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14 两心纠缠(1)

2018-06-27 11:18:1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14 两心纠缠(1)

    百官们在她清澈的目光下,惭愧的微低了头。

    竹幕里战北恒却微微湿了眼眶——当此绝路,百官为避嫌都在躲避他,唯有这个二百五统领,生死关头见血性!

    孟扶摇掀帘而入,带动层层光影,战北恒泪眼模糊的抬头看去,见那少年端了酒过来,半跪他身前,恭敬的将酒杯奉到他唇边。

    那少年微微的笑,平和而纯粹,坦然而明朗,战北恒看着这样的眼神,一腔郁怒渐渐消散,有点惭愧的想起自己将她关柴房的旧事,歉疚的笑了一下。

    他并不知道战南成那晚在孟府的遭遇,也不知道人偶是在九仙房内起出的,他如果知道眼前这诚恳的少年就是将一国亲王至于死路的罪魁祸首,别说笑了,只怕便会立即扑上去将对方的肉一块块咬下来。

    然而他现在只想着别的——战南成你连我都杀,别怪我不客气……

    他在笑,不喝那酒,却低低道:“孟统领……人待我不仁,我也无须义气,说件事给你听,你记着也好,不记着也成,算是我最后的谢礼。”

    孟扶摇目光一闪,“哦?”了一声。

    “陛下有暗疾,每到秋天必定发作,往年他发作时会到南方以狩猎为名休养,今年不可能了……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式治病……”

    “哦……”孟扶摇微笑,“真是令人担心,什么样的病呢?”

    “那就无人得知了,我只知道我战家未得皇位时,他没有这病,还是父皇得天下之后的事……”战北恒住了口,就着孟扶摇的手,喝完了那杯酒。

    随即道:“……最后还有你来送我,我很谢你。”

    孟扶摇低头看着他的眼睛,目光一闪,她本想借敬酒这一刻告诉战北恒真相,活活气死他丫的,然而看这一刻战北恒感激涕零的表情,又觉得,拿命就可以了,何必做得太绝。

    让他带着人世间最后一点自以为的温暖上路吧,下辈子也许还能做个好人。

    她收起杯子,微笑退了出去,竹幕掀开又合拢,将少年纤细的身影慢慢遮没,清秀的脸在竹幕一条条细碎的横影中幽然一闪。

    所有的背景都被虚化,唯有雨丝掠过明亮的眼波,那眼神有飞燕般的伶俐和苍鹰般的凌厉,那般在灰暗的秋日细雨背景中闪着,看起来很有几分熟悉。

    战北恒皱起眉,思索着。

    某个火把熊熊的夜,宫闱深处,一个少女在马前冷笑睨视的眼神突然闯入脑海。

    那眼睛……那眼睛……

    宛如冬日的湖水突然遭遇地裂,那么大泊大泊的狂涌而出当头罩下,浇了个冰凉透心!

    战北恒突然蹦了起来,戴着重重的镣铐蹦了起来。

    他大呼:“你——”

    “嚓!”

    刀光一闪,匹练似的在半空拉开银虹一抹,呼啸着落下!

    世界刹那一凉。

    鲜血激飞丈高,豁剌剌喷上四面竹幕,淋漓拖曳,勾勒成图,竖如山抹皱褶,横如水积沧海。

    冥冥鬼神之笔,作画血色江山!

    落龙台终于饱吸了龙子鲜血,在秋雨中恢复沉静,监斩官们向战南成回报,战南成自然早已听说孟扶摇不避嫌疑送战北恒上路一事,不仅没有不高兴,反倒露出点放心神色——这小子果然不是凉薄之人。

    孟扶摇冷眼瞅着,微微露一丝冷笑,不过是帝王心术而已,咱整天在全天下最深沉的某个未来帝王身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对付那家伙水准不够,对付你还不绰绰有余。

    她骑了马回家,从皇宫到她住处要经过一片紫竹林,算是城中心唯一僻静的地方,万千紫竹在风雨中摇曳,竹露清响,声声清脆怡人,孟扶摇在竹林间小路上骑马而行,悠然听着,道:“这大概也可以算是此刻风雨磐都唯一宁静如初的地方了。”

    身后却没有回音,孟扶摇皱了眉,铁成不爱说话,好歹姚迅也该开口凑趣吧?这家伙最无耻最会拍马屁了。

    她抬眼,身前一点竹叶,滚过细细露珠,那点水光一闪便逝,照见一团粉红影子。

    孟扶摇突然窜了出去。

    她手一拍,头也不回从马上飞出,人往前冲,身周的竹叶突然“唰”一声齐齐向后一射!

