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199 御风成旗(2)

2018-06-27 11:18:1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199  御风成旗(2)

    语声迤逦里,那点裂缝又向前延伸了些许。

    长孙无极手指一抹,生生将那裂缝抹平,淡淡道:“不过是红尘烟火寻常滋味,定然是不入太妍你眼的,没得污了你那向来只食花饮露的高贵胃口。”

    “我高贵得过师兄你?天纵奇才后来居上,连我,都向来只有仰望的份。”那女声突然又冷了下来,妖娆尽去,多了几分淡淡的讥诮,“你喝得,我喝不得?”

    她最后一个“得”字,突然变成破音,声音扬起的雷电般向上一冲,戛然一声,那罐子突然裂开。

    罐子裂开,汤汁却没溅出来,长孙无极在她声音起调的那一霎立即抬手,手势虚虚往罐子上一罩,那生生裂成两半的罐子,其中流动的汤汁霍然一收,随即安静下来,竟然还维持着刚才的形状,一滴不洒。

    长孙无极盯着那汤,眼底突然露出了厌烦的情绪,一抬眼看向前方一处屋檐,冷冷道:“你喝得,你不止喝得,所有我能得到的,你也可以得到,这在很多年前我就和师傅们说过,所以,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为什么要走?”随着长孙无极目光所向,那方屋角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一团粉白的溶在月色中,看上去软软的,也像一团夜合的合欢花,和刚才那个或空或锐或妖娆或讥诮的成熟女声给人的感觉截然不符,然而那声音却又确实是她的,甚至更厉了几分,“长孙无极,我最讨厌你这个,我说过,我不要你让,你也不配让我!”

    话音方落,“砰”一声,石桌粉碎,漫天石屑飞扬,那些石屑簌簌飞舞,先是慢的,随即便闪电般一冲,攒成长蛇般灰白的一条,直射长孙无极眉心!

    长孙无极衣袖一展,先展在孟扶摇身前,避免她被那些飞散的碎石所伤,才伸出两指霍然一剪,宛如剪中蛇身七寸般,无声将“石蛇”剪成两段。

    那“石蛇”却一断又分,呼的在半空中一展,于虚虚实实中一阵飞速重排,突又幻化成一面石扇,那女子遥遥虚虚一抬手,那石扇猛然横扇斜拍,对着长孙无极当头拍下。

    长孙无极单手一划,刚才汤碗底一点未尽的汤汁化为一串晶莹的玉珠飞在空中,那些“珠子”在他指尖连成佛珠一串,宛如真实珠子般刷拉拉有声的甩出,撞上石扇,将之撞成一片灰白的粉尘。

    他淡淡笑:“既然这么想喝,那就给你尝尝。”

    太妍冷哼一声,手指一挥,那些灰白石屑旋风再次化为蝶化为云化为狂风中的树化为深海里的蛟,从各种角度或轻盈或诡异或凶猛或刁钻的向长孙无极所有要害,却都被长孙无极以那点汤汁堪堪对付过去,他不似太妍变幻千端,始终都是那串汤汁之珠,却或分或合,成列成阵,每一次细微变化都会带来无穷的变数,那些指掌间的点戳起降排列组合,浩瀚无边。

    这般细微却凶狠的战斗,他依旧在笑,淡淡道:“恭喜师妹,我说你怎么会突然履足红尘,原来是神法大成了。”

    “对,继你之后,我大成了。”太妍这回声音又变了,轻俏而厌恶的道:“永远都是‘继你之后’……长孙无极,我想,没有这个你,就不存在我这个‘后’,你说是不是?”

    她尾指一弹,一个极其轻巧的手势,平地上忽然起了呼啸的风,满地的合欢花都拔地而起,呼啸卷成一把绯红的巨杵,直捣长孙无极胸口!

    “那么,没有你这个‘后’,我就是唯一,太妍,你说是不是?”长孙无极语声平静,手指一弹,那串“珠子”突然凝成一团,沉甸甸的半透明,电射而出,直直撞上“杵”端!

    “轰!”

