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34 烈血牺牲(2)

2018-06-27 11:18:3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34  烈血牺牲(2)

    战北野却突然道,“扶摇。”

    孟扶摇沉默。

    “带他们走,纪羽知道路,出了山你就离开吧,不要去搅天煞的浑水。”

    孟扶摇不理他。

    战北野却突然慢慢拔出了他身侧的剑,这个动作使他又微微下沉了几分,鞭子上裂痕越发明显。

    孟扶摇发急,大叱,“战北野你干什么!”

    战北野只看着她,突然将手中剑轻轻放在了淤泥上。

    平放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沉落,那长剑在淤泥上光华依旧,青鲨皮黄金吞口,垂深红如火丝穗,剑刃明锐如一泓秋水,剑柄上雕刻着苍龙在野图腾,寥寥几笔便将飞龙在天的睥睨姿态尽显,苍龙的眼睛是一枚硕大的红宝石,红得纯粹热烈,像是心头血。

    “扶摇……”战北野声音压得很低,“看着我的剑,剑柄上雕着的是天煞皇族苍龙在野的图腾,那血晶石双眼,是无上尊贵的剑神之目,在我们天煞皇族的传说中,剑神化身为龙,降我战氏皇裔,每个天煞皇族子弟,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容任何人碰触的剑神之目,中指指腹按在那个位置,便永无人可以代替。”

    他中指按在红宝石,掉转剑柄,“扶摇,你的匕首太短不利安全,这剑交给你,从此后,全天下除了我自己,还有你可以碰触天煞皇族最为神圣的剑神之目,以及……我的一切。”

    孟扶摇突然甩过头去。

    她不要听。

    她不要接受。

    这些话是什么话?遗言?

    谁规定这个时辰她就必须要听临别遗言?不到最后她不听遗言!无论如何鞭子还没断,就算鞭子断了她也一定要想出办法!

    孟扶摇只思考了一秒钟。

    林子里的风寂寂的掠过来,掠起她黑发如缎,遮住这一刻决然的眼神。

    她突然深吸一口气,一偏头对纪羽道,“你们全给我背过身去,走开三丈远。”

    纪羽怔了怔,看了看战北野,孟扶摇断喝,“背过去!”

    纪羽咬了咬牙,道,“都背过去!”当先走开。

    士兵们默然跟过去,一个瘦小的士兵慢吞吞走在最后,不住回头,孟扶摇没空理会,她盯着那不断扩大的裂痕,鞭断只在须臾之间。

    她闭起眼,开始脱衣服。

    放下包袱,解下匕首,脱下有点厚的外袍,以及身上所有有份量的东西,连靴子都除了,赤足站在泥泞里,最后从包袱里掏出火折子,还有一瓶她贪图享受带着专门用来烘烤野物的油。

    战北野吹完一口蚂蚁,回头时便愕然发现孟扶摇在脱衣,她身上很快只剩下单衣,如雪肌肤和纤腰长颈一点点显露在淡白缭绕的晨雾里,短短的上衫遮不住雪锦般的腰线,那是一束恰到好处的收拢,风从林间穿过,将那薄薄的亵裤贴在纤长的腿上,勾勒出若隐若现的诱人轮廓,而因此引发的关于丰盈、关于弹性、关于肌肤的润泽和曲线的优美的想象,比完全显露更令人热血偾张。

    战北野的脸色,却立即变了。

    他自泥泞中挣扎转头,刹那间眼色赤红,连那蚂蚁逼近都未曾察觉,大喝,“别!”

    孟扶摇笑了笑,她这一刻心神激荡,难得还能维持着那鞭子不断,轻轻退后一步将鞭子拴在树桩上。

    几只蚂蚁爬上了战北野腰侧,他毫无所觉,只是死死盯着孟扶摇,不看雪肤玉肌,不看纤腰长腿,只看着她的眼睛,“求你,别!”

    他的声音里,竟然带了破音和哭腔,那变音的厉喝回荡在深寂的林中,满林子都是那声,“别!别别别别别别……”

    孟扶摇让开他几欲滴血的疯狂目光,只低低道,“为了我们的母亲……”

    她抓着火折子和油,决然站起。

    身子却突然一僵,随即一双手伸过来,轻轻接过了她掌中的东西。

    孟扶摇转动眼珠看过去,发现竟然是刚才那个瘦小的士兵,他此时竟也脱了衣服,只穿了一条犊鼻裤,露出来的上身和腿都精瘦,看起来比她还要轻几分。

    他闪着眼神不看孟扶摇,有点羞涩的笑了笑,道,“孟姑娘,这太危险,我来。”

