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44 双莲之会(1)

2018-06-27 11:18:3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44  双莲之会(1)

    直到他们撞上一处青石,然后发觉水势已缓,而斜上方,一道山崖缝隙隐约在望。

    孟扶摇挣脱出来,立刻伸手去拉战北野——他一身的伤痕累累,在撞上青石发现出路的那刻,一直绷紧的弦一松,他险些脱力晕去。

    摇摇晃晃在青石上站稳,眼见着其余人也依次被水冲了下来,战北野低低喘息着,眼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一个个将骑兵搀起,指着那道缝隙道,“我们走出来了。”

    众人趴在山石上喘气,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

    砰一声,最后一个骑兵随水流了下来,他是那个一直牵着阿海的骑兵,这么剧烈的翻滚中他也一直拽着那根腰带不放,扒着石头欣喜的道,“我把阿海给拽出来了。”一边回头笑看阿海,道,“你这小子看起来块头大,其实还挺轻的……”

    他的话突然死在了咽喉中。

    不仅他,所有刚刚露出放松笑意的人们,都突然冻结了笑容。

    腰带仍在,阿海仍在,却只剩下了半截。

    他的身子,早已齐腰断去,那露出的截面,被水冲的发白,皮肉发卷,看起来不像一个人的半截身体,倒像一个石膏像。

    孟扶摇闭上了眼睛。

    阿海……早已经死了吧?

    在他被水流吸进出水口的时候,他便被出水口处的某物咬断了下半身。

    饶是如此,他依旧掷出了纪羽,依旧神色不露,用自己的半截身体,死死堵在了出水口,为他们的求生抢得了时间。

    他浮在水下那个光影迷离的笑容,其实已经是一个死者的笑容。

    而他们,欣喜的攥着那截腰带,以为攥住了战友的生命,到得最后却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被放飞的魂灵。

    纪羽**的坐在岸边,痴痴的看着阿海的尸体,眼底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战北野的手指,深深勾入了青石中,青石上慢慢显出一个深切的抓痕,抓痕上有血。

    却又有人惊呼起来。

    “小罗呢?”

    战北野浑身一颤,抬头一望,才发觉人果然少了一个。

    一个脸色发黄的骑兵颤声道,“……他先是在我身边的,我和他都中了一箭,他说他水性好一直护着我,在后室洞口里我俩撞在一起被堵住,他让我先下去,后来我听见后室的门关上的声音……再后来我便不知道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再也无人可以知道。

    那出水口里咬掉阿海半截身体的未知物体,那后室里盘坐不腐衣袂飘然的墓室主人,都会成为可能未及逃出的小罗的最后的噬杀者。

    战北野沉默下来,坐在白骨历历的碎石地上,他依旧脊背挺直,湿透的眉宇黑如乌木,良久慢慢道,“等他半天。”

    昏黄的光影从崖缝里射进来,照亮这一片狭窄的深谷,照见那些零落的,或生或死的人们,照见沙砾里死白的人骨,幽幽的反着光,再慢慢淡去,换了月色和星光。

    新月如钩,悬在崖壁缝隙正中时,一片死寂沉默里战北野站起身,平静的道,“走吧。”

    所有人默默站起身,跟着他,踏着这凄冷的月色,一步步攀上了崖。

    崖上长草萋萋,连接着连绵的山脉,一条山路蜿蜒向下,山路尽头,更远的平原上,巍峨的城池在望。

    立于崖顶,战北野的黑袍在风中衣袂飞舞,他冷冷看着那座巍巍大城,看着飞鸟难越的高厚城墙,看着那城里平静闪烁的灯火如星光一闪一闪,看着某个灯火最聚集最辉煌的方向,眼底,缓缓掠过一道森然的神情。

    随即他转过身,看着阿海的新坟,看着阿海新坟旁,跪着的黑风骑十一人中的最后三人。

    最后三人,两人有伤,一人残废。

    风嘶吼着从崖上奔过,狠狠撞在山石上,似乎要让某些猛烈的力度,撞出带血的不甘的悲愤。

    新坟静默,坟上黄土平整,跪在最前面纪羽慢慢用手捡尽沙石,突然开口,低低的唱:

    “黑山莽莽,风雷泱泱,在彼归来,哀我儿郎……”

