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34 无心插柳(4)

2018-06-27 11:18: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34   无心插柳(4)

    然后她继续探头下望,然后她……瞪掉了眼珠子。

    对面,蜡烛的微光里,那男子在……换衣服。

    穿着紧身衣那身线就已经让人移不开眼光,脱了那更叫……惊艳。

    极其漂亮的肌肤,光滑润泽的淡淡玉色,浅黄烛光下看来如同流动的晶莹的蜜,不同于江南精致男子般的荏弱苍白,反更具原始野性般的性感,烛火勾勒出他周身,曲线紧致收束,泛着浅浅光晕,每一寸肌肤都昭示着惊人弹性和爆发力,却又绝无肌肉虬结,只是那般恰到好处的风华流溢而又诱惑天生。

    啊……美人啊……脱光衣服更有看头的美人才叫真正的美人啊……

    孟扶摇呆滞的而又贪婪的眼神顺着那身体四处乱跑——极其漂亮的倒三角体型,宽肩细腰,平滑光洁瘦不露骨的背,精致的肩骨向下一个优雅的收束……下面……跳过跳过……唔,好长的腿,依然是充满弹性和饱满力度,在壮实和单薄之间的完美平衡,最精彩最精致最和谐最动人的体型……

    可惜时间太短……换衣服动作为毛要这么快呢……唉……

    那男子始终没有回头,换的竟然仍是一件黑衣,又将先前那件溅满鲜血的黑衣团成一团握在手里,继续迈着他那奇异韵律的步伐,打开密室门走了出去。

    孟扶摇又等了一会,确定他不会回来才慢慢移下地来,她的“破九霄”功力日渐深厚,闭气时间比寻常人要长很多,也幸亏如此,不然就算隔得远,也迟早被这厉害男子发现了。

    在墙上摸索了一阵,孟扶摇凭记忆找到了机关,打开密室门走出去,外面果然是个乱葬岗,歪歪斜斜竖着些断裂的墓碑,散落着一些被野狼拖出来的白生生的骨殖,枯树的枝桠上挂着惨青的月亮,老鸹子立在树梢上,有一声没一声的叫着,四周有浓重的血腥气,孟扶摇四顾一圈,那两人尸体却已不见了

    孟扶摇怔怔的立在冷月下,回头看了看出来的门,掩在枯枝败叶下再看不出端倪,想着今晚当真是奇遇迭起,小七一个无心的设计,竟然会令自己一再遇险,密室飞箭、水洞没顶、血水灌耳、美人脱衣……到得最后还听见这么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宗越被轩辕晟给掳回轩辕了。

    孟扶摇看了看轩辕国的方向,露出了一丝冷笑,她想都没想,一路回城,以她的轻功,都不用报出身份叫开城门,直接从城墙上越过,回到统领府,她先去了宗越屋子,屋里一切如常,看不出主人离开的样子,孟扶摇伸手摸了摸床褥,一手的冰冷,看那床铺的样子,好像好久没有人睡过,她怔怔站在屋中,开始反思自己对毒舌男好像有点太漠不关心了,明明知道他最近忙碌经常外出,却从没想过要问他在做什么,如今连他失踪,自己都是最后知道,甚至找不到任何他的熟人或下属来验证询问。

    也许,自己的心里,因为习惯了依赖宗越的帮助,习惯了他毒舌着解决问题,根本没想过他会遇见麻烦,另外还有个原因,是孟扶摇自己都不愿面对的——她是不是潜意识里想和他们尽量保持距离?好在将来能够撕掳得干净?

    此刻站在人去屋空的宗越房中,孟扶摇突然醒觉自己的自私,对于那样一次次帮过你的朋友,就算给不了爱情,给句关心也是应该的吧?出于朋友的立场去过问一些应该过问的事也是应该的吧?像她这样,避嫌一样躲得远远,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孟扶摇决定自己不该再自私了,总在用着蒙古大夫的药,也该轮到她给他治治病了。

    她飞快的收拾了些盘缠,顺手将呼呼大睡的元宝大人打进包袱,又望了望雅兰珠屋子,觉得她应该会选择留下来,于是她扛着包袱便走,门一开,便见铁成抱剑坐在她门前。

    孟扶摇无可奈何的笑笑,揉揉眉心,道:“我没打算抛弃你,我只是要赶路,先走一步,你在这里等无极的隐卫联络你,再……”

    “我跟着你。”铁成不为所动,“至于隐卫,留个暗号就行,我知道他们的暗号。”

    孟扶摇笑笑,将包袱扔给他背着,道:“那么,走吧!”

