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57 爱之追逐(1)

2018-06-27 11:18:3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57  爱之追逐(1)

    这一战又是一个时辰,几个人轮番的被摔出去扔出去踢出去滚出去,平台上到处鲜血斑斑,这一轮的战利品是云魂的一截袖子,半个指甲,以及白发三根。

    于是孟扶摇举手,“元宝要喂奶……”

    下一轮,三人共添十八道伤痕,赚到云魂小臂剑伤一记,战北野给的。

    孟扶摇举手:

    “元宝要嘘嘘……”

    下一轮,云痕一剑挥去,咕咚一声从突然半空栽了下来,被孟扶摇拼命接住,两人撞成一堆,孟扶摇喘息着举手:

    “元宝……要嗯嗯……”

    再下一轮,孟扶摇喃喃着“天黑……天黑……”试图爬着去揍人,被战北野拉了回来,他支剑站起,摇摇晃晃对着云魂,“前辈……请……”

    天色将近黄昏,漫天云霞如火燃着,烧得半天赤橙黄绿一片绚烂,深红的日头自苍青的山后缓缓降下去,每降一分,都似多一分生的希望,每降一分,战北野眼底都光芒闪烁,云魂的神情,却都要烦躁上一分。

    云魂的脸色也很差,激战将近一天,纵横天下三十年无敌手的她,竟然被逼使尽全力也无法诛杀三名小辈,她眉间泛出淡淡白气,眼底微微发青,唇边有血丝沁出,被她不耐烦的抹去。

    她有些焦躁的看看天色,一改先前懒散神情,突然冷哼一声,身形一掠,素白的手掌微屈成拳,掌间亮光一闪,多了一柄玉如意。

    如意辉光闪烁,亮若白虹,刹那间便挟风雷之声,重重撞上战北野胸膛。

    战北野拼尽全力轰拳而出,砰然一声两人相撞,云魂后退一步,喷出一口血,战北野却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

    他重重摔落孟扶摇身旁,摔在一地碎石泥泞里,他身侧云痕已经晕了过去,孟扶摇则在不住喘息,挣扎着一点点挪到他身侧,道,“……我眼发花,看不见天色……天黑了没有?”

    战北野心底一酸,手轻轻覆在她眼上,道,“……快黑了……”

    “还没……来啊……”孟扶摇有些失望,随即又笑了,扎手扎脚的往地上一摊,喃喃道,“战北野,我们终究没能坚持到底……”

    战北野缓缓拭去她唇边血迹,看了看悬崖边气息起伏生出怒色的云魂,突然也笑了笑。

    他笑得平静温和,心满意足,全然不是平日里暴烈豪放,爽朗明锐的大笑。

    他道:“扶摇,我觉得我一生最快乐的就是此刻,一起作战、一起杀人,一起拼命,然后……死在一起。”

    磐都硝烟滚滚杀气腾腾,千里之外,中州花红柳绿歌舞升平。

    时间拉回到数日前,大抵是孟扶摇刚刚踏上天煞土地,在西子崖前沐浴阳光时,那阳光同时照进无极皇宫御书房。

    书房里一室的明亮,满地嵌金十二扣明砖闪亮如玉,倒映斯人埋首伏案的颀长身影。

    门轻轻开了,太监小心的捧着中书阁拟定的奏章节略进来,搁在明黄书案后。

    长孙无极看见那些数量可观的奏章,微微向后一仰,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以前他从来不觉得处理国家公务有什么不习惯,如今却觉得,管理一个国家是有点烦,事真多。

    太监看看他脸色,小心的退后,顺手卷起了帘子,阳光被细细的竹蔑割成细缝,一点点在地面上写整齐的诗行,长孙无极看着那层层叠叠的光影,突然道,“公主近期都在做些什么?”

