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33 无心插柳(3)

2018-06-27 11:18: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33   无心插柳(3)

    战北野,我出去后一定要宰了你——

    这个念头只一闪而过,孟扶摇无力的笑了笑,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还不知道呢,还来得及想这些有的没的,她拼命挣扎,在水中四处游动,明知道这样氧气消耗更剧烈,却也不想放弃任何求生希望,直到她触到壁上那个麒麟。

    冰凉的金属比水更冷的触感传入手底,孟扶摇犹豫了半秒。

    这个麒麟之后,很有可能就是刚才那劲道绝世强大的机簧飞箭,自己此刻根本无法闪躲,一旦中箭,就是马蜂窝的下场。

    然而不射成马蜂窝,那就淹成气球,没得选择。

    水势已经到了孟扶摇鼻下,孟扶摇额上青筋迸起,被压迫得突突跳动,满面热血上涌挣得面色通红,通红过后又渐渐转为苍白,巨大的压力迫体而来,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炸裂而死,这感觉太他妈的难受了!

    宁可死得快些!

    孟扶摇一伸手,掰下了那个麒麟的机关!

    “轰!”

    闭目待死的孟扶摇听得声音有异,不是先前的机簧轧轧声,随即觉得头顶一凉空气涌入,大喜之下哗啦一下从水中窜起,一抬头看见头上居然别有洞天,已经开了一处缝隙,隐约那里是个石室,赶紧**爬上去,身下石板立即又无声合拢,将那些水流阻隔在下。

    孟扶摇死狗一样瘫在地上喘了半天气,想起刚才一条宝贵小命差点葬送在那见鬼的密道里,愤然之下恨恨骂:“战北野我一定叫你也水深火热的来这么一回……”歇了半天才吭哧吭哧爬起来,打量了一下,这下石室和先前小七陷她进去的那个很像,但是大了很多,足有五丈方圆,对面有桌椅长榻,堆着些衣服杂物,这个大概才是暗道的密室,刚才下面那层墙壁上的机关,两个都是出口,一个是死出口,向着河底,一个是活出口,向着这个密室,机关的设计者竟然也是个心理战术的高手,算准了进入这密道者,经过先前麒麟中射出来的彪悍毒箭,必然余悸犹存,不敢去动这个真正的机关,孟扶摇坐在地上悻悻半晌,半天缓过劲来,才想到这个暗道的设计手法怎么就有点像大鲧古墓里的那种风格呢?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她还没想明白,突然听见隐约的说话声。

    声音很模糊,闷声闷气,像是隔着很远的距离在对话。

    黑暗石室,难见微光,四周飘散着奇怪的气味,像是石头本身的气味再加上水气和淡淡血腥气息,令人不由自主联想到荒郊树林冷月清溪下半掘的坟坑里尚自滴血的尸体……然后,在极度的黑暗和寂静里,突然出现模糊的对话声,其效果十分惊悚。

    孟扶摇惊得头皮一炸,唰的跳了起来。

    她下意识就去摸火折子,摸了一手湿才想起火折子早就泡没用了,只好静下心来,盘坐在黑暗里,仔细听。

    空气中恍若有雾气氤氲,黑丝带般缓缓飘动,不知道哪里传来夜鸟被惊飞尖啼的声响,扑闪翅膀的声音划破黑暗,孟扶摇明亮如冰雪的目光在暗色中越发闪烁。

    半晌,她突然飞身跃起,顺着声音来路一路摸索,果然在壁顶摸到一个小小的洞,耳朵凑上去,声音立即清晰了许多,原来这里有个通风孔,上头应该就是外面了,有人在上方交谈。

    这半夜三更,在城外林子里窃窃私语的,能是什么正经事?孟扶摇立即将耳朵凑上去,仔细听。

    “……据说就在这附近,可是兄弟们找了好些日子,也没找着。”

    “八成是假的吧?文懿太子当初全家都被赐死,财物没入宫库,就算跑掉一个,哪来那许多财力在各国建立地下势力?”

    “空穴不来风,摄政王说,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找,揪出他的老巢来。”

    “人都抓着了,要问什么,审审便是了,大刑之下,何愁没有交代?何必让我们在这里劳民伤财,还得偷偷摸摸半夜掘坟……”

    “摄政王雄才大略,他要找宗越老巢,必然有他的道理……你少些唠叨,仔细说漏嘴,宗越在各国地位极高,交游广阔,一旦给人知道他被我们抓了,要添很多麻烦……”

    宗越!

