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六百九十四章 伪造

2020-02-12 13:43:5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姜宪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散了徘徊在胸口的那股子燥热,心里觉得好受了些,这才对阿吉道:“你来的路上可曾听到过什么消息?知道京城被破了吗?”

    “知道!”阿吉抹着眼角,伤心地道,“我在路上听人说了,可到底生了什么事却没有人说得清楚。有人说是京卫守城不利,有人说是鞑子太厉害,也有说是京卫里有内奸,被里应外合,还有些说是因为皇上早就不在京城了,所以也没有什么人守护京城,这才被鞑子破了城的……”

    居然还有人说京卫里有内奸……

    京卫向来是姜家的地盘,若是有人抓着这个说法不放,到时候姜家会很麻烦的。

    现在城破了,大伯父在哪里呢?

    还有大伯母。大伯父为什么不送大伯母到慈宁宫避难?

    姜宪心急如焚,恨不得此时李谦像前世似的手握三十万大军,直接打进京城去。

    她对阿吉道:“你以后就在我身边服侍。”

    一来是她还要用阿吉,二来是免得阿吉无意间说了不该说的话,把诏书的事泄露出去了。让他跟着她,是在保护他。

    阿吉显然什么也不知道,他愣愣地望着姜宪,眼底流露出些许的畏惧。

    难怪让这个阿吉来给她送信。

    要是换上了刘冬月,早已感激涕零地磕头谢恩了——不是心腹,还敢送这样的信,那是会被随时灭口的。可见这个阿吉还小,有些事还没有人教他。

    姜宪干脆好人做到底,把阿吉交给了刘冬月:“把人调教好了再送到我这里来。你们现在给我想办法弄张空白的诏书来。”

    她要伪造一封勤王诏书给李长青,这样李长青才能名正言顺地进京。他们也才能名正言顺地抱着赵玺进宫。

    但愿韩同心还活着,有简王这个镇海神针在,她把大伯父、曹宣等人从泥沼里拎出来也就可以撒手不管了。让韩同心垂帘听政,让简王去和朝臣们斗,帮韩同心操心去。

    刘冬月和阿吉目瞪口呆。刘冬月更是小心翼翼地道:“郡主,我们不可能弄到空白的诏书。不说别的,就诏书背后的那缂丝五龙龙纹,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办法代替。”

    姜宪觉得还是前世的孟芳苓更合她的心意。

    她只好耐着性子道:“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弄到一张空白的诏书,可我们手里有两张诏书,你想办法把其中一份面上裱上一层空白的宣纸不就成了?至于用印,我们有样子,照着雕一个印上去不就成了?你们以后做事动动脑筋,别总是这么死板好不好。”

    天下间有这样行事的吗?

    那可是圣旨,诏书!

    等闲人都不会这么想,这么做吧?

    刘冬月脸胀得紫红,手足无措了片刻才低下头去恭敬地应“是”,拉着阿吉就出了门。

    阿吉面上被冷风吹过,这才回过神来。

    他敬畏地望了一眼姜宪临时落脚的厢房,喃喃地道:“郡主,平时,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刘冬月这才有机会仔细地回想。

    良久,他才不得不点头,道:“郡主位高权重,行事全凭喜乐的。”

    委婉地承认了阿吉说的话。

    阿吉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从前在乾清宫里打过杂,后来调去坤宁宫当了一段时间的差,因韩同心想要换上自己的人,他被重新赶回了乾清宫,偶然得到杜胜青睐之后,拜了杜胜做师父,他的日子这才慢慢地好了起来。

    就算是皇后也不敢这样藐视皇权。

    但姜宪给他的感觉,却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踩在脚下的。

    跟着这样的郡主,肯定不会受欺负吧?

    阿吉迷迷糊糊地想着,和刘冬月一起照着姜宪的意思,把那封用膏药粘在他背上的诏书重新糊了一层宣纸。

    刘冬月说,这封诏书更像是被人悄悄送出来的。

    又因为这个事不能让别人觉,宣纸是他们想办法裱上去,之后又谨慎小心地用明纸描了个印章的样子,把中间剪空了,当是印章拿给姜宪看。

    姜宪把俩人好好地表扬了一番,然后在空白宣纸上写了勤王诏书,把明纸蒙在宣纸上,用毛笔小心翼翼地涂了层朱砂在上面,乍眼一看,还真没有什么破绽。

    阿吉看着,手不停地在抖,胸中好像藏着个野兽要喷薄而出。要不是怕在姜宪面前失态,他都要欢呼几声了。

    姜宪笑着对俩傻小子道:“行了,去把老爷请过来。要是赵玺真的死了,到时候还可以把外面糊的这一层给撕下来。若是有人问起,还可以说是赵翌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安排的。”

    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阿吉很想去帮姜宪跑腿。

    刘冬月却拉住了他,请了情客去请李长青,并教训他:“别什么都抢着做。你把事都做完了,其他人做什么。”

    阿吉很是意外,却也非常的感激。

    他在宫里的时候,没有谁会告诉他这些做人的道理。

    阿吉低眉顺目地随着刘冬月出了屋。

    不一会,李长青就赶到了。

    现在时间就是性命。

    姜宪也不和他打太极,直接把一真一假两份诏书给李长青看。

    倒不是她信不过李长青,而是觉得有些事没有必要那么早说出来,否则就失去了神秘感,也让人难以产生“原来你什么都知道”的心理,给御下制造了麻烦。

    李长青当时就傻了眼,他拿起两封诏书看了又看,满脸震惊地望着姜宪,小声地道:“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弄好了?”

    “立储的诏书是真的。”姜宪淡淡地道,“勤王的诏书是假。您也看不出来,想必很多封疆大吏都看不出来。把您请来,就是想问问您的意思,你想进京勤王吗?”

    那就意味着可能要和鞑子打一仗,意味着有可能面对辽王的怒火!

    这个选择姜宪自认为没有资格代替李家做决定!

    李长青闻言神色收拾起了平素的嬉乐,目光变得坚毅而又冷峻,道:“去!怎么不去!”说到这里,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间变得爽朗粗犷地笑了起来,道:“我李长青有这样一份家业,全靠拼搏二字,这么好的机会,凭什么不拼一回!勤王!我们不仅要勤王,还要让天津卫所、山东卫所都调兵遣将来增援!”

    在他看来,姜家已经这样了,若是辽王称帝之后想打击姜家,像他们这些和姜家联姻的人家就是试刀石。与其到时候被动挨打,不如趁机搏一搏,反正已经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局面了。

    还不如去勤王,救出姜镇元。

    亲们,今天的求票加更!

    ps:谢谢顶楼的妖精的灵兽蛋,谢谢你们爱我!

    onno