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08 时光之错(4)

2018-06-27 11:18:1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08   时光之错(4)

    她轻轻的叹息,道:“以前我听过一句话,一公主在国破之前,掩面而哭:愿生生世世莫生帝王家。那时我以为,她不过是倒霉,遇上灭国之灾的公主自然是最惨的,现在我才知道,便是太平年代的公主皇子,也一样很倒霉……长孙无极,有没有这样一个皇朝,平等,明亮,权力制衡,虽然有着不可避免的黑暗和不公,但在尽着最大的努力公正公平?”

    长孙无极沉默着,半晌答:“等你来建造。”

    孟扶摇却笑起来,掩着眼往榻上一倒:“我真是昏了,一个读史的人,问出这么傻的问题,在封建体制、生产力低下的五洲大陆谈平等和权力制衡?不等于和中国男足谈论什么时候拿世界冠军,和凤姐谈论人类的自知之明一般荒唐嘛……等我来建?我要真在这里一辈子,我就建,现在,没空。”

    她疲倦的闭上眼,感觉头顶有人轻轻靠近,温醇语声如春雨掠过耳畔:“为什么没空?”

    “……回家。”孟扶摇翻了个身,懒洋洋回答,又软绵绵挥手:“出去记得带好门。”

    她沉入睡乡,没有听见回答,只在黑暗的幕布落下的那一霎,感觉到额头被午夜微微湿润的风拂过,那风久久盘旋不去,夹杂着缠绵而温柔的叹息。

    日子恢复了平静,因为月魄之宝引起的争吵和长夜里对一个逝去女子的共同怀念,都已被拥有和聆听的人珍重收起,不忘却,也不提起,前路还是要走的,向后看看见倒影,向前看才是阳光。

    孟扶摇和战北恒最近相处得不错——她那日一句“王爷命不久矣”雷倒战北恒,险些被他喝命侍卫赶出门去,然而孟扶摇当时只是坦然高坐,慢条斯理喝茶,道:“属下一腔热血,甘冒奇险予王爷醍醐灌顶,王爷还要逐我出门?行,我出了这门,下次可就不会进来了。”

    说罢她整衣便走,还命王府侍卫:“好生给我引路,下次你们就见不着将军大人我了。”

    战北恒给这个似精明似愚钝,似大胆似无知的混小子将军气得哭笑不得,却也喝住了侍卫,留下孟扶摇来喝茶聊天,两人喝了好几次茶之后,战北恒才终于漫不经心问:“当初那话,怎解?”

    “无解。”孟扶摇答,“王爷心知肚明,无需我多说。”

    战北恒斜睨她,很久之后才道:“那你又待如何?好好的陛下驾前红人不做,跑来给我通风报信?”

    “男人嘛,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孟扶摇嘻嘻笑,“龙虎大将军算什么,从龙开国之臣才是真正宏愿!”

    战北恒又一次被她给刺激得跳起来,“大胆——来人——”

    孟扶摇微笑,端坐不动。

    战北恒话到一半果然止住,瞪着她,气得呼哧直喘:“你你你你你你你——”

    孟扶摇很可惜的站起来,摊手:“哎呀,不拖我上金殿了?不抓我砍头午门了?我本来还想着,能和亲王殿下一同黄绫裹枷死在落龙台,是很荣幸的事呢,哎,可惜可惜.”

    战北恒手按着桌子,拿这个惫懒小子没办法——能当真就这句话拖他上金殿?皇兄只要问一句“他如何会在你府中和你说这个?”,再联想到什么什么,自己这个大逆罪名,绝对比他重!

    这小子,恶毒!

    孟扶摇却道:“我知王爷难以信我,无妨,王爷终有一日会看明白属下精诚的。”

    她摇摇晃晃出王府,去和皇营同僚们相见欢,皇营统领谢昱为人不苟言笑,处事死板,不得人心,倒都觉得新来的副统领,大方,爽气,又不爱插手诸般事务,对他们平日里一些捞钱手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人!

    玩了一阵赌骰子,孟扶摇又输,输得没心没肺的笑,随手掏出大锭银子往那一搁,道:“兄弟今天没带散碎银子,就拿这个吧。”

    有人便为难:“没秤呢,怎么找给你。”

    孟扶摇一挥手:“找什么找,记着,下次输了方便!”说着便向外走,“兄弟去尿尿。”

    身后一阵哄笑,有人道:“还有留银子输的,小孟统领,痛快!”

