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18 此刻温馨(2)

2018-06-27 11:18:4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18  此刻温馨(2)

    此人现在就坐在离她三尺远的地方,从头到脚都十分抽象和难以理解,孟扶摇观察了他一刻钟,觉得此人十分深邃犀利,介乎于乞丐和高人之间,其可能性各占百分之五十强。

    她转着眼珠,自对方的乱发中努力寻找“高人的眉目”,思考着开场白,“请问你是不是方遗墨?”这话实在有点傻。

    “请问你——”

    对方突然倒下来睡觉,将一双脏得看不清颜色的大脚板直伸到孟扶摇鼻子边。

    孟扶摇盯着那双黑铁颜色的脚板,觉得这造型实在和“星辉圣手”这样漂亮拉风的称号不搭界,不过那脚底居然还生出好大一颗痣,痣上生着飘逸的毛,是不是这就是“星辉”的由来?

    研究脚底板研究半天,孟扶摇突然发觉不对劲了。

    毛为什么在飘?

    风?

    四周怎么忽然起了风?

    这是密牢,连个窗户都没有,风从哪来?

    风从四面来。

    “唰!”

    一道风突然掠过她头顶,快而锋利。

    孟扶摇霍然弹起,一个团身大翻滚避过,落地时一缕乌发如黑云,悠悠飘落。

    她惊骇的看着那缕断发,背上惊出了一层冷汗,还没来得及思考,身后又是一缕利风!

    这回直向着她后心,迅猛的力道,绝对可以一“风”捅死她!

    来不及再避,孟扶摇“砰”一声倒地,风声从背上掠过,“哧!”一声,背后衣衫裂开一条大缝,冰凉。

    只差一毫,她就要被剖开背脊!

    风声快如雷电,化成一柄柄利刃,薄而透明而无声,在窄小空间里纵横飞舞,这小小的囚室里,大自然里平静和缓的风,突然成了杀人无形的利器,被神祗般的力量无声操纵着,刺砍戳劈,刀刀要置孟扶摇于死地。

    更糟糕的是,那些“风”,每一出现都诡异玄奇,角度刁钻,似无形的天神之手,召唤着这自然力量,化为一套神奇的刀法,纵横天下,无人能当。

    孟扶摇在这样神异诡奇的力量面前,被逼着使尽了自己全部的能力,她不住的翻滚躲避挪移跳跃,深紫身影在狭小空间里飞腾如电,那些动作太快太迅捷,到得最后已经超越了感知完全成了本能,就看见那道影子飞旋来去,化出淡淡叠影,再在人的视野里瞬间漂移。

    “哧!”

    又是一风掠来,这回正向着趴在地上的她的眉心!

    孟扶摇大骂,“靠!”二话不说伸手一拽那脏脚板,“你给挡着!”

    脚板一拉,那人一动不动的身子轻得超乎人想象,竟然一拉被完全拉起,竖在空中。

    风声顿止。

    满天风刀停息,四周突然立即又安静无声。

    孟扶摇呆呆的看着自己抓着的脚板,半晌骂一声,“靠!早知道早点抓你挡刀!”

    那只脚板突然一踢!

    “啪!”

    孟扶摇被狠狠踢了出去,重重撞在栅栏上,撞得四肢百骸都像散了般剧痛,孟扶摇挣扎着爬起来,怒气勃发,“妈的你敢踢我。”立刻恶狠狠的扑过去。

    那人在一脸乱发中睁开眼,目光像一柄巨锤般霍地砸过来,这目光深邃宏大,宛如不断产生漩涡的无底黑洞,带着强悍玄奇的力量,砸得孟扶摇身子一顿。

    可惜孟扶摇这人一向凶悍,顿了一顿后继续扑,一拳狠狠揍向对方肚子,“叫你丫的暗害我!叫你丫的教出狗屁徒弟!”

    她认定了这人果然是方遗墨,除了他谁还能这么牛叉闪闪,天地自然之力也可以拿来做武器,既然当真在这里狭路相逢,这人一开始就下了死手,那说明他已经认出了自己,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过是个你死我活而已。

    她扑上去,不给他任何机会再使那该死的风刀,“泼妇十八式”,头撞手抓腿踢口咬,同时还阴险的用上破九霄的功力和招法,那头撞出去是铁头,那手抓出去就准备挖心,那腿踢必踢宝贝蛋儿,那口咬只咬咽喉。

    她扑打得杀气腾腾如猛虎出柙,那人就只闭上眼,吐了一口气。

    孟扶摇又觉得眼前一黑,好似被一榔头砸到心口,断线风筝般的飞出去,再次砰的撞到铁栅栏,还是原先一模一样的位置。

    妈的……差距这么大……老子不是已经是大陆一流高手了吗?怎么人家一口气就能吹死我?

