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21 翻覆乾坤(2)

2018-06-27 11:18:1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21   翻覆乾坤(2)

    战南成抖抖索索按了按榻前扶手,取过一方印章,刚要盖,突然目光一扫,惊呼道:“你……你怎么写了这个……”他抓着章的手指要挪开,孟扶摇已经微笑着,抓过他的手,在圣旨上按了印。

    战南成浑身抖索,戟指指她目眦欲裂:“你——你——”

    两名卫奴目光迟钝的转过来,战南成的另一只手,也在悄悄地探向枕下,孟扶摇微笑看着,没有上前反而退后一步,卫奴立即不动。

    随即孟扶摇取出一个小小的杯子和一小壶酒,轻轻的,当着战南成的面,将壶中酒慢慢倒入杯子中。

    水声。

    酒水清冽一线,落入杯中,发出淅淅沥沥的水声,平静而安详,听起来,毫无杀气,缠绵悠长。

    然而对有些身患怪疾的人来说,这却是催魂鼓夺命钟!

    战南成蓦然浑身一蹦,直直从榻上蹦起半米高,再重重摔到被褥上,他抽搐着,嘶喘着,挣扎着,眼角和鼻孔,都有细细的血丝冒出来。

    他在榻上痛苦挪游,游成垂死的鱼痉挛的虾,那些斑斑的血迹不住沾染在锦绣被褥之上,凄厉如艳色荼靡。

    卫奴不动——这些自幼被摧毁正常意识的奴隶,接到的命令是:如果有人接近陛下意图攻击,击杀之!

    然而现在孟扶摇站得远远,只在倒酒而已。

    她平静的,将壶中酒倒进杯中,再将杯中酒倒回壶中,周而复始,循环不休。

    战南成的痛苦,也生生不休。

    他翻滚着嘶吼:“别——别——”

    孟扶摇停了手,问他:“虎符呢?”

    战南成抬头望她一眼,他已经虚弱得没有扳开机关的力气,满头汗水混着嘴角血迹滚滚而下,那眼神却怨毒无伦,像是地狱中爬出欲待噬人的恶鬼。

    孟扶摇不为所动——如果有谁眼睁睁看过同伴战友在自己面前生生被蚂蚁吃成骨架再惨烈**而死,这辈子就再也没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场景。

    害人者人恒害之,如此而已。

    见战南成不回答,孟扶摇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凑近那壶酒。

    战南成的脸色立刻变了,他惊恐的盯着那个火折子,就像看见自己被褥里突然多了一万条毒蛇。

    “别——”他语不成声的低喊。

    孟扶摇立即对着他摊开手掌。

    战南成抖索着,迟迟不肯说话,孟扶摇将那火折子在掌心里抛啊抛,轻描淡写的道:“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前受尽折磨,陛下你喜欢后一种方式?”

    战南成闭上眼,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或者去恨什么,他只在心里朦朦胧胧的觉得,从长翰山追杀战北野开始,他便犯了个无法挽回的巨大错误,然后他陷入某个深谋远虑的陷阱,真武大会……年少魁首……在无极沦为男宠郁郁不得志的二百五统领……北恒被杀……他的病提前发作……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堕入他人步步为营时时算计的彀中。

    他没能杀了战北野,于是他终将丢掉性命。

    而他……他是谁?他和战北野,一个举兵掠他国土,一个为官夺他性命,里攻外击,他输得好惨!

    对面少年的笑意,浮波掠影如水中花,那般动荡摇曳在他的视野里,那眼睛波光潋滟,素净如雪,清冽得像是落在冰川之上的黑色蝴蝶。

    战南成被这样的目光击中——他才是最傻的那一个,居然相信了无极太子和他之间的不着一语的眼神说辞,这样华光厉烈的眼睛,怎么可能是一个受尽委屈的男宠所有?

    战南成终于闭上眼,举起因疼痛而指甲生生折裂的手指,对着殿顶指了指。

    孟扶摇一抬头,便看见殿顶两侧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各有一个装饰性的兽头,兽口微张,金光一闪。

    孟扶摇笑了,度量了一下那兽头的位置,选了左侧兽头,指尖一弹,一点金光掉落。

    她掂着虎符抓着圣旨向外走,身后突然风声微响,她反手一抓,那东西竟然滑开她的手,孟扶摇立即头也不回刀光一闪向后一斩,猛烈的刀风将厚重的幔帐都齐齐掀起,那东西依然从她刀尖下滑了过去。

    孟扶摇心中一惊,赶紧滑步便掠,那东西却死追不舍,呼啸着撞上来,快得像是声音和光——你没发现,它已到达。

    百忙之下孟扶摇执刀回身,只好打算硬接,一回身便觉得腥气扑面,一双深紫的眼睛刹那逼近眼帘,那眼睛一眨,便是一道紫色的粘液,四处飞射!