    孟扶摇挥挥手——什么痛快?八成在背后笑,还有诅咒自己下次再输的?傻人!

    她走出营房,没去茅厕,她自然从不在外面上茅厕,走了几步,果然迎上一个面白无须的男子,看来眼熟,是宫中的太监。

    那太监似笑非笑看了她半晌,捏着嗓子道:“小孟统领,陛下召你进宫呢。”

    孟扶摇“哦”一声乖乖跟着去了,神情坦然,对一众内侍古怪眼光视而不见,战南成在御书房等她,她大礼参拜了,战南成却没了前段日子的热情和蔼,仿佛没听见,也不叫起,孟扶摇就耐心跪着,数着地下的方砖格子。

    好久以后战南成才撒了书,好像才看见孟扶摇,拖着声音笑道:“孟统领最近就任新职,好生繁忙,也不来宫里了。”

    孟扶摇眨眨眼睛,答:“陛下你没宣微臣咧。”

    倒堵得战南成呛了一呛,半晌道:“你就不能请见?朕看你钻恒王府门子,不是很殷勤么?”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孟扶摇鄙视,老战你和长孙无极那厮真的不是一个级别的,难怪他都懒得出手对付你。

    战南成盯着孟扶摇,以为这小子一定要惶恐请罪,结果她清清脆脆道:“陛下微臣跪得膝盖酸咧。”

    满殿绝倒,战南成脸黑了又白了,半晌想起果然如信报所说,这就个粗人,胆子大到无边无沿,心机浅到一眼见底,和这小子较劲,真是白费力气。

    于是只好叫起,还赐了座,孟扶摇高高兴兴坐了,和战南成胡乱谈些皇营事务,战南成看她那坦然劲儿,实在不舒服,又晓得和她绕弯子没用,只好直接提醒:“你一个外臣,交结王公太勤不好,恒王府那边想来没有那么多公务要你回报吧?”

    “是没啊。”孟扶摇很直接的摇头,“王爷是微臣上司嘛,他叫微臣多走动走动,微臣怎敢不遵。”

    这话又把战南成堵了,闷在那里觉得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二百五,油盐不进的料儿,郁闷着又觉得放心些——对于帝王来说,臣子,尤其是武将聪明有城府狠了,可不算什么好事。

    孟扶摇却又高高兴兴和战南成谈王府诸般笑话,把那些八卦官儿嚼的舌头都说给战南成听——“王爷十八房姬妾,号称十八仙,他们说王爷就是那菩萨,把仙们镇得服帖,也不知道从哪打熬得好筋骨,八成是太医署给的好方子,撺掇微臣和王爷要个,王爷先还不认,嘻嘻,微臣说微臣想娶三个老婆,日日震旦好快活,就怕伤了我练武人的身子,百般缠磨着王爷才叫人抄了个给微臣,再三嘱咐不许传出去,微臣嫌那字认不清,自己去他府里医官那里偷偷抄了个——陛下您要不要?”

    战南成听得哭笑不得,这成什么了,君臣谈论王府风流轶事,共享壮阳冲剂?传出去自己不是好大一个昏君头儿,连忙拒绝,孟扶摇却掏出那张脏兮兮的纸往他手里塞,战南成目光一扫,却突然定住了。

    那上面,有几种药物,是摩罗进贡的贡品,往年他在贡品单上见过,今年却没有了,以为是摩罗没进也就没问,上次成妃内热想用那药,内库里报说没有,北恒当时就在,却一言不发,不想这东西,竟在他府中。

    他取过那药方,又仔细看下去,眉头忍不住颤了颤——他通药理,看得出这药方何止是壮阳?只怕对外伤所致的阳弱之症也有极大功效,着实是个价值千金的宝物,想起当初被挟持那夜,自己在北恒设计的插针的马鞍上受伤,之后一直未愈,也曾暗示过北恒,令他寻些良方来,北恒答应着,也献了方子,却毫无功用,不曾想他手中竟然有这般奇方!那为何始终不献?

    由此又想到他子嗣艰难,至今膝下不过二子一女,三皇子愚钝,太子又体弱,病病歪歪的孩子……这样一想,背上便起了汗。

    背上起了汗,面上却一丝神色也不露,漫不经心将方子往桌上一扔,道:“朕是不能随意用臣下献上的方子的,不过看你诚心可感,先收了,叫太医署审过再给你,朕自然是不用的,只是民间方子,有些是虎狼之药,还是叫人看过你再用比较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