    很难想象这些柔软的花朵和汤汁也能拼出那般巨大的震响,很难想象世上还有这般美丽的战斗——漫天的花朵之杵被莲子汤之珠狠狠撞开,飞扬出一片浅紫嫣红,那些被震散的绯色的花,散出无数针尖般的深红触须,如美人散在风中的裙裾般悠悠一扬,又或是九天仙子的御光之旗,在深黛色苍穹中和玉白月色下艳丽张扬的一展,刹那间慑目惊心。

    孟扶摇一直坐着,紧紧盯着这不动身形手指间的战斗,为那迷离而炫目的变化而热血沸腾,她的“破九霄”到了第六层后,便每层分三级,必须要一级一级的提升,第六层第二级“斗转”,她至今还没找到修炼的法门,然而今日长孙无极和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师妹太妍这一战,却让她若有所悟。

    她顶着满头白灰,兴奋的盯着长孙无极和太妍的手,在每个变化中生出的千万个变化里拼命思考,寻找着那些变化的起源和轨迹,她看得太专注,手指下意识的微微弹动,学着那般神奇的动作,没留神屋檐上太妍目光突然一转,眼色一冷。

    “啪!”

    孟扶摇突然颊上一热,一股大力挥上脸,整个人向后一倾,这才听到屋檐上太妍冷声道:“鼠辈竟敢偷学神艺!该死!”

    长孙无极霍然回首,目光大炽!

    孟扶摇支住身子,摸了摸脸,只觉得脸上火热,半边脸颊已经高高肿起,顿时大怒。

    煽我?竟然敢煽我?

    老娘活了两辈子活了几十年,还没被人煽过耳光!

    打人不打脸,你丫找死!

    她跳起,二话不说冲了上去。

    却有人比她更快,一直端坐原地的长孙无极突然动了,身形一展便直射对面屋檐,穿越那些未歇的花雨,人在半空衣袖一拂,轰然一声那半边檐角直直坠落,坐在上面的太妍正全神贯注等他的招,不防他竟然先攻身下,身子直直坠落,半空里赶紧一个翻身,如柳絮如杨叶般姿势极其轻盈美妙的翻落在地,冷哼一声正要抬手攻击,长孙无极却已落在那半边屋檐,居高临下又扬了扬衣袖,太妍一惊,下意识向后一退,结果身后墙上的窗棂突然断裂,窗子吱吱嘎嘎的倒下来,她只好向前掠,这一掠便迎上奔上来的孟扶摇。

    孟扶摇捋着袖子狂冲而上,看见她被逼到自己方向,赶紧一个巴掌招呼上去,太妍一偏头,身子突然便到了她后面,曼声一笑:“凭你也配打到我?”

    她话音未落,便觉眼前紫影一闪,随即“啪”一声脸上一热颊上一痛,也是一个**辣的耳光!

    听得长孙无极带笑的语声:“我打就是她打,一样的。”

    “长孙无极,你好生无耻,竟然和人联手攻我!”太妍抚着脸,怒极反笑,“你羞不羞?”

    “既然你学会了偷袭,我为什么不能学会围攻你?”长孙无极冷然看她,“太妍,你和我斗了这么多年还不肯罢休,那也由得你,但是我警告你,你如果敢迁怒他人滥伤无辜,那么我也不介意亲手诛杀同门。”

    “长孙无极我也告诉你,只要你在一天,我都会永无止境的和你斗下去。”太妍突然妖娆一笑:“既然我神功大成,师尊们已经准我再入红尘,那么我有的日子和你耗,你要做的,我就破坏;你要保护的,我就伤害;我要向师尊们证明,谁才是真正的第一!”

    她指着孟扶摇:“比如这个,今天的一耳光只是个前奏,只要我以后心情不好了,有时间了,我随时都会来煽她耳光。”

    孟扶摇盯着她——这个万恶的……侏儒!

    呃……好吧,挺精致的侏儒。

    太妍看起来竟然就是个小孩子,十一二岁的身量,脸也粉粉团团,还有些婴儿肥,若不是那成熟的语音和一双神光璀璨的眼,她活脱脱就是个粉嫩的精致的小姑娘。

    侏儒都是丑恶的,她却不是,只是孟扶摇看着她的脸和身形,再听她那变来变去的语音,实在觉得这个人和她的样子不搭调,也不知道是先天这样的,还是后天造成的。

    这个太妍,看样子很早就和长孙无极不对盘了,她是不是觉得,煽她孟扶摇也就等于煽长孙无极?那她岂不是亏大了?

    太妍对孟扶摇惊异的目光视而不见,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奇特的形貌引人注目,她摸摸脸,似乎想摸准了脸上那个耳光的轮廓,冷笑盯着长孙无极。

    长孙无极淡淡看着她,眼神里只有不耐和疲倦,他似乎懒得和太妍斗嘴,只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孟扶摇,他怀里,一直在睡觉的元宝大人突然探出头来,愕然盯着太妍看了几眼,顿时大惊;“吱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