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47 暗夜销魂(2)

2018-06-27 11:18:0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47   暗夜**(2)

    她挥一挥手,气壮山河的道:“有好玩的事为什么不玩,偏要血里来火里去的玩命?来,暗魅兄,元宝兄,哀家这下可以给你们吃燕窝了。”她扎束自己,备好武器,做好在宫中长途冒险摸索萃芳斋的准备,又问:“萃芳斋在哪?”

    暗魅久久的看着她,等她快要出门才道:“就在隔壁。”

    “……”

    孟扶摇踉跄一下,扶墙哀怨回头,死孩子你做人太不厚道了……

    爬过一座墙,就是新秀女们住的萃芳斋,孟扶摇踮脚对后山墙望望,眉开眼笑的道:“啊,锦衣玉食,软榻香闺,我来了……”

    “对了,我还没问你,昨晚睡的床哪来的?”暗魅低头打量那床,觉得材质看起来有点怪异。

    孟扶摇立刻微笑回头,十分乐于解答的答:“马桶木头拼的。”

    这回换暗魅踉跄一下,孟扶摇假惺惺上前扶:“哎呀哥哥你怎么了?”

    暗魅深呼吸,平静的道:“没事。”

    孟扶摇又在惋惜:“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她转过眼不看他半裸的漂亮身材,绷紧了脸皮子,“早知道昨天应该从戏子身上扒件衣服下来,他那件水红绣墨绿牡丹花和金刚鹦鹉的袍子我看很不错。”说完她自己抖了抖。

    暗魅却道:“你眼神不好了?没看见后墙藤蔓里挂下来的那个包袱?”

    孟扶摇“咦”的一声,果然在浓荫掩盖的藤蔓中找到一个包袱,里面有两件太监服饰,她帮暗魅换了衣,牵动藤蔓,里面有人轻轻敲了敲墙壁,孟扶摇拉着暗魅翻过去,隔壁是个小小院落,一个太监模样的人正在藤蔓花架下等着。

    看见两人过来,他无声无息的退开,脚步特别的轻,又指了指一间紧闭的房门,示意两人过去,随即退出院落之外,从半掩的门看出去,一溜侍卫太监都守在门外。

    孟扶摇还有些犹疑,怕这是摄政王或戏子皇帝的陷阱,暗魅却拉着她大步过去,直直推门。

    “吱呀”一声,雕花槅扇被轻轻推开,推开一室呢哝软语旖旎光景。

    金钩玉帐柔丝褥,铜兽香炉青烟浮,紫檀百花叠绣屏风后,影影绰绰映出躯体交缠的裸身男女,妖声软语颠鸾倒凤,看那姿势或是坐地生莲或是老汉推车,翻覆得离奇,满室里缠绵而荡漾的香气,夹杂着男女交合后所渗出的**和体液的气息,形成一种馥郁而古怪的气味,撞得贸然闯入的人脸色微红。

    “陛下……奴婢……不成了……”

    “乖乖心肝宝贝肉疙瘩……我的好秀秀……叫万岁……”

    “万岁……万岁……奴婢叫紫儿……您怎么……总忘记呢……”

    “哦……紫儿……你真是可人意的……来……换个姿势……”

    “……哎呀……冤家……”

    娇媚入骨的呢哝软语中夹杂着低喘微吟,珠沙帐内颤微微伸出雪白的玉臂,指尖在空中不胜风雨的轻轻抓挠……暗魅转过头去,孟扶摇微笑着,拖张椅子坐下来,悠悠闲闲的准备慢慢欣赏卖力嘿咻的现场春宫,怀里元宝大人探出头来,仔细盯了几眼,又盯了几眼,突然伸爪遮住了孟扶摇的眼睛,自己则目光灼灼有神毫不放松,孟扶摇一把拉下其多事的毛爪,双手一捂,凭借身体优势将元宝大人全身都捂严实,不顾丫的挣扎,在其耳边低声道:“乖,非礼勿视,会长针眼。”

    然后她自己兴致勃勃“长针眼”去了,元宝大人悲愤——为毛我的爪子只能遮她半只眼,她的爪子就可以遮掉我全身呢?

