,或是一朵花怯怯开在风中。

    孟扶摇愕然转首,便见拉开的纸门前,立着风姿楚楚的绯衣男子,乌发如墨,肤光胜雪,一双细长而明媚的眼睛,闪亮如星。

    竟是个少见的美人!

    孟扶摇张大嘴,不明白这么个美人怎么突然出现的,走错路了么?

    身后宗越凉凉道,“小心口水。”

    孟扶摇如梦初醒,赶紧迎上去,“美人……哥哥……”

    这一句出口才发觉,美人已经不年轻,眼角有浅浅的细纹,却看不出实际年龄,反倒更添了几分岁月积淀的魅力,孟扶摇盯着美人红唇,目光发亮心里欢呼,哗!顶级女王受哇……

    战北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下颌一点胡桩,沉思,敢情这女人喜欢老的?

    长孙无极停了棋,看向那个自称风陌的小倌,眉头微微皱起。

    那男子姿态大方,不待孟扶摇邀请,已经走了进来,目光盈盈一转,笑问,“是哪位公子需要伺候呢?”

    孟扶摇赶紧奔过来,“我和你谈谈情,谈谈情……”

    那三人目光齐齐往她身上很有力度的一落,孟扶摇后背立即起了一身冷汗,她咬牙坚持着,拉着美人不肯放,不行,这个实地现场观摩女王受的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将来回到现代,保不准是个吹嘘的资本。

    孟扶摇拼命抵抗着背后的目光攻势,拉着美人风陌谈天说地,说着说着她发现自己开始跟不上风陌的谈锋,这个男子竟然博闻广见,学识非凡,但凡文史经书医药星象诸子百家琴棋书画,竟然无一不通,除了武功他自称不懂,其余无论谈什么,都信手拈来行云流水。

    孟扶摇倾倒得五体投地,绝品小受啊,这么好的气质,这么牛的学问,哎,沦落在这风尘可惜了的,她目光亮亮的看着风陌,心里思索着为他赎身的可能。

    长孙无极和宗越早已不下棋,各自倚在室内一角静静聆听,战北野慢慢的拭着自己的剑,默然不语,孟扶摇听到中途,目光在室内一转,看见或倚或坐的紫白黑绯四色的出众男子,或高贵或温雅或俊朗或秀逸,皆是人间难见的超拔风神,不由怔了怔,突然生出目眩神迷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她慢慢沉默了下去,想着自己异世走这一遭,遇见的这些绝品出众的男子,到底是缘是孽呢?

    那风陌是个知情识趣的人儿,见她突然沉静下来,立即住口,抬起衣袖,姿态优雅的举起案上酒壶,浅笑道,“今日相遇,便是缘分,风陌敬四位公子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