    而孟扶摇的刀已经拍了出去,正好将那液体激得溅开,绝大部分被阻在孟扶摇罡气之外,却有睫毛般细长的一丝,近距离直落她眉心。

    孟扶摇心中一冷——自己得意之下,竟然大意了!

    “哧——”

    一柄剑突然插了过来!

    薄而长的利剑,银光漫越的剑光,刹那间在暗色中亮出流星般的弧度,比声音比光更快的插向孟扶摇面门,激得她发丝俱舞眼不能睁,寒光烁烁,锋锐凌人。

    然后,那剑刹那一停!

    擦着孟扶摇眉睫停下。

    来得快捷,停得更快。

    剑身银光晃动闪烁不休,明明极其贴近孟扶摇面门,只差一点便会插瞎孟扶摇双眼或是插穿她太阳穴,结果却连孟扶摇最长的那根睫毛都没斩落。

    剑身准准停在她眉睫前,紫色液体正好溅上!

    暗室!无光!近在咫尺的要害!细丝般的毒液。

    这精准到言语无法形容的一剑,需要何等惊人的腕力和眼力?

    “哧”的一声,那紫色液体竟然瞬间扩散,将明洁的剑面污染得一片浊黑,而液体落入的那个中心,慢慢的腐蚀出一个洞……好厉害的毒!

    孟扶摇松一口气,感激的瞟一眼云痕——你又救我一次!

    她立即拔刀去宰那紫色怪物,云痕收剑,收回的时候他使力艰难,腕节似乎已经因为控制力度太狠发生错节脱臼,而背心里全是冷汗,里衣紧紧的粘在身上,绳索一般。

    刚才那一剑……他一生里使得最好的一剑。

    那般千钧一发时刻,一直等在帘外的他听得风声不对,一掀帘进来什么都没看见,先看见了即将迫入她眉睫的毒液。

    他想也不想便即出手,然而他现在回过头来再想刚才那一剑,却发觉那一剑刺出时他还根本什么都没看清楚。

    以他的功力,那么仓促的一剑只会将孟扶摇戳一个洞,那么,他是怎么刺出的?又是怎样将那一剑控制得妙到毫巅?那样绝顶的一剑,因为怎样的力量才奇迹般的实现?

    云痕吁一口气,闭上眼,感激上苍。

    身后,孟扶摇大步过来,一边拭刀尖的血一边道:“想不到这最后取虎符也是个联动机关,右边那个兽首里藏着这个怪物。”她看了看地下那血肉模糊紫色一团,又道:“云痕你的剑法越发精进,这一剑我也使不出呢。”

    云痕笑笑,孟扶摇对他脸上张了一张,愕然道:“你怎么了?这么多汗?”掏出汗巾要给他擦汗,想了想抿嘴递过去,道:“我粗手笨脚的,嘿嘿……”

    云痕接过,却直接塞在怀里,孟扶摇红了红脸,当没看见,云痕看了看榻上已经昏迷的战南成,道:“不杀?留着夜长梦多。”

    “这是我要拜托你的事。”孟扶摇道:“战南成现在不能杀,我矫诏命文武百官在勤政殿外殿齐聚,要困住有权应急调动军队的中书三大臣,三大臣资格老,等急了一定会闯殿,留着战南成和卫奴,可以取信他们并拖延时辰,这里拜托你随机应变,以我的护卫身份守在这里,如果事情有变,请你杀了战南成,如果事情成了,最后还是请你……杀了他!”

    云痕震一震,孟扶摇无可奈何的笑,道:“战北野心软,杀兄这事他未必做得出,留着战南成却又绝对是个毒瘤……让他做个干干净净的皇帝吧,弑兄之罪,我替他背!”

    她笑,坦坦荡荡的笑容:“反正我看来是做定了老周太师第二,天煞‘贰臣第一’,哈哈。”

    云痕深深的看着她明朗无畏勇于冲破并承担一切的笑容,半晌掉开眼光,道:“好!”

    孟扶摇眉开眼笑的看他,递过从战南成身上解下的一个卧龙袋,道:“挟天子以令诸侯,丈夫当为也!”又把那酒杯水壶给他,云痕接过,诧异的问:“战南成什么病,怎么这么怪异,听不得水声见不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