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31 无心插柳(1)

2018-06-27 11:18: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31   无心插柳(1)

    昨夜那醉,其实未醉。

    只是心里知道他终究是要离开的,不想面对而已。

    她一生里总在拼命逃离,却又畏惧离别,尤其当那般热闹繁华的相聚后的离别,越发的凄清冷落如华筵终散,独自一人收拾空空碗盏,指间里泻过那些写着灯火和温暖气味的残羹。

    可是有些事不是畏惧便要退却,如果她现在学不会适应离别,日后她会更寂寞,苍白如雪。

    愿时间锋利如剪,剪去心上有意无意印下的折痕。

    孟扶摇起身,坐在床上,床单上有着印子,是他抱着她安坐一夜留下的,她伸手要去拂平床单,最终停了手。

    在轻絮浮沉的日光里沉默半晌,她起身洗漱,今天是她正式受封的日子,赖了这多么天,好歹该给新帝一个面子上上朝。

    吃完早饭她将铁成叫来,命他带着一部分护卫去长瀚封地,姚迅已经先期一步带着战北野的丰厚赏赐去了长瀚,铁成却不同意,很简单的回答她:“你在哪里我在哪里。”

    孟扶摇只好道:“那你今天先呆在家里,雅公主宿醉未醒得有人安排照应,宗先生又不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这里一直为了安全没请管家,现在姚迅不在,你就不用跟我上朝了。”

    铁成想了想,终于同意,孟扶摇换了王袍,对着铜镜搔首弄姿很久,才坐了轿子上朝——她现在名气太大了,一出门便被围观,她为此特地给自己打造了一副黑水晶墨镜,相当良好的找到了前世明星般的感觉

    **苦短日高起,瀚王难得上早朝,孟扶摇一大早出现在侯班房内时,大大小小的官儿呼啦啦跪了一地,有些新贵不认识她,悄悄扯了人问,然后恍然大悟——哦,那个城头上公然说要做贰臣的孟大王。

    孟扶摇很低调的坐在角落里,喝茶,应付着没完没了的请安。

    “王爷安康……”

    “好说好说,病得快死了。”

    “……”

    “王爷吉祥……”

    “好说好说,今天天气不错。”

    “……”

    “王爷。”

    “好说好——”

    这声音熟悉,孟扶摇抬起头来。

    “陛下请您散朝后去行宫一趟,有要事相商。”

    孟扶摇狐疑的盯着小七,战北野有什么要事不在朝中说不在宫中说,要专门找她去行宫说?只是众目睽睽之下也无法疑问,只好点了点头。

    小七施了礼,一本正经的出去,孟扶摇看着他背影,虽觉得奇怪,但想这家伙素来是个不会撒谎的,也便释然,八成是战北野自己搞的花样。

    此时金钟数响,众人雁列进殿站班,高穹大殿,煌煌天威,众人连咳嗽声都不闻,大殿中设金案,陈放金册金印,孟扶摇站在中间,一边等一边百无聊赖的数格子,顺便估量那金印的份量大抵有几斤金子,忽听太监一声传呼,“陛下驾到——”

    百官们呼啦一下又跪下去,孟扶摇这才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她要对见鬼的战北野折腰!

    此时满殿都跪着,唯独孟扶摇站着,越发显得她杵在那里碍眼,孟扶摇摸摸鼻子,慢腾腾的打算跪。忽听上面战北野沉声道:“听闻孟卿最近膝盖着了风寒,不知痊可否?”

    “啊,陛下。”孟扶摇眉开眼笑立即揉膝盖,“不成啊,老寒腿啊……”

    百官鄙视的瞪着十八岁的“老寒腿”,孟扶摇若无其事岿然不动,战北野黑眉下黑瞋瞋的眼沉沉扫过她的脸,道:“那便免跪罢。”

    “微臣谢恩!”孟扶摇答得欢快,觉得战北野这同志在某些时候还是满乖的,可以酌情原谅他一咪咪。

    金钟又鸣,她在金案前站定,按天煞旧例,亲王册封有两位正副使,正使一品副使从一品,然而今日为孟扶摇册封的竟然是两位前朝老臣,实打实的两朝正一品,这又是额外恩宠,百官中起了低低声浪,战北野一个眼光扫过去,声浪立止。

