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22 惊心邂逅(2)

2018-06-27 11:18:4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22  惊心邂逅(2)

    孟扶摇觉得,在这里她终于寻见过往十八年生命不曾有过的心灵平静,那些一直跟随和折磨着她的责任和磨难,被那双细长而明媚的眼睛里露出的通透笑意渐渐抚平,她迷恋这份难得的安宁,喜欢看见下棋时风陌对她的臭棋无奈而包容的神情,喜欢看见他抚过飘落的紫云英花瓣时的轻柔而温存的手势,像掬起一捧散在记忆中珍珠般的梦,还有他小心拈起花瓣时,那带着淡淡思念和浅浅回忆的眼神。

    过了一小段日子,是风陌的生日,风陌自然没有告诉孟扶摇,孟扶摇却记得他有次闲聊时提起他幼年时父母为他庆生的往事,那天下午两人继续喝菊花茶谈诗书,到了晚间,当风陌再次在桌前坐下的时候,捧上来的不是棋盘,而是一桌精致的菜色。

    雅室门口站着孟扶摇,抱胸挑眉看他,说,“生日快乐。”

    风陌默然看她,看到孟扶摇以为自己脸上沾了米饭或者身上洒了肉酱,仔细检查了一番后孟扶摇愕然看着风陌,笑道,“你是在感动吗?”

    风陌笑而不答,招手唤她过来,孟扶摇往他身边一坐,眨眨眼睛道,“哎,这样就感动了?那我还有件礼物呢,拿出来你会不会抱着我哭?”

    “你可以拿出来试试。”浅红风灯的光影下,风陌的眼神微微发亮,眸光流转,如水横波。

    孟扶摇神秘兮兮,掏出个盒子,风陌含笑接了,孟扶摇急不可耐的催他,“打开,打开。”

    黑檀木盒子沉香淡淡,盖子启开,光芒璀璨眩人眼目,风陌的眼神,渐渐变了。

    那是一座极其精巧的水晶房子,两进院落,矮矮花墙,天井里有口小井,正房门前三层台阶,廊檐下摆着指头大的纺车,后院里种满小小的紫云英。

    这不是象姑馆,这是很多年前她等待他的农家院落,是在他的故事里无心提起,再被孟扶摇有心记住,直到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将回忆的轮廓化为这座水晶院落。

    那些凝固在过往时光里的往事,日日在心间带血磨砺,却依然可以化为这般美丽的物像,璀璨光明,令人不忍触摸。

    风陌久久的凝视那房子,孟扶摇有点不安的等着,那段故事的结局,他从未说过,也许是个悲剧?她有点害怕自己精心送上的礼物,会最终触及别人的伤痛。

    风陌却浅浅的笑了,他笑起来,细长明媚的眼睛微微一眯,惊心的风情,他将那盒子小心的收起,道,“我真是有些舍不得了……”

    “舍不得什么?”孟扶摇懒懒趴在桌上问。

    “舍不得这般礼物。”风陌刚才语气里的淡淡遗憾已经散去,“很多年了,第一次有人这般接近我,第一次有人送这样的礼物。”

    “不值钱,别见笑。”孟扶摇挥挥手,给风陌斟酒,“来,好日子应该喝几杯。”

    酒杯在半空中一碰,细瓷相撞音色清脆玲珑,远处的夜鸟被惊醒,咕咕的轻啼。

    “每喝必醉”孟姑娘很快就醉了,大着舌头问风陌,“她还会回来不?”

    “我觉得,回不回来已经不重要了,”风陌坐在她对面,眼神奇异而温软,温软里又生出淡淡魅惑,他伸手抚了抚孟扶摇光可鉴人的长发,对着满园飘飞的紫云英出神。

    半晌他轻轻道,“孟姑娘。”

    “嗯?”孟扶摇抓着酒杯傻兮兮看过来。

    风陌薄薄唇角勾起,一抹柔雅而纯粹的笑意。

    “我想问你……你喜欢我吗?”

