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20 翻覆乾坤(1)

2018-06-27 11:18:1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20   翻覆乾坤(1)

    半个时辰后。

    厨娘柳眉倒竖,抓着馄饨皮子愤然叉腰。

    厨房里浓烟滚滚,宛如有人放火,或者杀人后烧尸灭迹。

    灶台下柴堆后簌簌一动,钻出只乌眉黑眼的,一边咳嗽一边掸衣料华贵的浅紫锦袍,那袍子也已经乌漆抹黑看不出本来颜色,该人尊贵的执着一根柴禾,气质优雅的皱眉研究自己可以控制体内真火人间战火为什么就控制不了区区灶火?

    孟扶摇忧伤的望天。

    瞧这生活能力差的,这万一要是被人玩了狸猫换太子什么的,流落民间该怎么活呢?

    望着望着又觉得欢喜——太子殿下终于被俺发现了一件他做不了的事,俺还以为他上至灭国下至绣花都搞得掂呢。

    太子殿下看看她表情便知道她在想什么,过去拉她:“锅边烫,小心热气熏着,我来煮馄饨,你去烧火。”

    孟扶摇鄙视的瞅他一眼,就有这种人,耍诡计也要玩深情款款。

    半晌。

    “长孙无极你这是煮馄饨还是煮粥……啊,我的馄饨呢?皮都煮没了……”

    ……

    一个时辰后,吃完了烂馄饨的孟扶摇,刚刚爬上床,一边爬一边对元宝大人嘟囔,“我这个苦命的,眼看就要上战场害人,劳心劳心又劳神,还得半夜洗厨房做宵夜打扫卫生,我这是欠了谁的呀我……”

    元宝大人答:“吱吱(你自找的)”。

    自找苦命的那家伙确实苦命,刚刚躺下,便听得一阵远处轰隆隆起了巨响,地面都在微微颤抖,床上金钩乱晃,叮叮当当撞在一起,随即响起巨大的擂门声,孟扶摇披衣起床,便见西边城门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苍龙军攻城啦——”

    孟扶摇快步抢出,奔上高楼仰头看天际深红,喃喃道:“这家伙不要命了,来这么快!”

    霍然一声厉响,火光升起处一支鸣镝尖啸着直上云霄,那般穿裂之势极其凶猛,如一线火剑瞬间撕开黑夜的幕布,将苍穹狠狠一扯两半,随即那巨箭在半空炸开,竟然霍拉炸出一面旗帜,上有苍龙于烈电层云中飞舞,张牙舞爪凌空下攫,那深红旗帜在半空中被气流扯得一阵扭曲展动,旗上苍龙便如在云端狞厉下扑,气势逼人!

    满城哄然,为这先声夺人来势汹汹的苍龙军气势所震,长街之上无数人奔出,万人仰首,怔怔凝望。

    唯有孟扶摇人在高处,目力非凡,将那瞬间夺目出现又消失在云层黑暗中的旗帜看了个清楚,看见那旗上,墨迹淋漓的几个巨大的字。

    “我来也!”

    这是独属于战北野狂霸气质的通知方式——专门用来通知孟扶摇。

    孟扶摇仰头,看着那方被火烧红的天空,看着那苍龙飞卷消失于云层中央,目光闪亮的笑了下。

    大半年苦心经营,从真武到朝堂,慢慢铺设步步上升,直至今日,她终于抓住了天煞腹心要害之地的三分之一军权,彻底走近战南成身边,当初战北野离开时她所发的誓言,终将实现!

    不过现在,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为山九仞,怎可功亏一篑?

    她下楼,换了衣服便要出门,身后突有人道:“我陪你一起去。”

    是云痕的声音。

    孟扶摇转身,遥遥火光映衬下,少年的眼眸清亮透彻,幽火浮沉,他看着孟扶摇,道:“太子有伤,身份也不宜暴露,宗先生也不方便,让我陪你去。”

    孟扶摇默然,云痕又道:“太渊家里来过好几封信要我回去,我没回,就是等着这一天,等你大功告成,我也好放心的离开。”

    孟扶摇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想起几人各属一国,都有自己的事业,因真武大会在天煞一聚,待此间事了,大抵都要离开的吧,比如宗越,八成也和云痕一样,是因为不放心这最后一战才留到了现在,自从前段时间见过轩辕韵,他越发神神秘秘,消息传递十分频繁,有时还会在夜间出去,不知道在准备什么,孟扶摇想着人生聚散如飘萍,说到底,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而在那样的路上,谁都难免孤独。

