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42 有美同行(1)

2018-06-27 11:18:0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42  有美同行(1)

    随即他一转身,带着孟扶摇旋了个身,低低道:“为什么不能过去?”

    他声音有些低哑,似乎声带受过点伤,但是那声线并不难听,反而令这低哑中生出淡淡的磁性,每个字都回旋往复,有种别致的动人,孟扶摇陶醉的听着,心想美人就是好,连声音的缺憾都像是上天故意造就的残缺美。

    “那家伙是个陷阱。”孟扶摇指指轩辕旻,“全身上下,什么都是假的。”

    暗魅目光一闪,“哦?”了一声,再不说话,拖了孟扶摇就走。

    刑架上轩辕旻张了张嘴,似乎想呼唤什么,但立即又闭了嘴,他凝视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半晌,慢慢浮出一道神秘的笑意。

    随即他踢踢腿,只轻轻一踢,便一脚踢开了自己左手的绳索,半空里一个翻身,右手绳索也脱了开来。

    他落下地,修长手指轻轻按在唇上,俏俏的笑了下。

    孟扶摇被暗魅拉着手在黑夜宫阙之巅奔行。

    整座宫殿已经被惊动,从摄政王府到皇宫,到处都是点燃的火把和奔走的侍卫,众人都往一个方向聚集而去,那是和他们相反的方向,那里一批黑衣人身姿如电,在追逐者视野里不断穿过。

    这大概是暗魅用来吸引宫中侍卫调虎离山的力量,孟扶摇远远的看着,看见一个金冠王袍人正在重重围护中指挥围捕那些黑衣人,气度端凝不惊不燥,看样子应该就是轩辕晟,孟扶摇担心的看着那些黑衣人,低低道:“他们万一失陷了,救起来很难呢。”

    暗魅回头看她一眼,琉璃般的眼神一掠,淡淡道:“为什么要救?”

    “啊?”孟扶摇呆滞,“不救……”她口齿艰难的问,“那他们怎么办?”

    “死。”

    真是答得干脆利落言简意赅彪悍无敌,孟扶摇生生被这一个字呛得堵住,半晌才摇头,无声的叹口气。

    叹完气,她一把甩开暗魅一直拉着她的手,掉头就走。

    暗魅却突然一伸手牵住她衣袖,孟扶摇皱眉回头正要发怒,暗魅却一把按下了她的头。

    他按得如此用力,孟扶摇被按了个嘴啃泥,她下意识的要去护住可能被自己压住的元宝,暗魅却死死压住她不放手。

    随即孟扶摇便觉得眼前大亮,一团巨大的火球像一轮突然爆开的日光,在他们头顶上方亮起,将四周方圆足足几里的屋顶都照亮,孟扶摇和暗魅的身形,顿时暴露在随着火球爆开正四处搜寻的侍卫们眼中。

    远远的,轩辕晟也转过头来,那个一身王袍的儒雅的中年人,手持一柄怪型弓箭,平静的看着这个方向,看得出刚才那逼人露出身形的火球就是他干的,轩辕晟淡然看着两人,气定神闲的手一挥,立时一批手持强弩火箭的侍卫奔上,火箭飞落如星雨,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道艳丽的虹影,扑头盖脸直射暗魅孟扶摇。

    “走!”

    暗魅一拉孟扶摇飞身而起,身后火箭虽快,却快不过这两人飞电一般的身形,远远看去,那星雨烟花一般的火箭之网,紧紧跟随在两个矫捷的黑衣人身后,却始终差着一截距离。

    孟扶摇刚舒了一口气,忽听身后突然破空声响,那声音来势极疾,后发而先至,刹那间超越那火箭之雨,蛟龙一般腾越而上,飞凌九霄,破空一裂,直射稍稍落后一步的孟扶摇后背!

    快至无法形容的一箭,强至无法比拟的膂力!

    孟扶摇刹那之间竟然想到了战北野,她来到五洲大陆至今,所遇之人的箭术和膂力,唯有战北野能达到这个境界,想不到轩辕国内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火箭呼啸飞射,箭身火焰如龙跃舞,狰狞欲噬生命,三箭连发,一箭更推一箭,铿然声响里箭飞得已经看不清轨迹,唯能看见那火光灿烂,似快速眨动的天神之眼,最快的那一箭,已经触及孟扶摇后心衣衫!

    孟扶摇冷笑一声,“弑天”一闪便要回身劈落,身侧暗魅突然低喝:“不能接!”

    话音未落他已经扑了过来,伸掌将孟扶摇向前一推,身子一拱挡在孟扶摇背后,孟扶摇被他推得一个踉跄,随即听见“哧——”一声低响,隐约又嗅见焦味。

    她霍然回身,便见那最快一枚火箭无声穿过暗魅背脊,火焰熊熊,瞬间他后背起火,背上绽开惊心的艳丽的火花,后颈头发也被烧着,乌发顿时卷起化灰飘落,孟扶摇大惊回扑就要去灭火,暗魅却一摆手,厉声道:“让开!”

