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70 思慕之深(3)

2018-06-27 11:18:2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70   思慕之深(3)

    此时仲裁已经将各自的签条读过,其中郭平戎对燕惊尘,璇玑成安郡王华彦对云痕,雅兰珠抽到红五,结果查遍所有人的签都没有黑五,那只签属于古凌风,留在了签盒里,于是雅兰珠好运的轮空。

    轩辕昀作为前两轮表现最佳的高手,一直为众人所关注,此时出名高手都已定下对手,剩下的是第二轮中名次稍后的比武者,众人目光轮流看着,看是哪个倒霉鬼,轮上了和这个风头最劲的少年对战。

    轩辕昀在众目睽睽下小心的递过签,细声细气的道,“红,七。”

    仲裁将目光投向剩下几人,其余几个都露出释然的笑容,一副瞬间轻松的模样,仲裁一扬签,问,“哪位黑七?”

    众人左顾右盼间,孟扶摇微笑跨前一步,指指自己鼻子,“区区。”

    轰然一声,又是一阵兴奋的议论,有人大声道,“哎,这场别比算了。”

    “早点认输,换人换人。”

    “没意思没意思,还以为能看巅峰对决。”

    孟扶摇笑眯眯的转身,挥手,“哎呀,不要赶人家嘛,重在参与重在参与。”

    她在哄笑声中大踏步下台,等着自己的第七场,坐下没多久,身侧人影一动,宗越无声无息的过来了,孟扶摇在他身侧坐着,本来好好的,突然就开始抓耳挠腮。

    宗越淡淡道,“怎么?长虱子了?”

    孟扶摇笑,“是啊,眼虱子,左一眼右一眼的瞅得好可怜见的,弄得我觉得我真是罪过,电灯泡似的卡在这里,蒙古大夫,我们换个位置如何?”

    宗越眼也不抬,细细的把她的脉,道,“你如果少说几句废话,大抵还可以活得久些。”又道,“张嘴。”

    孟扶摇乖乖张嘴,宗越弹了颗药丸到她嘴里,道,“我原本不打算过来的,听说某人运气不好,抽着了那人,只好跑一趟,我跟你说,你好自为之。”

    说完便起身,毫不回头的离开,他白衣如雪的背影不掠烟尘,那般慢而坚定的步伐,远远看去只觉得似远山雪线之上碎雪飘舞,冷而疏离。

    孟扶摇下意识的一转头,果然就见那羞涩的小正太昀公子,又兔子似的眼圈红红了。

    “唉……”孟扶摇郁卒的捧着脑袋,和元宝大人叹,“妈的,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一旦相逢就抽风啊……”

    郭平戎和燕惊尘是第三场,奇妙的是,两人都不是最佳状态,郭平戎内力虽然未失,但因为灵机被毁,反应和机变都远远不如鼎盛时期,燕惊尘虽然受了轻伤,三天将养也算差不多,他根基不如郭平戎扎实,天赋却好,剑法灵动轻盈,起落点射烟气缭绕,有出尘之姿,更对比出郭平戎的“拙”,两人堪堪战个平手,第三百招上,燕惊尘以半招险胜。

    燕惊尘比试时,裴瑗就坐在台下,他夫妻虽然号称“双璧”,但这种单人比试是不能双双齐上的,裴郡主坐姿端正,双手叠放于膝,比起某人坐没坐相站没站相的惫懒姿态,气质不知道好了几万倍去,某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瞟她,瞟她肋下,瞟她面纱,瞟她腰身,眼珠子转啊转的笑眯眯,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第六场是云痕和华彦,那位来自璇玑的少年王爷,出身成谜,不同于古凌风郭平戎轩辕昀燕惊尘,是云魂星辉月魄烟杀之类的名家弟子,却功力浑厚,尤善枪法,这个轩昂的男子和云痕对面一立,都风姿飒爽如一对玉树,看得众人一阵叫好。

    孟扶摇跳到椅子上,大肆举臂挥舞,“阿痕加油,阿痕加油!”

    她袖子里的元宝大人被她挥得眼珠如三百度眼镜,一圈一圈都是漩涡,它愤恨的爬出来,冲孟扶摇龇牙,孟扶摇连忙歉意的将它放进掌心,以示温存。

    云痕无奈看她一眼,摆摆手,无声对华彦一让,“请!”

    “请!”

