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36 烈血牺牲(4)

2018-06-27 11:18:3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36  烈血牺牲(4)

    孟扶摇笑了笑,慢慢将手抽出,用口型道,“我很好。”

    战北野收回目光,这一霎他眼神微黯,却依旧对她风骨畅朗的一笑。

    孟扶摇回报以笑意,笑容却突然凝住。

    前方,纪羽头顶,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黑色影子,无声无息的从洞顶倒挂而下,直直啄向纪羽头顶。

    孟扶摇抬腿就冲过去。

    纪羽却头也不回,突然拔剑。

    他拔剑速度快得像剑本来就在他手里,出剑的刹那长剑便如烟光暴烈刹那直窜而起,直直刺入头顶那团黑影。

    “哧!”

    一股鲜血标射,溅上洁白的钟乳石,那黑影一声尖叫,呼的一下从纪羽头顶掠过,扇起一股带着死气和血气的风。

    纪羽的剑光却已毫不罢休的追了过去,半空里横剑一劈,那东西顿时被劈成两半,犹自保持着高速飞行的姿势,直至撞上一处石笋,和石笋一起碎裂倒地。

    一地碎石里,露出黑色的翅膀,竟是个巨大的蝙蝠。

    孟扶摇瞪着那蝙蝠,喃喃道,“莫不是个蝙蝠祖宗,大得都成精了……”突然觉得前方黑了一黑,起了一阵带腥气的风,她抬起眼来。

    然后她便咳嗽起来,一边咳一边道,“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这不是个蝙蝠祖宗,这是个蝙蝠孙子……”

    前方一个窄窄的洞口处,突然出现了大片黑色的云,呼啸着冲来,仔细看却是一大群的蝙蝠,大得超乎想象,最小的也有刚才那只大。

    战北野已经拔剑飞出,比纪羽更快,一边前行一边低喝,“结阵,七星!”

    训练有素的黑风骑士们立即各站了方位,武器齐齐一展,欲待再次将孟扶摇护在中心,孟扶摇却抢先占了天枢的位置,“弑天”黑光一闪,抢先一刀劈向当先的一只蝙蝠。

    那蝙蝠腹上毛色微金,眼珠碧绿,一张嘴利牙森森,见孟扶摇竟然敢主动挑衅,顿时大怒,翅膀一拍立时卷起一阵腥风,如钢板般拍过来。

    这畜生以为这一拍孟扶摇不挡也得让,不想孟扶摇一笑,身子一转她突然不见,蝙蝠的背后突然出现一个黑风士兵,一刀便砍下了它的翅膀,而孟扶摇的匕首,也瞬间换了方位捅进另一只巨型蝙蝠的肚腹。

    鲜血飞溅,兽尸横飞,百战精兵加上两大高手,和变换千端的七星阵,纵然这些蝙蝠狡猾巨大,也不过是一场一面倒的杀戮,尤其黑风骑兵们,将这一路来同伴惨死而又无能为力的郁结全数在这些蝙蝠身上发泄,杀得个毫不留情,地上很快积了一层黏黏的血,空气被那些腥臭阴冷的气味浸润,沉沉的坠在人的呼吸间。

    蝙蝠们见势不好,当先一头蝙蝠突然发出一声怪叫,余下蝙蝠齐齐飞起,向外冲去,几人都杀得腻了,一身脏血的停下来,还没松口气,忽见那蝙蝠群飞上半截,突然一个转折俯冲,冲到孟扶摇等人插着火折子的洞壁前,一伸爪抓了那几个火折子就跑。

    “妈的奸诈!”孟扶摇大骂,抬手一掷“弑天”化为黑光飞出,一刀穿死几只蝙蝠,除了战北野,其余几人武器纷纷出手,电射偷火折子的蝙蝠,火折子已经剩下不多,接下来的路没有火折子绝对不成,这些蝙蝠,竟然有着接近人类的智商,力攻不成,便想断了他们的后路。

    眼看那些中刀的蝙蝠坠落,火折子翻翻滚滚的落下来,然而黑光一闪,竟然立即有蝙蝠赶过来,齐齐翅膀一挡,将火折子生生挡住,叼了飞走。

    孟扶摇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高智商”的蝙蝠,喃喃道,“这是蝙蝠还是刺客?一击不中返身便走,攻敌必救声东击西,这见鬼的长瀚山,生出来的东西怎么都这么牛逼?”

    “大鲧族本就是传说中的异术之族,不然也不会在百年前就被朝廷派兵灭绝。”战北野握紧手中的剑,道,“清点一下,火折子还剩几个?”

