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09 倾情一吻(1)

2018-06-27 11:18:1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09  倾情一吻(1)

    “谢陛下爱臣之心!”孟扶摇嘻嘻笑,“微臣还没吃过,有些药实在难寻,花多少钱也买不着,难为微臣那天混进王府医官那里,白抄了。”

    战南成微微露出一丝冷笑——你当然买不着,连朕都没有!

    他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捕捉到了孟扶摇最后那句话,眉毛一轩,问:“这方子,是你自己混进王府医官那里抄的?”

    “是啊。”孟扶摇天真烂漫的答,“王爷给微臣的那个字好潦草,而且好像也没这个药多,这药方锁在一个好隐秘的抽屉里,孙医官不给微臣走近,微臣使诈支开他,打开锁才拿到的,真是会藏咧,不过微臣以前可是个街头混混出身,别的不成,开锁嘛,嘿嘿。”

    她猥琐的笑,战南成没有笑意的笑,半晌他一挥手,道:“你跪安吧。”

    孟扶摇辞了出去,一直行到宫门之外,她策马行在宫门外的大道上,夕阳下道路光亮阔展,如一大片浩瀚的水面,而她就在扬鞭驱马行于这一片滔滔水上,长鞭划起,便是一大簇晶亮的阳光。

    而此时,她开阔明朗眉目间,才露出一抹其意深深的笑容。

    不数日,内廷传旨,孟扶摇原地升职,任飞豹营副统领兼飞狐营统领,皇营三大营,飞虎飞豹飞狐,其中飞狐一直空缺,诸般副统领争得头破血流难以平衡,最后由皇营总统领谢昱兼任,如今谢昱职位不动,那个兼职却去掉了,归了空降来的,刚任飞豹副统领不久还寸功未立的孟扶摇,这实在是皇朝异数,更奇异的是,直管皇营的恒王对这道谕旨也没有任何意见,那些各属派系的副统领大部分也没意见——恒王认为孟扶摇是他的人,副统领们是反正我得不到你也得不到,大家公平,至于战南成嘛,也认为孟扶摇是他的人。

    天煞朝廷史上最左右逢源上下其手的无耻官儿诞生了。

    无耻官儿孟扶摇继续每天跑恒王府,跑了一阵子,终于跑出了问题。

    丫和王府十八仙的最受宠爱的第九仙有奸情,被捉了。

    长孙无极指的就是宗越这种做法,明知让孟扶摇慢慢自愈是最好的,却急切的用药物压制,给身体造成“我很健康”假象,功力是提升了,将来的体质却有可能因此不太好,甚至有可能带来后遗症。

    事情的起源是因为我们的孟将军实在太玉树临风。

    玉树临风的孟将军有次和恒王殿下在前院聊天,后院里红粉们大概在练骑马,不知怎的马惊了,一路狂飙横冲直撞,所经之处人仰马翻娇呼莺啼,王府侍卫一路追过去,却赶不上那匹摩罗进贡的烈马的速度,想要生生勒马,又怕伤了马上那位最受王爷宠爱的九夫人,这般为难着娇呼着一直撞到了前院。

    马上九夫人发鬓散乱,娇颜失色,早已吓得语不成声,眼看那马越冲越疾,自己手早已酸软得握不住缰绳将要坠落,马还在向王爷冲去,无论是自己落马还是马撞上王爷都是死,绝望之下,眼睛一闭手一松,等死。

    马失了最后一点约束,顿时恢律律一声长嘶,泼风般直闯过来,黑色的巨大马身像一截深黑的移动冰山,狠狠就待撞上愕然回首的战北恒。

    惊呼声里,孟扶摇一扭头。

    她扭头,手一伸,五指散开如花朵初绽,一搭马脖,手指一旋!

    “咴——”

    比寻常马更高更壮的,快要和孟扶摇等高的烈马,生生被孟扶摇手指一旋,凌空旋了出去!

    沉重的马身硬生生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重重砸落尘埃,腾起烟灰丈许,在地上深深砸了个坑!

