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24 谁的莲花(1)

2018-06-27 11:18:4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24  谁的莲花(1)

    喜欢宗越的那姑娘,再次来的时候没见着他,眼泪汪汪的托孟扶摇转交一个荷包,荷包里一个护身符,那女子说护身符是无极边境青州大德寺求来的平安符,主持禅师开光的,最是灵验不过,托孟扶摇转交宗越,孟扶摇有心拒绝,见她盈盈欲泪的小模样儿,只好收下。

    于是某个平常的吃晚饭的日子,孟扶摇和战北野约好第二天教他踢足球,和雅兰珠约好第二天去逛集市,然后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背了个小包袱,用果子塞了元宝的嘴(防止它给战北野通风报信),用障眼法迷了长孙无极的隐卫,跳窗而出,一路奔出了华州,路过姚城时,铁成带着一队卫士在等她,一群人汇合了,鬼鬼祟祟的直奔无极边境。

    快马疾行,一日夜便到了边境青州,从青州过时,路过叠翠山,孟扶摇想起宗越的追求者说的大德寺就在上面,一时好奇,便带了铁成去爬山。

    爬到一半,忽听得刀剑交击声传来,夹杂有女子的惊呼。

    孟扶摇皱皱眉,闲事?历来管闲事的都没好下场,她想了想,伸出两只手,喃喃道,“猜拳,猜赢了我就去管闲事……”

    还没来得及作弊,铁成已经冲了过去,一声大喝,那边已经乒乒乓乓交起了手。

    孟扶摇无奈的过去,便看见是一队车队被困在山腰树林一角,正中一辆马车的车身已经倾倒,几个护卫打扮的人正和一队衣着破烂的汉子交战,大部分已经受了伤,倾倒的马车前,还蜷缩着几个瑟瑟发抖的侍女。

    看样子是哪家上山进香的大户,遇见了剪径的强盗。

    孟扶摇的眼睛缓缓转过一圈,却落在了那辆翻倒的马车上。

    马车已经毁坏,半扇车门斜斜落下,隐约看见车里坐着一个女子,姿态端雅,垂眉不动,月白色裙裾垂落在地,曳出流水般的波纹,远远看过去,凝定得象座神像。

    在这流血厮杀之地,翻倒马车之中,面临杀身之险,依然不动如山神容宁定,这会是怎样的女子?

    孟扶摇这一刻终于起了好奇心,大步上前,大喝,“奶奶的给我住手!”

    自然没有人住手,没人理会这个清瘦的少年,铁成倒是傻兮兮的住手了,对方立即一刀砍下来,铁成赶紧去挡,孟扶摇已经大骂出声。

    “丫的我的人你也敢揍?”

    她长袍往腰上一束,蹬蹬蹬直冲过去,什么花招都没有,一伸手拔出铁成腰间另一把剑,唰的横剑一砍。

    三只臂膀溅着大蓬的血飞了出去,草地上顺便还被削掉了一层草皮。

    一只臂膀砸上了那座车身,骨碌碌滚在那打坐的女子面前,孟扶摇斜眼瞟过去,看见她终于抬起眼,拿起那只断手,端端正正放在自己前方草地上,然后闭目喃喃低语,看样子居然是在念咒。

    孟扶摇更加好奇了,这妞太有个性了,人家要抢她她还要为人家的胳臂念咒,是出家人吗?

    她一边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女子,一边顺手啪的砸昏了一个偷袭者,她向那女子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踢飞了七八个。

    满地里滚着受伤呼叫的强盗,这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强盗们发一声喊,终于作鸟兽散,孟扶摇看也不看一眼,蹲下来,装模作样的敲敲那歪倒的车门,笑道,“这位姑娘,打扰了。”

    车里的女子,抬起了眼眸。

    孟扶摇怔住。

    她看进了一泊沉静而深邃的秋水明眸,不是纯黑,带点微微的褐色,眸色深而远,像是在遥远岸上看见一道深沉的海岸线,又或是重山万里之外升起一抹星光,似是沉凝的静,奔向它时却发现飘摇翻覆的动。

    这是双极其特别的眼眸,特别到孟扶摇竟然觉得隐隐有几分熟悉,像是某些影像刹那奔来,砰的一下贴在了记忆的窠臼里,严丝合缝,分毫不差。

    就是那双眼睛……但是,是谁的眼睛?