    新帝即位虽然不久,百官也多少摸清了点战北野其人,新帝虽说仁厚,脾性却并不宽和,行事雷厉风行宽严相济,甚至极通政事,这从他继位短短时日便将本如乱麻的朝政捋顺,但凡人事军马刑狱户政经济无一不熟便可见一斑,虽说众人不明白他当初一个闲散王爷哪里学得这么娴熟的政务,但是新帝在短短时日内已经迅速建立自己的威权是铁打的事实,大瀚雄主的雏形已现,此时他淡淡一个眼神,人人凛然拜服。

    两名老臣,读完册封圣旨,一人捧金册一人奉金印,在小七的引领下走向孟扶摇,除亲王本人外,其余人等是不得触摸金册金印的,老臣将托盘奉上,孟扶摇早已躬身听旨听得极其不耐烦,赶紧笑嘻嘻伸手接了。

    她接得漫不经心,实在也没想过在朝堂之上,在战北野眼皮子底下,由战北野亲手写下的金册会有什么不对,也没注意到小七突然咧嘴笑了笑。

    亲王册封规格很隆重,仪式却简化了,战北野知道孟扶摇那个性子,绝对不耐烦繁琐的礼节,虽然他很想就这么近距离多看孟扶摇几眼,却也只好在她恶狠狠的“快点结束,老子要撒尿”的眼光里早早结束仪式。

    仪式一结束,本来应该在朝堂顺便站班的孟王爷也不站了,人家“老寒腿”发了,告个假,优哉游哉的先出了殿,刚拐了个弯,小七跟过来,道:“王爷,陛下说请你务必在行宫等他下朝,有要事相商。”

    孟扶摇瞟着他,道:“什么要事?非要去行宫?我就在宫里等他。”

    小七从口袋里摸出个纸条看了看,又塞回去,背书般的道:“陛下说,宫里不方便。”

    孟扶摇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伸手就去抓他袖子:“还有锦囊妙计?”

    小七闪身一让,又抓出个纸条看了看,板着脸道:“陛下说了,想知道为什么有锦囊妙计,行宫等他。”

    他袖子里的手指,悄悄将那两个纸条捏碎——纸条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他说的所有话,以及故意呆呆抓小纸条出来看的动作,都是陛下的秘密智囊团里的老家伙们教他的计策——专门对付聪明谨慎,偏偏好奇心又特别旺盛的某人。

    孟扶摇果然被逗起了好奇心,哈哈一笑道:“他也会玩花招了咧,好啊我去。”

    她出宫上马,跟随小七一路奔向磐都之北渝山上的行宫,行宫不大,前后五重宫殿,小七将孟扶摇往最里面引,在内殿华音阁台阶前停了下来。

    孟扶摇看见华音阁前有座玲珑小桌,四个雪白小玉凳,做得十分精巧可爱,忍不住欢喜,道;“这凳子好看,我不进殿了,气闷,就在这外面吹吹风品品茶挺好。”说着过去一屁股坐下。

    “轰!”

    凳子突然向下一陷,地面出现一个大洞,对战北野的部属全盘信任的孟扶摇,毫无防备的落了下去。

    随即桌板一横,轰隆一声,地面被封住,孟扶摇头顶顿时不见了天光。

    孟扶摇大惊,一转身发觉这好像是个地底通道的封闭石室,连忙伸掌就劈,刚一运气,袖子里的金册突然当一声掉在地下,金册裂开,散出点淡淡烟雾来。

    孟扶摇急忙闭气,可惜室内空间太小,烟雾来得又快,还是吸进了一丝。

    她脑中一昏,赶紧闭目坐下运气调息,昏昏沉沉中,听见头顶小七的笑声:

    “哈哈陛下,我这不就关成她了?下面我替你揍她!”

    关于饭局,快速解决方法很多,俺今晚采取以下办法:上桌,吞肉圆若干,然后站起敬酒,每人三杯,道歉,走路。十五分钟搞定。

    战北野?

    他设计我?

    孟扶摇捧着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想——战北野设计我?想揍我?

    丫今天在朝堂上用那么坦荡的眼神和我对视,然后心里却在盘算着揍我?

    孟扶摇脑子转来转去,一会儿觉得貌似战皇帝没差劲到这地步,他又不是不明白自己性子;一会又觉得,从他那天大白天大街上就敢强吻自己的德行来看,也未必就做不出来。

    头顶上小七砰砰砰的走着,似乎踩了什么机关,随即孟扶摇身后石壁突然一翻,飞出几根绳索,霍霍交替一缠一勒,石壁后机簧晃动,绳索一收,便要将孟扶摇捆到石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