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47 深宫之夜(1)

2018-06-27 11:18:3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47  深宫之夜(1)

    那般轻轻一碰,便浓艳得便要炸了,在夜色里炸出滚烫鲜红的汁来。

    战北野乌黑而热烈的眸瞳,也似这夜色里饱满的花朵般,欲待喷薄。

    他轻轻的……俯下身去。

    孟扶摇突然翻了个身。

    这一翻便翻到了墙角,手一打,有意无意将战北野推开。

    然后她面对墙角,背对战北野,抱着被子继续呼呼大睡。

    战北野定住,定在床边,四面的空气沉寂下来,听得见两人舒缓里略带紧张的呼吸。

    半晌战北野才开口。

    “你没醉成那样,何必装?”

    孟扶摇的肩头僵了僵。

    她缓缓睁开眼,看向墙壁的眼神微有醉意,眼底却是清明的。

    她……没有装,更没有故意想伤害战北野。

    在店堂里是醉了,但是她的功力经历几番磨难,已经再上一层,突破了五层大关接近六层,这个层次的“破九霄”,已非任何酒意能侵。

    小二问要几间房的时候她开始清醒,却不好插嘴,毕竟现在是两个男子却要两间房是很奇怪,磐都现在一定戒备森严等战北野入网,她不能太过扭捏给他添麻烦。

    后来她装没醒——战北野今晚一定有行动,也一定不会允许她跟着,她打算等战北野放松警惕走后,自己悄悄跟上去。

    不想这个暮春的夜晚,夜风温软会惹祸。

    不想战北野亦可温柔细致如此。

    当他的气息迫近,那熟悉的青松般微涩而清爽的男儿香缓缓迫来,她终于失措,能做的只是背身相向,以一个拒绝的姿态将他推开。

    对于战北野这样的人,一个这样的姿势已经足够。

    孟扶摇咬唇,手指抓着帐子边沿,屏住呼吸——人生里有太多的情不自禁,因此她不会和战北野生气,但望战北野也不要钻牛角尖,就这么当什么都没发生,也不至于伤着自己。

    战北野却不肯如她祈祷这般轻轻放过。

    他本就不是肯轻易放弃的男子。

    “扶摇。”战北野坐在床边不动,深深呼吸,眼神波光明灭的看着她背影,那近在咫尺的背影,看来却远如天涯。

    “告诉我,我真的永远迟了那么一步么?”

    孟扶摇连呼吸都顿了顿。

    这个豪烈刚直的男子,竟然也会用这样近乎沉痛的语气,问出这样的言语?

    风声沉默,炮仗花在夜风里喷薄着红艳的香,每个人的心底,却都有一片苍白。

    半晌,轻轻一叹,孟扶摇坐起,转头看向战北野。

    她看进一双深黑的,因极度热烈被压抑而极度沉静的眼眸,她迎上这样的目光,明亮的,直视的,毫不避让的。

    “战北野……”

    “不是你不够好,不是你来得迟,是我,”孟扶摇笑,笑意里满是深深无奈,“是我在错的时间,来到一个错的地方,所以我再没有权利,去选择对的人。”

    夜色沉沉,星光如神女发间碎钻,洒落苍穹乌鬓之上。

    战北野立在孟扶摇身前,已经神色恢复如常,孟扶摇的那句话不过换来他若有所思很久,随即朗然一笑,“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必须一定的,你说你来错了?我偏要叫你知道,你从没来错这五洲大陆,从没来错我眼前!”

    他说完便大步出去,坐在屋子台阶上等孟扶摇洗澡,元宝大人蹲在他身侧排排坐,月色照亮一大一小两团黑影。

    战北野仰首看月,月光勾勒出他线条鲜明的侧影,这暮春将夏的月色宁静温柔,将他有些燥热的心绪慢慢抚平,他突然偏头,看了看元宝大人,道,“你家主子忒好运气。”

    元宝大人酒意未去,醉眼朦胧的思索着这句话,觉得好像其实也不是这么回事,它个人认为,遇见孟扶摇的人,运气都不太好。

    它慢慢抱着果子啃,心里迷迷糊糊想,想当年在穹苍……

    身后传来开门声,孟扶摇一身清爽的探头,换了紧身黑衣,痛痛快快的问战北野,“接下来我们去哪?”

    战北野回身,他依旧神情朗然,眼眸亮得像星光都聚在眼底,“你说呢?”

