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22 翻覆乾坤(3)

2018-06-27 11:18:1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22   翻覆乾坤(3)

    “我也不知道。”孟扶摇耸耸肩,战北恒临死前告诉她战南成的病,她回去后便去问蒙古大夫,蒙古大夫仔细的问过战南成的神情气色,甚至连指甲颜色都问过了,捣鼓了几天给了她一点药粉,让她涂在官袍的袖子上去见战南成,什么也不用多做,多挥挥袖子就成了,战南成一般不让人近身,但她前日金殿献策的时候,手舞足蹈大挥特挥,估计那倒霉皇帝多少该吸着了,至于战南成到底什么病,她只觉得这恐水畏光的模样,有点像狂犬病,但是却又不全像,狂犬病可不存在季节性发作,向来是一发就死的,八成是蒙古大夫做的手脚,用这大概属于神经毒范畴的药粉,加重战南成原有症状,中伤他的中枢神经,使之受刺激痉挛。

    唉……可怜的战南成,被多少牛人同时算计了啊……

    放心的对云痕一笑,孟扶摇掀开帘幕,对帘幕外听傻了的那位勤政殿总管太监露齿一笑:“听得爽不?”

    那太监脸色霍然惨白,退后一步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拼命磕头:“孟统领饶命,孟统领饶命……”

    “我杀你干什么?”孟扶摇笑着拍拍他的肩,塞了颗药丸到他嘴里,“给你吃糖……甜不?吃完了给我传旨去。”

    太监迟疑的接过她的矫诏,手指在不住颤抖,孟扶摇微笑道:“好好传旨,回来我再赏你糖吃。”她突然神色一冷,森然道:“陛下现在是个什么样儿,皇朝现在是个什么样儿,你最清楚,该怎么做,你明白?”

    那太监抬起眼,窥一眼黑沉沉的内殿,那里蔓延着将死者的细微沉重的呼吸,一声声写尽属于天煞千秋七年的最后的历史,而更远的城门之外,年轻勇猛的名将正跃马驰骋……注定的死亡,注定的终局,谁还会为这样血色的泯灭,赔上自己的全部未来?

    他恭敬弯下腰去。

    孟扶摇含笑,伸手一引,“恭喜你,成为烈王殿下的第一批从龙内臣!”

    太监的眼睛亮了亮,迈了小碎步出去,孟扶摇微微的冷笑着,太监这种阴人,因为自身凄惨遭遇,最是阴私苟狗,最注重个人利益,威胁镇服于前,荣耀收买于后,她不怕他翻出天去。

    她大步出殿,在宫门外翻身上马,铁成和她的护卫们已经赶来两辆大车,孟扶摇点点头,往皇营去了,皇营飞虎营统领简双金正急得像热锅蚂蚁,看见她急忙迎上来,道:“大人!可是请来了调兵之令?”

    孟扶摇摇头,皱眉叹气:“陛下不见人,我没见着。”

    “怎么会这样?”简双金连连搓着双手,“对方攻势猛烈,十万皇营男儿却按兵不动,这……这算个什么!”

    “简统领是在质疑陛下么?”孟扶摇斜眼睨他,“陛下圣聪,岂是你我可以猜度?”

    简双金阒然一惊,连忙低下头去,讪讪道:“属下不敢……”孟扶摇冷哼一声,当先回议事厅,简双金在她身后跟着,低低道:“大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陛下没出调令,还可以请中书三大臣以各自三分之一印纽签章出令……”

    中书三大臣的调兵印纽么?孟扶摇唇角泛起一抹淡淡笑意……姚迅应该已经完成任务了吧?“神手”不用很久,早就发痒了,如今一偷便是个大的,他小子一定很高兴,希望三大臣还能留件内裤穿穿……

    她停住脚,看了一眼这个皇营出了名的莽撞冲动直汉子……要杀他容易,只是此时杀他未免打草惊蛇,再说这家伙挺骁勇善战的,留给战北野将来用也好啊……念头不过刹那一转,随即便含笑回身道:“简统领说的是,磐都被围,事出紧急,天朝武将当不畏于承担守城之职,陛下若没有调令,咱们便去请三大臣,三大臣没有令,咱们自己拉队伍上城头!有什么罪责,将来我一身担着便是!”

