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23 翻覆乾坤(4)

2018-06-27 11:18:1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23   翻覆乾坤(4)

    一声大喝如惊雷,震得满堂衣甲辉煌的统领齐齐一跳头脑嗡嗡作响,八宝架上一只青花珐琅瓷瓶,生生跌落地下,“啪嚓”一声溅得粉碎,青蓝色的瓷片碎屑四处乱蹦,几个副统领将脚畏缩的向后缩了缩。

    郑辉也给这一声大喝震得一阵心跳如鼓,这才想起这位出名的二百五统领是这一届真武大会的魁首,他有心想走,却又不敢,僵僵的站住,听得上面一直态度温和满面春风的少年统领,突然雷霆震怒,气势如狂风暴雨,刹那砸下!

    “郑辉!”

    她舌绽春雷,怒不可遏,厉声道:“我不能不提醒你了,我这是在给你下命令,不是在同你商量,你如果觉得我的命令无法执行,那就说明我们之间不再是上下属的关系,解决这个问题有两个办法,一是我不做这个总统领,二是你不做这个副总统领,而我现在还不打算不做总统领,那么你如果还继续抵制我的命令的话,我只好给你两条路,一是由你立即带领诸将执行我的命令,二是由我立即带领诸将……”

    郑辉被这一大段霹雳般又快又清晰的词锋给震得头脑发昏心跳如奔马,僵在那里还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下意识等着听她最后一句话,孟扶摇突然一掀衣袂,踏着满地碎瓷,怒龙苍鹰一般的扑来。

    “杀了你!”

    她飞扑时狂涌的真气将满地碎瓷卷起,扑拉拉四处乱飞,统领们都下意识举袖遮面,于衣袖缝隙间只看见深黑色衣袂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漆黑的刀锋般的弧度,一闪间便割裂了沉凝的空气,再一闪人已经到了僵立的郑辉面前,双指如凤首,一啄,一捏!

    “咯嚓。”

    极轻微的一声,宛如核桃被捏碎的声响。

    所有的人瞬间都被震惊钉死在了座位上。

    唯一动的只剩下郑辉——他被生生捏碎的喉结诡异的涌动着,喉间发出怪异的声响,脖子软塌塌的缩进去,身子却直挺挺的倒下来。

    砰然一声,他倒在满是碎瓷的地面上,撞击出沉闷的回响,渐渐地,身下流出细细的血液,那是被碎瓷割破的肌肤流出的血,不多也不浓,蛇般慢慢蠕动着,蠕动到统领们的脚下。

    统领们想缩脚,想逃开,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在他们刚才被郑辉刹那被杀的震惊震住的那一刻,先被孟扶摇用明珠收买的那几个同僚悄悄制住了。

    他们看看郑辉的尸体,再看看身侧的同僚,半晌都沉默下来,没有一个人反抗。

    孟扶摇立在郑辉的尸体前,慢慢的笑了一下。

    杀最少的人,取得最大的效果——长孙无极说的。

    以她的准备和能力,她完全可以杀掉所有的统领,可是何必那样费事呢?何必把人逼上绝路引起不必要的反抗带来变数呢?让他们看见上司的死,再让他们看见同僚已经背叛,不是更容易放弃挣扎彻底归顺吗?

    人,都有从众心理,大家都拼命——带我一起去死!大家都投降——那也不差我一个。

    孟扶摇立在血泊中,有点累的仰起头,看向城头方向,都是时间不够啊,她这个空降部队,在最后关头仅仅来得及取得总统领这个位置,占据权力的制高点,却不足以完全建立自己的威权,让皇营上下跟着自己去反叛,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把磐都这三分之一的最强军事力量的关键所在,那绞人凶猛的长蛇七寸,打垮!

    让四位副统领整队开拔去皇宫换防,其余几位投降和简双金关在一起,孟扶摇舒了一口气,离开皇营大营向外走,刚走出营门,就迎头撞上一个人。

    谢昱。

    孟扶摇眯着眼看着他,心道这小子居然没有按照圣旨去勤政殿朝会?这下有点麻烦了。

    谢昱阴沉着脸看她,刚要开口,孟扶摇已经抢先说话,她微笑着从怀中掏出虎符和自创的谕旨,道:“谢侍郎来得正好,是要陪我去接收禁卫军的吗?陛下让我统领皇营和禁卫两军,负责城内防卫和守城。”

    谢昱看见那谕旨,眉头跳了跳,拿过来仔仔细细看了,又仔细看了那半边虎符,他是带久了兵的,自然识得这些东西,面色白了白,却仍漠然道:“孟将军年轻,恐怕不能担此重任,中书三大臣刚刚给我下了调令,让我暂摄禁卫军,和孟将军协同作战,我的意思是,陛下信重将军,将军还是去宫中保卫陛下,城头上的事,我来便成。”

    “哦?”孟扶摇挑眉笑道:“中书三大臣出调令了?可否给我一观?”