    顿了顿他又道,“劳烦您照顾好王爷和其他兄弟。”

    孟扶摇看着他,眼圈渐渐红了。

    那士兵却已头也不回的走了过去,他精瘦的两片肩骨刀削似的,削痛了孟扶摇的眼睛。

    战北野盯着他,这一刻他的眼神比孟扶摇更疼痛,他道,“华子,你南方家中,还有老母亲。”

    那士兵依旧是那羞涩的笑容,答,“所以请王爷和兄弟们代为照顾了。”

    战北野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然而那少年已用一脸羞涩却决然的笑容阻止了他,他走到沼泽边,深吸一口气,突然躺倒滚了过去。

    当接触面积增大,体重又较轻的话,在沼泽上滚行一时不会陷下去——这是在南方丛林呆过的人都知道的道理。

    那脱去一切负重的少年滚了过去,滚向战北野身边,滚向那群张开铁螯欲待噬人血肉的食人蚁。

    蚂蚁们久攻战北野不下,早已急不可耐,看见鲜活的肉食自投罗网,立即一窝蜂涌了过去。

    那少年微笑着,飞快的将那瓶油涂在了自己上身,蚂蚁们不顾一切的爬上来,瞬间他的全身便被蚂蚁覆满,全身都是那半黑半红的巨蚁,如同穿了件黑色的蚁衣。

    那少年连五官都已被蚂蚁盖满,那些蚂蚁不住的从他七窍里钻进去,等待撕咬他的内脏,此时已经看不清他的五官,只能看见他脸部肌肉因那噬骨惨烈的疼痛而不住扭曲,连带着那黑红色的蚂蚁在蠕动,像是一道道狰狞的斑纹狂舞。

    他努力挣扎着,意图用手中的火折子点燃身体,然而他低估了这种蚂蚁的可怕,刹那间怒卷掉他全部意识的疼痛,令他失去了自燃的力气。

    他挣扎着,喘息着扭头看着岸上,那里,纪羽带着剩下的士兵跪在岸边。

    看到他的求助眼光,纪羽脸色白如死人,一行眼泪从这男子清俊的脸上静静流下,泪光里他却依旧冷声道,“放!”

    士兵们咬着牙,齐齐手一扬,点燃的火折子准确的投射到那士兵身上。

    艳红火花刹那在那黑红相间的身体上绽开,耀亮这一方阴暗的沼泽,那些无声无息燃烧起来的火,霎时令那少年便成了火人,起火处的蚂蚁瞬间被烧死,大部分赶紧爬落逃生,黑云般一批批的卷出去,那少年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声音嘶哑,声声带血,狼牙棒似的满是尖刺和杀气,那些惨烈的疼痛和决心,冲裂这晨间诡异的薄雾,冲裂这层层毒物窥伏的阴沉丛林。

    他燃烧着躺在沼泽中,突然用尽力气再次开始滚动,冲着那些四散逃开意图再次爬上战北野的身的蚂蚁,他用肌骨血肉燃起猛烈难熄的火焰,所经之处,巨蚁一片片的灭亡。

    他围着战北野一圈圈的滚,熊熊火焰在战北野身侧燎出一道火圈,有些火星落在战北野发上眉上,哧一声便燎掉头发或是燎出一圈火泡,他连眼都不眨。

    他和孟扶摇,一个在沼泽中动弹不得,一个在岸上被点了穴道,却都绝不转头的注视着这一幕,眼睁睁的、不允许自己逃避的、看着这少年滚入蚁群,用最惨烈的**方式,来保全他想保护的人。

    那是他们不能逃避的责任不能摆脱的负累,只有当某一日他们用仇人的血,偿还了这样的牺牲,才能真正放下一切的面对那些死去的人们。

    大片大片的蚁群被压死烧死,数量再多再凶悍的蚁群,也不能抵挡这般凶猛的攻击,它们终于开始后撤,那一道铺开的黑云,终于慢慢收束,汇聚,越来越细越来越远,直至逃回那断枯枝巢穴,如恶魔将瓶中泻出的毒沙再次收回。

    蚂蚁散尽,现出那少年的身躯——那已不是人类的身体,只剩了挂着零碎血肉的骨架,焦炭色的,碎成棉絮状的血肉,随着移动一点点掉下来。

    他却依旧活着,依旧在滚。

    众目睽睽下,这具非人的骨架滚到断了一半不能再用的鞭子旁,伸出只剩几个指节的手,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抓住鞭子,用力一扯。

    鞭子断开,那少年将断开的鞭子一收,拉在一起死死打了个结,又用力拽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