    她说得慷慨激昂气壮山河,简双金听得热血沸腾热泪盈眶,大声道:“绝不让统领一人承担,自有属下一半!”又惭愧低声道:“属下……惭愧……先前险些疑心大人……”

    孟扶摇拍拍他的肩,双眼深沉的望向远方苍穹,深情地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天空里霍然一个雷劈下来,将一棵树雷得风中凌乱外焦里嫩……

    简双金还在自责,孟扶摇已经雍容的道:“好了,大战在即,烦请简统领去各营整顿查看下,另请唤姚刘王苏四位副统领过来,我有一些细务要和他们商量。”

    简双金十分高兴的匆匆去了,孟扶摇在议事厅等着,半晌四位副统领过来,这几个都是当初和孟扶摇掷骰子赌牌九玩出来的交情,彼此之间也熟不拘礼,一进门四人便笑道:“不知大人相召,有何吩咐?”

    孟扶摇高踞座上,端着杯茶慢饮,轻衣缓带意态翩然,她挥挥手,议事厅正门霍然关上。

    四人刚一怔,孟扶摇又一摆手,她的贴身侍卫送上两个盘子,一个盘子满是拇指大的明珠,一个盘子则是一柄匕首。

    明珠在昏暗的议事厅内光芒闪耀,夺人眼目,四人都算见过世面的,可也从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这么大的高品质珍珠,俱都双目灼灼,被明珠照亮。

    孟扶摇满意的看着他们的反应,淡定的喝茶……这几个,都是她选拔出来专门结交的、在统领级的掷骰子和玩牌九中活动中,锱铢必较寸钱必争的人物,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有什么坚毅的心志和坚定地气节?

    她老人家自进皇营就日日搞赌博,那可不是白搞的,送钱收买人心还是小事,借玩牌九猜度心性拉拢可以拉拢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关键。

    暗室欺心,珍珠如雪,当四人的目光和呼吸都被那浑圆的宝贝压迫得不稳定的时刻,孟扶摇搁下茶碗,细瓷底撞击花梨木桌面声音清脆,惊得四人轻颤抬头。

    “我来送你们一场富贵。”孟扶摇指指珍珠。

    众人露出困惑的喜色,孟扶摇却又指指那匕首:

    “或者,一场杀戮。”

    一刻钟后,议事厅门徐徐开启,孟扶摇依旧微笑高踞上座,明珠和匕首都已不见,四位统领坐于下首,带点紧张的笑意看着她,袖子里都有点重。

    又过了一会,其他统领得到传命来了议事厅,皇营三大营,每营按例应配一名统领两名副统领,但是配额未满,比如飞狐营统领就是孟扶摇兼的,现在除了孟扶摇和负责巡营的简双金,以及先到的四位副统领,剩下的还有皇营副总统领,飞虎营统领副统领各一,飞狐营副统领一名,飞豹营副统领一名。

    皇营副总统领郑辉,是当初前总统领谢昱的亲信,谢昱降调兵部,他原以为自己升任总统领有望,不想陛下当堂便将这一要职授予乳臭未干的小儿孟扶摇,郑辉自然不可能服气,对孟扶摇向来阳奉阴违。

    此刻他瘦长苍白脸儿挂着,比寻常人更长更尖的鼻子像柄剑似的矗在那里,坐下后便半翻着白眼望天,孟扶摇双手按膝,毫不动气,笑吟吟望着他,道:“各位统领,兄弟刚才进宫接了陛下谕旨,我们皇营承担宫禁保卫之职,等下便去和御林军换防。”

    议事厅里众人都怔了怔,飞豹营副统领愕然道:“我们皇营向来是城防主力,现在逆贼攻城,应该立刻派我们上城作战,怎么会和御林军换防?”

    孟扶摇抚膝,愁眉不展,“陛下圣裁,兄弟也不能违抗。”她站起身来,道:“劳烦各位,准备换防吧。”

    “慢着。”

    孟扶摇慢慢转身看向左侧首位,果然不出意料郑辉开了口,他耷拉着眼皮,细长的鼻子抽了抽,慢条斯理的道:“大人,皇营是打仗的军队,不是给娘娘公主们看大门的御林军,这等命令,大人居然便一言不发的接了旨?为什么没有向陛下据理力争呢?”

    “敢问郑大人,我该如何据理力争呢?”孟扶摇笑,和蔼可亲的问他,“我该和陛下说,哎呀陛下,你们御林军战力不行,长久给皇宫看大门刀都生锈了,不如我们皇营去打架,该看大门的还是看大门?”

    郑辉窒了窒,半晌不屑的道:“大人不去说,我去说!”起身便走。

    “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