    清点的结果很让人沮丧,火折子只剩下两个,先前在沼泽中,为助那士兵**惊蚁,已经用去了太多这东西,剩下的还够不够支撑,实在很难说。

    “省着点用吧,”战北野吹熄火折子,“大家都不是弱手,用你们的耳朵代替眼睛。”

    他拉过孟扶摇的手,道,“别拒绝,现在我们只有走在一起,才最安全。”

    孟扶摇笑了笑,没有再抽出手,手指细细的在他掌心抚过,半晌笑道,“嗯……你的手居然不大……啊,你竟然是个断掌,‘左断掌主兵符,男人断掌掌朝纲’,恭喜恭喜,可惜这种掌相,脾气大,性子拗,重情重义,个性坚执绝不半途而废,哎,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你嘀嘀咕咕什么,”战北野笑,“神棍似的。”

    孟扶摇正要回答,突觉脚下一滑,有什么东西滑了过去,那东西滑得极其轻微,甚至不像实体,就像一道风浅浅掠过,孟扶摇甚至感觉得到那“风”掠起裤脚,有微凉的冷气透进来。

    她二话不说,抬手就对地面一砍,感觉匕首触及那东西险些一滑,哧的一下从那东西背脊上过去,微凉的血液喷上手背,孟扶摇突然想起了一件东西,脸色白了白。

    双头崖蛇。

    火光一亮,是战北野赶紧亮起了火折子,他看见地上果然是双头崖蛇,脸色立即变了,赶紧蹲下身,仔细检查孟扶摇脚踝,“被咬没?伤口,伤口呢?”

    “没。”孟扶摇缩脚,“没咬我。”

    话虽如此,众人都禁不住面面相觑,在这里发现双头崖蛇实在是件糟糕的事,这种蛇凝烟化雾毫无声息,根本无法凭听力辨明,偏偏火折子又不够了,现在用了等下进墓是死,现在不用被蛇咬死还是死。

    战北野却道,“为什么没咬你?”他的眼光抬起,看向前方,前方是一方嶙峋石壁——已经到了尽头,没有路了。

    “墓就在这附近。”战北野望了望四周,“没那么糟糕,那蛇不咬人一定有原因,这附近应该就是大鲧墓葬,都小心些,给我活着出去。”

    众人慢慢散开,就着那点微光搜寻墓葬入口,孟扶摇喃喃道,“蜡烛、手电、尺、表、刷子、指北针、镁条、火柴、铲子、笔……唉。”

    “这都是什么?”有人在她耳边问。

    “盗墓……哦不考古……”孟扶摇眨眨眼,看战北野,“奸诈。”

    “扶摇,你到底来自哪里?”战北野深深看她,“你从来都不像这五洲大陆中人。”

    “我来自这墓葬之中。”扶摇开玩笑,心底却生起淡淡惆怅,假如有一日,自己回到五洲大陆,会不会在某次考古中,走进属于这一世人们的陵墓,在那些宝顶耳室壁画棺椁之中,重遇故人?

    会不会掀开重重内棺丝绸金丝玉甲包裹的古代湿尸的黄金面具,看见自己永生难忘的面容?

    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穿越时空前世今生恍然如梦的感受?

    摇摇头,将心中这一霎奇异而堵心的感受抛到一边,孟扶摇伸手拔出一个黑风骑士的铁锥,选准一块地面,斜斜向下一插,拔出一点土,看看,放在一旁,再插,再拔,五次三番。

    战北野默然立在一旁,看她的奇异举动,眼底有深思的神情。

    仔细看了拔出来的土和上面的铜铁陶木等附着物,又嗅了嗅土块和铁锥上的味道,孟扶摇叹了口气,“五花土……可惜不是洛阳铲……不过也能看出个大概了。”

    她站起身,道,“就在这溶洞下,不知道大鲧族的人是怎么把墓室造到洞下面去的,不过下面应该有下行洞。”

    她在地面大概画了个位置,道,“很大的墓,看样子还是七辐七券的拱顶,里面葬的可不会是一般人物……从这里试试。”

    她所指的这一小块地方,在洞中微偏向下的地方,有些阴暗,也生着石柱,看起来毫无异常。

    有黑风骑兵走过去,在地面上一番搜索,摇了摇头。

    他站起的时候,碰着了身后一个石笋,那石笋突然裂开,士兵无意中望了一眼,突然变了脸色。

    他“啊”的一声惊叫冲喉而出,刚叫出半句声音便凝在了咽喉中。

    孟扶摇和战北野刹那间一左一右闪电般掠过去,战北野抢在孟扶摇之前冲到,人在半空,剑芒红光一闪,护住孟扶摇的同时已经劈向那石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