    射到一半,竹叶齐齐一折,又“唰”一声射回来,千刀万针一半攒射孟扶摇后心。

    孟扶摇游鱼般一滑,身子一旋已经让过那簇竹叶刀,手一伸,虚空笼着那簇竹叶,任那淡碧微黄在掌心之下浮沉,笑吟吟看着那团小粉红,道:“太妍,没人教过你男女授受不亲么?”

    太妍从僵直的姚迅身后探出头来,白里透红的小脸,梳老成的堕马髻,怎么看怎么不搭调,她皱眉望着孟扶摇,道:“世间男女,在我看来都一样,蝼蚁而已。”

    “是吗?”孟扶摇惊呼,“那么太妍,难道你现在抱着蚂蚁的腰,还靠不着蚂蚁的肩头?你真的好娇小。”

    太妍宝光璀璨的眼睛瞟她一眼,道:“你在骂我?没人告诉你骂我的人会付出什么代价么?还有,说我不如他高?我杀了他他不就比我矮了?”

    孟扶摇立即出刀!

    太妍刚说出“我杀了他”几个字时,孟扶摇“弑天”已经拔出,黑色刀光一闪,直投太妍。

    太妍只是冷哼一声,大喇喇抬手去接,不防那刀却半空一折,转了个方向,霍地砍向马腿,刀柄在马腿上一敲,骨裂声里骏马惨嘶跪地,太妍不防虚招,顿时身子一歪。

    她应变自然高超,一歪之下已经腾空而起,手却仍不放开姚迅,孟扶摇抬手,飞快的在一株紫竹的上端卡了一样东西,太妍下意识的想看,却因为个子太矮根本看不见,只好一脚踩在姚迅身上再次飞升而起,腾空那刹觉得脚下有风声掠过,孟扶摇已经低头窜了过来,一把将姚迅接了下来。

    太妍抬头一看那卡了东西的紫竹,却发现那根本就是一根牙签。她脸色一紫,一翻身立上一枚细细竹叶,以和容貌绝不相符的神情盯着孟扶摇,道:“你很诡诈,但是高手过招,不是凭诡诈就有用的。”

    孟扶摇笑嘻嘻看她,这个侏儒武功虽高,却明显的对敌经验极其不足,凭她自己渐渐痊愈的伤势和现有的“破九霄”功力,要打个平手也不是难事。

    再说何必一定要和她打架呢?她那个“长孙无极要做什么我就一定要破坏什么”的性子,为什么就不能拿来反向利用呢?

    “我说你堵在这里想做什么?”孟扶摇笑,“杀了我?再扇我一巴掌?那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我杀你做什么?”太妍面无表情,“我是师门正宗,和长孙无极那个半路出家的不同,非本门敌人,我不杀的。”

    孟扶摇顿时大喜,又听太妍道:“我只是叫你带个信给长孙无极,师尊有话问他,叫他仔细听着。”

    孟扶摇听这话奇怪,愕然道:“他师尊来了?”

    “没有。”

    “那他怎么听?”

    “你只管带到就行了。”太妍不耐烦。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孟扶摇不管她不耐烦。

    太妍默然,眼神阴霾,半晌才道:“你再多问一句我真杀了你。”

    “不问就不问,”孟扶摇耸肩,“太妍太小姐,拜托你专心练功专心等着杀长孙无极,不要有事没事坏我们的事,还有你杀我就杀我,不要在我进宫的时候闯到皇宫大内什么的惊扰陛下,那是我要保护的人。”

    太妍森然道:“什么时候轮到你命令我?”她扭头就走,走了几步突然回身,道:“你大概以为你会做长孙无极的皇后吧?”她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孟扶摇一眼,那眼神幽绿深凉,像一块沉在深渊里的碎玉,狠狠嵌进孟扶摇眼底。

    她道:“你真可怜。”

    孟扶摇被那眼神撞得心中一乱,指着自己鼻子,道:“我?可怜?”

    太妍漠然看她一眼,身形一闪已经不见,留下孟扶摇愕然望天,身后却突然传来竹叶声簌簌,还有阵淡淡的异香,孟扶摇没回头,道:“你又来接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你看太妍也没讨到好。”

    长孙无极笑笑,道:“小孩子都比你省心些。”

    孟扶摇翻翻白眼,问:“刚才那句话你也听见了,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