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37 元宝卖艺(3)

2018-06-27 11:18:0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37   元宝卖艺(3)

    敲锣者微笑,竖指,摇头。

    “那算个什么新鲜的?兄弟初来贵地,自然要给父老乡亲看点有意思的,才不辜负这天子脚下煌煌国都一场。也让诸位见见世面,看看我这……当当当当!”大力敲锣,“举世无双风华绝代玉树临风一树梨花惊天地泣鬼神上穷碧落下黄泉无论到哪都难见的——天下第一神兔!”

    当当当当!

    “神兔”出场。

    一身黑毛——易容过的,一件红袍——自己包袱里的,四条短腿——元宝大人的。

    “神兔”风度翩翩窜上作为舞台的一个大红漆箱子,咧开四颗雪亮大门牙的标准笑容,冲看客彬彬有礼的挥爪。

    此“兔”的原主人如果在场,大抵要捧心吐血——堂堂百年一出的珍贵神宠,智慧与人等同的稀罕宝鼠,落到孟扶摇这厮手中,竟然沦落到三流闹市卖艺谋生……

    “神宠”本身却并没有高贵血统的自我意识,十分享受被人群眼光包围的感受,慢条斯理回眸一笑,四颗牙齿媚态横生……

    “啊!小黑兔子!”

    “耗子!”

    “狸猫!”

    “黄鼠狼!”

    元宝大人黑了脸,恨恨瞪孟扶摇——丫的谁让你给我染黑毛的?破坏我玉树临风形象!

    “乡亲们看过来啊!”孟扶摇卖力敲锣,“能认字的绝世神兔啊……”

    “能认字?”

    “不能吧?吹牛咧。”

    “小子胡吹大气!小心挨黑砖头!”

    孟扶摇一摆手,笑嘻嘻道:“真金不怕火炼,是驴子是马,是兔子是黄鼠狼,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她当当的敲着锣,将四面的人群都吸引了来,眼见几个衣着平凡但神色沉稳的男子也凑了过来,目光一闪,笑吟吟道:“说起我这神兔,也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会对对子。”

    人群里轰的一声——认字已经够稀奇,何谈对对子?立即有人兴致勃勃喊:“要是对不出来呢?”

    “把我大哥送你们做家奴!”黑心孟扶摇一指可怜“大哥”铁成,“治好病,好歹是个能干活的壮实汉子呢!”

    “那好,我先出个,红花!”

    元宝大人鄙视的抬头,不理——太贬低本大人智商。

    “拜托,五个字以上的成不?”孟扶摇叹气,“不要侮辱我们神兔大人的智慧。”

    众人开始苦想对联,这都是下层苦哈哈,墨水不多,一个汉子抓耳挠腮想了半天,突然摸到了个虱子,在嘴里咯蹦一声咬了,此虱体型过大,咯着了他的牙齿,在悔恨牙齿过早衰老同时,该汉子灵感突来,大叫:“此兔门牙忒大!”

    元宝大人大怒,啪啪啪啪叼了几个字饼甩出来。

    “你妈后腿够粗!”

    ……

    “他爹出门撞大运”

    “你妈生你开小差”

    ……

    “此处人杰地灵,山清水秀。”一穷儒来了兴致,摇头晃脑。

    “你妈飞沙走石,鬼斧神工。”

    ……

    “噫吁戏!尔畜怎可与人斗智!”穷儒暴怒。

    “呜呼哉!你妈竟能较鼠更呆!”

    李大妈呆滞的问孟扶摇:“它怎么句句都是你妈?”

    孟扶摇深情怅惘的答:“因为丫缺少母爱……”

    李大妈继续呆滞:“它它它它……它真是个兔子?”

    “其实啊……”孟扶摇意味深长的拖长声音,李大妈和围观诸人拼命竖起耳朵。

    “它就是个兔子”。

    “……”

    “妙啊!”

    此时底下一片轰然叫好声,全护国寺溜达的人都挤了过来,铜板雨点般洒过来——神兔,当真神兔!

