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55 此心坚执(2)

2018-06-27 11:18:3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55  此心坚执(2)

    孟扶摇站在马上,放声大笑,她掉了个牙齿,笑得有点不关风,鼻青脸肿的着实难看又难听,满宫侍卫盯着她歪七扭八的笑容,却都觉得心底发寒。

    这个大胆又精细、放肆又谨慎的女人!

    孟扶摇轻蔑的一瞥战北恒,“在爷爷面前玩花招,你还嫩了点。”一甩手将藏了针的马鞍扔到战北恒脸上,“给我换!换你们屁股下那个!”

    重新牵了马来,云魂也上了马,侍卫御林军都在后面跟着,刚驰到二道宫门处,忽听前方一声炸响,随即呐喊声起,马蹄声嘶喊声震得地面都在隆隆作响,半天里燃出鲜亮的火光,映红人们的脸。

    众人霍然抬头,便见前几道宫门守卫的侍卫连滚带爬的向回跑,大呼,“黑风骑攻皇城啦!”

    仿佛要响应他的呼喊,前方又是轰然一声大响,似是雷弹炸上厚重宫门的声音,与此同时,数千人的呐喊巨雷般在宫门前响起,“杀!宰了那昏君!”

    “反了!”战北恒怒喝,火把照耀下脸色铁青,“区区三千人竟敢强攻宫门,当我三万御林军和驻京皇营军为无物么?来人,传令——”

    “哎呀,什么时候天煞皇帝换人做了?”孟扶摇声音比他更高,眨眨眼问战南成,“您退位了?还没?您还没退怎么就有人这么积极的角色扮演上了?”

    战南成怨毒的盯她一眼,又森冷的看向战北恒,战北恒迎上皇兄目光时心中一寒,心知今日已经得罪皇兄到底,他若能活下来,自己绝无好下场,然而战南成一向大权独揽,自己说到底也就一个光杆王爷,象征性管着御林军,其实他们听令的还是战南成,至于驻京的皇营军,要么是帝王手令,要么是三大宰辅同时签令,否则任何人也调动不了,战北恒心中飞快的转了几圈,终究是无可奈何,只得无声低下头去。

    战北野长剑一指,喝令前方城门守卫,“开门!”

    战南成无声的挥挥手,宫门次第打开,一行人走出,数万御林军跟随在后,倒像是专程护送,最外面一道宫门开启时,一眼便看见刀在手箭在弦的黑风骑,杀气腾腾的追杀着外宫城守卫,趁着御林军因为皇帝被制多半集中在宫内,将外城门这些力量不足的守卫杀得个痛快淋漓,门开了依旧旁若无人驰骋来去,一阵风似的大砍大杀,天街外平整的汉白玉广场上,溅开大片大片的血花。

    宫门开启,黑风骑齐齐转头,看见被挟持的着龙袍的战南成,一阵欢呼。

    战北恒森然道,“我等已弃械罢战,阁下还要驱策黑风骑以强凌弱么?”

    他并没有看出来战北野的身份——战北野戴了几可乱真的人皮面具,说话很少,也改了腔调,更关键的是,他们兄弟因为不合,几乎很少见面,根本连普通熟人都算不上。

    在战氏兄弟心里,孟扶摇和战北野,是一对为战北野报仇,前来救他母妃的烈王属下。

    战北野冷声一笑,道,“以强凌弱这事,你战氏皇族做得,别人做不得?”

    此时黑风骑迅速集束队形,冲进宫门迎接战北野,马尚未至杀气迫体,马一勒停就是齐齐“嚓”的一声,看得战南成和战北恒都眉毛一跳。

    两骑当先过来,都是少年,超绝的好骑术,前者精悍利落,一身的杀气和野气,后者幽瞳如夜,坐在马上也看得出颀长如玉树。

    孟扶摇看见那人,一声惊呼险些冲出口。

    云痕!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云痕一抬眼,看进孟扶摇惊愕的眼眸,他先是露出疑惑之色,随即目光在孟扶摇易容过的猪头状脸上扫过一圈,最后看进了孟扶摇的眼眸。

    随即他眼睛亮了,那般幽深如星火的眸,一旦亮起来,漂亮得像漫天的星光都被聚集到了一樽琉璃瓶里,华光四射,璀璨眩人。

    孟扶摇知道他认出了自己,立即对他露出了一颗半门牙的完美笑容。

    云痕又看了看她的脸,这清冷少年露出了点无奈的神情,上前到战北野身边,接过了太妃,太妃下意识要让,战北野附耳在她耳侧,轻轻道,“我的兄弟。”

