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37 步步危机(1)

2018-06-27 11:18:3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37   步步危机(1)

    那石笋却突然骨碌碌滚倒,彷如有生命一般让过战北野,直向孟扶摇脚下滚来!

    石笋冲来,快得像底下长了轮子,孟扶摇翻身跃起,匕首一闪便要劈裂石笋。

    电光火石间突然看见那石笋内竟然隐约有个人形的东西,苍白无色,孟扶摇心中一惊,赶紧收刀,刀尖在石笋上擦过,石笋不能抵挡那般锋刃,“嚓”的裂开,滚出一个白生生的物体。

    纪羽一声唿哨,所有人立即散开,刀剑在手,戒备的注视着那东西,那东西却彷如自己有生命般,始终向着孟扶摇身前滚,孟扶摇刀尖点地森然一指,雪亮的刀光在黑暗的洞窟内光芒闪耀如银河倒挂,那东西似乎畏惧这般神兵,滚到她三尺远处停下。

    这一停下,众人立即看清了那东西,竟然是个裸身的童女尸体,头微向侧偏,俯身双手抱腿,浑身毛发全无,皮肉白得异常,和石笋几近同色,是以埋在石笋根部一时竟没人发觉。

    “曲肢葬人牲?”孟扶摇喃喃低语,前世她参与过广富林文化墓葬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曾经发现过曲肢葬,然而这具童尸的形状又有异常,既不属于仰身曲肢也不属于侧身曲肢,这一霎她才想起,现在是在异世大陆,朝代更替和人文文化和前世存在区别,前世考古学的年代测定、金石学、文化层器物层分型,甚至各朝墓葬规制禁忌风俗如今都已不适用,她能用上的,只是一些在考古过程中形成的直觉和基本推断。

    比如这个人牲,孤零零一个化在这石笋里,就不合常规,而这石笋应该也不是石笋,孟扶摇仔细查看了一下,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一层薄薄的玉,大概原先是一块巨大的玉石,中间挖空,放进了这具童尸。

    这一看,竟然看见童尸的手指微微翘起,指向一个方向,孟扶摇用刀将她扶正,果然指的是石笋向下的地方,那里因为石笋的断裂,已经出现了一个空洞。

    有风从洞底穿出,回旋呼啸在空旷的溶洞中,众人注视着那白如玉石静静依在孟扶摇脚下的女童尸体,看着她皮肉在钟乳石映照下闪耀着惨青的光,心底都有些发瘆。

    纪羽扶起那刚才推倒石笋的士兵,他刚才只是瞬间惊吓定住了,此时一脸羞赧的低着头,众人却都宽容的朝他笑笑——就算身经百战,在这步步危机的溶洞里,脚下就是史称最为诡异的大鲧族的千年墓葬,突然看见这东西,惊住是正常的。

    然而那士兵抬眼看了那童尸一眼,突然再次惶然大叫。

    “她刚才是仰着头的!不是这样!”

    这一声惊得孟扶摇浑身一炸,纪羽已经皱起眉,“你是不是惊吓过度看错了?”

    “不!”那士兵疾声道,“我刚才看得真切,她抬着头,还对我看了一眼,她的眼白是青色的,所以我才、我才……”

    “烧了她。”突然说话的是战北野,他大步过来,手中长剑对那童尸一指,剑锋红芒闪烁,那童尸竟然若有感应般又试图滚开,却被孟扶摇刀锋挡住。

    “这应该就是大鲧族的‘镇门贞女’,选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女童,从生下开始就不见父母生人,日日只喂掺杂了秘方的羊乳酥酪,养得肤质晶莹,再在五岁时以极残忍的方法放血杀死,用来永镇墓穴入口,这东西怨气极重,不能留。”

    “不,”孟扶摇想了想,摇头,“这东西如果烧就能解决,大鲧族也不会用她来镇墓了。放在这里,肯定还有别的打算。”

    她四面看了看,目光落到纪羽腰间荷包上镶着的一颗玳瑁上,不由一喜,道,“这个好,来来,奉献出来先。”

    纪羽面有难色,犹疑了一下才取下来,孟扶摇哈哈一笑,道,“小情人送的?没事,下次我帮你解释。”

    纪羽脸色微红,别过头去,孟扶摇见这个性坚毅的青年也有这般神态,不由笑得更加挤眉弄眼,众人皆会心一笑,阴森森溶洞里气氛顿时略略舒缓些。

    孟扶摇将那玳瑁一劈两半,一般捏成粉末洒在那童尸身上,玳瑁粉洒下,童尸突然一缩,霍然抬头!