    元宝大人挺胸碘肚咧嘴笑,非常进入角色的亲自叼了铜板往小笸箩里扔——自己劳动挣钱的感觉就是光荣啊,虽然这些铜板加起来都不够买它一件袍子的一个纽扣……

    孟扶摇抱拳,笑颜如花的打罗圈揖:“谢谢捧场,谢谢捧场……”

    无数人涌上来,想要膜拜下“识文断字,满嘴你妈”的神兔大人,孟扶摇一把将那个很有表现欲的家伙塞进袖子里,微笑:“人家怕羞,请勿打扰其思考创作,有什么事可以和大人的经纪人——鄙人区区在下联系……”

    元宝大人拼命在她袖子里横冲直撞——让我出来!你这死孩子,大人我难得找到了草根的快感……

    李大妈挤进来,用打量金子的眼光慈祥的看着孟扶摇和她的袖子:“小哥儿,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大哥又受了伤,要是不嫌弃,老婆子我家……”

    “借一步说话。”

    沉稳的男声突然打断两人的对话,语音平静中隐隐带着不可违抗的霸气,来人不止一个,左右一插已经将李大妈挤走,李大妈抬头要骂,一眼扫到对方腰间隐隐露出的麒麟袋儿,立时变了脸色,噤声退了下去。

    竟然给摄政王府的人看上了,这小子不知是福是祸……

    “大哥有什么吩咐?”孟扶摇笑眯眯问,“给赏钱吗?”

    “赏钱自然会有,说不定比你想象的更多。”来人开门见山,指指孟扶摇的袖子,“你刚才那个什么‘神兔’,卖了给我们。”他用的是肯定语气,从怀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往孟扶摇怀里一扔,“三百两。”

    远远围观的人“哗”的一声,三百两!寻常百姓之家十年用度!摄政王府好大手笔!

    也有人心领神会的羡慕的望着孟扶摇——听说前段日子王府小郡主出去了一趟,回来一直郁郁寡欢常常生病,王爷向来疼爱这个女儿,常派人出门为她搜罗有趣玩意儿,摄政王府的人八成是看上这个会对对子的兔子了,这小子好运道,三百两,发大财了哦。

    那护卫扔过钱袋,便笃定的等孟扶摇送上兔子,孟扶摇将钱袋在手中掂了掂,笑眯眯道:“好重哦……”一反手又扔了回去。

    这下换摄政王府的人惊讶了,那护卫眉头一竖:“你还敢嫌少?”

    “非也,非也。”孟扶摇摇手指,“听说过没?有了一顿充,没了敲米桶,俺家神兔是俺浪迹天下之生财法宝,俺兄弟两人指望靠它挣一辈子钱过活,如今一次卖了,以后到哪找活路去?”

    “三百两还不够你用么?”

    “三百两啊,”孟扶摇笑,转头看他,“按说是够用了,可是,有命拿没命花,要它干嘛?”

    “你什么意思?”护卫怔了怔,怒道:“你以为咱们是赖账的人?”

    孟扶摇又摇头,怜悯的瞅着他,这孩子智商怎么比“你妈神对”元宝大人还差呢?

    “现在我拿了这三百两,出了这闹市,全昆京的贼们强盗们人牙子赌坊大抵便要惦记着我了,”孟扶摇笑,瞟了瞟脸色一变退后的李大妈,和另一些混在人群里的眼神闪烁膀大腰圆人士,“小子我筋骨嫩面子薄,经不起咧。”

    那护卫立时也明白过来,挑挑眉笑道:“你小子倒精明,那你要怎的?”

    “给口实在饭吃。”孟扶摇摊手,“我兄弟浪迹天涯,也着实不想再走下去了,三百两就当买我兄弟做个家奴,公正实惠,童叟无欺。”

    这个要求倒也不过分,那护卫却犯了犹豫,摄政王府不同其他王公府邸,摄政王权倾天下,一等一的煊赫,王府是和皇宫连接在一起的,府中就等于宫中,所以摄政王府对进人一直要求很严,非有昆京户籍身家清白且有人作保者不得入,而且这等外奴也只能在三门外打扫,内府家奴都是太监宫女,这小子想进王府,他还真没权利就让他进去。

    孟扶摇看在眼里,也不说话,笑微微道:“小子这几天都在这里卖艺,过几天也就换地方了,大人若喜欢,记得多来捧场。”说完毫不犹豫干脆便走。

    那侍卫“哎你——”说了半句又停住,他身侧一个护卫道:“这兔子着实好玩的,小郡主一定喜欢,不如回去报给郡主听,要不要这东西,由她说话吧。”

    几人都点了点头离去,孟扶摇将对话听在耳中,翘起唇角笑了笑。

    亮出我的元宝来,等你乖乖上门来……

    孟扶摇卖艺卖了三天,每天花样都不同。

    第一天:对对子,“你妈神对”雷倒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