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32 无心插柳(2)

2018-06-27 11:18: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32   无心插柳(2)

    孟扶摇立即飘了起来,身形一闪,于绳索交替缝隙里一穿而过,眼看那绳索勒空,突然一伸手从身后抓过刚才一起掉落的玉凳往里面一塞,绳索霍霍收紧,将那玉凳勒在墙上。

    孟扶摇眼神微眯,看着墙上被绑的凳子,那绳索的上方连接着地面的地方正在微微抖动,小七在上面看不见地下的动静,只从露出地面的绳索形状上看出有绑了东西,自然以为是孟扶摇,兴奋的道:“哈哈,终于绑倒这恶婆娘,我来揍你!”

    他扳着机关要下去,突然又停住,偏头喃喃道:“她又不是我老婆,我揍什么?自然是该陛下来揍。”

    一拍大腿,小七很“聪明”的掉头就走,在园门外粗声粗气的吩咐守卫:“看守好这里,一只苍蝇都不许飞出去!”

    “是!”

    孟扶摇听着小七步声远去,嘴角抽了抽——这世上还真有人活得不耐烦了!

    她直起腰来,伸了个懒腰——以她的功力,和长久浸淫蒙古大夫补养药物,早已修炼出来的身体素质,哪怕现在因为一直在调养还不是巅峰状态,小七的区区米药都不足以将她迷倒,昏上一昏已经很了不起了。

    伸手顶了顶头顶,孟扶摇皱皱眉,顶上的石板极其厚重,以她现在的姿势,要破开很有难度,只好从别的路出去,她静下来,仔细看这石室,这才发现这并不像个单纯的地底石室,倒像是一条很古老的暗道,有些年代了,墙面斑驳,地面灰尘很厚,不像经常有人出入的样子。

    目光在石室内扫了一圈,被死老道士摧残多年所学的奇门八卦以及太子后来恶补的东西立刻派上用场,孟扶摇紧盯着墙上一个麒麟标志,伸手在那凸出的后腿上掀了掀,轰隆隆一阵微响,隐约有机簧轧轧联动之声,孟扶摇听得声音不对,霍然一个大翻身翻了出去,身子刚刚跃起,“唰”一声尖锐之物刺破空气的利响,一蓬针不像针箭不像箭的利器暴雨般飞射而出,强劲迅捷,瞬间四面散开,笼罩了整个石室!

    那密如雨黑如乌云的小箭烟花般咻咻四射,区区转个身都困难的空间顿时纵横交织都是箭光,别说大活人,便是只刺猬也得在丫每根刺中间再插上几根,孟扶摇无处可逃,身子一翻贴上室顶,拼命缩腹含胸将身子摊开,黑暗中利针从她鼻尖嗖嗖飞过,近得她能嗅见针尖上喂毒的森凉气息,那丝丝寒意掠体而过,像是刹那间穿越冰雹雨,冷入骨髓。

    她觉得自己眼睫毛一眨都有可能夹住一根针——那暗器实在太密集了!

    屏息静气一动不敢动像只壁虎似的趴着,好一会儿孟扶摇才听见机簧发出轻微的“嚓”一声,暗器射完,四面墙壁发出轻微的夺夺声,孟扶摇飘下来,惊魂未定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发现前胸部位已经出现破洞,只差毫厘便要被射中。

    阿门……幸亏俺咪咪只有34b……

    孟扶摇此刻深切觉得,人在江湖混,咪咪还是小点比较妥当,接触点相对短,关键时刻就是一条命哇……

    四面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全是针眼,这是坚硬的条石墙壁,硬度极高,这么细的针居然能深深打进去,那机簧的力量可想而知!

    妈的,小七那混账,想杀了老娘啊!

    到了此刻孟扶摇反而对于此事的始作俑者又多了一份怀疑——战北野绝不会对她下杀手,孟扶摇对他这点信任还是有的,不过也就这点点信任了,战皇帝最近表现实在不怎么好,孟扶摇目前对他的评价本就在零分以下,此刻她蹲在黑暗里转转眼珠,自己猜想,八成战北野不知道地下这个恐怖的机关,不过无论如何,小七是他的人,驭下不严管束不力,或者他有故意暗示或放纵的企图?反正,总之,帐都坚决要记在他头上!

    墙上机簧射尽暗器,终于开了一线暗门,孟扶摇盯着那黑沉沉的地道,反倒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开门机关就那么狠,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可是她现在又实在不愿意乖乖的蹲在这里等人来救或者来揍,那太没面子了,孟大王彪悍拉风,从来就没有这么糗过。

    思前想后,决定,被欺负了不想反击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整战北野!

