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248 暗夜销魂(3)

2018-06-27 11:18:0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248   暗夜**(3)

    “轩辕晟对你一点防备都没有?”孟扶摇当作没看见这个家伙暧昧的神情,转移话题问,“他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空子给你钻?”

    “哪来的空子?”轩辕旻微笑,“宫中上下几乎都是他的人,八个秀女也都是他的人,很安全啊。”他眯起眼睛,狐狸般狡黠的笑,“不过人不在多,有用就行,朕在这宫中长大,这么多年,还盘不下自己的一点家私?”

    “何况,摄政王殿下最近很忙。”轩辕旻媚笑着,手指一点孟扶摇,“他要操心刺客,还要操心他家的小郡主。”

    “轩辕韵怎么了?”孟扶摇挑眉,不会吧,他对兔子郡主也下手了?

    “一点小病而已。”轩辕旻笑,“他家宝贝实在看守得紧,撬点缝真是不容易咧。”

    孟扶摇也懒得问他怎么撬缝了,这些阴谋布局她自己就是个中高手,轩辕晟心机与武力兼具,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个女儿,不对她下手对谁下手?

    “别玩死她……挺好的一孩子。”孟扶摇叹气,“否则你可别怪我不好好帮你。”

    “你这人真奇怪,不相干的人你也要管。”轩辕旻挑眉看她,“不合格的皇后。”

    孟扶摇微笑,站起就走,“那你另请高明吧。”

    “你不想知道宗越在哪了?”

    孟扶摇回身,挑眉。

    “我也不知道。”轩辕旻坦然无辜的摊手。

    孟扶摇对他恶狠狠挥拳。

    “……但是你当了皇后,合我二人之力,还怕找不出一个人来?”

    孟扶摇哼了一声,抓起那卷资料,突然微笑着回头,对一直默然不语的暗魅道:“春梅,还不去给你家小姐、未来的皇后娘娘我倒茶?”

    “……”

    当晚新版“宇文紫”便和“春梅”留在了那间小院,到得晚间,暗魅伤势果然开始发作,他咬牙不发一声,人却在榻上翻覆不安,孟扶摇一夜未睡,忙着替他换药降温喂水,见他热度过高,干脆解了他衣服一点点慢慢帮他拭身,她前世是个常常照顾病人的人,搬弄起来手法纯熟,到得这时候,也不用避什么男女之防了,她眼里只有病人而已。

    沾了凉水的巾帕从光滑细腻肌骨晶莹的身体上缓缓游走而过,拭去汗水时也渐渐带走体内燃烧的高热,暗魅渐渐安静下来,神智似乎也恢复了几分,孟扶摇擦到他胸前时,他突然一伸手,抓住了孟扶摇的手。

    为了避免尴尬,室内没点灯,孟扶摇冷不防被抓,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咬她手指,暗魅却轻轻将她的手按上自己心口,嘴里喃喃的说了一句什么,孟扶摇没听清,凑近了去听,刚刚靠近,浓郁而清逸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冲得她心中一跳,这才想起他衣衫不整,靠近了实在太暧昧,赶紧又躲开。

    她半弯身在榻前,手掌被暗魅紧紧压住,贴近了他的心,感觉到掌下砰砰跳动,急而促,像湍急的溪水流过无声的静夜,带着难以言说的沉静和收敛,在广阔的大地上引起深沉的共鸣,孟扶摇心又跳了跳,刹那间仿佛和掌心下的心跳同一频率——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心事,这冬夜凉风瑟瑟,吹不破此刻深埋的寂寞和心惊。

    孟扶摇抿着唇,伸手去拨他的手,暗魅却突然自己放开了她,与此同时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孟扶摇一惊,以为他醒了,仔细看他眼睫翕动,额头挣扎出滴滴汗珠,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孟扶摇坐在黑暗里,抓着湿巾久久的凝视着他,想他又是沉浸在什么样的梦中,以至于发出这样一声无奈又苍凉的叹息。

    后半夜时她见暗魅很衰弱,决定用真气替他疗伤,真气宝贵,在这步步危机的地方耗费了是很危险的事,但是孟扶摇没有多考虑,再宝贵,也没有健康重要,暗魅好起来,他们不就可以更加自由?再说这样看着他受罪,她孟大王那点良心,老是泛滥也很难受哇。

    谁知她手掌按在暗魅后心,刚想传送真力过去,暗魅身子突然一震,似是于混沌中察觉了她的意图,体内立即生出抗力,孟扶摇送了三次,三次被弹开,眼见他拒不接受,这样僵持下去反而害他不能好好休养,只好罢手。

