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35 烈血牺牲(3)

2018-06-27 11:18:3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35  烈血牺牲(3)

    他这几个动作,几乎和常人做的一样流畅,而他的伤重得令人无法想象,早就该死去。

    在蚂蚁袭身的那一刻,在火折子在他身上燃开的那一刻,在一团火球滚在战北野身侧为他驱赶蚁群的那一刻,他都可能死去。

    然而没有,这个还是少年的士兵,用一个近乎奇迹的举动,证明了关于忍耐,关于决心,关于忠诚的最高定义。

    没有人能明白,是什么样的坚持和信念使他支撑着,硬生生冲破人体所能承受的最大痛苦,冲破死亡定律,完成了这最后一件关键的事。

    完成了,也就放松了,那少年闭不上已经没有了眼睑的眼睛,他只是微微睁大眼,露出一点释然的神情,然后那神情慢慢淡去,如水波里的晕纹渐渐散开。

    他死在鞭子上。

    临死时他只剩一副骨架,零碎挂着焦炭般的血肉。

    鞭子上永远留下了他的手,保持着那个打成结的姿势,定格永恒。

    孟扶摇静静坐着,在山间的薄雾里泪流满面。

    战北野却突然低下了头,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嗥。

    “啊——”

    林间燃起一丛火焰,一些零落的血肉和肌骨被焚化成灰。

    战北野跪在火堆旁,亲手将那骨灰收殓,那少年的身体始终挂在鞭子上,没有人可以取下,也没有人忍心去取,孟扶摇的鞭子,作了他的陪葬。

    一将功成万骨枯,而在雄主崛起前的道路上,一样遍洒无名者的热血,以白骨凿穿前路的重重屏障。

    将那骨灰亲自背在背上,战北野暗哑的道,“走吧。”

    十一人已去其四,纪羽依旧率领着剩下的六人开路,战北野和孟扶摇沉默的跟着,却有意无意的拉开身形走出阵法,照拂着那前面七人。

    他们已经实在不愿意再看见那般惨烈的牺牲。

    孟扶摇的目光掠过战北野的手,他手上密密麻麻全是血点,很多地方都被咬破——在她准备赤身滚过沼泽,用命来救他的那刹,战北野忘记了对付蚂蚁。

    靠近他身侧,孟扶摇拉起他的手,从怀里取出金疮药给他敷上,战北野下意识的缩手,道,“宗越给的金疮药何等宝贵?留着有大用,不要浪费在这等小伤口上。”

    孟扶摇不理,仔细的涂好药才道,“你是我们这个队伍里武功最高的人,用在你身上不是浪费,而是给大家攒得更多生机。”

    “我倒觉得是我害了他们。”战北野苦笑,他的声音很低,“更糟的是,我居然还自私的在庆幸。”

    “嗯?”孟扶摇抬起密密长睫。

    “我庆幸华子在最后一刻替代了你。”战北野沉沉的看着她,眼神如月光下金色的稻田,动荡起伏,满是对孟扶摇仍然活着的庆幸和回想前景的余悸犹存,“否则那具死在鞭子上的尸体是你——如果那样我宁可自沉。”

    孟扶摇默然,半晌道,“你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你要去救你的母亲,战北野,如果你这一路,仅仅是为了和你大哥抢位置,我也许会犹豫,但是你为了你母亲甘冒奇险,我便一定要帮。”

    “帮也不能帮成这样。”战北野眼神疼痛,“答应我,无论如何先保护好自己。”

    “我会保护好自己。”孟扶摇注视着渐渐散去的雾霭,淡淡道,“在那座什么都未可知的大墓里,我还要保护好你们。”

    她眼神平静,语气淡而坚定,一边下意识的去摸胸前的包袱,这一摸目光便一直,随即发出了一声她原本绝不可能发出的尖叫。

    “耗子呢??”

    耗子挂在沼泽旁不远的藤蔓上。

    孟扶摇跌跌撞撞的奔回去,想起自己曾经在沼泽旁解下包袱,元宝大人很可能就在那时滚了出去——至于滚出去是什么后果,孟扶摇不敢想,她只是用最快速度奔回沼泽附近,趴在地上拼命搜索,既希望发现元宝大人,又害怕发现的是一具小骨架或小干尸。

    结果她在先前逼得他们退入沼泽的那丛垂落的藤蔓上,发现元宝大人挂在上面。

    孟扶摇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着死活不知的那只——很安静,眼睛闭着,毛色有点枯涩,身上有点脏……和先前没啥区别,看不出生命迹象或死亡迹象。

    孟扶摇把脑袋偏转一百八十度,趴在地下拼命观察元宝大人的粉红肚皮——在极其细微的,一起一伏波动。

    “呼——”孟扶摇一口气泄出来,险些瘫了。

    松完口气她开始大骂,“死耗子!要睡哪里不能睡?干嘛要睡在这见鬼地方,连个招呼都不打,吓死我了!”