    九夫人掉落。

    她盈盈落如桃花离枝,浅粉衣裙在空中漫漫漾开,那般青丝婉转颤颤惊惊,凄婉而凄艳。

    她倒翻的视线里,看见的是清秀挺直玉树临风的少年,正衣袂飘飘把那匹马给砸了出去,看见那少年一回首,目光明亮神光离合。

    她心跳得疾,却不知道是因为将要和大地接触还是将要和少年的臂膀接触。

    好在由来美人遇险,都要有帅哥搭救的。

    孟扶摇从马脖子上收回的手向前一搭,这回落上了美人的脖子。

    她很不怜香惜玉的用对付马脖子的手法在美人脖子上一旋,手指看似没有变化,实则弹动出奇异的韵律,美人身子一软,已经飘飘在空中一旋,换了个方向安全落入孟扶摇的怀抱。

    美人抬眸,羽睫微颤,珠泪盈盈,牢牢盯住了救命恩人。

    眼前少年,何等的丰姿韶秀,才艺惊人……

    孟扶摇看都没看她一眼,赶紧把怀中软若无骨的女体往战北恒手里一塞——妈妈咪呀,擦的什么粉,熏死人,比最近疯迷香薰的元宝大人还恐怖。

    战北恒抱着九夫人,那女子垂着眼睫,湿润的睫毛下眼神更水光流荡的偷偷瞟孟扶摇,瞟啊瞟啊瞟……

    这一瞟便瞟出了问题。

    九夫人从此贤惠了许多,什么奉茶啊献食啊之类的侍女干的事儿都亲自抢着干,有次还居然洗手作羹汤,此过门以来从未有过之创举直接令战北恒黑了脸,孟扶摇却没心没肺的吃,大赞:“九夫人好手艺!王爷好口福!”

    彼时九夫人笑靥如花,眼波荡漾,那水光里船儿摇啊摇,就等那看中的船客坐上去,可惜船客是个榆木脑袋,只知道扒着盘子吃零食。

    九夫人明媚的忧伤了,九夫人四十五度角望天,天空里倒映那个没良心的人儿的倒影,九夫人觉得,汤还不够鲜,也许还需要加点料?

    孟扶摇用一百八十度角偷窥九夫人——可怜啊,青春少艾的女子,排在那十八分之一,战北恒再金枪不倒,再宠爱逾恒,每月也顶多轮上三次……不人道哇不人道。

    她心事重重的回家,进门就被元宝扒在身上一阵猛嗅,然后回头对长孙无极吱哩哇啦,孟扶摇拎着它耳朵疑问,元宝大人不屑的抱臂扭头。

    长孙无极翻译:“它说你用劣质香粉,身上还有女人味道。”

    孟扶摇抽抽嘴角——这叫什么话哇,我不就是个女人么?难道我以前没女人味道?

    想了一阵子又觉得,其实,也许,大概,是没有的。

    以后的日子,女人香还是不断沾染,长孙无极笑得越发诡异,孟扶摇若无其事,然后,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孟扶摇和战北恒拼酒,战北恒没赢,孟扶摇没输,战北恒喝得被丫鬟用春凳抬回内府了,在春凳上晃晃手,道:“孟统领,慢走……不……送……”

    孟扶摇对着花厅里的巨大珐琅花瓶挥手:“王爷慢走……不送……”

    然后她打个酒呃,在堂中转了三圈,认为这是自己的家,便准备回内堂睡觉,她走着走着嫌热,扒了外袍搭在臂上,走到一处拐角,有卫士迎上来,她正要喝斥他们退下,身边的黑暗里突然伸出一双纤纤柔荑,将她拉了过去。

    那手很香,有着经香薰专家元宝大人鉴定过的“劣质香粉”味道,那手轻轻牵着孟扶摇的衣袖,一直将她牵到了花园里一处闲置的厢房,那里是供王爷赏花休憩的地方,一明两暗,陈设精致,寻常很少人来使用,九夫人经过长久的实地考察,终于选定此处为表白衷情之所,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今夜,东风带着酒气来了,很好,很好。

    宝榻香暖,玉帐金钩,金香炉沉香袅袅,鸳鸯被褥上睡倒母鸳鸯,母鸳鸯轻纱半掩,酥胸欲露而未露,银红丝裙居然是前开襟的,莲步姗姗间雪白如玉的大腿乍隐乍现——夏天真是个好天气,衣服可以穿得很少也不怕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