    她青色眸瞳在黑暗中闪着妖异的光,目光毫无焦距,却又似看着所有人,所有人接触到这样充满死气的目光,都不禁从小腹升起一股凉意,她的腹部,一块透明的肚皮上隐约透出土黄色的光,光芒越来越盛,像是一簇色泽妖异的火。

    四周温度突然灼热起来,像是有人在四周用大鼎煮起了热汤,没有蒸汽,却令人感觉到那般噬骨的温度。

    众人齐齐后退一步,孟扶摇站立不动,战北野立在她身边,挡在她身前,孟扶摇却将他一推,道,“你阳气太重,这东西怕你,反而会生出事端,放心,没事。”

    她上前一步,注视着那双青色的瞳孔,低低道,“去吧。”

    玳瑁粉落下,那双青色的瞳孔渐渐转白,肚子也一鼓一鼓,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体内冲撞而不得出,震得那尸体不断砰砰作响,土黄色的光不断闪烁,良久渐渐消逝。

    孟扶摇一直紧张的盯着,见光芒消去才吁出一口长气,将半边玳瑁还给纪羽,道,“玳瑁是辟邪圣物,盗墓贼最喜欢用的东西之一,好生收着。”

    走到洞口边,孟扶摇道,“可以下去了。”

    纪羽抢过来,将玳瑁攥在掌心,当先要滑下,孟扶摇抢过来,探头进去仔细看了看,道,“别滑!双手双脚撑着洞壁慢慢下去,千万不要图省事滑下去!”

    纪羽二话不说,按孟扶摇的要求慢慢爬下去,其余人跟着,战北野这回拒绝任何人在他后面,坚持殿后。

    孟扶摇走在中间,一边走一边侧头摸洞周的土,突然沉声道,“快!熄灭火折子!”

    她语气紧张,听得众人都是一颤,手拿着火折子的一个士兵立即一口吹熄火苗,熄灭才问孟扶摇,“为什么?”

    孟扶摇的眼睛在黑暗中亮如星辰,却没有回答,只道,“先下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下面应该有某样东西。”

    这个下行洞不算很长,爬不了一会下方出现光亮,洞口渐渐左移,越发开阔,已经不能双手双脚撑起,众人攀着洞壁,踩着凸出的舌头一步步下移,又行了十几米左右,最下面的纪羽突然“啊”了一声。

    与此同时众人都闭上了眼睛。

    华光璀璨。

    深红碧蓝翠绿玉黄莹紫五色华光自洞的下方直冲而出,远看去像一片七彩云霞,自黑暗的地底深处冉冉升起,堂皇、富丽、通透、晶莹、璀璨迷离,炫目惊人。

    举世难逢的巨大水晶宝石矿脉,其价值几乎无法估量。

    然而众人震惊的并不仅仅是这个。

    这些水晶,全是庞大高耸的柱状水晶,顶端锋锐如剑,倾斜交错,纵横如林,姿态森然的矗立,可以想见,如果众人刚才按照下行洞的习惯一气滑下去,那最终的结果必然是直直落入水晶剑林,穿在这些美丽的巨大晶体上,成为大鲧族千年墓葬永恒的祭品。

    这一片水晶丛林,看似美丽万千,实则却是千年屹立在这里,等待攫杀生命的必死杀着。

    事实上,在水晶丛林的西北角,确实也有几具白骨,姿态挣扎痛苦的穿在水晶之尖,大概是很多年前的盗墓贼,打了盗洞下来,却倒霉的穿成了人干,众人看着那几具尸体,就像看见了自己,都激灵灵打个寒战。

    战北野在孟扶摇身后低声道,“你怎么知道下面有这个?”

    怎么知道?孟扶摇笑了笑,所有成规模的墓葬都有防盗措施,流沙积石、三合土、灌汞燃火、假棺疑葬,塞石顶门……而在以山为陵的墓中,却有利用自然条件来杀人防盗的,孟扶摇曾经在发掘一个山陵战国古墓时,看见过利用山石布阵的,一时想起,多了个心眼而已。

    这是她的职业直觉,无法解释,身后战北野也不再问,却突然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此时已经到了洞口,纪羽当下下去,洞中十分光明,洞壁上满是大片云母和玛瑙,与水晶交相辉映,在地面上拉开纵横的黑色投影,水晶丛林之前,则是一具巨大的怪鸟像。

    状如白鹤,羽毛却是赤红的,生着怪异的花纹,只有一只脚,白色长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