    元宝大人被她骂声惊醒,懒洋洋撩起眼皮看她一眼,懒洋洋爬起身,懒洋洋掀掉当被子的藤蔓叶,懒洋洋一脚踢开绊脚的藤丝,迈出风情万种的猫步,向孟扶摇走来。

    孟扶摇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还是刚才张牙舞爪,闪着尖刺喷着灰绿色有毒的汁液,硬生生将他们逼入沼泽害死两条人命的毒藤么?

    这明明是元宝大人家里后院花架上的丝瓜藤!

    “丝瓜藤”乖乖垂伏在元宝大人脚下,那些红色的细密小刺仍然在,但是好像对元宝大人没有丝毫影响,孟扶摇看着元宝的眼神,几乎已经像是在看超人。

    她却不知道,元宝大人发出次声后虽然立即陷入虚弱期,但出于动物自我保护的本能,这时候的它自然散发出人类闻不见,却令其余危险动植物避开它的气味,只是这气味轻微,也只够保护它自己而已。

    而且元宝大人确实也是不怕一般毒物的。

    丫迈着猫步,尊贵的踏上孟扶摇的掌心,躺倒,继续睡觉。

    孟扶摇瞅着那家伙半晌,很有一口咬下去的冲动,最后却只得悻悻的再次把它塞怀里,正要起身,突然发觉藤蔓间有什么异常的颜色一晃。

    她站定,皱眉想了想,拔出匕首欲待上前,身侧战北野已经将长剑探了出去。

    他的长剑击在空处,收回时隐约听得撞上坚硬物体的清脆声响,战北野眉一轩,轻轻“咦”了一声,从地下拣起一块碎石,手指一弹石子飞射,却没有预想中的撞击声传来,孟扶摇已经道,“这后面是空的?”

    她退后一步,仰头看这藤蔓,这是先前走过的路,这些藤蔓原本是从一株参天古树上垂下,古树极其巨大,中间居然是空心的,掩着半片山崖,众人因为对双头崖蛇的忌讳,看见所有崖壁都下意识避开,才没有注意到后面另有玄机。

    战北野退后一步,和纪羽交换了一下眼光,都恍然道,“难道是这里?”

    纪羽道,“那书上记载,洞前有古树两株……这里是一株啊。”他仔细的看了看,“啊”了一声道,“原来两株古树年深月久,树根处长在了一起,看起来就像一株,可笑我还一直在找两株古树掩映的洞口。”

    孟扶摇拍一拍怀里的元宝大人,赞道,“我现在觉得,你丢的好,睡的地方也妙,若不是你丢了,我们就要走很多冤枉路,保不准又遇上什么麻烦。”

    元宝大人睡得浑浑噩噩,浑然不知睡觉也能睡出大功。

    站在洞口,远远的一阵寒气逼来,阴沉透体,这山间本就湿度高雾气重,但这洞中寒气尤其瘆人,只站了一会,众人身上的汗全都干了。

    溶洞的卡斯特地貌,向来光怪陆离千姿百态,那些历经亿年才能形成的石笋,和洞顶垂下的钟乳石、石幔、石花连接在一起,化为两头粗中间细的石柱,火折子的光芒照进去,闪耀着一片银白璀璨的莹光,如玉琢如冰雕,别有炫目之美。

    洞内宽窄不一,宽处像个小型操场,窄的地方也就容个两人并行,一行人排成长列,走得谨慎小心,孟扶摇始终记得自己先前在藤蔓后看见的一晃的影子……那是个什么东西?

    火折子的光影摇摇晃晃,将每个人的身影在地面上拉得纤长,和那些石柱的影子混在一起,孟扶摇听着那些空洞的脚步声,不知怎的只觉得有些紧张,手心里慢慢沁出了汗。

    突有温暖的手伸过来,轻轻握住了她,掌心干燥,手势坚定,孟扶摇侧头,在摇曳的火光里看见战北野俊朗英挺的侧面,轮廓刀削斧刻般深而立体,眼神却是晶亮柔软的,看着她像看见一洞光明,像正走向的不是遭受诅咒的大鲧族墓葬之地,而是前方风景无限,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