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91 爱之真义(1)

2018-06-27 11:18:2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91   爱之真义(1)

    满殿静默,甚至听得见烛身上烛泪缓缓流淌的声音,空气中多了种尴尬无措的静默,冲在最前面的一些人松开了拳,一些人在无声缓缓退后,还有一些人,惶然的看看孟扶摇,再看看佛莲。

    佛莲立在那里,只是这八字报出的刹那之间,这个一直拼命尊贵的、平静的、慈和的、圣洁的公主殿下,那些尊贵平静慈和圣洁统统如被那八个字引起的无声飓风给扫个干净,连同脸上所有的表情,眼底所有的情绪,全身所有的血色,和一个人全部的精神气,都统统被席卷而去。

    她立在那里,还是那个佛莲,却突然成了死的、僵的、冻结的、麻木的、行尸走肉的。

    如果一刻钟前她还是美丽端静,完美无瑕的公主,现在她不过是具着了公主冠冕的草人。

    然后她突然直直倒了下去。

    孟扶摇立即一声大喝:

    “昏啥!”

    那个“啥”字,破音如霹雳,风一般的卷过大殿,震得满殿宫灯齐齐跌落,烛火刹那一振又熄,殿中光线立时黝黯深沉,那些隐在暗处的层层帐幔,被风声惊动,轻轻飞起,恍如无数幢幢鬼影,在其中蠕动。

    这样的雷霆喝声,刺激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抬手捂耳,佛莲也不例外——于是她昏不成了。

    她抬手,捂耳,手还没抬起,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好纯真的对她笑,道:“莲花,我被你逼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昏,你这么急着昏做啥?好歹把事情说完再昏嘛,做人要厚道,要对得起你的粉丝,你看看你这一昏,让你的拥趸们多尴尬呢?”

    佛莲极慢极慢的放下手,死死盯着孟扶摇,眼神里仿佛爬出无数条蛇,每条都死死缠住了孟扶摇,她用那样带着毒气的腻滑的眼神在孟扶摇身上绞了一遍,突然惨然一笑,道:“不过如此,谁爱谁输。”

    孟扶摇不语,半晌道:“你到现在还觉得你那是爱?你不过是占有欲,说实在的,佛莲,你若是个正常点的女人,谁高兴费那闲工夫和你作对?宁毁十座庙,不拆一场婚,让太子殿下有个好老婆,谁不开心?可惜,你让人忍无可忍。”

    她一拂袖,大步离了她身边,殿上战南成此刻才缓缓笑道:“不知道孟将军,手中怎么会有璇玑真本?”

    “回陛下。”孟扶摇一俯身,琅琅道:“敝国太子和佛莲公主取消婚约,璇玑图早已收回一事,我无极朝臣人人皆知,并甚为不齿某公主对此绝口不提之行为,太子前日离开天煞前,曾和草民说,当年婚约取消之时,应璇玑国主之请,答应等公主成年之后再对天下公布,然而不曾想公主至今以太子未婚妻自居,此举不仅令太子为难,也伤公主清誉,草民当时就自请劝说公主,只是觉得以草民身份,所言所行难服悠悠众口,太子便给了草民此图,并道除非公主再次在七国王公之前提起,不可当众出示,免伤公主尊严……陛下,草民实在是听见她那句‘一殿君臣’,怒从心起才致失礼朝堂,还请恕罪。”

    战南成叹息一声,默然半晌,才神色为难的轻轻道:“公主也是爱之深切……来人,送公主回——”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被一声凄厉的高呼切断,那声音带着丝丝血气突兀拔地而起,夹杂着一声拔剑出鞘的厉响,如锐利的冰晶般,戳破飞龙舞凤的大殿藻井,戳破这一刻尴尬的寂静。

    “长孙无极,你好狠!凤净梵做鬼也不饶你!”

    眼泪汪汪滴(其实是重感冒感滴)滴说:欺负是暂时滴,牛逼是永久滴。

    叫声未毕,剑光嚓的一声拉开一道白虹,照得黝黯的大殿都亮了一亮,惊呼声随之响起,凤四皇子颤声大呼:“妹妹!”随即有人大叫:“公主不可轻生!”有人滑步上前,劈手夺剑,厉喝声惊呼声惋惜声救援声乱七八糟响在一起,接着,当啷一声,长剑落地。

    钢铁之质敲击上金砖地面,声响清脆,激得人们都颤了颤,孟扶摇背对佛莲,却连头也没回,只在眉间浮起一抹讥诮的笑容。

    真要想死,会在人堆里自刎?