    孟扶摇“呸”的吐一口血沫,恶狠狠将跌乱了的头发向后一撩,又爬了起来,再扑!

    “砰!”

    再次撞回一模一样的位置。

    再爬,再扑!

    “砰!”

    地面上积了一摊的血,孟扶摇爬得一次比一次慢,扑得一次比一次软,但她好像没感觉一般,继续摇摇晃晃站起。

    她搬着自己的腿,一步步挪过去。

    我选择战死,此生永不再自杀!

    再扑!

    “砰!”

    “砰!”

    ……

    第十次,孟扶摇抹一抹嘴边的血,一点点支起身子,摇摇晃晃喘了半晌,扶着墙一步一步的慢慢晃过去,她眼神有点散,腿和手都软得抬不起来,行走间嘴边的血慢慢滴落,她偏头,就着肩膀的衣服蹭去血迹,继续向着对方狞笑。

    那老者却突然叹了口气。

    孟扶摇眼前一黑,下意识的等着第一次被撞上铁栅栏的剧痛,但是却没有任何动静,那老者突然盘坐而起,他深深打量着孟扶摇,眼光奇异,半晌道,“你终于来了。”

    他看起来干瘦,声音却宏亮得惊人,几个字震得孟扶摇耳朵嗡嗡作响,她愕然睁大眼,吃吃道,“啊?你早知道我要来?”

    “我等了你十三年。”

    “啊?”孟扶摇惊讶得口水都飞了出来,不是吧,方遗墨在十三年前就预见了自己和他徒弟的过节,预见了自己要找他要锁情解药,预见了自己被投入大牢,和他在这里相遇?

    太他妈的神奇了吧?

    “十三年前,我问那老家伙,我的隔世弟子在哪,再不来我死了怎么办?老家伙给我指了这里,说只要在这里等,迟早可以遇见,我却没想到,这个迟早,居然迟了整整十三年。”

    ……这说的啥?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昨晚我想,你再不来,我就只好杀人了,”老人轻描淡写的道,“我只有一天时间了,你不来,我没了传人,我就杀了这个国家的皇帝。”

    “啊……为啥?”孟扶摇结结巴巴的问,我不来,你杀长孙无极他老爹做什么?

    “谁叫他的牢狱不抓该抓的人。”老者理所当然的答。

    孟扶摇黑线,半晌小心翼翼的问,“您……不是方遗墨?”

    “方遗墨?”老人语气里突然有了回忆,仿佛这是个沉在久远记忆里的名字,勾动了他往昔那些大风起兮四海啸傲的岁月,他淡淡道,“三十年前那一战,他还没死吗?”

    “没死,没死……”孟扶摇痛哭流涕,立刻扑上去狗腿的抱住老人的大脚板,“师傅……我是你等的弟子对不对?做师傅的要为弟子撑腰对不对,方遗墨唆使他弟子欺负我啊……”

    妈的,便宜师傅,不用白不用,不用过期作废,没听见说,保质期只剩一天了嘛。

    老人低下头,看着孟狗腿哭得眼泪飞花的脸,半晌露出了困惑之色,道,“这就是我十分刚勇,天下难得的铁骨弟子?”

    孟扶摇呃了一声,讪讪道,“您老千万得透过现象看本质……”

    “反正来不及了……”老人闭上眼,手指抚上孟扶摇头顶,“你骨骼是难得……大抵是没错的,如果错了,我再回来要你的命吧……”

    孟扶摇又呃了一声,觉得人生真他妈的处处充满戏剧性和危险性啊。

    头顶忽然一震,一股暖流灌顶而下,洋洋而入,如大风在体内鼓荡,跌宕游走,扫清体内积淤血沫余毒渣滓,再一点点垫实体内经脉,那些本有些浮躁的真气,被渐渐抹平,再如潮汐般,渐渐涌起。

    孟扶摇的眼睛亮了,靠,武侠小说中的狗血奇遇当真落在我身上了吗?某个在奇异地方等候我的高人,将毕生的功力传授于我,从此我武功大涨,独步天下,要杀谁杀谁,要砍谁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