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89 唇枪舌剑(2)

2018-06-27 11:18:2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89  唇枪舌剑(2)

    眼见佛莲公主从怀中取出一方明黄重锦,上面以淡墨色、孔雀蓝、深红、明紫四色绣着灵逸洒脱若有仙气的字迹,众人中有人隐约听说,当初无极太子作璇玑图,由天下第一绣娘蕴娘亲手绣制,蕴娘善绣字,笔意勾连,清隽超拔,往往能得原作者精髓,如今众人一看便知是蕴娘真品,何况诸国宫中有的也藏有此图,虽然不得其神韵,却字迹相同,自然辨得出真假。

    最关键问题是,蕴娘早夭,她的所有作品都已成为绝品,再也无人能仿造。

    佛莲抚着那璇玑图,盈然欲泣,一言不发,只默然将图捧在手中,起身高举而起,向着众人缓缓绕圈一示,话未出口,眼泪已经一滴滴落在图上,将那鲜艳绣字,染得越发明艳惊心。

    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殿中济济一堂,除了冷笑的雅兰珠和皱眉不豫的战南成,其余眼光齐刷刷带着敌意盯过来:不平、愤怒、讥嘲、鄙视、厌恶……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所谓美人受辱,怯怯不胜,向来看在男人眼底,是最能激发不平之气和保护欲的,满殿愤然骚动里,一个华衣少年突然站起,大声道:“孟扶摇,你今日欺人太甚,见公主柔弱便想肆意妄为,视满殿王公豪杰于无物么?本侯今日便代公主教训教训你!”

    孟扶摇斜眼看着他,一言不发,认出他好像是天煞皇族远支的一个什么什么小侯爷,她跷着腿,看着那少年赤手空拳冲过来——金殿之上是不得携带武器的,大声赞:“好!有胆气,此乃孤勇也!”

    她坦然坐着,满面微笑,伸出双手状如怀抱——等你自找苦吃也。

    可惜那小侯爷冲出一半,被其及时赶出的中年男子喝止:“鸿智!陛下御前,不得放肆!”那中年人看来是这少年的长辈,一边拉他回去一边道,“有些人狂妄无知,自有该收拾的人收拾,要你多什么事!”

    他将人拉了回去——开玩笑,孟扶摇再无耻放肆,也是此次真武大会的魁首,赢的是真功夫,在她面前强出头,找死么。

    孟扶摇悻悻叹口气,唉,真可惜,不能将事情闹得更大些。

    此时璇玑图已经传过一周,众人都频频点头,这般绝品精绣,奥妙深藏,不是传说中的两国聘礼璇玑图,还能是什么?

    佛莲执着那璇玑图,转身,遥遥对着孟扶摇一展,笑得雍容高贵:“孟将军,你说本宫该如何处置你好呢?”

    “公主,无须你处置,那小子早就该羞愧自裁了!”

    “孟扶摇,要不要天煞之金借剑给你?”

    “他便觍颜不死,日后也是行尸走肉,有脸再见世人么?”

    “呸!”

    ……

    “珠珠啊……”孟扶摇仿佛什么都没听见,抚摩着雅兰珠的衣袖垂泪道,“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雅兰珠皱眉盯着那璇玑图,此刻她倒有些不安了,拉了拉孟扶摇袖子,低声道:“喂,那好像真的是真货,你有没有证据啊,今天闹成这样,那死女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孟扶摇哈哈一笑,道:“珠珠,我突然觉得,人和人真是天差地远。”她看了看雅兰珠,想起这孩子说起来也算她“情敌”吧?怎么这心性区别就这么大呢?

    此时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先前那个欲待出手却被半路拉回的某侯爷再次冲了出来,取过一个天煞之金护卫的刀,呛啷一声往孟扶摇面前一扔,冷笑抱胸看她。

    连鞘的刀滑过来,在光洁如水的金砖地面上滑过一道流丽的火花,孟扶摇一脚踩住,脚尖一挑掂在手中,弹了弹剑鞘,铿然清越声响里她点头笑道:“留着,你用得着。”

    她也不说那个“你”是谁,只睨视着微笑看她等她回答的佛莲,淡淡道:“公主,你说你这个是璇玑图,但是,谁能证明,它就是呢?”

    众人被孟扶摇一语惊得霍然一怔,这才想起一个大家都忽略的问题,是啊,璇玑图真本谁也没见过,谁就敢肯定这个就是真品呢?

