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17 此刻温馨(1)

2018-06-27 11:18:4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17  此刻温馨(1)

    孟扶摇立即很高兴的一干而尽,战北野哼了一声,也喝了,宗越淡淡一笑,道,“抱歉,在下不喝酒。”

    长孙无极举起酒杯,缓步踱到风陌身边,笑道,“风公子妙人,今日一见,在下折服,该当在下敬公子一杯才是。”

    “不敢。”风陌敛容垂眸,“在下微贱之人,不敢当公子抬爱。”他双手举起酒杯,和笑吟吟单手擎杯的长孙无极一碰杯,长孙无极的酒杯却突然一斜,透明的酒液倾泻出来,泼了他一身。

    “哎呀,实在失礼。”长孙无极赶紧取出汗巾替他去擦,风陌一让,笑道,“没事,不劳公子,在下得换件衣服,就此告退。”行礼如仪的退了出去。

    长孙无极将酒杯缓缓放下,目光中若有所思,宗越已经道,“没有武功?”

    长孙无极不答,半晌道,“嗯,许是我多虑了。只是华州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人物,有些奇怪。”

    孟扶摇哈哈一笑,道,“太子殿下,你是太子不是探子,你治下一个州的一个青楼多出一个美人你也要知道,那不是要累死。”

    “你就看得见美人。”长孙无极瞟她一眼,“你永远是当看见的看不见,不当看见的看得清楚。”

    宗越抬头看看天色,道,“午时了,我要回去坐息,这里我会派人注意着。”

    “哎呀午时了!见鬼!”孟扶摇突然蹦了起来,大步冲了出去,“我的开业剪彩!”

    华州“天上人间俱乐部”开在闹市中心,孟扶摇赶到的时候,百姓正围得人山人海的看热闹,孟扶摇早早命人在俱乐部前搭了看台,选了些姚城舞女表演她教的现代舞,并随机赠送蛋糕点心——孟扶摇因生活所迫,是个厨艺高手,大学时还特意学过西点制作,尤其擅长蛋挞,所做蛋挞,细腻软滑入口即化,这些技术,自然都拿来赚钱。

    眼见人气不错,孟扶摇笑得开心,姚迅从人群里满头大汗的挤出来,道,“您来了尽站着做什么,赶紧准备剪彩呢。”又问,“那几位呢?”

    孟扶摇哦了一声,道,“有点事要办,可能稍后便来。”随即跟着他上台,台上桌上放着两把金剪,孟扶摇伸手去取,忽然有一只手伸过来,将那把剪刀抢先夺了去。

    孟扶摇怔了怔,抬眼看那人,是个公子哥儿打扮,长得勉强能看,就是一双吊梢眼老像是在斜眼看人,她偏偏头,低声问姚迅,“这傻帽是谁啊?”

    姚迅道,“您不是允许有那什么……咕咚么?这是江北道总督的李公子,也入了份子的。”

    孟扶摇哈哈一声,道,“股东啊,成啊。”对那不客气盯着自己,莫名其妙满脸敌意的李公子笑了笑,伸手去拿另一把剪子。

    不想那李公子突然伸手,将那剪刀拂落在地。

    孟扶摇眼光落在险些扎上她靴子的剪刀,又慢慢的抬起眼,笑意不变,问,“李公子?”

    那李公子鼻孔朝天,“嗯”了一声。

    “你需要剪刀剪鼻毛吗?”孟扶摇微笑,“这个不好用,用那个。”她走到后堂,从武器架上拿来一把开山斧,在手中笑着一颠一颠的晃,“结实耐用,久剪不坏。”

    “放肆!”李公子勃然大怒,“你一介三品虚职武官,敢对本公子这般说话?”

    “哦?”孟扶摇彬彬有礼问他,“敢问阁下几品?请尽早告知,下官好行庭参礼。”

    “我爹是当朝从一品实职总督!封疆大吏!”李公子紫涨了脸皮,“本公子拔根毛都比你腰粗!”

    “是吗?”孟扶摇笑,突然伸手,闪电般揪下李公子一撮头发。

    李公子杀猪般的惨叫声里,她笑吟吟将那撮头发放到自己腰前比了比,摇头。

    “这一把百把根毛哪,怎么还是没我腰粗?李公子,做人要诚实。”她正色拍拍李公子的肩,“或者你身上还长着比我腰粗的毛?那就拔下来看看,别客气,我们要以客观科学的态度来对待现实。”

    “反了!反了!反了!”李公子捂着秃了一大片的头皮,暴跳如雷,“都说你在姚城作威作福独断专行仗势欺人欺凌弱女,如今看来果然不错!来人!”