    太妃立刻不动了,由云痕接过去,立即有一批黑风骑士过来,将太妃护卫了,一阵风的驰走。

    孟扶摇看得目光闪了闪,她总觉得战北野的力量很神奇,超过了他一个光杆王爷应该能达到的限度,比如黑风骑,哪来的五洲大陆最顶级的那些装备?上好的弩箭,一流的皮甲,珍贵的雷弹,这些东西在五洲大陆,不仅要有钱还要有门路才能得到,这些东西也绝不会是战南成给他的,他的俸禄更是少得可怜,他从哪搞来这些的?

    还有这群人,是怎么隐身在这警备森严的磐都,又是怎么快速得到消息聚集的?看他们很有默契接走太妃的样子,他们在城中的落脚处又在哪?

    战北野那位“贰臣第一”的外公,到底给他留下了多少不动声色的潜伏力量?

    这些问题,现在都不是问的时候,孟扶摇迎上云痕关切的眼色,无声的笑笑,对云魂道,“前辈,在京中打架实在太惊世骇俗,咱们城外如何?”

    云魂无可不可的点点头,有点忧伤的看着天边渐渐淡去的月色。

    此时小七突然过去和战北野咬了几句耳朵,战北野随即道,“西郊落凤山有处平台,适合决战。”

    云魂又点头,她拢着袖子,闲闲看天,不觉得这两个小辈能逃出自己掌心去。

    战北野又吩咐黑风骑副首领小七带队离开,那少年膀子一横,道,“不成,总得跟几个过去。”

    战北野要拒绝,那少年大咧咧道,“给你们收尸。”

    孟扶摇噗嗤一笑,觉得战北野这个王当得实在囧,还没笑完,突然看见云痕凑近她,然后某大人从他袖子里慢腾腾爬了出来。

    这下换孟扶摇囧了,元宝大人不是在客栈醒酒么?他们去过客栈了?

    元宝大人很熟练的蹭蹭蹭爬上她肩头,抱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下她的断牙断指猪头脸,那种“只有我和我主子能欺负这女人别人都别想”的小宇宙立即蹭蹭爆发,一甩头看见战南成,顿时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罪魁祸首,跳过去就是一个“团身后空翻分腿一百八十度劈”。

    战南成脸上顿时多了个浅红鼠爪印,和孟扶摇赏他的五指山相映成趣。

    元宝大人体操动作做完还不罢休,窜上战南成头顶,嘿咻嘿咻的开始抠他头顶九龙翡翠冠上的宝石,将那些价值连城的翡翠美玉都扒了下来,一一抱进孟扶摇袖子里。

    孟扶摇老怀大慰,热泪盈眶拍元宝大人脑袋,“娃贴心啊,知道给你家老大挣医药费……”

    此时一行人已到了落凤山,在山脚弃马而行,落凤山半腰处,一处下临绝壁的平台,云魂露出满意的神情,道,“你们葬在这里,风水挺好。”

    战北野低声附在孟扶摇耳边,道,“扶摇,我们一定要坚持到今夜月升。”

    孟扶摇眨眨眼,看了看天色,靠,现在刚刚黎明,坚持到月升?当初强弩之末的大风,集齐长孙无极宗越战北野之力都不是对手,眼前这个仅次于大风,十强者中排第六的云魂,他们两只半残的能坚持到天黑?

    战北野道,“取其弱点……扶摇,你不许拼命,我定保你无虞。”

    孟扶摇一伸手点了战南成穴道,示意小七带走看守,慢慢道,“只不过一天而已,小意思。”

    她微笑上前一步,身侧,战北野立即跟上一步,一直默不作声的云痕,突然也跨前一步。

    孟扶摇立即大力推他,“不许逞能,不然我把你推下崖杀了。”

    “你推吧。”云痕不为所动,“推下去我再爬上来。”

    孟扶摇气结,战北野却突然笑了笑,道,“云兄,听说你在太渊另有奇遇,今日一见,确实进境不小。”

    云痕微微一笑,道,“比不得孟姑娘进境快,不过,应该也配和她并肩作战了。”

    他看向孟扶摇,幽瞳里星火闪烁,问她,“配不配?”

    孟扶摇摸着鼻子,觉得自己运气真差,原以为云痕是个老实孩子,不想居然也牙尖嘴利。

    然后她一低头,便看见蹲在地上的元宝大人,突然也迈出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