    看她出神不语,少年默默转过头去,两人在远处升腾的红光和喧闹里相对无语,红光映得两人面色鲜丽,眼神里却各自有些黝黯的色彩,良久孟扶摇长长吁一口气,道:“要走的时候,不许偷跑,得让我送你。”

    云痕“嗯”了一声,自去换了一身护卫衣服,孟扶摇等他的时候,让原本打算跟着她的铁成回去,又唤过姚迅吩咐了几句。

    她带着云痕直奔皇营,宫中调令还没下来,按照天煞朝廷律令,将领有统兵之权无调兵权,她必须要依令行动,孟扶摇再匆匆赶到宫中请见战南成,在宫门口遇见一个神色惊慌带队奔出宫门的太监,那太监一见孟扶摇犹如见了救兵,急忙上前拉住她袖子,道:“孟统领,请速速随奴才进宫……”

    孟扶摇盯着他仓皇失措的神情,目光一闪,面上却比他更急的一把推开他,烦躁的道:“这都什么时辰了还进宫?陛下没有调令给我么?没调令我自己上城打去!”

    她说罢转身就走,太监大急,一把抓住她,惶急中连声音都带了哭腔:“孟统领,陛下他,陛下他……”

    “嗯?”孟扶摇回身,“陛下怎么了?”

    “我的好统领,随奴才去看看吧,求您了!”太监拉着她袖子,孟扶摇点了点头,云痕随之跟上,太监下意识要阻拦,孟扶摇道:“我的亲信护卫你也要拦?你算什么东西?”

    那太监缩了手,赶紧谢罪,带着孟扶摇一路疾行,直入战南成的寝宫勤政殿,孟扶摇看着黑沉沉的宫殿,皱眉道:“中书三大臣没有来么?”

    太监低头不语,天煞贵臣都十分厌恶阉人,害怕这些阴人蛊惑圣心搅乱朝政,每见之必恶颜相向,没错误找出错误来整治,有错误更是动则便死,今夜陛下出事,他作为勤政殿总管太监,一旦通知三大臣,下场必定是死,情急之中想起孟扶摇,这位很受宠爱的年轻统领每次进宫谈笑风生出手大方,宫内上下都对她很有好感,有她在,也许还能逃条命。

    孟扶摇唇角微露笑意,已经明白了这个太监的私心,很好,天助我也。

    她快步进殿,穿过烛火沉沉的外殿,厚厚的丝幔层层垂落,将殿中遮挡得一丝光线也不透,地面上明黄的加厚地毯落足无声,孟扶摇挥开那些迷宫似的帐幔,抓抓挠挠得像是个拂之不去的噩梦,而殿角篆烟几许,催得人慵懒欲眠。

    在内殿的最后一层,战南成躺在榻上,脸颊青白双眼赤红呼吸浊重,见孟扶摇掀帘进来,帘幕的缝隙里微露一点外间的烛光,立即烦躁的挥手,“放下,快放下!”

    孟扶摇放下手,抬眼看了看殿角四周,那里立着两名卫士,高大的,沉默的,气势沉雄的,忠心耿耿的,守卫在战南成的榻侧——属于战氏家族豢养的卫奴,忠心勇猛而愚钝,战南成以前嫌他们麻烦蠢笨都不带着,自从上次被挟持后,这些卫奴寸步不离,如果孟扶摇没猜错的话,战南成的榻上,也应该有机关。

    她如今已是战南成的宠臣,但是至今为止,也未能踏进他身前三步,此刻战南成病发,是更加警惕还是放松戒备?孟扶摇试探的脚尖前进一步,战南成立即转过头来,气喘吁吁的道:“退下,退下……”

    孟扶摇不动了,恭谨退步行礼,战南成道:“外面……外面怎样了?”

    孟扶摇神色不动,“战北野攻城了。”

    战南成震了一震,拼命支起身子,道:“给我传旨……传旨……”

    孟扶摇回首示意太监送上纸笔,那太监还要去传太书阁值夜的秉笔大臣,孟扶摇森然道:“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敢延误?难道我不认识字?”

    战南成烦恶的道:“别吵……别吵……传旨……着谢昱和你……带禁卫军和皇营守城……御林军由寇中书统带,守卫宫禁……让中书三大臣都过来……再派人再次联络在辅京的平靖王……”

    孟扶摇笔走龙蛇,唰唰写就,道:“请陛下用御宝,并赐虎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