    谢昱又犹豫了一下,才慢慢从怀中掏出一纸谕令递给孟扶摇,孟扶摇一看就笑了。

    她笑着指向谕令下方,那里,本该是三叶印痕的印章处,只有一枚叶印,她含笑挑眉看着谢昱,有趣的道:“在下只听说过三叶齐至中枢大令,却没听说过一瓣叶子也可以算作大令的。”

    谢昱的脸抽了抽,半晌冷冷道:“此事是寇中书下令,在下执行,但有什么罪责,寇中书和我自会在陛下驾前领罪,孟统领,你还是接令吧。”

    “没这个说法,”孟扶摇将那谕令还给他,冷笑道:“谢侍郎的要求着实荒唐,手持三分之一的中书调军令,居然就想剥夺手持陛下圣旨和军中虎符的在下的军权,难道谢统领认为,寇中书的三分之一中书令,比陛下的圣旨和虎符更神圣?”

    这话已经很重,谢昱却不动声色,答:“寇中书已经带领禁卫军上城抗敌,他说了,他一个文臣,能为陛下马革裹尸战死沙场,胜于锦绣珠围老死富贵,这话对在下也一样,孟统领既然不肯接令,在下也不勉强,在下自去和皇营将士们谈谈。”

    孟扶摇眉头一跳——谢昱这混账,居然是战南成的死忠,他把持皇营多年,为人坚刚军纪严明,很得士卒爱戴,也威权极重,比她这个空降来不过一两个月的统领,话语权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一旦他出现,就算降服她的统领们不再反水,士兵们也会跟随他走,那她一番动作,等于付诸流水。

    这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随即她便笑了,手一摊,她道:“咱们争什么?不都是为了皇朝大业千秋万代?为陛下威权统治死而后已?谢侍郎是天煞老将,老成持重经验超卓,我年轻识浅,自然唯谢侍郎马首是瞻。”

    谢昱神色一喜,细细打量她一眼,颔首道:“如此最好。”

    “但是,”孟扶摇又道:“毕竟谢侍郎持的是不全的三大臣调令,在下持的却是圣旨和虎符,谢侍郎敢于藐视圣旨,在下却不敢,谢侍郎想的是马革裹尸,在下想的却是忠君之托,这样吧,咱们折中一下。”

    她回身指了指皇营,道:“三分之二皇营军队在皇宫守卫,三分之一跟随在下,随谢侍郎和寇中书的禁卫军防卫城头,将来陛下若有什么怪罪,也请寇大人和谢大人代为斡旋,如何?”

    谢昱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滑不留手的“弄臣小人”一眼,想了想,道:“好。”

    他心中盘算了一下,孟扶摇只带三分之一皇营军上城,无论如何在他眼皮底下翻不出浪来,有他在,孟扶摇指挥得了皇营?陛下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夜频频发出乱命,自己和寇中书拼命抗旨,只为了救皇城于危难之间,等到进宫的奚老中书见到陛下,劝得他不要过于信重孟扶摇,拿到新旨,到时再将皇营全部拿回手中就是。

    磐都坚墙利炮,高墙天下第一,更有城防五重,瓮城、羊马城、吊桥俱全,还有专门对付骑兵的壕沟三段,城内兵精粮足,武器完备,比起战北野补给线过长,以最快速度不眠不休千里奔驰的疲兵来,优势不言而喻,谢昱很有信心——只要他拿回皇营,定能将战北野毙于城下!

    他狐疑的看笑得坦然的孟扶摇一眼,心想寇中书一再说这小子心思叵测不可不防,如今看他肯交军权,未必就是寇中书说得那样嘛。

    孟扶摇将他神情看在眼底,唇角笑意微露,她点了皇营飞狐营,和谢昱一路往城门疾驰,谢昱看见她身后铁成赶着大车,有点诧异的望了一眼,孟扶摇道:“陛下让我将金彦明伦两府都督的家眷带上城头,按原计划行事。”

    谢昱神色一喜,点了点头,此时两人已到城门处,老远便见火光耀眼喊杀震天,城门着黑衣的守军和着紫衣的禁卫军如蚂蚁般奔上奔下,角楼上机弩轧轧作响,呈三百六十度旋转,投射密集箭雨,两人拾阶登楼,刚上城楼便见胡子花白衣衫凌乱的寇中书笨拙的一枪戳中了一个登墙的苍龙士兵的脸,被那士兵负痛的一掌打出老远,众人惶急的冲上去把他拽下来,寇中书还在死命挣扎着向上扒,一边大声喝令:“射!给我射!礌石!滚木!热油!沙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