    “那对猜拳猜输了约定去拿钱的家伙,还有那个花公公,都是你的人吧?”孟扶摇笑,“一句一个暗号,我听不懂。”

    “那是我外公在世时为我布下的线,他为我做的,比你想象的要更多。”战北野泛起一抹缅怀的笑意,“他们告诉我,母妃被关在西华宫花园后,每日有三百护卫轮班看守,每班一百人,每隔八个时辰换班,他们约我今晚申时见面商量营救方式。”

    “那老太监呢?说了什么?”

    “花公公是来传递宫中别的消息,我扶起他时他已经给了我纸条,而我那锭银角子,里面也是信物。”

    “那锭银角子,不是赏给小二了么?”

    “那是障眼法,他是宫中的公公,一定有人暗中缀着他,”战北野笑,“所以银角子‘赏’了出去,但赏给小二时已经换了一个,花公公年轻时跑江湖,玩把戏一流的。”

    他忽然敛了笑容,低低道,“可怜他一把年纪,并不爱喝酒,却为了外公一个嘱托,在这‘醉扶归’生生醉了多年……”

    孟扶摇愕然道,“不是最近特地去等你的?”

    “不是,花公公从二十年前,便日日在‘醉扶归’买醉,这是全皇宫都知道的事,他是服侍过先帝的老人儿,宫中上下都照应三分,”战北野笑意冷寒,“所以在这非常之时,也只有他能够照常出宫,因为谁都习惯了。”

    “花费二十年去养成一个习惯,以备二十年后某个非常时刻的不时之需……”孟扶摇“咝”的一声倒抽冷气,低低道,“令祖父非凡人也!”

    说话间两人已经越过重重屋脊,到了城北一处七拐八弯的庭院,战北野伏身屋檐之上,轻轻敲了敲瓦面。

    半晌,底下也传出同样频率的敲击声。

    眼神一闪,战北野点点头,拉了孟扶摇准备下去,却突然身子一顿。

    随即孟扶摇便嗅见了一阵熟悉的气味,似有若无的飘过来。

    血腥气!

    极淡极淡的血腥气味,丝丝缕缕飘过来,不是战北野孟扶摇这种尸山血海里闯过的人,根本不可能闻得见。

    孟扶摇下意识摸了摸怀里,想看看元宝反应,摸了个空才想起那个元宝版危险警报器没跟出来,丫酒喝多了不停打嗝,又不能自己逼出酒气,带着它已经不是警报器,是指示器了。

    战北野却毫不犹豫,拉着孟扶摇便退。

    底下却突然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灰衣汉子,正是今天在酒楼里打暗号的那位,抱着流血的手指走出来,喃喃骂,“敲什么不好敲,偏敲坐在火上的热水罐,这不,罐子裂了割了我的手!”

    他竖起手指,对空中晃了晃,月色下手指上还在流血,孟扶摇掀开瓦片一看,底下炉子上,确实有碎了的陶片,火已经被浇熄,地上一大滩的水。

    战北野释然,和孟扶摇双双落下,那人立即无声一让,示意两人进屋,屋内还有一人,隐在暗淡的光影里,看见战北野进来便要施礼,战北野手一拦,沉声问,“娘娘如何?”

    “宫里的消息,娘娘安好,放心,王爷您一日不出现,皇上一日不会动她。”

    “我要去接她,”战北野直截了当,“你看有难度么?”

    “有,”那人答得毫不犹豫,“三百名护卫还在其次,皇上和恒王在西华宫内外布下重重陷阱,就等您自投罗网。”他简单的画了西华宫的布局,道,“这个塔楼,我怀疑有火炮,对面重莲宫宫墙比西华宫高,正好可以居高临下架火枪,另外,娘娘被禁止往前院去,说明前院里还有埋伏。”

    “三百名侍卫看守得密不透风,就是换班也没有丝毫空子可乘,甚至在换班间歇,人数会更多——因为他们提前一刻钟换班,再延后一刻钟离开,秩序井然,无人敢懈怠,恒王说了,走失娘娘,全队不问缘由全部砍头。”

    “我们试图掘地道,但是西华宫的位置在后宫中心,左边是正仪大殿,右边是凤翥宫,帝后虎视眈眈,也是全宫侍卫最密集的地方,如果要挖地道,实在太长太危险,而且挖到内城时,被石板堵路,没办法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