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24 当街强吻(1)

2018-06-27 11:18:12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24   当街强吻(1)

    他喝声嘶哑,一回首看见谢昱和孟扶摇,黑衣的孟扶摇静静沉在艳红明亮的火光里,在漫天的箭雨里漠然而立,脸色有些苍白,看向他的眼神却是黝黑的,那眼神让天煞忠心耿耿的老臣心中一跳,然而那感觉刹那便逝,下一瞬孟扶摇已经含笑迎了上来。

    “寇大人忠心为国,一介文臣竟然身先士卒,末将佩服!”

    寇中书气喘吁吁挥了挥手,孟扶摇走到城墙边,向下看。

    然后,她看见了战北野!

    城下平野沉阔,火光熊熊,奔杀列阵的步骑兵之间,一个身影黑衣黑马,在一队精悍凶猛的骑兵跟随下,怒龙般在阵中纵横驰骋,他掌间金杵沉重而亮丽,在夜色火光中挥舞出流星般金色的弧光,而他偶尔抬起掠过的目光,隔了这么远依旧能感觉到那硬度和力度,金刚石般熠熠生辉,那般灿然凌厉的撞裂夜空,炸出满天碎星。

    而他所经之处,人们如海浪般左右分开,由他黑光一线,直奔城墙,那些大块大块砸下的礌石,在他指掌之间如孩童玩具,瞬间被金杵粉碎,不断的轰然声响里,一块礌石甚至被他抡臂一甩,生生甩回城墙上,将厚实的填了米浆的城墙,砸了一个人头大的坑!

    真正的悍将,英锐、凶悍、身先士卒、勇冠三军!

    战北野一杵抡出,顺势向上一看,然后他蓦然浑身一震。

    他看见了孟扶摇。

    高高城墙之上,一个堞垛之后,轻衣薄甲的清秀单薄少年,双手撑在堞垛之上,以一种截然不同周围守兵紧张激烈的闲散态度,含笑下望,深黑的衣袂和银色的发带飘散在空中,漫然自在,而她身后,是默然矗立的巨大的皇城背影。

    她的清净,在那般忙碌披血作战的士卒之中,看来那般的底定而雍容,万事不惊。

    为上位者的万事不惊。

    战北野看着她,胸口如被重击,手一软竟然险些金杵落地,他赶紧紧了紧五指,却又发现掌心里突然全是汗水,那般湿湿腻腻的抓握不住武器。

    阔别半年,半年来日夜思念,那般的思念如此厚重,一日日叠加成比眼前这城墙还要高还要厚,矗立在他的日里夜里睡梦中行路时,走到哪里都是她的影子,走到哪里都撞见她——走路时想她扬鞭挥马的样子,喝水时想她爱喝比较热的水,吃饭时想她不太雅观的吃相,睡觉时想那夜两人同榻他望着她的背影,秀丽而清瘦,新月一弯般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那般的想……那般的想,兜兜转转轮轮回回不可摆脱不可逃避的想。

    他亦想了无数次,他们会在什么样的情境下重逢?金殿上?大街中?原先的府邸里?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重逢?她笑着迎上来,还是他笑着迎上去?

    他甚至有次在睡梦中突然惊醒,满面冷汗的爬起来就要点起兵马冲杀回磐都,被部下死命拉住——那晚他梦见她死了,满身鲜血的蹲在地下,对着一泊血迹在画着什么,然后,倒下。

    后半夜他再也没睡着,坐在院子里抱着膝看月亮到天亮。

    又有一次梦见她没等在磐都,自己跑了,醒来后他怔怔想,也许吧,孟扶摇干得出这种事的,那自己打下磐都就去找她?还是干脆不打了?

    结果第二天看见黑风骑,看见独臂的纪羽,他又上路了——男人有男人的责任,有些事,由不得自己放纵。

    现在……他终于在阔别半年后再次看见她,看见她的这一刻,他才惊觉以前那般刻骨磨心的思念还不够浓不够深,那般的日夜折磨思念原来和这一刻比起来单薄得像张纸,看见她如被雷击,望着她便想奔去,她的身影于他,像是干涸将死的沙漠旅人终于遇见生命的绿洲,爬也要爬过去——不管生死。

    于是他当真过去了,挥舞着他的金杵,从箭雨里,从刀丛中。

    孟扶摇却对他轻轻竖起手指。

    她迎着那遥远却依旧令人能感觉到无比炽烈的目光,竖起食指和中指,做剪刀形,俏皮的一竖。

    “胜利!”