    孟扶摇已经听不见后面说的是什么了,她脑子里嗡嗡作响,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宗越被人抓走了?摄政王?整个五洲大陆有摄政王的只有轩辕。

    是轩辕晟抓走了宗越?听那两人的口气,宗越是什么文懿太子的后代?孟扶摇没有研究过轩辕的国史,只隐约知道轩辕晟是在多年前发动政变占据摄政王位的,但是为什么一直没有自己当皇帝,而是选择了同宗一个少年做傀儡,其原因她没问,当时告诉她这事的长孙无极也没说,不想居然和宗越有关联。

    宗越游走大陆,地位崇高,消息灵通,身边有无数秘密力量,行事也十分神秘,再加上他和轩辕韵的关系,看起来确实挺符合这个身份,孟扶摇轻轻抽了口气,将耳朵贴得更紧了一些,想要听清楚那两人是否能泄露出宗越被抓到哪里,不想上面却突然没有了动静,只听见隐约的风声微响,老鸹子突然惨惨的叫起来:啊——啊——

    那声音嘶哑瘆人,听得孟扶摇浑身一冷,想起刚才那两人说这里是乱葬岗,忍不住笑一笑,心想不说话不会是突然遇见鬼了吧?

    然后她便听见了如鬼一般的脚步声。

    极轻,极轻。

    像是枕头里掸落的轻羽,树梢上飘落的幼鸟的绒毛,柳树尖尖上最轻的柳絮,几近无声的飘了过来,要不是孟扶摇耳朵紧贴着地面,感觉到那几乎没有的震动和共鸣,她根本就不会发觉。

    换句话说,寻常武林高手,更不可能发觉。

    那脚步飘了过来,步伐中有种奇异的韵律,轻飘而快速,过轻的东西一般是没有速度的,但是这脚步不是,随风扬起,一飏便似千万里。

    “咻——”

    只一声。

    “唔。”

    随即便归于寂静,老鸹子叫得更加惨烈,地面上却已经完全无声。

    孟扶摇凝神听着,想着最后那一声“唔”是个什么声音,忽然觉得耳朵一凉,似乎有什么液体突然落入耳中。

    她顿时一惊——糟!听见宗越消息听得太入神,耳朵贴洞那么紧,万一被上面人发现,只要灌一滴水银下来,她的小命就报销了!

    这一吓非同小可,她赶紧偏头想把那滴液体倒出来,又伸手去摸,手指感觉粘腻,就着通风孔微光一看——鲜红!

    血!

    上面那两人,一瞬间,被杀了?

    孟扶摇“嘶”的一声抽气,敢情那声“唔”是两个人同时发出来的?难怪听起来有些怪异,对方剑太快,只出一剑,同时杀了两人,那声闷在喉咙里的“唔”,竟是刚才还活生生的两人最后发出的声音?

    这么快的剑,这么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法,孟扶摇叹为观止,觉得自己以前杀人都忒温柔了。

    地面上的血还在顺着通风孔滴滴答答往下落,瞬间在地面上积了一小摊,看来对方杀人还喜欢宰猪式,不玩优雅的一点红,孟扶摇盯着地面那摊血,突然发现那血色反映的光影有些变化。

    好像……哪里在动?

    孟扶摇立即警觉的一个翻身贴上壁顶——她今晚遇见的怪事已经够多了,小心为上。

    果然她的直觉没错,她刚刚藏好身形,对面下方的石壁便无声移开,带着雾气的月光无遮无挡的洒进来,在地面上踱上一层银白的地毯。

    月光中间,银毯之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黑衣的人影。

    高挑,修长,紧身的黑衣被月色勾勒出紧致的身线,那身体是充满弹性和力度的,却又毫不粗壮,带着奇异的野性的美感,束起的乌发亮如丝缎,微微有些披散,他披着一身月色走进来,步姿带着奇异的韵律,让人想起丛林之中五色斑斓飞驰的豹。

    真是好身材!孟扶摇差点吹口哨,脸还没看见,身材就足够看了!

    屏住呼吸,色迷迷打量着那男子,孟扶摇无声的往壁顶上又贴紧了几分——此人身材虽然好,那武功好像更好,现在她还不想打架的说。

    那男子走进来,不知道按了什么地方,密室门缓缓降落,那男子径自走到堆衣服杂物的地方,点起蜡烛,从桌子上拣起一件衣服,孟扶摇看了看那蜡烛的光影,再次无声将自己移到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