    呼啦一下涌上一大批士兵,人人背着武器,连镣铐什么都是齐全的,竟像是一直等在那里。

    “把这个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当街伤人的无耻之尤,”李公子肺活量极好,指着孟扶摇,一连串不停顿的大喝:

    “给我拿下!”

    注:象姑馆:古代男妓馆,小倌:对男妓的称呼,清倌:还没卖身的男妓,bl:男男爱情,小受:男男爱情中充当女方的那一个,腐女:喜欢看男男爱情滴那一类女人。

    “铿啷啷”,锁链兜头一甩,熟练的套上孟扶摇的身。

    百姓哗然一声急忙四散,暗叹这家店主倒霉,开业的好日子遇上这等事,八成得罪总督公子了。

    孟扶摇用手掂掂那锁链,偏头看着李公子,好奇的道,“欺男霸女?我欺了哪个男?霸了哪个女?”

    “你在姚城欺凌弱小,本公子路见不平!”李公子阴笑着看她,“你逼迫得弱质女子无家可归,整日风吹日晒奔波劳苦,只为还你的巨额勒索!”

    胡桑?

    孟扶摇眉毛挑一挑,这回是真怒了,那死女人竟然这么不知进退,还想挑唆了人来对付她?这李公子八成是看上胡桑美貌,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为美人出头,真是吃饱了撑的!

    这小子也昏聩得不知道礼法制度了,他爹是总督,他也是总督了?当街锁拿自己这个三品爵的将军?胡桑啊胡桑,你眼光真差,找靠山也不选准点。

    她阴险的笑起来,正在思考该如何整治下这混账狗屁李公子,忽听他大声吩咐卫兵,“给我准备状纸,我要亲自代胡姑娘告倒这个家伙,先把他押到府衙大牢。”他突然放低声音,凑到班差头领耳边低低道,“和那个姓方的老家伙关在一起,那人不是谁近他谁死吗?也让这小子尝尝滋味……”

    他说得极低,孟扶摇却听了个清楚,刚要伸出揍人的手突然一收。

    姓方?老家伙?谁靠近谁死?

    听起来很像某个自己正在寻找的人啊……

    虽说出现的位置有点奇异,但这种人神出鬼没游戏人间,行事出格也是正常,说不准对牢狱突然产生了兴趣,进去玩几天也是有可能的啊。

    孟扶摇沉思,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去看看?反正方遗墨也不认识自己,不会有危险的,看一下就出来。

    疑问句立即变成了肯定句,孟扶摇对赶过来的姚迅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管,自己乖乖的跟着那班衙差走。

    李公子冷笑看着,觉得自己虎躯一震,王八之气迸发,那小子果然乖乖拜服,不由得意,顺手摸了摸自己秃了一块的头顶,顿时怒从心起,抬手就是一巴掌。“下贱小子,该本公子教训你了!”

    他那一巴掌挥出去虎虎生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不想挥到一半,手掌突然诡异的向后一折。

    咔嚓一声骨裂声响,李公子一跳八丈高,抱着手掌哀嚎,他的手刹那间翻出了一百八十度,生生和手腕折成平行。

    孟扶摇笑吟吟的看着,吐出嘴里的瓜子壳,道,“菊花道的瓜子就是好!香!脆!断起骨头来也劲道!”

    她凑近疼得脸都扭曲了的李公子面前,低低道,“本将军今日心情好,愿意给你个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乖乖赶紧把我收监,就按你们说的,和那姓方的老家伙一牢房——快点!听见没有?”

    李公子吓得一抖,又是惊恐又是疼痛的盯着孟扶摇,实在不理解世上还有这种怪胎人种,明明这里的人困不住她,偏偏要自找苦吃的进牢房?

    孟扶摇已经摇摇晃晃的直奔府衙大牢,欢欣的唱,“找呀找,找朋友,找你找到牢房里……”

    府衙的牢房和所有的牢房都差不多阴森黑暗,但是孟扶摇最血腥最恐怖的牢房都见识过,自然不在话下,她感兴趣的是那个“姓方的老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