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56 此心坚执(3)

2018-06-27 11:18:3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56  此心坚执(3)

    ……

    孟扶摇瞪着地上那小小的一团,完全失去了语言功能,那只也不理它,站在那里,慢吞吞从口袋里摸出个果核,抱在爪子里。

    孟扶摇吃吃的问战北野,“……敢情这是元宝大人的新式武器?”

    战北野啼笑皆非的看着耗子,道,“别闹了耗子,这不是玩的。”

    元宝大人根本不屑理他,倒是对面云魂看着元宝大人,并没有露出恼怒或好笑的神情,突然目光一变,道,“你们哪来这东西的?”

    孟扶摇摊手,道,“朋友的。”

    “什么朋友?”云魂对元宝大人的兴趣竟比决斗还大,打破沙锅问到底,“谁?”

    孟扶摇微笑,“前辈,打死了我我再告诉你。”

    云魂想了想,突然道,“把这个给我,我不和你们打了。”

    孟扶摇呛了一下,不是吧,元宝大人竟然值钱到这个地步?早知道早就开个拍卖会卖掉算了。

    元宝大人对于云魂的提议,则是彪悍的吐了一口口水。

    云魂拢着袖子,懒懒道,“怎么样?一只鼠,三条命,世上没有比这更划算的生意。”

    她瞟了一眼三人,悠悠道,“你们三人都很不弱,年青一代中数得着的高手,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未必达到这般修为,但是不管如何,你们现在和我动手,下场还是死。”

    她说得平淡,孟扶摇却知道没一个字虚言,成名天下垂三十年的强者,不说浸淫几十年的纯净雄厚真力,光是对敌经验和驾驭自然之力的独门法则,便不是他们这些江湖实战经历不足的菜鸟可比。

    三条命……

    一只鼠……

    她蹲下身,盯着元宝大人,那丫回头看着她,目光贼亮。

    孟扶摇摸摸元宝大人,沉痛的道,“我以前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值钱……”

    然后她站起身,对着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的云魂微笑,“前辈……”

    云魂眉毛懒懒一挑,手掌一摊,来接元宝大人。

    “您还是来杀我吧。”

    有些抉择做起来简单,真要实践,也是唯有惨烈两字可以形容。

    比如拼命。

    一向刁滑的孟扶摇,在那句话说出口,云魂一怔的刹那,已经脚一蹬,炮弹般的冲了出去。

    她人在半空,“弑天”已如黑色闪电直劈云魂天灵!

    对于顶级大师,任何招式假动作花哨玩意都已失去其存在的意义,唯有快,比快更快,靠速度和力量,拼着砍一刀是一刀。

    同样是人中翘楚的那两人,比孟扶摇还明白这道理,孟扶摇正面冲出,那两人已经一左一右滑了过来。

    一如风雷之烈,九万里长空霹雳之震,一如夜风之疾,三千仞绝巅摆荡之威,平台之上风声烈卷,满地碎石都被风声激得哧哧倒退,落入半山绝崖,很久才听见落地的袅袅回音。

    而空山寂寂,满山里都似乎荡着那般劲烈的回声,一层层漾开,惊破山间岚气和雾霭,烟云深处,刚刚升起的日光都似乎被迫散,在那超拔出众的少年少女面前,黯淡了几分。

    然而遇上自然浩瀚风云吞吐,那般人力之巅的威猛,依旧高下立现。

    云魂只是懒懒的笑,一拂衣袖,平平淡淡一划,便挡住了三个人三个方向的攻击,她浑身气流涌动,行动间飞云流雾,身子若隐若现,那些无声无息无踪无迹的真气暗流,可以出现在各个刁钻的角度各个不可能的方向,然后,如坚硬而透明的水晶屏障般,将那般飞舞翻腾变化万千的攻击全数挡了下去。

    “砰——”冲得最快的孟扶摇最先弹飞出去。

    “嚓——”战北野明明已经靠近她身前,凌厉的剑风已经在丈外哧的一声划破了她衣襟,却在靠近她的最后一毫距离内,突然无声无息被倒退着逼了出去,倾斜成四十五度的身子扯成了一面迎风的旗,靴跟在地面上猛力摩擦擦出一连串火花,直到撞上山壁才堪堪停住。