    战北野停下了,愕然的看着她,孟扶摇却已回身,看着谢昱将那两府都督的家眷押上来。

    那几个荏弱的妇人,青涩未去的少年,被层层捆绑着,由孟扶摇的护卫看守着推上城头。

    谢昱一把抓过一个妇人,举着盾牌,探身出城墙喊话。

    “战北野,这是金彦明伦两府都督的家眷!”

    底下列阵冲杀猛攻城墙的士兵猛然停了攻势,他们惶然的回过头去,战北野眼神瞬间更黑得乌木一般,慢慢竖起手掌。

    谢昱唇角露出笑意,身子向外更探了探,道:“两府都督,最早跟随你,随你征战千里不计此身,为你抛却富贵遍洒热血,如今他们的家眷就在这城头之上,只要你再下令攻城一步,我就立即杀人,让你们北地男儿看看,你们忠心追随的逆贼,是个什么样的凉薄货色!”

    喊杀渐止,风凉月冷,火把在平野之上如无数星光燃起,毕剥之声隐约可闻,城上城下,无数双眼睛投向人群中心,那个沉肃俊朗的男子。

    此刻万军静默,等待一个人的艰难抉择。

    谢昱将刀搁在一个少妇脖子上,喝令:“退兵!”

    战北野默然,森然目光如铁,撞向谢昱。

    谢昱不为所动,手中雪亮的刀更紧了紧。

    “退兵!你自缚上城!否则你就是千夫所指的罪人!”

    战北野慢慢抬起头,看着城墙之上,他黑色衣袍卷在风中,英挺俊朗的面容在火光照耀下如刚玉,坚毅而硬朗,他凝神看着城墙上弱女少年,看着一边神色平静的孟扶摇,终于慢慢的,退后一步。

    这一步之退,如天堑之越,如兵溃千里!

    谢昱眼底爆射出喜悦的光!

    “嚓!”

    雪光亮起。

    宛如九天之上穿越云层的雪色蛟龙,自云端昂首而起,呛然龙吟探首人间,转侧间饱饮鲜血!

    一道银光,突然自那被捆的“金彦府都督的弱女家眷”口中吐出,狠厉而悍然,凶猛而迅捷,刹那没入谢昱眉心!

    鲜血,自眉心缓缓流出,成一直线落入尘埃,谢昱的身子,永远的僵硬在了城墙之上,堞垛之外。

    他的喜悦,也永远凝结在了战北野退后一步那一霎,到死时脸上的神情,一半惊讶一半欢喜,酿成一个古怪的笑容。

    他慢慢的放开手,最后看了一眼一个人。

    孟扶摇。

    那少年负手立于城墙一侧,身前身后都是他的护卫,正对他展开笑意,平静的,安详的,和煦的,深意无限的。

    那样的眼神,他在临死前终于读懂了一切。

    终于还是……输了啊……

    王朝……将死。

    这是谢昱一生里最后一个想法。

    随即他软下去,栽出堞垛,自天下最高的城墙直线坠落,砰一声重重跌落战北野马前,尸体落地时又重重弹起,摔碎的红红白白的头颅和黄土沙尘,激起半丈高。

    此刻。

    万里江山沉默肃立,静看一个王朝的最后一个有为忠诚的将军的死亡。

    而冷月之下,万军无声。

    战北野缓缓抬起头,看向城墙之上,风云之间含笑的黑衣少年,看着那个调皮的,不符合此刻沉肃气氛和气势,却又只能属于她一个人的胜利手势。

    突然他身子僵了僵。

    城墙之上,少年身后,一个护卫打扮的男子,突然缓缓踱了过来,不动声色又不着痕迹的,站在了她身侧。

    他站在她身侧,一个如此合适的位置,从眼神到笑意,都恰到好处将她完全笼罩。

    他淡淡一眼,眼眸掠向城下,一段目光便是一束王者香,

    那般雍容璀璨,风华绝代的眼神。

    战北野看着城楼上。

    她的眼神原本在他身上,然而那人出现的那一刻,她转过头来,有点惊异的说了句什么,然后他答了句什么,随即他便见她眼神里光彩烂漫,像是漫山遍野的花,都一刹那开了。

    那花开在城头上,烈风里,遥远的深黑的皇城背景中,美得不可方物,远得无法捕捉。

    战北野突然抬起手,慢慢按住了心口某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