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49 深宫之夜(3)

2018-06-27 11:18:3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49  深宫之夜(3)

    饶是如此,两人寸草不惊的一路行到西华宫外时,也已经耗费了太多时辰,此刻天色虽然浓黑,却已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很快天就要亮了。

    对面重莲宫,沉静无声,加高的宫墙上看不出端倪,但可以猜得出,整个西华宫,尤其后院方向,一定全在重莲宫的监视之下。

    西华宫内却灯火辉煌,亮得连一只蚂蚁爬过都能看见。

    孟扶摇有些焦灼,战北野却神色沉着,他做了个手势,两人游上西华宫外墙,侧面对着重莲宫,这是重莲宫俯瞰向西华宫的唯一一个死角。

    趴在墙上,隐约嗅见风中传来花草馥郁的香气,鲜花深处,西华宫花园。

    鲜花深处,有细微的声音,悠悠传来。

    那声音细弱无力,游丝般飘摇飞荡,在夜半宫室花丛深处,蝴蝶般翩翩飞起,然而那蝶也是深冬的蝶,枯脆的翅膀载不动尘世冰霜的风,一点点欲振乏力,却仍旧在霜雪中一点点的飞。

    仔细辨认,隐约听出是一个女子在低声哼歌的声音。

    “……漠漠长野,浩浩江洋,吾儿去矣,不知何方……苍山莽莽,白日熹熹,吾儿未归,不知其期……”

    歌声音质微哑,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已经唱了很久坏了喉咙,然而那简单的字句里,句句思念,句句深情。

    夜半、深宫、古老而简单的地方小调,细弱而悠远的女子吟唱之声。

    孟扶摇心里惊了一惊,觉得有点毛骨悚然,突然眼角捕捉到亮光一闪,她转头,便看见伏在墙上仔细凝听的战北野脸上,缓缓流下两道细细的水流。

    那水流在那几乎从不流泪的男子眼中缓缓聚集,慢慢盈满,浅浅坠落,细细流下。

    那点水光反射着月色,惊心动魄的亮。

    孟扶摇的手指,扣进了宫墙。

    这一对凄凉的皇族母子。

    母亲日夜不睡,在最靠近宫墙的花丛深处不断歌唱。

    儿子含泪,隔着一道宫墙,听近在咫尺却不能见面的母妃思念他的歌声。

    母亲已经疯去,却灵醒的知道儿子的一切处境。

    儿子日夜奔驰,不计牺牲只为赶回她身侧,却最终只能隔着宫墙想象她枯槁的容颜。

    咫尺,天涯。

    孟扶摇将额头抵在冰冷的墙上,热泪盈眶的想起前世里病床上的母亲。

    她是不是也在日日等待自己,在思念的间歇唱着小时候那首《乖娃娃》?

    她是不是也会在夜半无眠,走进月光下的花丛,用瘦弱的手指,抚过那些半歇的花苞?

    她无声的眼泪湿了那一处深红的墙面,战北野侧首看着她,他眼中泪痕已干,却在这一刻多了一分怜惜和叹息的神情,伏身墙上不能有太多动作,他探过手指,轻轻抚了抚孟扶摇的肩。

    孟扶摇勉强对他一笑,眼睛里光影摇曳,碎了一天的星光。

    战北野看着她,像看进一个自己与生俱来的伤疤,疼痛而不可割舍。

    这个会因他哭泣的女子……

    这些他注定要一生珍视的人们……

    歌声在飘摇,战北野目光里亮起灼灼的烈焰,他一振身,便要冲过宫墙。

    “……吾儿未归……”

    “恭静太妃。”

    突如其来的男子声音惊得孟扶摇和战北野齐齐一颤,孟扶摇眼疾手快一拉战北野,生生将他欲起的态势拉了下去。

    “夜深了,您还是进屋歇息吧。”这声音隐约太监声气,似乎正在劝说战北野的母妃。

    没有回答,她依旧在唱她的歌。

    “请太妃进屋!”这是另一个男子的声音,年轻,阴冷,语速缓慢,那个“请”字,语气很重。

    太监侍卫们得了指示,便闻步声杂沓,似乎有人去搀扶太妃,太妃的歌声乍止,人却似乎不肯合作,隐约间响起挣扎声喘息声踢打声拖拽声,接着“哎哟”一声有人大叫,“她咬人!”