    公主殿下真是连死都不会忘记做戏。

    佛莲倒在凤四皇子怀里,哀哀哭泣,不住泣问:“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凤四皇子抱住她,热泪涟涟,连声道:“我也不知道这事……父皇母后定是怕你身子禁受不住,想等你好些再慢慢说的……谁知道会出这事……”

    他霍然扭头,怒视孟扶摇,厉声道:“孟将军,你现在满意了么?将佛莲逼到伤心自刎欲待求死地步,你现在开心了?”

    “我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孟扶摇抱着臂,环视周围面露不忍之色的人们一圈,慢吞吞道:“我看见各位在为撒谎者唏嘘,就觉得这人生真他妈的不公平,刚才我被人逼着要自刎,怎么就没人为我唏嘘一声?我若是刚才拿不出璇玑图被逼自尽,诸位只怕都会拍掌叫好吧?说真话的被千夫所指,说假话的被人人怜惜,原来这就是七国王公,这就是真理公义?”

    被她目光扫到的人,都不禁面露尴尬之色的低下头去,有人低低道:“公主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嘛,谁叫无极太子秘而不宣呢?”

    “放你妈的屁!”孟扶摇勃然大怒,“你脑子里灌的是泥浆还是猪粪?居然怪到太子殿下身上?要不是你们璇玑国主请求太子等佛莲那永远都好不了的身子好了再对七国公布,他犯得着秘而不宣?太子殿下是有错,他唯一的错,就是当初对你们伪善做作的璇玑,太心软!”

    她龇牙咧嘴的笑着,大步跨了过去,吓得刚才说话的那个璇玑人士退后一步,孟扶摇不理他,从地上捡起那柄佛莲自刎未成的长剑,虚虚往自己脖子上一搁,作势一划。

    “啊呀!我要自刎了啊!”

    雅兰珠立即扑过来,大叫:“孟将军不可轻生!”伸手夺剑,孟扶摇立即撒手,抱住雅兰珠,假哭:“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雅兰珠沉痛的抚摸着她的背脊:“告诉你你会对月流泪对花吐血的……”两人相拥在一起哈哈大笑,雅兰珠捂着肚子,一步三摇的扑到墙上大呼:“哎哟妈呀,不成了不成了……”,孟扶摇将长剑一扔,一脚踩裂,轻蔑的道:“瞧,人堆里自刎,我也会!”

    满殿冠冕楚楚的贵族掌门愕然,看孟扶摇大笑着,对战南成弯了弯腰,谁都不看的挽了雅兰珠出去,跨出高高的正殿门槛,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长长的汉白玉阶上,唯有边走边笑的对话声,远远传来:

    “长孙无极,我做鬼也不饶你——”

    “孟将军不可轻生!”

    “哎呀,你干毛抢我剑啊?让我死,让我死——”

    “不是你自己递过来的吗……”

    “长孙无极,我凤净梵做鬼也不饶你——”

    “拜托,我胃纳不好,吃夜宵时听见你说这个更没胃口。”宗越端起饭碗,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公主不可轻——”,“啪”一声,元宝大人一扬爪,一根鸡骨头精准的空投进了夸夸其谈者的嘴,正好卡在她上下牙之间。

    孟扶摇愤怒,重重将碗一搁:“话都不给我说囫囵了!这还让人活吗?”

    云痕叹口气,道:“我们已经听你说了三遍了。”

    孟扶摇沮丧,鼓着嘴将碗一推:“不吃了!”抬腿就走,从头到尾,都没看某人一眼。

    某人安静的吃着馄饨,若有所思,元宝大人蹲在他面前,用一种“主子你有麻烦了”的表情同情的瞅着他。

    长孙无极笑笑,摸了摸元宝大人,元宝大人立即欢欣鼓舞,献上自己啃了一半的果子,谄媚“麻烦都是孟扶摇的,主子是永远胜利的。”

    长孙无极将那半个果子塞回元宝嘴里以示嘉奖,起身拎着它直奔某人闺房去了,云痕默默看着他背影,半晌,撇过头去。

    雅兰珠乌溜溜的大眼睛瞟着他,突然含着半口汤呜呜噜噜的问:“云痕,什么感受?”

    云痕回首看她,清冷的眼眸里星火一闪,没回答也没发怒,推开椅子行到窗边,负手看着窗外渐浓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