    “在各寺谈讲,拜访有道高僧。”太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谁,“曾经请见过一次,奴才们按您吩咐,只说不在。”

    长孙无极“嗯”了一声,道,“公主出来也很久了,璇玑皇后想必思念担忧?听闻公主在无极境内,曾经遭遇盗匪?你命礼部修书,向璇玑致歉,称未能接到公主,护持不力,险些令公主陷身贼手……他们知道怎么写。”

    太监立即躬身,“是。”

    他俯低的嘴角微微勾起点笑意,知道太子终于不耐烦要赶人了,璇玑那位出了名的妒妇皇后,对声名卓著享誉七国、能够巩固她后位的佛莲公主十分上心,如今听说她遇险,还不赶紧派人接回?以后公主再想借拜佛之名畅游大陆,只怕都难。

    他转身想去传令,突然想起一事,回身道,“启禀太子,前几日皇后娘娘不知怎么的听说公主驾临,曾经说过要礼部安排会见。”

    长孙无极正在批奏章的手一停,他隐在细碎光影后的容颜没有波动,只眉毛微微挑起,半晌淡淡道,“然后?”

    “礼部答复说请报太子。”太监指了指那卷奏章,“节略就在其中。”

    “哦,”长孙无极随手一翻,翻出一卷来瞄了一眼,往旁边一个描金盒子里一搁,道,“留中。”

    “是。”

    太监退了出去,长孙无极却似突然没了兴致继续伏案,他轻轻将案上书卷一推,起身下座,暮春的风从大开的窗户里飘进来,拂起紫檀花架上的白玉兰花,满室散逸开清雅馥郁的香气。

    长孙无极立在风中,看远处御花园里绯衣的宫女挎了藤篮去采花,年轻女子娇俏纤细的身姿看在眼底,渐渐虚化成另一个相似的影像,长孙无极微微的笑起来,拈过一朵花叶肥厚的雪白花瓣,用指甲在上面轻轻的写……

    身后却突然传来熟悉的暗号声,长孙无极拈花的手一停,却没回身,只“嗯?”了一声。

    “天煞生乱,烈王在长瀚山脉遇伏失踪……”

    长孙无极霍然回身,道,“她呢?”

    灰衣人影一抬头看见太子的眼光,吓了一惊,竟然畏缩的退了一步才低低道,“据查战南成设数万伏兵于长瀚谷口,当时有一人冲崖相救,事后和烈王一起失踪,另外……”他不敢说下去了。

    长孙无极闭上眼,半晌后睁开眼平静的道,“说。”

    “他们被逼潜入长瀚密林,那林,号称死亡之林,据说从无人可以活着穿越,属下们冒险进入,发现一些只剩骨架的尸体,从遗留血肉来看,是数日内新亡的,属下们欲待再探,只行出一日,便折损三人,无奈之下只得回转……”

    同样是顶级精英的无极上阳隐卫,在一个林子内一日内折损三人,这也是上阳宫从未有过的记录。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作,室内的空气却越来越沉越来越冷越来越令人窒息,似有人在用巨大的冰块挤压着人的呼吸空间,压迫得人胸肺欲裂无处可逃,灰衣人俯身立着,满额渐渐沁出了汗珠。

    长孙无极一直沉默着,没有任何反应,他指间写满字的白玉兰花,却突然慢慢的,无声的枯萎下去,掐在掌心的翠绿饱满的茎叶,渐渐折出一个不能承受的弧度。

    “啪!”

    我们要死在一起。

    战北野躺在地上,身侧是半昏迷状态的孟扶摇和已晕去的云痕,连元宝大人都浑身湿透的鼓着肚皮喘气,山崖上的风鼓荡,掀起他们的衣袂,那些衣袂破碎而带血。

    云魂慢慢的走过来,眼底有很奇怪的神情,她俯视战北野,看进他坚定无畏的眼眸,半晌淡淡道,“你们,虽败犹荣。”

    战北野吐出口长气,他知道云魂这句话发自肺腑,也知道这句话重逾千斤,十强者排行第六的云魂的这句评语,会很快传遍五洲大陆,等同于承认并奠定了他们年青一代顶级高手的地位。

    五洲大陆垂三十年,再没出过可抗十强者百招者,尤其当十强者前五位绝迹江湖后,云魂就是实打实的天下第一,然而今日,他们三人足足和传奇类人物云魂激战了一天,令这位天下第一人物,仗恃着自己的无比丰富的经验和修炼半甲子的顶级真气,用尽手段,依然挂了彩,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