    孟扶摇在挣扎声响起的那刻,立刻伸手捺住了战北野。

    她满面哀求,看着刹那间眼珠赤红,连头发都似乎要竖起的战北野,用目光无声恳求,“别,千万别!”

    宫内此刻侍卫云集,那年轻人大概是他弟弟,正张网以待,此时现身,不啻于送死。

    战北野伏在墙上,全身都在颤抖,手指深深的扣进墙内,指节处血肉模糊。

    他极慢极慢的转头,看着孟扶摇……他可以不怕死的冲进去,面对战北恒的陷阱和罗网,只为救得母妃远离那些人粗鲁的拉扯,母妃那般的畏惧生人,从不愿给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碰触,他一想到她此刻的惊恐无助便恨不得以身相代……然而,不能。

    他不是一个人,孟扶摇,在他身侧。

    他要为母妃负责,但又何尝不要为孟扶摇负责?他怎能为一己私心,害孟扶摇陷入危险?

    战北野闭上眼。

    他将额头抵在墙上,无声的、幅度极小的、却极其用力的死命的抵,那般毫不怜惜自己的辗转摩擦,那些深红的漆面被磨掉,再慢慢染上另一抹鲜艳的红,那些红色逐渐扩大,他却不肯停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抵御住内心里,明知母妃被欺辱却不能救她所产生的巨大痛苦。

    孟扶摇咬紧牙,牙齿深深陷入下唇,她转过头不去看战北野,拼命逼着自己思考,该用什么办法救出战北野母妃,哪怕是见一面也成,那个可怜的女子,好像真的已无力再继续坚持。

    宫内的挣扎仍在继续,孟扶摇按着战北野,实在很怕他经受不了这般度秒如年的煎熬而突然暴起,一片混乱中却突然隐约听人开口。

    “罢了。”

    这似乎是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身侧战北野眉头跳了跳,孟扶摇立即明白,原来战南成也在。

    宫内一片沉静,那女子没有哭泣,竟然在人们放开她的那一刻又开始唱。

    “……吾儿未归,不知其期……”

    一宫的人沉默听着,良久,天煞国皇帝似乎在轻声叹息,道,“朕小时候,似乎听过这歌。”

    他语气里有些遥远的回忆和怅然,慢慢道,“皇太后去得早,不过依稀记得很喜欢恭静太妃,据说常有往来,朕六岁时,在她膝上听过这歌。”

    众人更加沉默,战北恒似乎在咳嗽。

    恭静太妃却突然不唱了,半晌结结巴巴道,“……不该唱给你听。”

    战南成“哦?”了一声。

    恭静太妃大声道,“你要杀他——你杀他——”

    这一刻她居然思路清晰,语言毫无滞碍,甚至知道战南成要做什么,全然不像个疯子,她铮铮对天煞皇朝的皇帝大声指控:你要杀你弟弟!

    战北野震了震,满宫的人更加鸦雀无声。

    “朕要杀他又如何?”战南成默然良久,竟然爽爽快快认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他不稀罕你!”太妃把‘酣’字听错,更加激动的为儿子辩护。

    战南成似乎笑了笑,大约是觉得自己和一个疯了的女子对话实在有些无稽,冷冷道,“闹了这半夜也该够了,点了太妃穴道送她回寝殿,其余人各守各位。”又对战北恒道,“恒弟,随朕去御书房。”

    “是。”

    步声橐橐而去,随之离去的还有一大批侍卫,前方巡查的侍卫也向这面宫墙过来,孟扶摇和战北野游向另一面墙,继续躲在阴影里。

    远远的,孟扶摇看了出来的皇帝王爷一眼,计算了下距离和他身边人数,觉得要想从这里冲过去挟持那两个,实在也不大可能,只好放弃。

    又等了一阵,等到人最困倦最松懈的深夜时分,两人正打算悄悄掩进去,忽听见里面的开门关门声,有人走近这面墙,懒懒的倚上墙根,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道,“一连这么多天,经常整夜整夜的没得好睡,累死人。”

    另一人道,“我算过时间了,现在烈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磐都,插了翅膀也飞不过来,何必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日夜守卫?”

    先前一人道,“我还听说,烈王死在长瀚山了呢。”

    “真的?”发问的似乎是三个人,两个惊喜,一个失落。

    “数万精兵围剿,他被逼入死亡之林,你们知道的,那地方从来没人能活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