    “你又在大放厥词混淆视听!”这回说话的是个来自轩辕的男子,看那衣着,好像是轩辕长生剑派的掌门,一张清癯的脸满是愤怒之色,大声道:“这图我曾经在宫中见过拓本,和这个一模一样,难道这各国拓本,也是假的?”

    “你真相了!”孟扶摇盘膝而坐大力鼓掌,“都是假的!你们的图,都是从这位各国乱窜的无极未来皇太子妃的手中悄悄拓印下来的吧?知道不,她是造假工厂,你们就是不明真相购买群众,她是三鹿总公司,你们就是各大奶粉经销商。”

    “孟将军,璇玑图四百四十一字,纵横两列皆二十一字,纵、横、斜、交互、正、反读或退一字、迭一字读均可成句,句有三、四、五、六、七言不等,分战阵、为将、使兵、谋局四章,本宫相信,普天之下,除了本宫,再无人能更熟悉此图,不过,正如本宫说璇玑图真未必是真一样,你说假,也未必就是假,还是那句话,证据呢?”佛莲不去理孟扶摇的怪话,还是浅笑,“图穷匕见,垂死挣扎,是不是就是拿来形容孟将军此刻言行的呢?”

    “拿来形容你也一样。”孟扶摇冷笑,从怀里慢吞吞掏出个东西,往桌上一扔,道,“我的证据就在这里!”

    那一卷旧兮兮的布散开,淡紫色,不规则,边沿还带着毛边,皱皱巴巴,布上很随意很潦草的写着极小的字,倒也确实是璇玑图的内容,却没分颜色,更没那般绝品的刺绣精致的笔意,别说是世所轰传的名品璇玑图,倒像是从某件衣服的衣襟上撕下来,随便抄袭璇玑图内容的破布。

    这东西拿出来,说那是璇玑图,实在没有任何说服力,众人安静了一瞬,都轰然一声笑了起来,有人前仰后合,有人笑得直拍桌子,还有人笑出眼泪。

    “妈呀……这也敢说是璇玑图真品,当咱们都是瞎子不成?”

    “大哥,俺撕副袖子下来,你给照抄下璇玑图,咱也可以扯出去和七国王公们说,这就是璇玑图!”

    “这要是璇玑图,我家满月小儿昨晚尿的床,也可以说是‘破九霄’图谱了,哈哈……”

    “小子,男子汉大丈夫,爽快些,别在这继续丢丑了!你若现在自裁,大家伙儿还瞧得起你些!”

    ……

    一片轰然声里,孟扶摇脑袋也有些大了,她盯着那块布,满脸黑线,娘地,摸着了锦囊里的东西是布,她想这一定是长孙无极的璇玑图,十分拉风的抛出来,不想居然是这么块没有说服力的破东西,长孙无极那混蛋,这玩笑也是开得的?

    她恨恨的攥着锦囊,将之当成长孙无极的脑袋揉啊揉,突然觉得手底有东西,再一看,锦囊里还有张纸条,她抽出来,眼光一溜,随即笑了。

    她这一笑,倒把正笑得开心的众人看愣了,一直浅笑看着众人讥讽孟扶摇的佛莲最先把目光转了过来,嘴唇一撇,道:“孟将军是准备要写绝笔诗了吗?要不要佛莲也送你一副挽联呢?”

    “挽联啊,”孟扶摇抓着那璇玑图站起来,慢悠悠的晃过去,道:“留着你自己用吧。”她走近佛莲身边,佛莲立即警惕的退后一步,其余王公贵族都起身过来,叱道:“你要做什么?离公主远些!”

    孟扶摇在佛莲身侧三步远处停住,手一摊,笑道:“我能做什么?我双拳难敌四手,不会蠢到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公主动手,我只是在告别这个美好的世界之前,突然对一切美的事物发生了极大的兴趣,比如……我好喜欢公主身上这件衣服的质料,想知道这是什么衣料,也许可以买来装裹我自己——公主愿意满足一个将死者的最后愿望吗?”

    她满脸艳羡的看着佛莲,盯着那月白色闪着淡蓝暗光,华贵厚重的裙裾,好像真的十分喜欢,佛莲皱眉看着她,心底绝不认为孟扶摇这个小流氓会突然对她的衣服感兴趣,然而却又想不出孟扶摇这么问到底用意何在,她还没想清楚怎么回答,凤四皇子已经冷笑抢先道:“你这无耻之尤,此刻前倨后恭也无用,不过我们璇玑国人素来宽容,便让你死个明白——这是我璇玑月华锦,取光华如月之意,是我璇玑独产,一等一的上等锦缎,怎样,你知道了?就怕你想用这个装裹,你也没处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