    “嗯?”孟扶摇醉眼迷离的抬头,眼前叠影微晃,绯衣摇曳,今天醉得好像特别快些,还有,对面的风陌好像特别的美丽,那眼神勾魂摄魄,比三个长孙无极加起来还摧心肝。

    她趴在桌上,流着口水,在眼皮闭起之前,呜呜噜噜的答,“喜欢……”

    风陌笑起来,浅绯衣袖在桌上缓缓拂过,像一瓣桃花落了枝头,载了五色迷离的春光之梦,他笑得身子微颤,乌发长长的泻下来,和孟扶摇的覆在一起,他伸手去拂开那发,抱起孟扶摇,低低道,“女人啊女人,都是这样……”

    他突然顿住。

    春夜寂静,夜鸟微啼,远处小溪潺潺流过。

    风陌放下孟扶摇,缓缓回身,一瞬间语气已经恢复了平静,冷冷道,“何方高人,出来一见。”

    这语声依旧,语气却已截然不同,如果说刚才还是象姑馆的风尘小倌所应该有的温柔谦恭,现在便已经是威凌天下俯视众生的冷漠与威严。

    黑暗中,缓缓浮现淡紫的身影。

    “果然是你。”风陌又恢复了笑意,指了指醉得人事不知的孟扶摇,“喂,你听见没有?你喜欢的女人,刚才说喜欢我。”

    “前辈,”长孙无极好像根本没听见他的挑衅,淡淡道,“您玩了这许多年的把戏,不腻么?”

    “腻什么?在没遇见可以抵抗我的女人之前,我永远都不会腻。”风陌冷笑,“看,女人都是这样,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男人一离开她们身边,她们就要出墙,没一个例外。”

    他风姿曼妙的托腮,看着孟扶摇,十分扼腕的叹息。“我以为她会是个例外……”

    “用上了您独步天下的摄魂术的勾引,您凭什么认为这些修为不如您的女子可以抵挡?”长孙无极一笑,“以您的身份,想杀人尽可以杀,何必要找这等借口,为难这天下无辜女子?”

    “这就是个被背叛以后心理变态拿天下女子玩弄出气的老花痴!”

    长廊外的树上,突然探下个花花绿绿的身影,操着一口从孟扶摇那里学来的怪话,拨浪鼓儿一般清脆快速的道,“喂,没良心的老花痴,要不要试试我扶风三大蛊术之一的‘鸟蛊’?”

    风陌斜瞟雅兰珠一眼,冷声一笑,“你父王亲自来,也许我还会正眼看一眼,你?”

    他不屑于说下去,抬手一指暗处,道,“还有两个,一起出来吧,省得老夫费事一一打发。”

    他看起来韶年玉貌,明珠美玉般的姿容,却自称“老夫”,听起来着实滑稽,可惜没有人笑,对着这样一个成名天下垂三十年的人物,连长孙无极都戒备的退后了一步。

    因为那是“星辉圣手”,方遗墨。

    院墙后跳下战北野,正门里走来宗越,前方树上,雅兰珠一声轻叱,“去!”

    扑啦啦漫天飞起各色飞鸟,所经之处暗雾升腾,它们飞扬的翅羽间发出鬼泣一般的怪声,听得人心神一乱怪像频生,当头一只五色彩羽,眼珠深红,一条彩线般曳过长空,直扑方遗墨。

    方遗墨一声长笑,衣袖一拂,长廊之上的花架轰然落下,那些藤萝如网一般坠下来,立时将大部分鸟都罩在其中,扑扇着翅膀拼命挣扎,只有那只领头的鸟,嘴缘如刀,头一甩便撕出一个大洞,鹰隼般俯冲而来。

    而长孙无极三人的出手,也在飞鸟扑进的刹那到了方遗墨面前。

    紫光如匹练,黑影似飚风,白色身影乍现又隐,如雾气飘散在天地间,窄窄的院落里飘一层紫黑白绯四色交织,飞旋闪烁,罡风起落,像一道腾腾翻滚千变万化的虹。

    方遗墨身姿轻逸,穿行在年青一代最有实力的高手之间,他动作看起来并不快,但每一出手都有着令人咋舌的精准和力道,每一出手都迸出银芒万千,在诸般复杂色彩中穿插往来,曳出凤凰一般的灿亮尾羽,黑暗的未点灯的院子里光彩万丈,宛如从天降落了耿耿银河。

    这才是真正的星辉。

    不是郭平戎,需要星辉的独门武器才能使出那般华丽而璀璨的星光,而是生于指掌之间,曳于起落之时,每一扬手抬足拂袖转身,都散出星芒万点,自遥远飞射而来直奔永恒,如自然之力不可抗拒般,他所拥有的星光,无限宽广而又无处不在,以只属于自己的步调,掌控牵引着全部的战局,在那样极致的精美和灵动的武学高度,方遗墨自己本身,就已经是永不陨落的星辉。

    星光如梦。

    一个沉醉华美不可惊破的梦。

    第四百招。

    最后仅剩的那只首领鸟蛊,呼啸若泣不死不休的奔向方遗墨面门,一路冲来一路五彩羽絮四处纷飞,落到哪里哪里就草枯花死,而那碎絮又无处不在,方遗墨不得不微微顾忌的,身子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