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69 思慕之深(2)

2018-06-27 11:18:2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69   思慕之深(2)

    规则一出底下哄然,这不等于车轮战?第一个上去的,岂不是要面对四轮高手攻击,不就是个输?这赛制也太不公平,战北恒面对群情汹涌,含笑抬手向下压了压,道,“各位只觉得这赛制不公,然而抽签岂不更不公?前十高手,实力自有高下,假如第六名抽上了第一名,那自然是稳输,但假如他遇上了第五名,谁知鹿死谁手?关系到真武前五的名次高下,差一名便天差地远,既然是以武称尊,我真武大会当然要擢选最具实力的高手,不论运气,拿实力说话!”

    他又含笑看郭平戎,古凌风,轩辕昀,雅兰珠,云痕,燕惊尘等人,问,“几位意下如何?”

    郭平戎没有表情,擦着自己的剑,孟扶摇自从当初将军府一战后还是第一次当面看他,只觉得这位郭将军武功没退步,整个人的精神气却似乎早已泄尽,神情木然目光呆滞,只知道不停擦自己的剑,也不知道当初长孙无极对他用了什么手法,把好好一个人搞成这样,孟扶摇想着,不禁抿嘴一笑,大概,是当初太渊密林里对付齐寻意的属下时所用的手法吧,符合长孙无极那德行——斯文,优雅,恶毒得不动声色。

    古凌风是主场代表,自然从不肯示弱,朗声一笑道,“就是王爷说的,实力说话!”

    轩辕国那位轩辕昀公子,不仅年轻得让人惊讶,气质也少见的娴雅,容貌尤其清丽,来比武场后一直像在寻找谁,眼光转了几圈便浮上了一层失望之色,此时见恒王询问,还没开口脸先红了红,细声细气道,“听凭王爷吩咐。”

    雅兰珠把玩着自己的小辫子,漫不经心道,“我就是来玩咧,多几个人打架才好玩。”

    云痕则默然点头,燕惊尘微笑一揖,温文尔雅答,“王爷英明。”

    孟扶摇的眼光,在他脸上掠了掠,他脸色不太好看,眼下青灰更深了些,但那天两力相撞他虽在其中,也只是擦着边而已,按说伤得还没她重,怎么脸色难看得像半个死人,孟扶摇恶毒的想,八成是纵欲过度咧。

    几个最有实力问鼎魁首的没意见,别人自然没什么说的,战北恒点了点头,手一挥,小厮捧上签盒来。

    孟扶摇目光盯着古凌风,很希望抽着他,趁此机会宰了他——规则是规定点到即止,非必要不可伤人性命,但是她一定会温柔的点,点他到姥姥家。

    签盒搬过来,很大的盒子,为了表示公平,两边开了两道槽,大家一起同时伸手进去摸,孟扶摇盯着那两道槽,心想天煞到底是什么意思,何必要在这上面玩公正?反正都是闭着眼睛摸,先后有什么区别?

    还有,搞那么大那么长的盒子做什么?那么大地方,散落二十根签,摸还要摸一阵——拖延时间?想干啥?

    她心里疑惑,便留了个心眼,动作慢腾腾的过去,眼光在众人手上扫射——如果有猫腻,那一定是在手上,只有伸进盒子无人看见的手,才好做手脚。

    然后她看见了古凌风的手。

    那手上五指平短,指甲微红,分明练过什么毒掌,更重要的是,他的中指之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戒指。

    戒指像是普通的黑曜石,镶石巨大,除此之外并无异常,可孟扶摇相信,只要那戒指一动,戒面上肯定会出来一些不太美好的东西。

    看样子古凌风和战北恒之间已经有了默契,对真武第一势在必得了。

    古凌风站在她斜对面,身边左侧是轩辕昀,右侧是郭平戎,正对着云痕。

    孟扶摇手伸下去,拉了拉云痕袖子,示意他注意古凌风的手,云痕目光一闪,极慢极慢,不易被人察觉的点头。

    二十个人,手都伸了进去。

    孟扶摇手伸进去后,先弹了弹自己袖子,袖子里有某大人——孟扶摇比武不肯带它,丫坚持要求跟来看戏,打滚撒泼装死上吊,孟扶摇闹不过只好带着,原本是打算抽签后就把它扔给台下的铁成,现在,正好。

    元宝大人无声无息进了签盒,抱着个果子,坐在黑暗里慢慢啃,目光灼灼盯着古凌风的手,然后,牵着孟扶摇的手指,慢慢靠向那方向。

    古凌风的手,正向左边的轩辕昀靠去——月魄弟子是个劲敌,先期表现也最好,先拿他下手。

    元宝大人立即抓住孟扶摇小指,向左摆了摆,孟扶摇抬头看看轩辕昀,有些犹豫,突然想起三天前那夜一回首时看见的泪光,心中一软。

    她的手,慢慢靠了过去。

    黑暗中,二十双手,除了另怀心思的三双,其余都在各自摸着签。

    孟扶摇的手,突然闪电般一伸!