    “哧——”云痕的快剑一向比孟扶摇都快上几分,如今更是快得追光蹑影五色迷离,目光无法追及那般光影,只能捕捉到剑光重重幻影的轨迹,然而他最快的一剑“分光”,从剑光之幕里疾然射出直射云魂面门时,那女子突然手指一抬,只一抬云痕眼前突然便没有了她,只剩了一团云。

    随即云层中伸出一双看似软绵绵实则坚硬如铁的手,轻轻将云痕一推,一声裂帛声响,云痕剑锋倒掠过对方一抹衣角,身子一错居然从肘底反手又是一剑,云魂却已到了再次冲过来的孟扶摇身后,懒懒笑着,将孟扶摇往云痕剑上一推。

    云痕惊得目色都变了,忙不迭收剑,心神一乱,身后云魂猛然一吹,云雾层层遮起,孟扶摇和云痕顿时都失了对方踪迹,孟扶摇怕自己撞上云痕身前影响他出剑,也在滑身而闪,这一闪,突然便觉得脚下一空。

    不知何时已经换了方位,身后就是悬崖!

    孟扶摇直直栽落!

    云痕立即扑了过去,半空中大力一扑生生将孟扶摇扑住,这一扑山石嶙峋顿时割破他肘间肌肤,鲜血顺着山石纹理滴落,滴上孟扶摇的脸。

    “拉住我——”

    趴在山石上的少年眼神急切,因惊慌而手指冰凉,孟扶摇抬首对他和赶来的战北野一笑,抹一把脸上的血,借力跃起,云痕手一甩,她跃得高过日头,凌空下劈!

    罡风四荡,云气驱散,云魂身形再无遮掩,她仰首,便见一道虹霓般的刀光直直灌顶而来!

    “好!”

    由衷一赞,云魂不得不退,咻的白光一闪,元宝大人趁这退开的刹那突然射出,张嘴就去咬云魂咽喉。

    云魂忍不住笑,道,“你这小东西也来欺我!”

    她弹弹手指,元宝大人立即骨碌碌滚出去,被孟扶摇接住,然而这刹那空隙,战北野和云痕再次攻到。

    云魂赞,“默契很好!”衣袖一拂游走三人之间,她已知三人实力确实非凡,再不似先前漫不经心,那些飞舞的暗流也越发强劲,无穷无尽绵绵不绝。

    云魂自有精明处,她看出两个男子对孟扶摇都十分上心,所以一直将攻击重心放在孟扶摇处,逼得战北野和云痕不得不时时放弃联手攻击,然而孟扶摇的勇悍亦令她心惊,这个本已满身是伤的女子,居然像她这种已经悟透自然之力的顶级强者一般,真力不绝意志不灭,无论打伤她多少次,无论甩飞她多少回,下一个回合,她都绝不会让谁单打独斗。

    元宝大人在人缝里穿插不休,这只耗子十分眼毒,于招式空隙看得极准,往往一爪抓出,攻敌必救,而云魂对元宝大人明显兴趣不小,无论耗子怎么挑衅都不舍得下死手,于是耗子越发有恃无恐,冲得勇猛,咬得欢快。

    四人一鼠的大战,整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一个时辰后元宝大人先举白旗退出,伤痕累累的三人互望一眼,都看见对方脸色青白呼吸不继,再打下去对方不杀自己也要活活累死,于是孟扶摇转转眼珠,举手。

    云魂愕然,正待发出的招式收了回来,道,“做什么?”

    “元宝要换尿布。”孟扶摇义正词严的答,“不换它会长痔疮。”

    被专门拿出来卖的元宝大人翻翻白眼,丫的,你就不能换个文雅的拖延时辰的理由吗?比如——元宝大人要练舞,元宝大人要唱歌,不行吗?

    云魂呆了呆,没想到孟泼皮会说出这句话来,半晌道,“换吧。”

    孟扶摇装模作样拉了那两人,捧了耗子转过山石,一转过来,三人齐齐一瘫,孟扶摇觉得全身骨头都要碎了,龇牙咧嘴的道,“战北野,天黑……天黑支持不到哇……”

    云痕微微喘息,半晌才开口道,“为什么要等天黑?”

    “我也是猜测……或者说是一个希望……今天是满月之夜……”战北野沉吟着,苦笑道,“撑吧,就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三人抓紧时间调息治伤,孟扶摇把宗越给的金疮药不要钱似的分发,“吃!吃!死了想吃也没用了。”

    云魂一直恍恍惚惚坐在山石后面,估计尿布换完了,招呼,“喂,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