    他们的对话声散在风中,迅速散了无痕,飘不到想听见他们去处的人们的耳中。

    而心急救人的孟扶摇,也早已忘记,还有个倒霉蛋儿,即将面临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惨况……

    深夜,两条黑影飞快的掠过寂静的街道,旋风一般卷过高高的城墙,守城的士兵隐约觉得有凉风掠体而过,揉揉眼睛抬起头来,只看见枯黄的落叶,在地面上慢慢打着旋儿飞起。

    而那两条人影,早已电急流光般消失在磐都城外的官道上。

    “我们去哪里?”

    “轩辕。”

    清晨,渝山行宫。

    从山下到山下,所有道路都已经被黑衣金甲的皇营军封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禁卫森严,渝山脚下附近的樵夫习惯性的上山砍柴,都被拦在了山下,他们抬起头,遥望着翠绿深黄山林间隐约飘拂的明黄龙旗,惊异的吐了吐舌头。

    “听说昨夜陛下连夜上山?”

    “不知道又怎么了,没听见什么动静啊。”

    “听说跑了个江洋大盗!”

    “哦……”一阵或惊讶或害怕的叹息声。

    一个大早进城卖菜的农夫,挑着担子经过,听见了,笑嘻嘻的凑过来,说:“是咧,昨夜可真不安生,总听见老鸹子叫,叫得人毛毛的,出门看却什么都看不到。”他住在城外渝水之西。

    “怕不就是江洋大盗在那杀人。”有人取笑他,“还不快去禀告陛下?”

    那农夫瞪他一眼,摇摇头,挑担走开。

    战北野没有听见这最后一句关键性的话,听见了他也不太可能立即联想到孟扶摇的去向,他现在满脑子乱哄哄,只有一个念头——扶摇失踪了!

    更糟的是,这不是普通的失踪,极有可能,她遇见生命危险!

    昨夜接到小七的报告,他差点没当场吐血,一脚将还在洋洋得意邀功的小七踢了个筋斗,当即狂奔出宫,连御驾都没摆,御马监里随便拉了匹马就连夜直奔渝山行宫,御马监的马和马鞍是分开保管的,他来不及等马鞍装上,一路疾驰,到行宫时大腿已经被磨破鲜血淋漓,他却根本没注意到,丢了缰绳便直奔华音阁。

    他一路上心乱如麻,不停的想等下将扶摇放出来,扶摇如果误会他,他就……他就……他就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小七是他的忠心部属,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凭小七根本不可能算计得到扶摇,所以小七做的事也就等于他做的,责任在他,扶摇如果真的要怪罪,他确实也无话可说。

    然而还有更糟的事等着他。

    机关打开,里面根本没有扶摇。

    小七看着空荡荡的石室也懵了,搔着脑袋呐呐道:“咦……我看见她落下去的。”

    战北野原先以为孟扶摇逃了,倒是心中一喜,不想再一眼看见那几滴血,看见人形的碎布,再看见明明很细却深深打入坚硬石壁的数量惊人的毒箭,眼前顿时一黑。

    他跳了下去,捡起布片,认出那确实是扶摇的衣服,又是心中一沉。

    攥紧手指,手中布片凉凉的握在掌心,战北野只觉得那布片像是一双冰凉的惨白的手,死死拉扯着他的心,拉得他心跳如鼓手脚发软,额头大滴大滴的渗出汗来。

    他脸色如此难看,小七也知闯了祸,扑到石壁上一阵乱找,像是想从石头里挖出孟扶摇来,他一阵乱碰,无意中碰着了那麒麟,暗门无声滑开。

    战北野精神一振,抢先要进,被护卫们死命拦住,小七扑跪在他脚下,砰砰的磕头:“我惹的祸,我去!”抢着带着侍卫冲了进去。

    结果没出多少时间,小七就被仅剩的几个侍卫**的拖了回来——他们踏上水道,一半侍卫被水卷走不知所踪,还有一半陪着小七走到最后,当时他们很谨慎的拉成长线,将小七护在中间,前面几个被翻转的石壁堵住的时候,后面几个及时将小七给抓了出来,他们隔着一道石板,生生听着那头同伴在逐渐灭顶的水中挣扎呼救直至声音消失,小七扒在石壁前,将厚实的石板挠出一道道白印子,指甲全部挠掉了,血肉模糊的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