    他声音里满是疼痛和焦急,但那焦急不像是为自己的伤,倒像是怕孟扶摇靠近拔箭一般。

    孟扶摇被他语气惊得一顿,站住不动,只这瞬间,火烧得更加猛烈,隐约闻见皮肉被灼焦的味道,那气味闻在孟扶摇耳中实在惊心动魄,忍不住便想起当初长瀚山密林里在自己眼前生生烧死的华子,想起烧伤这种诸伤中最剧烈最难熬的痛苦,一瞬间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暗魅却神色不动,居然还很平静的单手伸到背后,缓缓将那箭拔了出来,他拔得很慢很仔细,看得孟扶摇急得跳脚,忍不住埋怨:“你能不能快拔!烧伤会死人的!”

    暗魅却根本不理睬她,他赤手抓着烈火燃烧的箭杆,瞬间手掌灼伤通红,他眉梢跳了跳,却依旧不动声色,像是十分珍爱那柄箭一般,像是没感觉到箭上火焰正在他手掌中燃烧一般,以高度的忍耐力,强忍着火焰烧身的巨大痛苦,轻轻的,慢慢的,将那箭放在身边屋檐上。

    他放箭的动作极其小心,仿佛那是易碎的珍宝,视箭身灼人痛苦的火焰于无物,然而那箭一放下,他立即翻身跃起,一掌拍在瓦面先将手掌上的火焰都拍灭,再飞快一滚滚灭背后火焰,孟扶摇此时已经扑过来,拼命帮他拍打灭火,暗魅一把抓住她,低低道:“快走!”

    他将那还在燃烧的箭放在屋檐顶端,用石头压住,从怀中摸出绳索,牵在石头上,然后牵着绳索拉着孟扶摇便逃,身后侍卫追上来,即将到达那屋檐顶端时,暗魅突然狠狠将那绳子一拉!

    石头翻倒,撞到石头下的箭,那箭弹起,半空中炫目光彩一亮。

    “轰!”

    巨响爆开,震得已经奔出数里的两人脚下屋檐都在抖动,无数琉璃瓦被震落碎裂,簌簌落下——这已经是很远的宫殿的瓦面,可以想见,在那段爆炸中心,又会造成怎样的巨大伤害?

    孟扶摇震惊的瞪大眼睛——那箭,如此恐怖的箭!难怪暗魅拼死挡下了她,难怪他宁可忍着烈火灼身的巨大痛苦也要将那箭轻拿轻放,刚才那箭如果她接,一刀劈落,她、暗魅,还有元宝大人,都会瞬间化为齑粉。

    如果换成她被这箭穿身,她能不能忍住那火焰灼心的剧痛,以那般强大的控制力去慢慢放箭,保全周围人的安全?

    “这什么箭?这么厉害?”孟扶摇忍不住问,又觉得掌心黏黏,低头一看,暗魅掌心灼伤的大泡都破了,体液流出,沾湿了她的手,可以想见他的疼痛,然而到了此刻,他依旧没松手。

    “那是惊神箭,一箭惊神,日月无光,”暗魅低低答,“轩辕晟,是月魄的同门师弟,是不为人所知的轩辕国真正的第一高手。”

    孟扶摇默然,觉得自己还是太草率了,仗着艺高人胆大,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就敢硬闯皇宫,半晌她低低道:“你要不要紧……”

    话音未落,身侧暗魅一声沉重喘息,身子猛然向下一栽,他昏迷前犹自紧紧牵着孟扶摇的手,孟扶摇猝不及防,“啊”一声低叫,随他一起翻翻滚滚落下……

    孟扶摇身子刚落,半空里一个翻身已经抱住了暗魅,轻轻巧巧落地,抬头一看四周,似乎是个冷宫,空落落的没人,虽然有人打扫,一应用具却是粗陋,院子里和房屋内堆积着一些旧恭桶扫帚杂物,看出来好久没用,是个清静地儿。

    皇宫向来是个浪费资源最厉害的地方,随便一处都可以找到空房子,孟扶摇看看怀中烧伤不轻的暗魅,又听得院墙外呼哨声追击声不断,想着现在带暗魅再想冲出皇宫已经不太可能,不如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他醒来再想办法。

    她拖着暗魅往宫室去,经过一处花圃时暗魅突然醒过来,偏头看了看花圃,一把推开孟扶摇,挣扎着过去,走进花圃时腿一软,直直滚了进去,将花圃里的花压倒了一大片,他伸手在花丛中摘了点什么,收进袖子中,孟扶摇跟过来道:“你要什么叫我采啊,干嘛要自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