    “在彼归来,哀我儿郎……”剩下的骑兵都低低唱起,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在坟头上悠悠旋开,散在崖顶的晚风中。

    那些属于逝去的人们的挽歌,永久留在了长瀚山脉的西子崖端,日复一日的飘荡,呼应着这个时代最为隐秘最为悲壮的死境逃亡。

    战北野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遥遥相对的孟扶摇脸上。

    少女眼底的泪光比星光更亮,照见他心底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那火焰如此猛烈的舔噬着他的全部意志和灵魂,他听见自己的全身血液奔腾嚎叫的声音。

    他看着她,慢慢开口,乌黑的目光如深黑的夜色罩满这四海宇宙。

    他说:

    “扶摇。”

    “嗯。”

    “你且等着,天煞之死。”

    天煞千秋七年春,天煞烈王战北野在长瀚山脉平谷峰遇袭,被逼潜入号称“死亡之林”、从无人可以全身而出的长瀚密林,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然而数日后他竟然神奇自长瀚山脉西端出现,三日夜间穿越千里山脉,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渡越那片死亡地带,这成为天煞烈王此生永远不曾为人所知的秘密。

    也正是这一事件,开启了天煞国另一个新的时代,那一个时代里,最优秀的男子和最优秀的女子齐聚七国风云舞台,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变幻千端的传奇。

    在历史关于天煞烈王这段经历的记载里,只是寥寥几句“千秋七年,春,王奔于野,三日后出。”没有人知道,十三字的历程里记载了多少血泪辛酸和惊心动魄,没有人知道,十三字历程里,有一个少女的身影,伴随着那些平淡而暗含疼痛的字眼一起存在。

    时代的巨轮缓缓转动,碾过那些蠢蠢欲动的阴谋算计,碾过天煞即将如故纸一般褶皱纵横的未来。

    千秋七年,天煞,谁的千秋?

    时间在一视同仁的向前行走,不因国域区分而有所不同,这是天煞千秋七年暮春,这也是无极政宁十六年的暮春。

    这一年暮春,有人在天煞长瀚山脉中和诸般毒物粽子搏斗,一次次死里逃生;有人在微笑品茶,泛舟湖上,共佳人丽婢,赏湖光山色。

    翠湖轻舟之上,重重丝幕中,眉目秀丽的娇童秀女各执管竹丝弦怡然弹奏,悠悠清音,同白玉茶盏里袅袅淡香、湖间氤氲的雾气交融在一起。

    水光粼粼,映得人眉目荡漾,一方浅紫镶暗银龙纹衣袖拂过花梨小几桌面,轻轻执了壶斟茶,执壶的手指纤长。

    “这霜叶茶,是我无极霜山特产,茶树生于峭壁之上,经霜犹绿,入水不沉,再以珉山玉湖之水三煎三沸,取其清、幽、醇、净……公主请尝。”

    白玉茶盏碧水幽沉,映照出主人完美得无懈可击的笑容,轻衣缓带闲坐舟中的主人,轻轻将茶盏推过去,一边等候的侍童跪接了,走下几步,在座下主客半尺距离处恰到好处的停住,高举过头。

    完全的尊崇备至,皇家礼仪。

    左侧客位,同样保养精致、纤长如玉的手指,拈起茶盏,以袖掩口浅浅一啜,随即轻轻放下,笑道,“果然是好,轻浮美妙,余韵不绝,深得茶家精髓,若非本宫是修行之人,只怕也要贪恋这般口舌之妙了。”

    她撩起眼波,含笑一顾上座,眼底微微流露出一丝失望,只是那波光转瞬即逝,快得像根本没有出现过。

    佛莲公主,一朵莲花般稳稳端坐,姿态娴雅。

    “公主远道而来,一路可顺当?”主人自然是长孙无极,正微笑相询,神情殷殷,“本宫失礼,竟然未曾令礼部接得公主。”

    “本宫游走大陆参拜名山古刹,来无极不过是顺路,”佛莲微笑,“不敢劳动贵国有司,太子费心了。”

    “话虽如此,公主护卫不多,安全堪虞。”长孙无极低头仔细的亲自用沸水洗壶,手指在温热的杯身上轻柔的转动,淡淡道,“我无极虽然治下民风尚可,但也难免有些强虏盗贼之辈出没于道,难得公主只这几位本国护卫,便能迢迢远路安然行来,实在令人庆幸之余,不免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