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四十章 王府暗影 三十七

2020-11-25 09:53:59Ctrl+D 收藏本站

1606269239

关灯 直达底部

  屋门被轻轻地打开一条小缝,一个青衣侍女托着盘子侧身进得屋来。
  “王爷。”她低叫了一声,显然被屋内的情形吓了一跳,此时屋子里的两位王爷和一个小公公都跪坐于地。
  她立即反身关上屋门,急步走来将滕王扶起落座,又极是轻柔地为他裹上一件披氅。
  魏蘼望着那女子,纤眉樱嘴,算不上十分绝色,却是温润柔和,令人有一种安逸、平和与舒适的感觉。
  女子默不作声地侍候好了滕王,又缓缓转身来向梁王施礼,扶梁王。
  “柳芽儿见过梁王爷。”
  魏蘼方才想起自己又失职了,赶忙地去把自家王爷扶起落座。
  “王爷,您该喝药了。”
  “放着罢,我与梁王说话呢。柳芽儿,你下去吧。”
  柳芽儿端着药碗,也不放下,也不下去,只定定地望着滕王。
  滕王无奈,只得就着柳芽儿手里的药碗来喝。
  “王爷慢着点喝。”
  柳芽儿极是柔声,侍候着滕王喝完了药,为他轻轻试去嘴角的药汤,而后静静地端着盘子出门、关门。
  滕王的视线一直随着柳芽儿消失在屋门外才收回来。
  梁王发现,他的滕王兄看着柳芽儿的眼神里,是极其的温柔,以及一种他从未曾见过的闪亮的东西。
  魏蘼亦觉得,直至这个时候,滕王那灰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生命的红晕。
  “柳芽儿姐姐还是那么细心体贴。”梁王浅笑了笑。
  滕王点了点头,又轻轻地摇头,眼中的光芒与脸上的红晕消失不见,换之以更多的落寞与孤寂。
  梁王想对滕王说,若是王兄能够与柳芽儿终成眷属,或许他的病会随着心境变好而慢慢地好起来。
  可是,他终究没有开口。
  柳芽儿不过是滕王府中一名身份低微的侍女,就算是滕王与她两情相悦,也不可能违背了礼制纲常。
  有情人终难成眷属。
  滕王心中明白,梁王也明白。爱的人不能得,不爱的人,偏偏注定了一生相守。
  “人生自古多情痴,深悔误入帝皇家。来世愿求佛主慈,背斧补网作渔樵。”
  这一声叹息,叹在了梁王的心底里。
  魏蘼望着他,似听到了他心底里的叹息一般,眼中有了湿润。
  她在想,尽最大的努力助梁王成事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便要为滕王与柳芽儿讨一个圆满。
  “垍,我知你那日选妃之前还赶往万寿园去求母妃推脱选妃一事,却被母妃严加训斥,是也不是?”
  “弟想父皇与母妃终究是偏疼于垲兄,否则为什么垲兄可以推脱选妃,我却不能?皇后娘娘随口附会一个孤字,便拿捏起我的终身大事。”梁王第一次在滕王的面前露出些许不快之色。
  滕王微微一怔。
  滕王的身体状况一直是郭贵妃的一块心病,也曾张罗着选妃为他冲喜吊命,而滕王得知消息便在母妃面前长跪不起,这么一折腾反而令他病情加重,差一点一命归了天。
  郭贵妃一看此情形再不敢强求,随滕王心愿想怎样就怎样了。
  良久,滕王黯然道:“你知道,兄与你不同。兄已是黄沙覆胸之人,仅余半口游丝苟延残喘罢了。父皇与母妃也是能够疼儿一时是一时,你就不要与为兄争这一点偏疼了吧?你还有很多很多未来的日子,也会有很多很多享不尽的恩宠……”
  “垲兄,弟罪该万死,再不敢胡言乱语了……”
  梁王十分懊悔刚才未加思虑便脱口而出的怨言,愧色满面,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滕王的双手,那双手冰凉如水。
  “为兄这身子骨只是拖一日是一日的,明知命不长久,又何必害苦人家女子一生一世?现如今父皇母妃都对我万般恩宠,兄友弟恭,此生已知足矣。”
  滕王反握了梁王的双手,恳切道:“兄唯一的心愿,便是我爱之人康年永祚,将我这一生享不够的福好好地享下去,一世和乐美满,那么,兄这一生,也就算是圆满了。垍,你一定要答应为兄,即便为兄不在了,你也一定要带着埏弟,好好地孝敬母妃。兄知你万般为难,可是,为了母妃……”
  “垲兄只是体质稍弱些罢了,好好养着,必能够假以天年。”
  滕王握着梁王的手不松开:“即便如你所愿假以天年,难道活活见着母妃诸般困苦?那便是生不如死矣。”
  “垲兄,你别说了,弟答应你,弟什么都答应……
  不论是逼上梁山,还是逼梁上山,都没有退路。
  梁王从此再不是那烟火之外的谪仙。
  魏蘼湿润的眼眶已然溃如决堤。
  圣上的恩宠真可谓不薄,那么匆忙地为梁王选妃,哪里是因为什么“孤”字,实在是已有了除掉梁王的圣意,及早地让他留下一点血脉而已。
  屋门再一次被轻轻地打开一条侧缝,柳芽儿十分细心地反身闭门,又在门后站了片刻,似乎是想将身上的寒气散去。
  她捧来了一些木炭,还有一个青花小瓷罐。
  只见她取了木炭添在火炉里,因炉火已经熄灭很久了,又取了小瓷罐来舀了一小勺黑色的油脂倒在炉子里,一股子硫磺味儿扑鼻而来。
  “柳芽儿姐姐,这是硫磺卤?”魏蘼有些好奇。
  柳芽儿点了点头,打起火来,一缕蓝色光芒闪现。
  魏蘼怔了一怔。
  猛地抓过了那小瓷罐来,将卤通通地倾入炉中,蓝色火焰扑腾而起,映照着整个屋子通亮。
  “小长乐,这是何意?”滕王不解。
  “火,不一样的火。”梁王与魏蘼异口同声。
  那一夜在河岸见到小木屋走水之时,便是那一束蓝光冲天。
  小叶子应是同时见到那蓝色火焰,因而会说不一样的火,只是他不懂为什么不同。
  那么,小木屋走水的火源,便是来自于卤。
  那一日彩楼试点,亦是这样的蓝色火焰,只是当时他们没有太在意,而忽略了去。但此时魏蘼已然十分肯定,杀害大麦子的凶手便是彩楼那些点卤的宫人。
  “我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魏蘼低低地自语。
  梁王急问:“是谁?”
  魏蘼怔着,终究还是冲着梁王摇了摇头。
  她知道凶手是谁,同时也知道,凶手的目的并不是大麦子,而是她。
  凶手必是目睹她霸气将大麦子撵出屋外,独占了小木屋,却不知那一夜大麦子捷足先登反将她关在门外,因而将大麦子做了替死鬼。
  但是,她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