    一声“请”字尚在嘴角余音未了,下一瞬华彦突然如一道爆破的雷般冲了出来,枪尖一摆,空气中立即响起了连环的爆破音,气流涌动噼啪炸响之声不绝,卷得云痕头发都向后直直竖起。

    孟扶摇怔了一怔,紧张得捏紧了手指,道,“这家伙这实力凶猛啊……”她捏啊捏,捏啊捏,忘记元宝大人还在她掌心……

    云痕倒面色不变,低喝,“好!”猱身扑上,两人瞬间缠战在一起。

    这才是真正实力相仿的一场战斗,和先前燕惊尘以轻灵战拙笨的讨巧相比,云痕和华彦都是实打实的战斗,招数、内力、功底、技巧,一场全面而华丽的五洲大陆贵族武者都精擅的武技展示,一个枪风如虎出林,一个剑气似龙在天,金色的枪风和淡青的剑光纠缠在一起,劈、射、砍、穿、华光缭绕劲气纵横,看得众人不间断叫好。

    孟扶摇却担心的沉默了下来,因为她发觉,华彦的内力使用太猛,一旦到五百招外,必将后力不继,但云痕毕竟新学剑法,功底似有不足,和那华彦特别浑厚的内力比起来,他有着天生缺陷,看起来现在不落下风,却很难支持到五百招外。

    她扭紧了手指,心中已经在想等下怎么安慰落败的云痕。

    然而四百招过去,云痕未落败像,他只是脸色白了些,嘴唇有些发青,然而剑气凌厉如旧,战意炽烈如旧,纵横飞舞的剑光,如海波逐浪涛飞云卷,惊艳如初,他将脚下那一方比武场当成了自己的属地和战场,寸步,不让!

    云痕不让。

    一让,便让出了此生的所有尊严和执着。

    他已经很累,累到眼前发花,累到心跳如鼓,华彦倒踩七星的步法在他眼底已经快成了真正的金星乱冒,纵横的枪风逼住了他的呼吸,他觉得连血液都在一寸寸凝结,每一剑挥出,那些凝结的血液都似要成块成块的掉出来。

    于是他咬破舌尖,将血含在口中,那样清锐尖利的疼痛和微腥微甜的气息里,那金光乱晃的枪尖早已幻化成那年玄元山上初见时孟扶摇的剑光,那剑光翻惊摇落,刹那间惊破东风,而那日山顶清风里那少女眼神黝黑,冰雪般明亮,又像一朵花开在旷野,寂寥着骄傲,不肯被伧俗世事摧折。

    他记得那双眸子,太渊皇宫再遇,匆忙之下他一时没能认出,然而事后静静回思,那双眼神便如陌上花,水底月,无时无刻不晃动在他记忆中。

    他记得她匕首反手插入腿中的流出的鲜血,记得她巧舌如簧的计谋和常人难及的镇定。

    记得那样一个既骄傲又散漫,既狡黠又清高的女子。

    扶摇。

    我可以输给你,但绝不能再在你面前输给别人!

    第五百招!

    华彦开始微微喘息,他的金枪太重,虽然威猛沉厚,但一旦使用超过限度,等于是在戕害自身,来之前他师父特意教导,如果遇见无痕剑或雅兰珠燕惊尘,才可以使这种战法,一旦遇上功力同样深厚的古凌风郭平戎,万万不能。

    抽到云痕,他暗暗欣喜,大胆采用了这个战术,却万万没想到,使剑轻灵,又没有他因奇遇打造的深厚内力的云痕,竟然拼命支持到了五百招。

    枪法一旦失力,威力顿时大减,云痕深吸一口气,忍住胸肺间欲裂的疼痛,立刻抢攻。

    第五百八十七招,他一剑如落蝶,点在金枪枪身,长枪脱飞!

    华彦也是光明磊落的男儿,武器脱手,立即不再纠缠,坦然认输。

    他目光明朗,上前一步,诚心诚意对云痕一揖,道,“佩服兄台。”

    佩服这等坚持的意志,这等不让的心态,这等逆境中不输的气势,属于真男儿的勇气和风骨,千载不灭。

    云痕挺直如昔,肃然还礼,在众人钦佩和赞赏的目光里下台,步伐稳当的迎着孟扶摇走来,深深注视着她,笑了笑。

    孟扶摇抱膝看着他,叹息一声,无声递过一方手帕。

    云痕接过,捂在嘴上,咳嗽,孟扶摇缓缓道,“我不想看见你连血都不肯在我面前吐,那我这辈子不如不要再出现在你面前。”

    云痕笑笑,直着腰坐下去,孟扶摇从怀里摸出药往他手里一塞,站起身,扭扭脖子踢踢腿,微笑道,“轮到我了。”

    云痕拉住她,孟扶摇回首,清冷少年眼眸星火旋转心事浮沉,千言万语尽在眼神中,孟扶摇对着那样的眼神怔了一秒,随即坦然一笑,道,“放心,我不跟你学,我要输便输,决不偷偷咽下自己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