    指尖一弹一缕劲风飞射,惊电掠空,直射脉门!

    劲风逼近,古凌风惊觉不对,下意识缩手,横掌一拍,然而孟扶摇的手早已更快的等在他的退路上,五指如刚,屈指节似爪,刹那间一捉一掐,古凌风竖指连弹,孟扶摇抓起一根签唰的一抽,古凌风再退,指尖戳向孟扶摇掌心,孟扶摇却突然缩掌成拳,拳如凤眼,狠狠一敲!

    闪电瞬间,黑暗盒子中过手三招!

    “嚓”一声微响,凤眼拳突,敲在古凌风腕脉上,古凌风再也想不到有人黑盒认穴也能认这么准,五指一软,孟扶摇反手一捞,古凌风腕脉已在她掌中。

    古凌风一惊之下非同小可,另一只手赶紧去救,然而一直等候着的云痕的手已经到了,快捷如风,一叼便叼住了他的腕脉。

    两手同时被制,古凌风脸色死灰,他抬头看向身侧,寻找是谁出的手,无意中却碰见孟扶摇的眼光。

    含着笑意的,讥诮的,森冷的,奇异的拥有火般热烈和冰般阴凉的,目光。

    他遇见这样的目光,怔一怔,随即觉得浑身如被浸入深水般的一冷,恍惚间想起某个深山雨夜,自己一剑射出,对面山头上隔着雨幕回首的朦胧影子,似乎也曾射出这般钢铁般坚硬的目光。

    他突然知道了她是谁。

    然而已经迟了。

    孟扶摇无声一笑,掐住他手掌的手指一错,一撇一掰再狠狠一折!

    “啊!”

    古凌风发出一声惊心的惨叫,叫声惨厉,嚎破这众目睽睽的比武场,惊得台上台下的人齐齐跳起。

    孟扶摇不动声色的笑着,松开手,就在刚才一刹那,她已经废了古凌风整个手臂的经脉,连带劲气上行,钻入了他的心脉,他不仅练毒掌的手再也无法毒别人,小命从此也就交代八成了。

    古凌风的惨叫仍在继续——云痕如法炮制,废了他另一只手,然后,元宝大人欢欣鼓舞的奔上去,每只手都狠狠咬了一口。

    咬完之后元宝大人呸呸吐掉血水,飞速钻回孟扶摇袖子里。

    孟扶摇微笑拈着随便抓的纸条,抽出手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刹那之间,众人只看见二十人伸手进那个长盒子的槽,人人都似乎在凝神摸签,然后,古凌风就惨叫了,再然后,他便抖着鲜血淋漓的手抽出了盒子。

    战北恒霍然立起,喝道,“怎么回事?”

    其余十九人都取了签一脸无辜状退开,大会仲裁飞快上来察看古凌风的手,却惊愕的发现他的手上竟然是咬痕——动物咬的。

    战北恒听了回报也愣住了,原以为是其余参赛者动了手脚,如今却是动物咬痕,他不敢置信的亲自查看,最终只得默然不语,脸色阴沉的回到主座。

    天煞的种子选手,竟然在第三轮一招未出,就莫名出局!

    众人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天煞国人不忿,站起来大声道,“王爷,其中定然有鬼!请彻查其余比武者!”

    战北恒神色阴冷,雅兰珠却笑嘻嘻道,“是啊,我们都很可疑,我们刚才不仅把手伸进去了,还把嘴伸进去咬了古统领一口。”

    底下一阵哄笑,笑声里云痕冷冷道,”贵国这个签盒着实做得奇妙,大抵花样搞多了,反咬了自己手。”

    战北恒神色变幻,毕竟心虚不敢追究,挥手命人将古凌风送下去,冷声道,“比武继续——”

    孟扶摇微笑着,退后一步看自己的签,刚才她先是拿了一根,用去抽古凌风的手,签条掉落后顺手又捞了一根。

    “黑,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