    孟扶摇正在研究新姿势的名称,眼前突然一黑,某人的手罩了下来,带点淡淡药味的未受伤的光滑手掌,与此同时听见他淡淡道:“非礼勿视,会长针眼。”

    孟扶摇悻悻拉下他的手,恨恨不语,两人一鼠这一闹,屏风后两人立即被惊动,某戏子彼时正在紧要关头,却十分神奇的唰的抽身,一个大翻身便扑了过来,光溜溜的趴在屏风上,毫无愧色的对目光灼灼看春宫的两人打招呼:“来了啊。”

    跟吃饭被人撞见一般坦然。

    那女子却一声惊呼,先是颤声道:“万岁你怎么现在……现在……”突然发觉屏风前的身影,“啊”的一声便窜了起来。

    她窜了起来,雪肌玉肤游鱼般一闪,孟扶摇看男人十分不客气,看女人倒有些不好意思的,下意识偏转脸去,脸还没转过来,忽然眼角瞄到轩辕旻伏在屏风上的光裸的手臂,在女子跃起的那一刻闪电般一挥。

    一道雪色闪过,那手臂一把扣上了女子的脖子,然后,轩辕旻媚笑着,甜蜜着,温存着,五指轻轻一收。

    “咔嚓。”

    脖子被扭断的声音,在寂静的雅室里听来惊心如雷霆,那女子喉咙里咯咯几声响,瞪大眼睛拼命的看了对她甜蜜微笑的轩辕旻一眼,随即,整个脖子诡异的软软的垂了下来。

    她死了。

    死在刚才还和她共偕鱼水之欢,口口声声要封她做皇后的帝王掌中。

    死在极度兴奋与欢愉的美梦之巅,然后从**的高峰跌落,跌在飞龙绣凤的锦褥之上,跌在自己先前刚刚流出的处子血泊中。

    皇家尔虞我诈阴暗角斗的第一个牺牲品,宇文紫。

    室内无声,淡淡的血腥气混杂在满室春意中,袅袅烟光里轩辕旻笑意如花。

    孟扶摇盯着他,像盯着一朵食人花。

    一个可以瞬间将自己刚刚春风一度,有过夫妻合体之缘的女子掐死的男人,那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轩辕家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种?

    和他们比起来,太渊齐寻意也好,无极德王也好,天煞战南成也好,都纯洁可爱得像刚出生的元宝大人。

    孟扶摇悠悠的叹口气——真是环境造就人才啊……

    她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了,看样子,趟轩辕家这趟浑水,已经不是与虎谋皮或者与皮谋虎,比让一只虎出家吃素还难。

    轩辕旻只在媚笑看她,柔声道:“万岁……这个女人不死,你怎么做朕的皇后呢?所以说起来,是你害死她的。”

    孟扶摇默然,半晌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你骑在我身下……狠狠揍你。”

    “十分乐意。”轩辕旻笑,“你上次揍得我真是神魂颠倒,念念不忘。”

    他扔过一卷文书,道:“赶紧把宇文紫的资料背全吧,朕还得赶紧去做面具,唉,有朕这么苦命的孤家寡人吗?连个面具都得自己动手,对了……因为朕临幸你太恩宠,你宇文紫三天时间没能下床,这三天你赶紧背书,熟悉身份。”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孟扶摇抓住那一卷十分详细的资料,心底估算了一下时间,她今早把过暗魅的脉,发现外伤还是其次,更糟的是他好像因为那箭上的真力,引动了原本体内的旧伤,没有一段时间的休养是不会好的,他现在还能坐着,不过是硬撑而已,必须要给他休养的时间,自己现在反正失陷在这见鬼的皇宫,也只好定下心来从夹缝里求生存了。

    “很简单,这次选秀不是普通的选秀女,层次很高,直接补齐四妃,为将来的后位做准备,所以这萃芳斋中,总共只住了八位女子,都是摄政王的远亲或亲信的后代,朕宫中已经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细作,原有四妃中贤妃淑妃都是摄政王的人,这些妃子朕可以不宠信不理会,但是皇后一旦立了,按照轩辕规例,皇后觐见皇帝不受限制,且每月必须召幸四次以上,朕的自由将大大受限,所以这个皇后,不能给她们做,最起码现在不能。”

    孟扶摇冷笑一声道:“我不过是个过路客,我走了以后呢?”

    “那到时候再说,谁知道你舍得不舍得走呢?”轩辕旻笑得若有深意,“再说你这个皇后或贵妃哪有可能这么轻松呢?我的贤妃和淑妃,还指望你给解决呢。”

    孟扶摇懒懒打个呵欠,心道老娘真是好命,连宫斗都轮上了。

    “为什么选这个宇文紫?”

    “她是摄政王远亲,八人中血脉和他最近,偏偏住得和他最远的一个,来自轩辕北境的长宁府,其余七人,都是摄政王亲信家的女儿,在昆京住,很多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唯独对宇文紫,熟悉程度不会太高,唯一可以钻的空子,而且……”轩辕旻眨眨眼睛,“我最近对她非常宠爱,天天临幸,她给我爱得爬不起床,谁都没机会熟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