    这一夜,她始终未曾合眼,在没点灯的室内静静注视暗魅背影起伏的身线,听得他呼吸渐渐由急促转为悠长平静,知道难关已过,忍不住也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三天后,孟扶摇版“宇文紫”正式上任了。

    第三天的晚上,轩辕旻交给了她完工的人皮面具,孟扶摇一边易容一边鄙视轩辕旻:“你丫什么速度,做个面具要三天,害我骨头都睡扁了。”

    轩辕旻立即伸手:“我摸摸,我摸摸。”被孟扶摇狠狠踩之。

    萃芳斋隔间小间里睡着暗魅,当然他现在是宇文紫秀女的贴身侍女春梅,“春梅”个子太高,难以掩饰,所以“宇文紫”一痊愈,“春梅”便因为“侍候小姐太过疲累”病倒,孟扶摇曾忧心过这也拖不了多久,暗魅却道他再休养几日,每日便勉强可以维持缩骨半个时辰,到时候如果有需要“春梅”出场的场合,应该可以应付了。

    轩辕旻有次窜到隔间去看暗魅,随即回头古怪的打量孟扶摇的黑眼圈,醋意十足的翘起兰花指:“你们俩个,昼夜宣淫是不是?朕有次夜御七女,也没衰成这样!”

    “是是是,你金枪不倒雄风无敌,实实在在的一夜七次狼。”孟扶摇将之踹出,“拜托,你今天已经‘临幸’过我了,再幸,我就要被舌刀醋海淹没了。”

    “那很好啊,正好见识下你的功夫。”轩辕旻兴奋地甩水袖,撒娇,“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你绝对是个后宫杀手……好人,什么时候再揍我次?”

    “现在!”孟扶摇一脚踩翻,乒乒乓乓。

    终于将高兴得哼哼唧唧的兔儿爷皇帝给打发走,孟扶摇“吱呀”一声打开紧闭三天的门,扶着腰,“艰难而得意的”、“步履维艰”的,以一个火辣受宠的趾高气昂秀女姿态,走向了阳光下,隔院探头探脑的那些复杂目光中。

    孟大王终于以其彪悍做作的一跨步,将她的轩辕彪悍宫斗生涯,正式拉开帷幕……

    “这不是紫姐姐吗?听说最近身子欠佳?现在可大好了?”果不其然,孟扶摇还没走出她的院子,就“恰好”有位美人香风缭绕的“路过”,站定了脚步,笑盈盈的慰问,只是那笑,浮在眉梢眼角,怎么看都透着假。

    此女性急,镇定功夫不足,演技三流——鉴定完毕。

    “哎呀……劳承姐姐动问,总算是好了些。”孟扶摇愁眉不展,扶腰大叹,“真是……折腾人咧……”

    最后一句说得轻悄,却立即让那女子变了脸色,仰脸一哼,斜瞟着孟扶摇:“紫姐姐好生轻狂,只是却怕好花虽开,有人折却无人赏,到时万一黜落出宫,这残花败柳之身,却又能嫁谁呢?”

    “花姐姐说得很有道理。”孟扶摇恍然大悟,蹙眉思索,半晌一拍手道:“实在不成,嫁与你爹,京中花家老相最是风流,十房妻妾个个滋润得油光水滑,我去做那十一房,好歹花姐姐你还得唤我声娘。”

    “你——无耻!”花姑娘俏脸铁青,拂袖而去。

    孟扶摇懒洋洋摊手,太没战斗力了,郁闷。

    却有人轻轻一笑,道:“平日里少见紫姐姐,不知道姐姐口舌功夫这等厉害来着。”

    孟扶摇一转头,藤萝花架下素衣女子端庄的向她笑,此笑容十分之标准,嘴角掠起三十度,微露半颗晶莹糯米牙,从角度到弧度都十分之完美。

    此女镇静,潜伏一旁伺机窥测,眼神冷静笑容合理,演技定能至中上水准——鉴定完毕。

    “雪姐姐客气了,妹妹我一向是见人说人话,逢鬼……乱说话。”孟扶摇笑得谦虚,“不如雪姐姐书香贵第出身,最是大家风范。”

    “再怎么大家风范,也不及紫姐姐蒙受君宠荣耀之万一。”御史大夫简易石之女简雪,很关切的看了看孟扶摇的脸,轻移莲步过来,挥手命侍女送上一个提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