    孟扶摇突然开始头痛,像是被谁劈了一斧,裂出些被剥离的血肉,她有点茫然的注视着那女子,伸手扶住了车门。

    那女子却对她微微躬身。

    “谢过公子救命之恩。”

    她眉弯如月,娴雅文秀,月白的裙裾亭亭泻于地面,裙上暗纹隐绣佛莲,微风拂动间气质出尘,而眼色祥和宁静,毫无红尘伧俗之气。

    她和宗越气质有点相似,一般的给人洁净的感受,但是那感受其实也有很大区别,宗越的洁净,带着遥远的冷和锋利,她的洁净,却是温和妥帖,朴实而令人亲近。

    孟扶摇看了看自己满身的血和灰,突然觉得在这样一个人面前自己有点污浊,她退后一步,努力将自己的笑容调整到文雅的角度,答,“客气客气,请便请便。”

    说完她抽身就走,不想再为自己找麻烦,反正这群人看来身份不低,完全可以赶到大德寺寻求帮助,不需要她来多事。

    身后却有人突然出声挽留,是个小姑娘的声气,“公子……你帮人不帮到底吗?”

    那女子立即低声阻止,“明若,别乱说话。”

    我帮人为什么要帮到底?我是你大姨妈啊?孟扶摇回转身来,笑容可掬的对那小侍女道,“姑娘,我妈喊我回家吃饭,失陪了。”

    “强盗还会来的!我们给你金银,求你保护我们!”那小侍女突然冲了上来,拉住孟扶摇衣袖,“你要多少,有多少!”

    真是一群依赖他人成了习惯,以为金钱可以买到忠诚的孩子,孟扶摇摇摇头,笑嘻嘻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塞到那侍女手里,“我也有金银,你要多少我有多少,求求你放开我的袖子。”

    “明若,退下。”那女子开了口,声音里毫无烟火气。

    孟扶摇一笑,大步走开,身后,那不甘心的小侍女却红了眼眶,跺跺脚,再次冲了上来。

    “你是无极国人,你必须送我们去中州,这是璇玑国佛莲公主,是你们太子的未婚妻!”

    太子的……未婚妻?

    孟扶摇突然停下了脚步,有点困惑的眨了眨眼睛,那个……未婚妻?

    心里好像突然塞了一团乱糟糟的东西进去,烟熏火燎的戳在了五脏六腑,刺毛毛的不舒服,连咽喉里好似都被什么堵了一把,梗在那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孟扶摇拼命的清喉咙,吭吭吭的咳嗽。

    未婚妻……

    太子的……

    她有点茫然的抬头,这一刻眼神特别清醒,居然看见十丈外一棵树上最上端一枚叶子后面有一只毛虫,颜色特别难看,她怀疑自己心里那种刺着的感觉,八成就是这毛虫钻进去了。

    她站在那里,有点忘记如何动作,这一刻的手脚好像有点不是地方,又好像不是自己的,天空压得很低,铁锅似的倒扣下来。

    哐当一声,铁成的剑掉在地下,他张口结舌的看着孟扶摇,吃吃道,“她……你……”

    “她什么她我什么我?”铁成这一开口反倒成了救星,孟扶摇觉得那倒扣的铁锅突然被砸破,她自己也被从黑暗穹窿里救了出来,她立即恶人先告状的打断铁成,“好好说话!”

    铁成给她那样的眼光一望,反而说不出话,涨红了脸,翻翻白眼望天,狠狠的将剑往地上一插。

    袖子里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好像是元宝大人在奋力挣扎要爬出来,孟扶摇不喜欢把耗子放在胸口,怕人家看见了以为她多长了一个波,元宝大人每次要想出来,都要无处着力的挣扎一番,孟扶摇心中正在烦躁,干脆把袖囊的扣子狠狠扣上,免得耗子出来骂人,她还不会翻译。

    缓缓回身,她仔细看着和蔼微笑的佛莲公主,这是他的……未婚妻?气质真好,真……配他。

    “佛莲公主是吗?”看着那双眼睛,孟扶摇终于平静下来,欠欠身,“刚才失礼了。”

    小侍女得意的鼻子朝天,“哼”了一声,低声道,“我就说报上公主名号,一定乖乖听话。”佛莲公主轻叱道,“明若!”,转身微笑向孟扶摇回礼,“婢女无知,请勿介意。”

    她弯眉如月,笑意娴雅,天生佛子般的圣洁慈和里又有着少女般的柔雅气韵,孟扶摇怔怔的看着,想,这才叫女人,这才叫气质,公主,公主啊……

    她扯了扯嘴角,回礼,“既然婢女无知,我自然也就不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