    她在外袍上撕下几条碎布,十分心疼的咬破指尖滴了几滴血,在地上洒几滴在碎布上撒几滴——嘿嘿,滴血疑踪,人却不见,让你去猜吧,你战北野是知道世上有种化尸毒的,偏偏宗越不在,验不出这针箭上的毒,你就越想越怕吧,等我从密道出去,绕到你们背后观察下,要真是你的主意,你等着倒霉,要不是你的主意,小七倒霉你更倒霉——急死你!哈哈!

    她恨恨的将碎布拢起来,还很诡异的拼了个人形——其实拼成人形才叫不合理,但是她相信,拼成人形才更有杀伤力。

    孟扶摇闪身进了暗道,身后暗门立即缓缓合拢,孟扶摇想着那个麒麟标志,心里觉得有些怪异,战氏家族的图腾是苍龙,战氏行宫里的暗道怎么会用麒麟做标志?还有,麒麟貌似是哪个国家的图腾来着?……忘记了。

    暗道很黑,有点粗糙,没有皇宫暗道惯有的青石甬道和壁灯,地面也凸凹不平,一进去,泥土气和地道特有的陈腐气息迎面而来,却并不过分,显见有出口和通风口,孟扶摇小心的走着,不敢去摸墙壁,隐约感觉墙上似乎是麻石,缝隙特别严整,和地面的粗糙成反比,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她手中扣了一把碎石,走一步扔一步,行到暗道一半都没有任何动静,却也不敢放松警惕,不住指尖微弹,在那些相同的咻咻声中想着心事。

    “叮——”

    一声异响叫停了她的脚步,孟扶摇眼瞳一缩,挑出一块大点的石头,蓦然一砸。

    “哧——”

    前方一丈处的地面突然无声滑开,露出丈许方圆一个大洞,洞下居然是水,滔滔的奔涌的湍急的水,是活水!

    这地道建在水下?

    孟扶摇观察了一下地道的走向,觉得不可能全在水下,那水道是在一个拐角,很明显这地道延伸出了一截在水中,难怪四壁坚实抹了膏泥,孟扶摇仔细想了想磐都地形,想起渝山之侧三里,有一条汀河,那河水据说是直通城外的,难道现在她已经从地下出了城?

    这里的机关不多,但着实厉害,这水道无论谁落下去,都要被立刻卷走,孟扶摇跳过水道,地面又无声无息合拢,这机簧经常使用?否则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

    接下来的路又恢复平静,孟扶摇终于走到暗道尽头——没有密室,没有任何东西,尽头就是光秃秃的墙,墙上和先前进来的地方一样,一个麒麟标志。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孟扶摇自然不敢去再随便动那麒麟,她目光一扫,看见麒麟之下,还有个微微的小凸起,从格局设计来看,这个才应该是真正的开门枢纽,孟扶摇舒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刚才幸亏谨慎没去动那麒麟,她身子一侧,小心的伸指将那凸起一按。

    “哗——”

    整面墙突然向上缩起,随即,巨大的浪潮呼啦一下奔涌而进,激涌的河水瞬间从半人高的空间奔腾灌入,如一把透明的巨人之锤,呼啦一下锤在孟扶摇胸口,将她狠狠推出去,撞在身后的墙上——她身后本来是空而长的暗道,但就在凸起被按下的那刹,孟扶摇身后两米处突然无声无息竖起了一面墙。

    孟扶摇被水冲撞在墙上,撞得头昏眼花金星四射,整个河水的自然之力简直等同高手当胸一拳,这刹那间她唇边已经绽出血色,更糟糕的是,由于身后那堵墙突然竖起,这里被生生隔成了一个两米长宽的窄室,河水倒灌得飞速,刹那间水已经淹到她脖颈,水面还在不断上升,头顶上可以呼吸的空间越来越小,孟扶摇挣扎着,一个猛子扎下去,想从刚才倒灌河水的缝隙里潜水出去,然而那里已经再次关闭,只留下手掌宽的缝隙继续进水,眼看着水将没顶,已经过了嘴巴,孟扶摇一张嘴就灌进几大口水,空气越来越少,水面越来越高,黑暗的壁顶沉沉压下来,压得她胸口如堕大石呼吸窒息,想要大口吸气也不可能,那会灌进更多的水更快死亡——再过几秒钟,水灌过她鼻子,她就真的要淹死在这个见鬼的石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